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陈玄崔和辰小说_拉钩上吊一辈子牛奶味虾条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51 ℃
陈玄崔和辰小说_拉钩上吊一辈子牛奶味虾条

拉钩上吊一辈子

牛奶味虾条 著

连载中免费

《拉钩上吊一辈子》是牛奶味虾条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学霸崔和辰最近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女孩儿叫陈玄,名字挺好听,可打架逃课样样都做,学校人称“大姐大”。大家都说学霸就是学霸,看人的眼光都如此不一样,可只有崔和辰自己知道,小姑娘害羞起来,可爱的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拉钩上吊一辈子》是牛奶味虾条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学霸崔和辰最近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女孩儿叫陈玄,名字挺好听,可打架逃课样样都做,学校人称“大姐大”。大家都说学霸就是学霸,看人的眼光都如此不一样,可只有崔和辰自己知道,小姑娘害羞起来,可爱的紧...

免费阅读

  崔和辰在幼儿园大班毕业前就收到了人生第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崔和辰,我长大以后要jia给你,署名某某某。

  从小到大,写情书给他的女孩子从他家排到一中门口也不为过,但是这次他收到了陈玄的情书,就像彭晓东讲的“黑白通吃”一样,崔和辰自己也挺意外的。

  但这跟昨天在他家又一次见到陈玄比起来,还不够,尤其是当她跟没事人一样说着从来没在学校见过他,以及刚才用不耐烦的态度祈使他去五百米开外的地铁站坐地铁的时候,崔和辰惊了。

  他们学校的黑道女追求男生的方式另类到崔和辰竟然有些难以承受。

  所以,他淡淡地回了对方同样的话,“你坐地铁,我坐公交。”

  初秋,气温比起盛夏有所收敛,但晨起的太阳当空照,崔和辰为什么要顶着强烈的紫外线去多走那五分多钟的路程。

  因为她是女生?所以要谦让。还是因为她给自己写了封情书?所以要避嫌。

  崔和辰抽了抽嘴角,不论是哪一种,他都有理由拒绝,所以无视她,径直走到公交站牌的绿荫底下。

  而另一边,陈玄想的却是爱去不去,关她屁事。不过陈玄承认,他是挺惨的,本来天天坐私家车来回,现在硬是被杨丽蓉逼着出来坐公交车。

  陈玄跟着走了过去,掏出手机,已经没电了,数据线忘在学校,昨天晚上她犹豫了好久,想着现在高中生是不是都不带手机,所以就没好意思去跟杨丽蓉借充电器。

  过了一会儿,她看见崔和辰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锁屏,好像是在确认时间。

  靠,早知道去借充电线了。

  现在已经7点半了,再等车过来,运气好不堵车的情况之下,也得开25分钟才到学校,迟到是避免不了了。崔和辰看向她,刚好迎上陈玄懊悔的表情,难道她也会担心迟到的事?

  28路公交过来的时候,又过去了五分钟,这个站台只有他们两个人,崔和辰先上去,发现后面没人跟上来,他刷完卡,跟司机说:“等一下。”

  然后,卸下书包改拎在手上,走到最后一个位置坐下,扫了眼窗外那个还在书包里翻找东西的女生。

  陈玄上了车,掏出两个硬币投进去,司机看了眼坐在最后的崔和辰,他穿着一中的校服,所以问她是不是也去一中。

  陈玄点点头:“是啊。”

  司机:“到一中,三块。”

  陈玄愣了两秒,书包里仅剩的两块钱全投了进去,现在的她,全身上下,身无分文,而且手机还没电。

  正当她要发动自己新学会的撒娇示弱技能时,后面走来一个人影,“当啷”扔进一枚硬币,面无表情,好像就只是顺手而已。

  陈玄收回自己的小猫爪,敲了敲那个投币口,“正好。”她跟在他身后,结果人家不去最后一个位置坐下,随便停下来坐在一个靠过道的空座上。

  她走过崔和辰身边,在他后面坐下,凑近了些,跟猫叫似的,“回头转你。”

  这个回头具体是什么时候,陈玄没想好,她现在手机没电,即使充上电也不知道人家收款码,如果要用现金还,就得跟他面对面,愁,非常愁……虽然就一块钱,但欠着别人她就是有点不太自在。

