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司秋淮宴迟小说_校草真香十八式归迢飒兮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202 ℃
司秋淮宴迟小说_校草真香十八式归迢飒兮

校草真香十八式

归迢飒兮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人公分别是司秋淮宴迟的小说《校草真香十八式》开门见山、硬语盘空,这部作品的原创作者是“归迢飒兮”,文章精彩章节是:司秋淮入学第一天,就听到自家未婚夫宴迟在大礼堂上信誓旦旦的说,就算全世界女人死绝了他也不会娶她,司秋淮嘴角带笑,很好,宴迟,你记住这段时间,它的名字叫后悔!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人公分别是司秋淮宴迟的小说《校草真香十八式》开门见山、硬语盘空,这部作品的原创作者是“归迢飒兮”,文章精彩章节是:司秋淮入学第一天,就听到自家未婚夫宴迟在大礼堂上信誓旦旦的说,就算全世界女人死绝了他也不会娶她,司秋淮嘴角带笑,很好,宴迟,你记住这段时间,它的名字叫后悔!

免费阅读

  果然,没一会儿,那两个人就又返了回来。

  “那对小情侣跑哪儿了?那边巷子也没有。”

  闻言,她感到脸上对方的手指似是轻轻颤了下。

  他同伙回他:“看样子,八成是进学校了。有警卫,我们也不好追进去。”

  一人往旁边路上啐了口,“真他|妈的,又白跑一趟。”

  “嗨,干我们这行的,正常。我们再去看看她书包里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没有……”

  二人重新走回刚才巷子。过了会儿出来,开着路口停靠的车离开。

  看着他们终于走远,司秋淮才松了口气。

  背后宴迟猛地撤手,松开她,小心将她扶起来,“你怎么样。”

  司秋淮缓了会儿,轻轻摇头,从宴迟手中接过笔记本电脑:“谢谢。”

  又越过花圃,开始往外走。

  宴迟看着她方向,“学校在那边。”

  “我知道。”司秋淮是往刚才小巷子走去,“我去拿我东西。”

  到了刚才地方,只见她的课本卷子纸张散铺了一地,几根笔杆也被踩碎了,书包被压在下面,上面满是黑脏的脚印。

  司秋淮蹲下,拎起书包,把东西一件一件地往里装,包括塑料壳等所有残渣。

  宴迟看着,也蹲下帮她捡东西。想到什么,问道,“你电脑还好吧。”

  司秋淮被提醒,把放在膝上的电脑包打开,取出电脑大致检查了下,摇了摇,里面有什么在叮叮作响。

  “没事,应该是掉了个小螺丝,修下就好了。”

  “嗯。”宴迟继续拾东西,片刻后,有些忍不住,“你……”

  司秋淮似是知道他想问什么,几乎同一时刻出声打断:“我想跟你说明一件事情。”

  她低着头,也不看他,将最后一堆散开的纸整到一块儿,放进包里。

  “我想说,我们就算曾经有婚约,但现在,你也看到了——我们两个,早就不是一路人了。”

  “你是有足够资金和财力背景,可以供你挥霍、供你去追逐梦想的人。而我……还在为如何能够更有尊严的生存,而发愁。”

  她静静说着这一切,语气平静。

  “我希望,你回去把这些情况,和你家人讲清楚。我现在家中没有长辈,所以我可以自己做主,解除你我的这个婚约。”

  宴迟眸中一动。

  收拾完地上,她慢慢站起来。又拿出手机,把刚才偷偷拨打的报警电话回拨了过去,跟警卫说明了情况,让他们不用过来了。

  处理好后续事情,她便出了巷子,朝学校大门走去。

  而宴迟则默默跟在她身后,一直保持在几步远处。

  进了大门,沿着夜间道路,越过操场,往北边宿舍区走去。二人皆沉默不语,一路无话。

  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司秋淮连回头看他一眼都没有,她怀中抱着已经坏掉的脏兮兮的背包,进了宿舍楼。

  铁制的安全门砰地重重合上。

  宴迟站在不远处一棵梧桐树下,望着对方离去的方向。树影蔓在他的脸上,夜色给他的五官氤氲出一层朦胧之色。

  看了会儿,正要转身,就听滴的一下刷卡声,那扇门又开了。安全门又厚又重,背后的女生细胳膊细腿儿,推起来看上去很费劲。

  女生缓手放开门,尽可能使它动静小些,接着走到他跟前。

  她衣服装束什么的都没换,看样子,是只把书包放到宿舍就下来了。

  “给。”司秋淮朝他伸手。

  宴迟低头。只见对方捧着一个小瓶子,是医用消毒剂,还有无菌纱布。他微微挑眉。

  司秋淮:“你左手伸来。”

