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被厉少睡了后by沙棘_林然厉暮风小说沙棘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15 ℃
被厉少睡了后by沙棘_林然厉暮风小说沙棘

林然厉暮风小说

沙棘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林然厉暮风的小说名是《被厉少睡了后》是由沙棘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然被未婚夫背叛设计,然后和泽城那神秘莫测的厉少一夜纠缠,事后厉暮风:”林然,以后,你是我的女人。”后来,她真的成了他的女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然厉暮风的小说名是《被厉少睡了后》是由沙棘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然被未婚夫背叛设计,然后和泽城那神秘莫测的厉少一夜纠缠,事后厉暮风:”林然,以后,你是我的女人。”后来,她真的成了他的女人。

免费阅读

  泽城大学。

  黑色的法拉利滑过弯道,稳稳停在校园西门,这是最僻静的门口。

  男人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微微转身,看到副驾驶座上的女孩,把自己整个身体蜷缩在西装里,紧闭着双眸,眉间紧蹙,长长的睫毛上都是湿润的泪水。

  女人都这么脆弱?

  男人叹了口气,清冷的眸子染着夜色的幽暗。

  他并不打算叫醒她。

  可她似乎做了个噩梦,身子抖了,倏忽睁开眼眸,眼中惊恐万分。

  待到看清身侧的男人,西装下的身子又抖了抖。

  女人瞥过脸去,看到熟悉的校园西门口,伸出发凉的手,去解安全带。可她的手有些麻了,半天解不开,愈显慌乱。

  男人高大的身影落下来,修长的指节为她按下安全带的按钮,无可避免,碰到她的指尖。

  几乎是一瞬间,她缩回了手。

  总算摆脱了束缚,女人转身去开车门。

  开不了。

  车门还锁着。

  她心头颤了颤,紧绷身子,缩在座椅上,不知如何是好。

  在诡异的安静里,男人再一次开口:“名字。”

  她没说话。

  再一次,他耗着自己的耐心:“告诉我,你的名字。”

  她透过夜色中的灯光,看到校园西门口上,“泽城大学”那几个字,凄然的情绪留在心口。

  “林然。”

  这真是个笑话,她今天和一个男人做了,是她的第一次。

  可这个男人,在这之前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她也一样,不知道他的名字。

  “林然…”

  男人莫名其妙地重复了一遍她的名字,打开车门,让她离开。

  林然扯开身上的西装,想还给男人,男人看了她一眼,淡淡开口:“你这个样子,需要它。”

  “……”

  引擎声很快划破夜色,轿车如鱼一般,迅速驶离林然的视线。

  她拥紧身上的西装,吸了吸鼻子。

  想起来了,陈启叫他“厉少”。

  呵,陈启。

  “纸醉金迷”会馆。

  灯红酒绿中,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纵情声色,乐此不疲。

  三个气质卓然的年轻男人,在几个妖艳美人的簇拥下,转过走廊转角,进入这家会馆的顶级包间。

  三三两两,很快找到各自的乐趣,玩牌,喝酒,逗女人。

  只是身穿黑色衬衣的男人,倚靠在沙发一侧,一手抵着额角,目光清冷深邃,不知在想什么。

  一个美女靠过来,被他抬手推开。

  美女愣了。

  另一沙发上的男人,长一双桃花眼,怀里拥着两个美人,笑:“厉少不近美色,你们少惹他。”

  桃花眼是这家会馆老板的公子,莫斯儒。

  莫斯儒又看向这位厉少,挑眉:“你这是怎么了?”

  厉少不开口,屋里剩余那个男人,替他开口了:“我听说,厉少今晚睡了个女人。哦,不,是女孩。”

  这是泽城市长的公子,宋卿。

  “哟,千年铁树破c了?怎么样?技术还行吧?”莫斯儒惊喜得很。

  “我倒是好奇,哪个女孩把厉少的处给破了。”宋卿调侃。

  厉少扶额,眼眸沉下来,冷冷吐出两个字:“出去。”

  被赶出去的,是那几个投怀送抱的美女。

  包间清静了,那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厉少,不对劲啊,破个处把你伤这么深?你都二十七了,有什么想不开的。”

  莫斯儒嚷嚷。

  “这你还不懂?他这是觉得对不起他那个白月光,冯潇潇小姐。”

  宋卿给了个解释。

  厉少神色凝成冰,沉沉开口:“我被下药了。”

  “!”