  崔和辰往后靠了靠,没想要她还,那一块钱是她昨晚落在购物车上的,但刚才她声音放软,哀怨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让崔和辰一时忘了告诉她这件事。

  到了校门口,已经过了早自修的时间,保卫室的两个保安把他们拦了下来。

  其中一个保安大哥上前,戴了顶黑色头盔,手上立了根不锈钢棍:“迟到了啊,来来来,这边签字。”

  校门口摆了张单人课桌,上面放了本进出记录簿专门用来登记的,本来是老师监督学生填写的,像这种迟到一个早自修的,很少见,所以只能由保安大哥代为处理。

  一中上课迟到是要扣班级荣誉分的,A班学生几乎从来不会在这方面扣分,今天也是崔和辰上高中以来第一次迟到,他配合那位大哥走上前,借了支笔,在记录册上签字。

  陈玄勾了勾手,想跟保安大哥借一步说话,她从书包侧兜掏出了一张褶皱但依然清楚写着“我班陈玄同学请假两天,于下周一正常返校上课”的申假条。

  她把纸平整地展开,指给大哥看上面写的请假时限,“叔,我有请假条。”保安看了眼,递给身边另外一个新来的小伙子,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教他以后看见这样的纸条可以特殊放行。

  那位小伙子点了点头,回到桌前盯着崔和辰把班级姓名和迟到理由全部写清楚,这是要每天给年级主任过目的,不能马虎。

  “女同学可以走了,男同学你快点写。”

  陈玄俯了俯身,经过崔和辰的时候,盯着他弯下腰认真写字的背影看了看,这个人瘦高瘦高的,校服领子有一角折了起来,口袋里好像有一截东西没放好,银色的,看不到是什么。

  “拜~”

  那位间接害他迟到的少女,看上去状态特别好,走路不好好走,一蹦一跳地像只兔子,还有那声愉悦的“拜~”,崔和辰听出了她的幸灾乐祸。

  *

  陈玄上楼,走的是靠近A班的那个楼梯,她要先去趟办公室把假条销了。这时候第一节课铃声已经响了,走廊上安安静静地没有其他人,尽头能听到F班老师还没入场的喧闹和嬉戏,不过就算有任课老师在,F班也还是这幅德行。

  咚咚——

  沈老师看到陈玄今天来上课,吃了一惊,他拉来一张凳子,决定给经历重大变故的陈玄开导开导,他们F班虽然成绩不行,但在关注学生心理健康这点上,沈老师还是很积极的。

  沈老师喝了一口茶,语重心长地说道:“谁都有难过的时候,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人生嘛,总是要历经好几场生离死别的,无非是有的快点,有的慢点。”沈老师拍了拍陈玄的肩膀,闭上眼也想起了自己的亲人,“陈玄同学,你一定要坚强乐观呐!”

  陈玄打了个哈欠,“人还没死。”

  沈老师:“……”

  沈老师停顿了一秒,突然又开始激情高昂:“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陈玄同学你一定要好好珍惜身边人哟!”

  陈玄双手奉上申假条,“沈老师,现在可以销假了吗?”

  “当然。”

  沈老师刷刷两笔签上名,盖了个班主任的红印象。两秒的事,折腾了这么久,陈玄离开凳子,挥了挥手,状态挺好的,确实不太像家里出急事的样子。

  沈老师对陈玄这孩子一直以来都很上心,自这个小姑娘转学来的前几天,他就在年级主任那边听到了风声,说是有个学校股东代表家的亲戚要转学来一中上学。

  当时班级还没确定下来,所有班主任都暗搓搓想要争一争这个转校生的名额,毕竟是从美国那边过来的,如果能安插到自己班上,一定可以起到带头作用。

  结果,过了两天,年级主任说小姑娘没参加入学考试,直接被安排在了他们F班,而且代表说他家亲戚有点怕生,希望沈老师平时能够多多关爱这位远道而来的女学生。

  沈老师对这个意外投来的惊喜大礼包,表示非常期待,在所有班主任羡慕的目光下,在一中门口看到了那位穿了一身朋克风,扎着小脏辫的转校生陈玄。

  沈老师:“……”

  其他班主任:“……”

  沈老师哈哈哈仰天干笑三声,走上前,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慈眉善目地,和陈玄说了第一句话:“小姑娘挺潮啊。”