  之前宴迟拉她从小巷子那两人围势之下出去的时候,他护着她在前面,手被那人拿刀子划了一下。

  还好二人跑得快,只有那一道伤。而宴迟帮她接电脑时,她瞥见了。

  宴迟神色微动。

  他看了眼她面上,缓缓将手从背后拿到前面,稍稍卷了些袖口。他手背上印着道两三厘米的口子,血迹已经凝结。

  所幸只被那人刀尖捎带着晃了一下,伤口不大,而宴迟这一路也压根没提这个。

  他勾了下嘴角,不在意道:“没多大伤,贴个创可贴就行了。”

  本是句男生在女生面前出于本能的逞能话。而谁知刚说完,司秋淮闻言,手伸进口袋,缓缓掏出了一个创可贴。

  “……”

  宴迟立刻说,“我突然觉得手挺疼的,创可贴,可能不太行。”

  “要不,”他伸手朝对方凑近了些,“……你给我包扎下?”

  司秋淮垂着眸,睫毛颤了下。

  最终还是消完毒后,用纱布裹了层。她看了眼,问道:“不会耽误你一星期后演出吧。”

  “不会。”宴迟手微微举高,正借着路灯左右看,瞅着稀奇,“相反,你有没有觉得还蛮个性的。”

  他笑了下,“绷带风。”

  司秋淮看了眼他嘴角,别过眼去。她是理解不了这到底哪里个性了。

  收起东西,在距他一步开外处站好,“我们两个以后非必要场合,还是不要见了。”

  宴迟动作定住,转头看她。

  司秋淮抿了下唇角:“今天谢谢你。”她微微垂眸,却不看他,“但是,刚才在那个巷子里我们的谈话内容,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下,并转告你的家人。”

  说完转身就走。

  却在就要迈进楼内时,转头看来。

  宴迟抬眼看去。

  司秋淮立在门槛之处,神色昏暗,看不清人脸:“你每天找我打卡也不要了吧,没什么意思。”

  说完转头,直直进了宿舍楼。

  周围一切重新陷入夜晚的寂静,只有头顶树叶摇晃的抖擞声。宴迟站在树下,仿佛刚才那人从来没有再次下楼来过。

  良久之后,他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爷爷,我想问你一件事……”

  -

  第二天,突然接到消息,说是朱教授那门课大作业好多人都有很多地方不会写,需要老师再上节小课指导指导。上午第二大节开课。

  于是宴迟便去教学楼走了趟。还未上课,一进教室,就见到这两天打电话不接、发消息不回的赵达。

  走过去,一把拍到他肩头,对方吓了一大跳。一见是他,却更惊恐了下,又心虚地恬笑着凑来:“迟哥,和你未婚妻过得怎么样啊?”

  宴迟书包一撂,在他旁边坐下,却是不说话。

  赵达嬉笑着:“我看您老这气色都好了不少,红光满面,看来过得很是滋润啊。你俩都一起吃啥好的了?”

  一说到这个,宴迟似是想到什么,突然笑了下。

  他平时也不常笑。现在这么勾着嘴角倏地一笑,很是有视觉冲击性。

  吐出几个字,“深夜诱惑。”

  一听,赵达顿时惊了:“这是什么虎狼之词!我的天,一天没见,你们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

  宴迟敛住笑,抬眼看去:“要不我也带你去诱惑一次?”

  赵达忙捂胸,觉得捂的不对又换了个地方,“不不不我可是直的,我才不跟你走。再说了,我也不敢跟您走啊,您现在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宴迟哼笑:“你想什么呢。就是五块钱一碗的土豆条。那家店名字叫那个。”

  他揉了揉肚子,“没吃饱,一回去就又饿了。”

  赵达:“那也是经过爱的沐浴过的土豆条。迟狗你看你现在说的时候,话里说着嫌弃,可嘴角都能翘到天上了!”

