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夜菀菀萧白小说_家养萧世子和雨饮欢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41 ℃
夜菀菀萧白小说_家养萧世子和雨饮欢

家养萧世子

和雨饮欢 著

连载中免费

《家养萧世子》是和雨饮欢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朝重生,夜菀菀决定先救下未来权倾朝野的首辅,给未来多一份保障,谁知首辅没救到,阴差阳错救回来一个小乞丐,可后来她逐渐发现,这小乞丐怎么越发像那退了她两次婚的萧世子???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家养萧世子》是和雨饮欢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朝重生,夜菀菀决定先救下未来权倾朝野的首辅,给未来多一份保障,谁知首辅没救到,阴差阳错救回来一个小乞丐,可后来她逐渐发现,这小乞丐怎么越发像那退了她两次婚的萧世子???

免费阅读

  夜菀菀的眼睛慢慢红了,气的。

  萧白微微起身,手还被她咬着,睇她。

  他现在相信她不是哪方安排的人了,谁安排的人会是发狠咬人也咬不痛的。

  他一直在观察夜菀菀。她眼睛红了很久,杏眸盈盈水润,却始终没有泪落下来,真正的愤怒也只有一开始,而且胆子也不小。

  萧白若有所思:“你是什么人?”他来时观察过这座院子,外表堂皇,内里败落,只有她和那两个仆从,大多数厢房久无人居,就像个简简单单的拥有一些祖产的孤女。但她穿的衣又衫却是京中的新样式,萧白想着她可能的身份,最后都一一否定。

  夜菀菀别开头,不答。

  萧白一笑,染了血的唇瓣异常鲜红,他缓缓把匕首贴近她白净的脸,距离极近的比划着。

  “你说我能不能在你脸上画朵花?多少人千金求我一副画,赠你一副如何?”

  夜菀菀眼睫颤了颤,感受着匕首仿佛能隔空传来的寒意,心内的惧怕反而少了。

  他这是要谈条件?那她现在就不会真的有危险。

  夜菀菀:“既是千金难求的画,公子还是慎重思虑要不要赠我。”

  萧白冷眼,他并没有太多耐心。

  夜菀菀沉默片刻,心内飞快思索自己有什么是他想要的。他满身的伤,还中了毒,孤身昏迷,需要时间养伤。而自己,孤女,少与人往来,倒是能成为他很好的掩护。

  想明白这些,夜菀菀抬眼,尽量让自己的气势不若于人,她道:“公子若能也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回答公子的问题。”

  萧白眯眼,匕首尖端彻底贴上夜菀菀的面颊,缓缓吐字:“我还是比较想试试给美人作画。”

  夜菀菀嘲讽笑出声:“美人?公子就是这么对待美人的。”她笑得咳嗽起来:“公子再不起身,你会见到第一个被人压死的美人。”

  萧白一把捂住她的嘴,暴躁出声:“你再废话我就杀了你!”

  话虽如此,他身体却是微微离开,只仍钳制着她的双手。夜菀菀白着脸咳嗽,仿佛真的一口气喘不上来就要死掉。

  “什么问题。”萧白盯着她,琥珀色的眼眸淡淡的。这样的他,却比刚刚暴躁的样子更有威慑力,冷意不再浮于表面。

  夜菀菀见好就收,压着咳嗽断断续续:“你…刚才…是真的毒发吗?”

  萧白没有犹豫,点头。

  “那现在呢?”

  萧白不语,警告地看着她,夜菀菀自觉:“我原是京中人氏,家中容不得我,被赶出来了。”

  一个人说的话可以骗人,但说话的细节骗不了人。夜菀菀自己都不知道,她是以怎样冷漠的语气说出这番话的。

  萧白相信她说的是真的,敏锐地抓住另一个重点:“你想回去。”

  夜菀菀抬眼看他,眸色稍冷,透出几不可查的抵触。

  萧白对她的小表情十分满意,嘲讽:“想知道我怎么知道的?你太蠢了,什么都能让人看的清清楚楚。”

  他尾音透着小得意,连眉眼都微微扬起来。

  夜菀菀垂眼,突然怀疑他之前威胁要杀她,完全是恼羞成怒,分明是他蠢。

  夜菀菀下巴忽然一紧,她来不及反应就被萧白塞了粒药丸进嘴里,掐着她咽下,随即他轻嗤翻身起开。

  “蠢,我说什么都听。”

  夜菀菀捂住喉咙,费力地往外吐,萧白抱臂睇她:“没用的,入喉即化。没有解药,你会半月毒发一次,绝对比我毒发时痛苦。”

  夜菀菀站直身子,忍气功夫全没了,只想上前扇他。

  “你流 氓!”