  ……

  而陈玄来了F班之后,的确表现出了很多不合群的地方,比如集体大合唱罢工,不参与班级大扫除,还有坚决不愿意换座位,这些消息传到办公室的时候,其他班主任都松了口气,幸好去的是F班呐。

  这让刚接手F班的沈老师有点不知所措,他单独找过陈玄,想跟她来一波心与心的交流,约好了放学后面谈,结果一到放学时间,人直接走了,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苦等了半个多小时。

  后来,沈老师每次一下了课,就抓紧时间去她座位附近转两圈,有时候聊聊天气,有时候开开玩笑,日复一日,陈玄对他的戒备心才开始慢慢减少,也会偶尔回他那么一句两句。

  陈玄出现最大转变的那天,沈老师到现在都印象深刻,那是高一元旦文艺汇演结束后的第二天,陈玄一大早跑来他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沈老师见到她的时候,正在泡他的菊花茶,饮水机里的水太烫,他光注意看陈玄,差点被溢出来的开水给烫了。

  因为陈玄面上带着笑,她本就长了一对笑眼,眼尾稍稍下凹,眼里有光,像一只温顺的小麋鹿,只有那样,才能发现那只能塞得下一颗小红豆的漂亮酒窝。

  陈玄兴奋地,语调上扬地,告诉他,“沈老师,我交朋友了。”

  那句话沈老师记了好久,直到现在他都认为只有教不好学生的老师,而不存在教不好的坏学生。尽管F班成绩垫底,但也听不得其他老师说一点他们的不是,在护犊子这块他是专业的。

  他知道陈玄也有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只是不愿意为人开放,需要等到别人一点点接近她,感动她,融化她,她才会反过来释放她最本质的善良供别人需要。

  沈老师回忆了有一会儿,才想起要给F班的学生去上课。

  他路过A班教室,看见他们英语老师在讲台上情真意切地授课,他开始幻想自己哪天也能在F班这么声情并茂地讲一堂语文课呢,想着想着,看见从楼梯口走上来一个学生,好像是他们A班的。

  小伙子长得斯斯文文,穿得也很体面整洁,就是表情淡淡的,没什么人情味,他走到A班门口,站了一分钟,他们英语老师才发现他。

  英语老师看了眼门口,又看了眼最后一排崔和辰的座位,才注意到今天崔大神根本不在教室,主要是平时上课他也不主动回答问题,每次只立一本教科书在课桌上,然后也看不见人在底下干什么。

  全班同学瞬间安静下来,齐刷刷地朝门口看去,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崔大神居然迟到了,还错过了整一个早自习。

  众所周知,A班只有第一个到教室的崔和辰,从来没见过最后一个进教室的崔和辰。

  大家正等着英语老师来一波杀伤力系数爆表的盘问和谴责的时候,她只是温和地说了声:“快点进来吧。”

  只见她望向窗外,和外面另一位老师对话道:“您有别的事吗?”

  沈老师呵呵笑了笑,他就是无聊停下来看了会儿热闹,再看一眼手表,哎哟,都过去10分钟了,他F班的小霸王们该等急了。

  崔和辰拎着书包,在一众诧异的注视下回到自己座位上,彭晓东见他坐下,拿了本书转过来,轻声问他:“你搞什么?”

  崔和辰从抽屉里拿出课本,把它立了起来,戴上耳机,回忆了一下,他今天早上到底搞了什么,恍惚两秒之后,十分平静地张了张嘴:“睡过了。”

  彭晓东:“……”

  第一节下了课,F班一蜂蛹跑了出去,陈玄走上讲台,底下有一排插,上面还剩两个插孔没人用,她弯下 身,给自己的手机充上电。

  一分钟过去,手机重新开了机,消息疯狂轰炸进来,震动了有那么五十来下,她看了眼台头,都全是吴悠悠发来的微信。

  她放下手机,踢了一脚讲台下面的那扇小拉门,Duang地一声合上,平时进来上课的老师都会过场似的扫一眼,有的任课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当没看见,如果碰上上纲上线的,就会当场没收走。

  大家都趁课间十分钟上去充一会儿电,或者在沈老师的课上,光明正大地充一节课。因为他就是那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闭眼老师。

  出了教室,陈玄往C班那边走,她以前没发现,那个流川枫有尿频尿急的毛病,几乎次次她在走廊上走着,都能撞见他和另外一个男生。

  另一个男生和他差不多高,穿了件黑T,头发乱糟糟的,跟顶了个鸡窝头没两样,他勾着流川枫的肩,朝陈玄这边看了两眼,然后在他耳边说了些她听不见的话。

  彭晓东自认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最近碰到陈玄的次数过于频繁,让他不得不多留意了这个女生几眼,“我发现陈玄五官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头发太短了,像个假小子,没点女人味,你说是不是?”