  宴迟下意识就伸手摸脸,看见对方哦哦哦的戏谑神情后连忙收回,不自在了下地啧了声:“你是不是一天不瞎起哄就活不下去了。”

  赵达正兴奋,还要再说什么。这时,朱教授从后门进了教室,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些。朱教授捧着教案往讲台走,赵达趴在桌上嘟囔:“朱老师怎么总从后门进啊,吓死我……”

  还没说完,对方就在过道上站住了,然后朝他们这边看来。

  这下赵达真的是魂都要出来了,啪叽捂住嘴。

  而朱教授还继续朝他们这里走来,到了跟前,喊的却不是他。“宴迟同学?”

  宴迟转头看了下,从座位上站起身:“老师好,是我。”

  朱教授笑呵呵:“大作业做的怎么样啊?”

  “……”宴迟发现最近两天周围的人总喜欢问他大作业。

  朱教授压了些声音:“上次考试你被监考巡视组抽中检查监控视频,说是发现了你桌上有纸条。本应该给你处分的,但是司秋淮同学把你的纸条给我看,说你没有实质性作弊举动,不该受这么严重的处分,最后只给了你通批。”

  “人家给你求了情,不然,你这门课程得直接作挂科处理。所以啊,这次大作业你得好好做,努力把分提上去,别来年重修,我们还得再见一次不是?”

  朱教授说完,笑了笑,抱着他的教案就去前面讲台准备正式上课了。

  而宴迟却愣在了原处。

  旁边赵达凑过来,“唔,迟狗,原来上次你得通批,这还是人家给你求过情的啊。不然就是处分,处分可比通批严重多了。”

  “开始还说人家害你没零花钱,现在看来,人家这是帮你了啊。不然你还得更惨……”

  赵达还在那儿给他分析,而宴迟却有些听不进去。昨晚女生蹲在地上拾东西的场景、最后回宿舍说以后让他别再去找她了的场景等等,在脑海里轮番轮转。

  不光赵达说话他听不见去,接下来朱教授讲解大作业思路,他也听不进去半点儿。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他抓起背包就要走。

  后面赵达拉住他:“唉等下啊,今天中午你跟我一块儿吃得了。我们去隔壁二餐厅……”

  “不用了。”

  他冲赵达打了个招呼,“我还有点儿事。你自己吃吧不用管我。”说完就离开教室。

  宴迟出了教学楼就直直往图书馆方向而去。走到一半,想起什么又回了宿舍,去一楼门卫处把昨晚让司机送来的袋子拿上。

  袋子里是一个背包。款式和他背的那只很像,但这只是粉白色的。

  一路来到图书馆。他远远就见图书馆一楼咖啡吧里,司秋淮正靠窗坐在那儿。

  隔着整面大大的透明玻璃墙,女生在圆桌旁,微微低头,正专心看着一摞A4纸。

  她一缕发丝垂在白皙的脸侧,睫毛在日光下映出两小片阴影,皮肤像在泛着莹润的光。窗外人来人往,她那处却是一片恬静。

  望着这景象,宴迟下意识驻足。

  远远看了片刻,才抬步走到图书馆门口,穿过缓慢旋转的玻璃门,向她走去。

  而中途,他忽地顿住脚步。

  因为,他看到,有一个男生先于她几步到了司秋淮跟前。那男生穿着白衬衣,架着一副银丝边眼睛,五官长得端正,气质斯斯文文。又富有学霸气息。

  二人正在小声交谈。

  那个男生在司秋淮跟前微微俯身,指着一叠资料给她看,低声说着什么。

  而女生坐在那里,稍稍仰着头,边听边时不时微微点头。最后还拿笔和他一道在纸上演算。

  二人,看上去很熟悉的样子。

  看着这场景,宴迟眸色沉了下。他无意识捏了下提着包装袋的手掌,抬步继续朝那处走去。

  “待会儿十一点钟的分享会,我计划就讲这些。你看内容和难度上,还凑合吧。”

  司秋淮点头:“不是还凑合。”她抬头看向对方,“相反,我认为你准备得很棒。”

  她很难得会去夸奖别人。

  于是,白衬衣男生面上笑意更浓了。“你都说还行,那我就放心了。”他直起身,一手拿着资料,看了眼腕表,“时间快到了,我们现在上去……”

  话音未落,只听旁边不大一道椅脚挪动声,接着,一人挨着司秋淮那边坐了下来。

  他长腿半伸着,桌前空间对他来讲看着有些局限,膝上放着一个印着精致logo的袋子,却把一把椅子坐出了沙发的感觉。宴迟坐下后没说话,那样子却摆明了是来找司秋淮的。

  顿时,咖啡吧内周围看来的目光都多了许多。

  司秋淮坐直身体,侧眸看他,也是愣了下。

  而白衬衣男生瞥了眼宴迟袋子中的一抹粉白色,明显是女生用的东西。又看司秋淮反应,他便立刻明白,司秋淮和那人是相识的。

  于是走来过,笑着朝他伸手:“你好,我是祁扬。”

