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邵龙章玉叶小说_跟帅哥扯皮那些年夜惊鸿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56 ℃
邵龙章玉叶小说_跟帅哥扯皮那些年夜惊鸿

跟帅哥扯皮那些年

夜惊鸿 著

连载中免费

《跟帅哥扯皮那些年》是夜惊鸿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暴发户的儿子邵龙自幼就瞄上了亲戚家那个小女孩儿章玉叶,后来他出国留学,和小姑娘就这么不了了之,回国之后,他发现小姑娘居然还单着,于是他暗戳戳的准备下手了,本以为他对小姑娘是单方面的喜欢,谁知小姑娘多年前也早就喜欢上了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跟帅哥扯皮那些年》是夜惊鸿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暴发户的儿子邵龙自幼就瞄上了亲戚家那个小女孩儿章玉叶,后来他出国留学,和小姑娘就这么不了了之,回国之后,他发现小姑娘居然还单着,于是他暗戳戳的准备下手了,本以为他对小姑娘是单方面的喜欢,谁知小姑娘多年前也早就喜欢上了他....

免费阅读

  邵龙是故意过来找她的,他根本就不爱跟那俩女的打麻将,在外面等了这么长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折磨,而她竟然还是不肯出来,他猜想自己再怎么等,恐怕都不会等来这女孩儿主动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他也猜到了她害怕,他自认对女人的心思多少有一些了解,所以对她的心思猜到了几分。他让曾一郎拖住客厅母女俩,自己穿过黑暗狭窄的走廊和楼道来敲她的门,却不想一上来就看见她手机屏幕中脱衣服的男的。

  邵龙眼睛一眯,心口一股怒火腾地一下冒起,以为她在跟人聊脱衣视频。

  这个发现实在是太过意外。他虽然认定她是个好上手的女孩儿,跟她玩耍起来也会很有趣,但是他可没想到她这么“好上手”?

  他脸色登时变了,粗着嗓子没好气地问道:“你干什么呢?”

  章玉叶还没回答,视频那边儿的林震却浑身一僵,他也听见了邵龙的声音,立即一步冲到镜头前,光着他瘦骨嶙峋纸片一般白的膀子,冲章玉叶好奇地道:“小叶子,谁在说话?”

  章玉叶张开嘴,声音都没有发出来,邵龙已经占据了视频头,把章玉叶挤到旁边,手指顶到林震的脑门上,十分粗莽地警告道:“你谁?哪里的王八?敢对未成年人干这种下流事儿?”

  林震被骂得目瞪口呆,看着视频里男人味儿十足的一张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章玉叶赶紧将手机屏幕对着自己,她对好朋友无端因为自己的缘故被骂十分过意不去,心里也不喜欢邵龙这个口气,甚至有些反感。

  她知道邵龙是邵程宫的儿子,邵程宫在她们这里太出名了,就连章玉叶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邵龙因为出身,在身份和地位上都比普通人要高,毕竟——在现在的时代,有钱有势就是实力,没钱没势先天失利。但是承认这些是一回事,当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落在自己身上,能不能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她没法接受。

  “那是我同学,你怎么能骂他呢?”她口气不好,对她来说算是很不寻常的口气了,因为天性来讲,她是个非常单纯也极为随和的女孩儿,这个口气纯粹是因为心疼林震——林震天生敏感,章玉叶害怕林震被邵龙这么两句话弄得受伤,记在心上就不好了。

  “同学?什么同学要光着身子聊天?”邵龙不信,他也很生气,声音也放大了,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不过就是个过来打牌的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几天前他甚至连章玉叶是谁都要想半天。

  “林震。他——他是我同桌和好朋友。”章玉叶回答,一双眼睛因为生气变得十分亮,对邵龙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责备:“你干嘛骂人?你这样骂他,把他弄哭了怎么办?”

  “什么男的骂一句就哭?娘娘腔恶心不恶心?”邵龙说,语气没有半点儿内疚,他伸手扒拉过来章玉叶的手机,看着视频里的林震,看这个小男生身材虽然挺高,可是一副排骨架的德行,白斩鸡一般的小胸脯也好意思露出来,他指着林震问道:“你哭了吗?”

  林震盯着邵龙,隔了一会儿,他缓缓摇了摇头。

  邵龙转头对章玉叶,理直气壮地说道:“怎样?他不是没哭吗?”

  他这副表现,让章玉叶瞠目结舌,这个——这个就是那种典型的有钱有势人家养出来的那种自我中心自以为是到了极点的男生吧?

  竟然直接上嘴就说林震“娘娘腔”?天知道林震因为这三个字,这几年受了多少伤!