  崔和辰没说话。

  彭晓东过了一会儿,嘿嘿嘿窃笑:“不过她那个胸,女人味十足。”

  崔和辰这回有反应了,他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陈玄说起自己的胸围,嗯,确实很有女人味。但他睨了彭晓东一眼,两手插在裤袋里,冷冷地:“你不上我走了。”

  “哎哎哎,别呀。”彭晓东拉着他不让走,另一手拼命往里拽,“上上上,还不能让我酝酿一波嘛。”

  崔和辰站在凭栏口,单手靠着,视线慢慢放远,看见陈玄趴在C班窗口,跟里面的人有说有笑,走廊里有风,吹过她前额的刘海,不经意朝厕所的方向看了一眼,捋了捋头发又转了回去。

  陈玄像往常一样,去C班敲了三下窗户,里面的人隔着窗,就是不打开窗阀,她两手撑在腰间,冲陈玄翻了个白眼。

  等30秒过去,吴悠悠才算消了气,不情不愿地暂时饶了她一命。她指着陈玄鼻子,满脸的不高兴,“你说,你昨天去哪里快活了?”

  陈玄比出三根手指,发誓状,“真的是手机没电了,你信我吧,小姐姐。”

  吴悠悠鼓出腮帮子,考究了几秒,她还不信随便找个充电器能有多困难,再说了,现在哪儿哪儿店里都有充电宝,插上充它个5分钟,即使不能通话两小时,回个微信五秒的时间总是有的,一晚上过去,连个点点点都没回。

  见小姐姐不说话,陈玄戳了戳她的小脸蛋儿,继续解释:“我爷爷住院了,事发突然,所以就……”

  “啊?那严不严重啊?”

  陈玄淡淡地:“死不了。”

  吴悠悠拨了拨她的碎头发,有点心疼她,陈玄家里的事,她大致听过一点,好像只有一个爷爷在身边照顾她,现在爷爷病重了,那她得多难过呀,她捏着陈玄粉脸颊,逼着她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哈哈哈,丑八怪咿呀咿呀~”

  “你笑就好啦,把我一顿紧张的。”

  吴悠悠放开了手,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御守,小小的,像个香囊袋,□□色,一面绣了樱花,在陈玄眼前晃了晃,“铛铛——我昨天去文具店买的,送你,保平安的。”

  陈玄接过,翻了一面看,写着“良缘”两个字,她张了张嘴,“你确定这是保平安的?”

  吴悠悠拿过来一瞧,哎呀,太着急选错了,她呵呵干笑两声,问题不大,“哎呀,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的御守都是平安学业爱情三合一的,你好好带身上就行。”

  陈玄:“……”

  陈玄拧了拧眉,拿爱情御守保平安,算什么骚操作。

  她还想跟吴悠悠说自己这两天暂时搬家了的事,结果说了半天,她根本没在听,眼神越过陈玄瞟向了别处,脸红扑扑的,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陈玄还听到她咽口水的声音。

  寻着她的视线,陈玄转过头,崔和辰和那位同学从厕所回来,他走过C班后门,向前仰了仰,也看向了吴悠悠。两个人对视上一秒,崔和辰又瞥了一眼外面的陈玄,这回对视得更久,陈玄数了一下,一,二,三。

  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A班教室的后门。

  “我的妈呀,他刚刚跟我对视了,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陈玄:“……”

  吴悠悠捧着陈玄的手,激动地就差站到椅子上蹦蹦跳跳,陈玄看见她同桌投来一个看智障的眼神,默默地拉开了自己的课桌。

  吴悠悠:“他肯定是看了我的信,啊啊啊啊他认出我了,啊啊啊啊崔和辰啊。”

  陈玄配合她叫了两声,毫无波澜:“啊啊啊啊祝贺你祝贺你。”然后决定先不跟她分享自己最近搬到崔和辰家的事比较好。

  兴奋过了,吴悠悠才反应过来,“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

  陈玄支支吾吾,抓了抓头发,就听见吴悠悠一惊一乍地“呀”了一声,“怎么了?”