  萧白舔唇,完全不管自己多恶劣:“没错,你领回家的流 氓。”

  夜菀菀一口气堵在胸口,弯腰撕心裂肺地咳,眼见她面色苍白,孱弱的身躯颤个不停要倒下去,萧白皱眉靠近,抓住她的肩扶住她。

  夜菀菀反手一巴掌,“啪——”的一声非常清脆。

  夜菀菀用了最大的力气,也不在乎会不会惹恼萧白,在萧白阴沉着脸要炸之前,“我反正没几天好活,生来多病,一日日活着都是折磨,不如早点去死,也免了要被你利用做厌恶恶心的事。”

  萧白摸了摸脸,阴森森看了她许久,最后面无表情转身。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我要在这里住一个月,一个月无恙,我会给你彻底的解药。”

  夜菀菀气笑,一个月无恙?她不想再看到萧白,背对着他把弄乱的发髻拨正,抚平褶皱的斗篷,临开门,她哑声:“好,一个月。”

  她踏出门,忽而回眸勾唇:“我这儿突然多出一人,若有邻里询问,我会说,你是我捡回来养的面首。”

  屋子里只剩萧白一个人,月光从敞开的屋门撒进来,满地银霜。

  他缓慢地吐出口血,按着唇嘶哑笑出声:“面首吗?”

  染着鲜血的面容无比妖意。

  …………

  第二日,夜菀菀按着疼痛的额角醒来,询问梅姑可有苏先生的音信。她不信萧白的话,若是苏先生在,她现在就不用怕了。

  梅姑找出药膏,上前给夜菀菀揉额角,柔声:“小姐不急,苏先生去的蜀地,收到信后快马也要大半月才能回来。”

  夜菀菀闭上眼,把衣袖盖在面上,她就知道是这样,不过不抱希望地问问。

  头疼渐渐和缓,夜菀菀问:“阿寒回来了吗?”

  “回来了,小姐可要现在见他?”

  “嗯。”

  梅姑出去,不多久她回来把床帐放下,阿寒进来隔着屏风,“小姐。”

  阿寒本是江湖中人,身手不凡,五年前意外重伤被偶然路过的夜菀菀救下,从此为报恩就留在了夜菀菀身边。

  但夜菀菀极少差遣他做什么,昨夜梅姑传话让他再入岐山,他十分意外,有心把事情办好,快马加鞭赶在一夜内回来了。

  “小姐,我回去仔细察探过,根据残存的痕迹,那些匪人确实一直在山口徘徊,他们有目标。而且那些匪人确实不是普通山匪,他们更像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暗卫。”

  “嗯?”夜菀菀看向阿寒,想知道阿寒怎么知道的。

  阿寒抿唇,目光闪烁,有片刻的犹豫:“他们虽用的大刀斧头,看着杂乱,但我与他们交手的时候发现,他们出手都非常有章法,像是统一训练出来的人。”

  夜菀菀颔首,没再问什么,她现在可以确定,出山遇到的匪人都是奔萧白而来的。还有,追杀萧白的人应该不认得他的面容,或者,匪人中无人认得。

  否则他们不会一出手针对的是他们一行人中的所有男丁。

  夜菀菀思索间,阿寒再次开口,声音更低:“小姐,我们不能留那两位公子,应尽快送他们离开。”

  夜菀菀没想到阿寒会这么说,他对这些事似乎非常敏锐,她正要细想,突然猛地想到什么,一瞬如坠冰窖。

  “阿寒,那些匪人有人活着吗?”