  她从小见多了邵龙这样的男人,在她妈妈的入幕之宾里,越是年轻的好看的,越是自以为自己多帅多英俊的,或者哪怕身上有一点儿出彩的地方,自私自利的比例都高得可怕。

  她妈妈总是为这样没良心没质量的坏男人动心,哪怕最后被抛弃的时候哭得要死要活的,也改不了她那个心性。

  章玉叶对邵龙的这个看法,多少减轻了她心中对他的害怕,先前因为跟他对话而红了的脸,也慢慢地恢复正常了。

  她的言行立即就有了条理,邵龙给林震的指控让她心里不高兴,分辨道:“没哭怎么了?没哭不代表你刚才那句话是对的吧?万一他伤在心上了呢?”

  邵龙被这个话弄得语塞,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转头看着镜头里的林震,扬了一下下颏,问这个小弱鸡男生:“喂,你伤心了吗?”

  林震摇摇头,眼睛盯着邵龙,说话声音带着颤抖答:“没有,我没伤心。”

  邵龙转过头,对章玉叶挑了挑眉毛,说:“咋样?他说他没伤心。”

  林震你这个叛徒!你有点儿骨气能死吗?章玉叶在心里骂同桌。

  邵龙看章玉叶脸色不开心,他过来是因为想跟她亲近,偷空儿多说两句话,让她当自己的小女人,并不是为了跟她争个面红耳赤。他忍住了自己对视频里那个娘们兮兮的白斩鸡的吐槽,只对章玉叶说道:“你怎么不出来?躲在里面,是因为我们打麻将吵到你了?”

  章玉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句话,转身回屋子去了。

  邵龙跟在后面进去,看见屋子很窄,高低床,上下铺都铺着鲜艳的床单,似乎是姐俩住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女孩儿的用品,堆得满满的,倒不显得乱,显然这屋子的两个姑娘很勤快,经常收拾。

  邵龙很少进这么局促的屋子,高大的他在室内显得突兀又不合适。章玉叶也没有让他坐,她走到靠墙的小书桌前,拉开木头椅子,打算写作业。

  “什么作业?”邵龙问,凑过来看她手里的书。

  “英语。”章玉叶展开卷子,她英语不好,所以在这门课上用的精力最多,但是英语偏偏又是特别吃童子功的一门课,她跟班上那些从小就上补习班的同学比起来,英语的听力和口语能力差了一个级别,语感更是天差地,短时间根本追不上。

  “你这儿错了。”邵龙用手指着她的一道题,凑得离章玉叶近了些,身上男性的气息几乎笼罩了椅子上的少女,“选C。”

  “啊?为什么啊?”章玉叶问,脸抬起来,向上看着他。

  “这个短语的用法有些怪,而且确实有些麻烦,如果你不能凭借预感选出正确答案,那就记住这个短语你在主句用了将来时,你回答的时候用现在时就好了。”邵龙说。

  “可——为什么啊?”章玉叶不明白,真心发问,眉心甚至因为遇到了自己不懂的知识点,而微微皱了起来。

  邵龙盯着她的眉心,对她这么苦恼而微微惊讶,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学习态度会这么端正,实在太加印象分了。他心想看不出来她这么上进,原本从外表判断,还以为她这个年纪和这个家庭背景,心思会都在怎么打扮和吸引异性身上,如她姐姐,甚至她妈妈一样。

  他多少收了狭戏的心态,发现自己出奇地喜欢这样的她——喜欢学习,证明她除了天生丽质之外,还有其他的值得喜欢的地方。

  他欠身坐在桌子一角,给她解释这个知识点。两三个来回之后,发现她领悟力还算可以,不能说是自己遇到过的最聪明的女孩儿,但是很好学,求知时那双眼角上挑,清澈中带着妩媚的眼睛看着自己,仿佛不谙世事的小鹿,会让人不自主地在心口生出怜爱的感情。

  邵龙不知不觉就坐久了。

  曾一郎走过来,站在走廊,就看见给小女孩儿当家教的邵龙。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见邵龙坐在桌子边,用纯正的英语给那个小女生讲解习题,曾一郎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这个家伙处心积虑过来泡马子,为此还把自己都拉来了,怎么马子没泡到,还兼职干上家教了?

  他好奇地看向邵龙辅导的女生,之前章玉叶进来,他就看了一眼,印象不深,因为这女孩儿明显太稚嫩,脸都没长开,脸颊还有婴儿肥呢,完全的一张素颜也跟他们哥几个平时喜欢泡的那种妖艳熟 女完全不是同种类型。

  所以他根本就没在意,心里还为邵龙竟然喜欢这个平平无奇的小女孩而暗笑,以为兄弟这次看走眼了。这会儿因为邵龙竟然耐心当起了家教,就多少上了心,仔细看着章玉叶,见她面色粉嫩,一双妩媚生姿的眼睛,侧面鼻梁挺直俏皮,不算典型的大美女,但是久处花丛的曾一郎在看清她眼睛的时候,就明白了为什么邵龙会喜欢她。