  “我好像忘记落款了。”

  陈玄:?

  吴悠悠抓着她脖子,晃啊晃晃啊晃,差点当场把陈玄头扭掉:“妈呀,我忘记在信上面落款了,他根本不知道是我写的。”

  陈玄呆滞了几秒,所以……“他会不会以为是我写的?”

  “那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陈玄顿了顿,和吴悠悠互看了一眼,这次轮到她掐着吴悠悠脖子,摇啊摇摇啊摇,“吴悠悠,我杀了~~~你~~~”

  吴悠悠趁自己还有最后一口气,推开她,提议道:“你要不去跟他解释一下?”

  陈玄纳闷:“为什么是我?”

  “你给的啊。”

  陈玄:“……”

  “我掐死~~~你~~~”

  两个人闹完,陈玄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去解释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需要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她勾了勾手指,让吴悠悠把耳朵凑过来,“借我一块钱。”

  吴悠悠震惊脸:??

  陈玄还欠他一块公交钱,她晚上可以趁还钱的时候,跟他顺嘴提一茬,“你借我一块钱,我帮你去解释。”

  吴悠悠拿出笔袋,从里面捞出一枚硬币,还很新,那是她答不出模棱两可的选择题时用来排选项的。她一面不太相信陈玄开价这么低,一面又觉得这事儿除了陈玄没人能去解决,她把硬币放在她手心里,“你可说到做到啊。”

  陈玄点点头,她也不想崔和辰误会那封情书是她写的,本来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就迷之尴尬,再让他以为自己喜欢他,那岂不是尬中之尬,无敌了。

  *

  A班教室,下一节物理课,彭晓东拿了本作业本在那儿转啊转,他突然感慨了一句,“我现在才发现啊,漂亮妹子都是跟可爱妹子当朋友的,你刚才看没看见,C班那个和陈玄说话的女生,眼睛bling bling跟小灯泡似的,你说她俩是怎么认识的,那妹子看着也不像是混的呀。”

  崔和辰摘下一只耳机,抬了抬眼,彭晓东这两天话太多了,特别是亲眼目睹了陈玄送给他一封情书之后,跟个机关.枪一样哒哒哒乱扫,他太久没说话,声音有点哑,“陈玄看起来像混的吗?”

  彭晓东努力想了想,她今天就穿了件牛仔背带裤,里面一身白T打底,露出了一个笑脸在外面,头发短短的,虽然带点颜色,但耳钉耳环戒指什么的多余配饰基本没有,总的看上去就是挺酷一女孩儿。

  彭晓东拍着桌子,恍然大悟一样,“我靠,她真的是半点都看不出来。”如果不是听人说陈玄喜欢打架,而且生活作风不大检点,光从外表看,压根没觉得她有做坏学生的潜质,而且长得还挺讨喜的。

  崔和辰不置可否,她何止看上去讨喜,还一天到晚两副面孔,厉害得嘞。

  “不过她为什么送了你情书以后,没动静了?”

  问到点子上了,崔和辰也想知道,怎么没动静了,他皱了皱眉,突然不想听歌了,干脆把两只耳机都摘了下来,从桌肚里拿了本英语作业开始做题。

  彭晓东不管他,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过像她们这种大姐大,说不定后宫男宠三千,一时半会儿把你忘了也没准。”

  崔和辰抬起头,眨了一下眼,看着彭晓东,静如止水,就是看久了让人觉得背脊发凉。

  “开个玩笑嘛,你是谁啊,考神啊,忘谁都不忘你。”彭晓东抛了个媚眼,再看崔和辰,帅是真几把帅,尤其是下颌线,侧面看过去,贼性感,一个男生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摸两下。“但是我一直在想吧,昨天你怎么就把信给收了呢。这对以前那些个送信的小姐姐多不公平啊。”

  崔和辰一伸手,“咚”一声把彭晓东手里的书给掸开了,也看不出情绪,就是嫌他吵,希望他现在立刻马上滚远点。


标 签校园 拉钩上吊一辈子 陈玄 牛奶味虾条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