  那两个男人一惊而起,开始轮番破口大骂,是哪个不要命的,敢算计泽城厉暮风。

  待到那两个男人激情愤慨说完,厉暮风掀开嘴皮:“陈启。”

  “哟?陈启?那个暴发户?啧啧,不得了。不过你是被谁给睡的?”

  莫斯儒又把话题带了回来。

  “他未婚妻。”

  “……”

  两人纷纷感慨,这厉少,处男之身破得有点惊天动地啊。

  无限感慨中,厉暮风又开口了:

  “女人第一次做之后,都哭得很厉害?”

  两人了然,这是技术不行,把女孩弄哭了啊。

  莫斯儒拍拍胸脯保证:“厉少,你多弄几次,就不会再把她弄哭了。”

  真是金句良言。

  林然在浴室里整整洗了两个小时,什么都洗不干净。

  进了被窝里,躲在其中,不哭也不闹。

  这就是结果了。

  直到真正冷静下来,她才能接受,这就是结果了。

  为什么要答应陈启?为什么答应他,甘心在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男人身下,承受这种羞辱?

  可为了父亲的医药费,她这点羞辱,算什么?

  难道她还要做个贞洁烈女,眼睁睁看父亲在病痛中慢慢死去,死守着所谓的“处nv之身”?

  林然一夜没睡,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指向了清晨六点三十分,室友窸窸窣窣起了床,她也跟着又爬起来,洗漱好,出门去上课。

  几天第一节课八点开始,是会计课。

  林然就像平时一样,坐在平时的位置上,摊开课本,看老师在讲台上讲,什么都听不进去。

  直到下课铃响起,她看到时间到了九点三十,迅速出了教室的门,找一个角落,拨出那个她被的滚瓜烂熟的号码。

  “喂。”

  很久之后,陈启接起了电话,嘶哑的声音传过来。

  “陈启,我爸爸的治疗费,你今天是不是可以打给我了?”

  林然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才忍住发抖瑟缩的反应,完整地说出这句话。

  “哦,治疗费?什么治疗费?”

  那边的人,语意带着惊讶,像模像样。

  林然几乎要崩溃了。

  “陈启!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做了!”

  “哦。是啊,我看到了,怎么样?被男人操的感觉,很爽吧?”

  “!”

  林然想说点什么,骂他,斥责他,理直气壮地让他遵守约定,可是想说的话竟然就卡在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然然,你说你怎么这么浪呢?做我的未婚妻,还去被别的男人操。你爸爸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吧。”

  陈启就这么,毫无感情的,说着玩笑一般的话。

  一盆冷水灌了下来。

  她服软了。

  “陈启,求求你了……我爸爸等不了……”

  “哦,那关我什么事呢?嗯?”

  林然觉得,这大概是一场噩梦,她还没醒来。

  陈启说,关他什么事。

  她和陈启认识十三年,她爸爸给陈启的爸妈当了十二年司机。第十三年,陈启的爸妈出车祸,去世了。

  十六岁之前,她没有想过,陈启竟然会追求她。

  也不敢想,陈启会在爸妈去世后不久,提出和她订婚。

  想都不敢想的事,继续发生。

  爸爸夜晚回家,被一群小混混揍了一顿,很严重。

  骨折,脑补淤血。

  可家里的储蓄上,竟然只有三位数。

  她向陈启借,理所当然。

  陈启说,借可以,去陪他的合作伙伴,陪一夜就给你钱。

  呵呵。

  陪一夜。

  现在呢,陪一夜之后呢?

  林然抓着手机的开始发抖了。

  那么多话,那么多话,憋在喉咙口,说不出来。

  林然,你说话啊!你爸爸还在医院!

  她一遍遍强迫自己,强迫许多遍之后,陈启轻笑一声,挂了电话。

  她还是什么都说不出。

  她的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

  “哎哎哎!快去快去,风行集团的总裁来学校了,好帅啊!我们快去看!”

  “不是老头吗?”

  “什么老头?年轻得很!”

  “快走快走!等会挤不进去了!”

  ……

  身边过往女生的议论声轮番入耳。

  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事。

  可和她,有什么关系?

  怎么办……

  能怎么办?


标 签都市 被厉少睡了后 林然 厉暮风 沙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