  那眼睛仿佛是清晨玫瑰上的两点珠露,玫瑰尚未盛开,但晶莹珠露就已经用她的美丽吸引了晨光,那不解世事的眼睛和双唇,可以想象会有多甜美——这小美女会把邵龙这个风流成性的家伙迷得神魂颠倒,实在是意料之中。

  好兄弟吃腻了大餐,偶尔想换个软软的、甜甜腻腻的可口小面点的心理,他还是明白的。

  “你干嘛呢?”曾一郎对邵龙说。

  邵龙扭过头,看见曾一郎,欠身从桌子上下来,对他说道:“她这几个题都不会,我给她讲讲。你怎么过来了?”

  怎么不在外面拖住那娘俩?

  曾一郎刚要开口回答,客厅椅子传来声响,郑娇娥已经走上来了,看见开着的门里邵龙拿着女儿的试卷,满脸惊讶地说道:“这咋的,还讲上课了啊?我说你怎么不出来了,是不是小叶子缠着你了?”

  这个“缠”字她脱口而出,听在章玉叶和邵龙耳朵里,却实在太魔性了。邵龙心想如果她能“缠”着自己,那可就太好了,心中甚至因为这个念头产生了各种绮念。他难以压抑心中的兴奋,眼皮撩起,看了一眼章玉叶;至于章玉叶,则因为妈妈这个词用得冒失而羞红了脸,使劲儿冲郑娇娥瞪了一下眼睛。

  郑娇娥视若不见,对着邵龙继续说道:“小叶子英语不好,这一天天我都替她愁,人家同学都能请个家教什么的,凭我剪头那点儿收入哪里负担得起哦?别说我还得供她姐念书——”

  邵龙当然明白了郑娇娥的意思,他对她这么上道十分高兴,刚刚在外面客厅输了点儿钱给她,看来是个可以打交道的女人。他立即说道:“不嫌弃的话,让小叶子找我吧,反正离我出国还有一阵子,我来辅导她就是了。”

  章玉叶坐在椅子上,听见她妈妈兴奋得声音都高了。妈妈跟邵龙之间几句话的交锋,对她来说,认知上仿佛进入了陌生的时空。她在这样的家里长大,很小就熟知男女之间追逐玩乐逢场作戏的那些程序和伎俩,可是以往那些都发生在妈妈和姐姐身上,现在听着母亲拔高了因为兴奋而有些尖利的声音,她心内冰雪浸透了一般,猛地意识到这些乱七八糟的男女之事,现在是落在自己头上了。

  她有些冷,身体激灵一震,像是害怕,又像是别的什么。

  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可是真落在自己身上,她又有一种不真实的异样感,仿佛前一刻自己还坐在妈妈的怀里吃奶,下一刻突然就被妈妈推出去,一个人在陌生冰冷的世界里挣扎的感觉。

  她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等到所有人终于离开她的小屋,剩下她一个人和满屋子的清静时,她才有时间细细地沉淀和思考刚才的事情。

  但是她其实也思考不出来,她虽然聪明,但聪明不是清醒,那通常都是岁月才能给予的品质。在心意上她也不够坚定,如果她够坚定,应该在看见许雯的第一瞬间,就将邵龙这个人彻底摒弃才对。

  但是事实就是,她心里什么都明白,但是今天邵龙出现在她的家,哄她母亲和姐姐打牌,还借机跟她亲近,图得什么全都明摆着的,但是她就是一边明白着,一边儿犯着糊涂。

  好在她虽然糊涂,多少还有理智,总算尽自己全力躲避了邵龙的追求,每天晚上放学先在林震家里做作业,回家尽量在晚上十点之后,周末的时候她干脆全天都在面店打工,打工完了也先不回家,照样找了林震玩。这样成功地躲避了一段时间之后,邵龙那个人的对她的影响也就渐渐衰减一些。

  她眼前心里没了邵龙那个人发出的蛊惑,就更清楚自己于他,不过就是逗个闷子的工具而已,她跟被他耍着玩的小猫小狗没什么差别。

  在他心里,他就没拿她当回事儿。

  这个念头让她又清醒了一些,脑子里想着不过就是两个月,两个月以后他出国了也就没事儿了。更何况,她只要躲得好,邵龙从她这里得不到任何甜头,没准儿没等两个月邵龙就已经腻了她了。

  她见多了她妈她姐怎么给男人甜头,吊住那些所谓的男朋友,也见多了看似一头火热的男人因为她妈她姐一时没有兜揽,转头就翻脸不认人的下三滥样儿,她想邵龙那个人跟这些男人也没什么区别,她只管继续躲就行了。

  这个念头挺让人沮丧的。章玉叶看着眼前的收银机,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在这个面店打工半年多了,周末的时候人多,老板娘和老板俩人忙不过来,因为老板一家也算是郑娇娥发廊的客户,所以就请了章玉叶过来帮忙。从早上十一点开始上工,到晚上九点下工,一个小时算她七块钱。有时候章玉叶看着面前墙上挂着的大大的菜单价格表,心想自己在这里站一天,赚的钱只够吃四碗面,就觉得无论多苦多难,自己都要考上大学!