  宴迟抬起眼皮,看了眼对方的手掌。说实话,他不是很想和对方握手。

  可瞥了眼旁边,顿了顿,还是慢慢站起来,伸手:“宴迟。”

  “我知道你是宴迟。”祁扬笑了下,“说实话,我们学校里不知道你的人,挺少的。”

  宴迟:“……”

  二人很快分开。

  司秋淮转头看向宴迟:“你……”

  刚出声,宴迟却转而看向旁边男生。

  祁扬意会。

  却是顿了下,他垂眸弯着嘴角,卷了些袖口,对司秋淮点头:“那我先过去提前准备一下,你待会儿过去。”

  说完也冲宴迟略一点头,转身离开,往图书馆二楼去了。

  司秋淮抿了抿唇,把桌上自己东西抱起来,也准备上楼去。

  而这时,面前有手臂伸来,宴迟将手中袋子递给她。

  看到里面竟是个背包,司秋淮神色有些复杂:“我昨晚说的……”

  “我知道你昨晚说的。你以为我想来?”宴迟迅速接道。“这是我爷爷连夜让人送来,说是给他……”却猛地停住了。

  “什么?”司秋淮心里一跳。

  宴迟垂下眼:“没什么。”

  定了定,从袋子里取出背包,伸手把她怀中的书摞接过,一本一本往包里塞着。

  “就算是为了我生活费着想吧。我要是不听我爷爷的话,你那天也看见微信消息了,他又要追着喊着把我腿打断怎么办。”宴迟抿着嘴,“你……就当配合我一下。”

  最后又把她手中的笔袋也拽过来,“再说,你这零零碎碎抱满怀,不嫌麻烦?”

  司秋淮:“……”

  装好后,宴迟这下是单臂拎着两个包,就要往二楼走。

  司秋淮在后面道:“你去哪?”

  “你不是要上去吗。我帮你把包放上去就走,放心。”宴迟在楼梯两个台阶上停住,回头说道。

  司秋淮站在那儿,看他两眼。垂眸也跟了上去。

  宴迟随着继续往上走:“你们这是一起要去干什么?”

  司秋淮:“学术交流分享会。”

  宴迟随口问:“这么高端。交流什么的?”

  “学生范围内自发组织,没什么高端的。”司秋淮微微垂头看着路,一步一步,顺着环形的楼梯来到二楼,旁边就是图书馆大厅吊着的巨大壁灯,“这期主题是——区块链技术。”

  宴迟挑眉:“区块链最近是挺火的。”

  司秋淮看他:“你还关注这些?”

  宴迟笑了下:“我虽然是个学渣,但我又不是双耳不闻窗外事的学渣。几年前,有一段时间闲的没事,买过比特币玩。”

  比特币是一种虚拟数字货币,正是依托于区块链技术发展起来的应用。

  虚拟货币很多,大多最后都被人们视为泡沫。而比特币,因为依靠区块链技术中成熟的密码学思想的设计,保证了极大的安全性,无法人为操控币值。

  同时也决定了,它数量有限,很是稀缺。

  “哦?几年前?”司秋淮转过头,继续朝前走,“那现在价格应该翻了一百多倍了。”

  “不。”宴迟摇头,又笑道,“在它价格翻了两倍的时候,赵达就兴高采烈地全卖出去了,连带着我的那一份。”

  好久没有人,能和她谈论过这种事情。司秋淮点头:“的确当时大家都没意识到这项技术的巨大潜力。也是人之常情。”

  宴迟:“是的。当时赵达以为自己赚翻了,谁知又过了段时间,回去一看,他肠子都悔青了。后来又买,又脱手,轮番几次。他这人稳不住,血压都升升降降好几次,最后说什么,为了自己身体健康着想,发誓再也不踏回这个坑……”

  他讲得有趣,司秋淮听着听着,也跟着笑了。

  宴迟缓下步子,悄悄看向她脸。

  意识到什么,司秋淮慢慢抿住嘴角,别过脸去:“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可能会更偏向于技术层面。”

  宴迟:“嗯。”

标 签校园 校草真香十八式 司秋淮宴迟 归迢飒兮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