  从这个小面店出门右拐,走路都不用十分钟,就是这个城市最忙碌的写字楼楼群。她常常能看见那里面出来的年轻时尚的女孩儿,外表气质跟她家发廊来往的那些人完全不一样,她在心里猜测,这些女孩儿无一例外的,应该都读过大学,都懂得很多她妈不懂的道理,也都明白很多她妈那样的人不明白的事情。

  她想做那样的女性,想尝一尝跟她妈妈相比,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是个什么样子的?

  而能实现这个梦想的手段,就只有考上大学了。

  她心里存着这样的梦,在即将中考的重要关口,还要挤出时间来赚着一天七十块钱的辛苦钱,躲着在她身上没安好心的邵龙,日子在学校、林震家、自己家和小面店循环不变地过着,她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邵龙缠累了,打退堂鼓了,找到更容易更新鲜的目标了,甚至干脆出国泡洋妞去了,这样打游击的生活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可就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周末,她跟往天一样在面店里收着银,来来往往的顾客从她面前穿梭而过,她听见一个声音对她说:“杂酱面二两。”

  年轻的男性的声音,吐字非常清楚,音色低沉富有磁性,是受过教育的那种人发出的声音。

  但即使这声音十分好听,章玉叶也并没有因此抬头,她一样盯着屏幕一边下单,一边熟练地答:“十七。加小菜吗?笋子花生米榨菜一样两块,荤菜六块,要吗?”

  “你推荐一个呢?”这个声线十分惹人的男人对她说道,故意撩她。

  章玉叶在这里打工,总能遇到故意撩自己的男的,不过这个声音太特别了,仿佛直击心灵。她忍不住抬起头,看见邵龙站在面前,心头顿时一震,见他一双幽黑眼睛动也不动地落在她脸上,目光露骨,想要什么一眼即知。

  章玉叶实在没料到他竟然会追到面店来,惊得脸色立变,她张开口,嘴唇开合两次,才找到声音问:“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过来吃面。听说你在这里打工?”邵龙一边问,一边转过身看了看这家店,店很小,就靠墙两排六张桌椅,好在还挺干净,他收回目光,很随意评价了一句:“这里生意——还挺好的。”

  “嗯。”章玉叶答,她从开始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开始在屏幕上下单,心里知道邵龙不是过来吃面,也就没有给他加小菜,简单地二两杂酱面了事。她下完单,照例问了一句:“你是在这里吃,还是打包呢?”

  “就在这里吃。”他说,选了个离收银台最近的座位,坐下了。

  章玉叶继续收银,隔了五分钟左右,老板娘从里面端了面出来,放在邵龙面前。章玉叶从屏幕上微微撩起眼皮看着邵龙,见他全程拿着手机,并没有吃面,甚至对那碗散发香气的杂酱面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是嫌弃碗筷脏吗?还是嫌弃不好吃?

  或者他根本就不饿?

  半个小时之后,他依然坐在桌子那里,面前的那碗面纹丝未动。老板娘和老板从操作间出来看了好几次,对这个点了面但是一口不吃的客人十分好奇,中间老板娘还好心提醒了一次,告知这面要趁新鲜吃,一会儿就塌了,结果他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身体姿势并没有变,看样子并没有听进去。

  他这个样子自然成了面店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力中心。章玉叶看见老板和老板娘窃窃私语,她对别人的闲言闲语向来敏感,怀疑老板娘已经猜到了邵龙来这里枯坐的意思,心中有些着急,但是又毫无办法。眼看她快要下班了,她心想如果自己一会儿下班结了账,而一口面都没吃的邵龙立即跟着出去的话,关于自己的闲话会瞬间传遍所有熟人的耳朵。

  她想到这里,怪起邵龙来,觉得他的冒失行为太自私了,跑到这里来,像个二傻子一样坐一个晚上,是专门过来给自己添堵的吗?

  她将账目结算清楚,跟老板娘交接过,趁着老板娘离开去后面储藏室,快步来到邵龙旁边,对他小声说道:“这面有毒吗?你不吃,刚才为什么要点?”

  这样故意浪费别人的劳动,尤其还是当着辛苦的老板和老板娘的面,把面原封不动地剩下,即使是你付过钱的劳动,也不可原谅。

  太羞辱人了,等于当面扇人耳光!


标 签言情 跟帅哥扯皮那些年 邵龙 夜惊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