  夜菀菀声音严肃,在脑海里翻江倒海骂了萧白许多遍。若要杀萧白的人见过他们,那他们早玩会寻到这儿来。

  阿寒显然也想到了,他沉稳出声,在此刻给外让人安心:“他们都死了。”

  夜菀菀松口气,额角又开始隐隐作痛:“好,我知道了,你奔波一夜快去休息吧。”

  她阖眼休息,心中却仍有隐秘的不安。

  “小姐……”梅姑叫醒夜菀菀。

  她睁开眼,杏眸盈着层薄雾,迷茫且无辜,过了会儿薄雾才散去,清醒过来。一觉醒来,头疼缓和许多,外面不知不觉已经大量。

  “小姐,该用午膳了,是否去请那两位公子?”梅姑问。

  夜菀菀颔首:“去请吧。”

  姜钰自然是要请的,至于另一位,夜菀菀眼角微微下垂,希望他自己识趣不要过来。

  午膳摆在行云厅,周围摆满绿植,嶙峋与团簇相得益彰,在满目雪白的冬日让人眼前一亮。

  到来的姜钰目光就在其上停留了一会儿,夸赞:“此处甚有雅趣。”

  夜菀菀矜持地拿起茶盏轻抿,正欲言,就看到姜钰身后踏入厅内的萧白。他目光浅浅掠过四周,随意吐字:“普普通通。”

  姜钰表情一僵,些微尴尬。

  夜菀菀放下茶盏,轻微咔哒一声,但此地安静,众人都听见了。她淡声:“萧公子可要先去换身衣裳。”

  萧白仍穿着那件破烂染血的衣衫,对上夜菀菀冰冷不带情绪的眼眸,他咧嘴一笑,把刺顶回去:“你没有给我准备衣衫。”

  夜菀菀敛眉,脸真大。

  萧白噙着三分笑,两分委屈,五分风流地开口,“我已经是姑娘的人,姑娘难道连身衣裳都不愿赏吗?”

  厅内一静。

  萧白仿若无觉,清悠悠笑:“昨夜烛火暖融,银月寒霜,姑娘踏月离去时可是亲口说……”话音一转,他带着些幽怨的拖腔:“从前只听闻有郎君一夜风流懒回顾,莫不是姑娘也是如此?”

  夜菀菀的面色全然冷了,手指扣紧杯盏,指节发白,就准备砸出去。

  萧白昨夜刚被呼过一巴掌,若是等会儿杯盏朝他脸砸来,他也不会意外。他笑吟吟闭嘴,只是琥珀色的眼眸是冷淡嘲讽的。

  可惜了,这么一双干净美丽的眼竟会长在萧白身上。

  夜菀菀慢慢松开茶盏,迎上梅姑难以置信、阿寒意外、姜钰复杂的目光,她抿唇一笑:“让姜公子见笑,请坐,我们用膳吧。”

  梅姑僵硬地走到夜菀菀身后,为她摆膳。

  姜钰在客位入座,神情恍惚。

  萧白闻言笑,心里却有些遗憾。有胆说他是她养的面首,他原以为会很有趣呢。

  夜菀菀在萧白入座前道:“萧白坐这儿。”她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

  梅姑的手一颤,汤险些洒出来。

  萧白一挑眉,意外地笑,随即欣然应好,到夜菀菀身旁坐下。

  夜菀菀摆摆手:“梅姑你先退下吧。”

  她看向萧白,下巴微抬,高高在上骄矜地道:“你来服侍我用膳。”

  萧白眉眼一厉,双眸沾上戾气,不待他发作,夜菀菀就道:“不愿意?”

  她偏首,只让萧白能看到她的厌恶与嘲讽。

  萧白和她对视,眼眸慢慢变得阴沉,就在夜菀菀以为他要甩脸发怒的时候,他的怒气又一瞬消失,吊儿郎当执起公筷,往夜菀菀碗里夹菜:“怎么会不愿意呢?我乐意之至。”

  一顿饭,姜钰食之无味,不时垂眸发怔,没用多久他就放下筷子。

  “姜公子不再用些饭食吗?”夜菀菀关切地看他,“可是不和胃口,我让……”

  “没有,味道很好。”姜钰回神温和一笑,在夜菀菀关切的目光下,心底不知名的郁气在他不觉间就消失了。

  “那就好,我本还想说公子若是不喜,稍后可去酒楼再尝些吃食。”

  夜菀菀也放下筷子,看见姜钰露出疑问的神色,缓声解释道:“公子要进京赶考,之后路途遥远,既有缘相识,我想为公子在出发前多置些东西。稍后,可一同去街上瞧瞧。”

  姜钰没想到是这个回答,当下目光复杂难言,最后化为动容:“夜姑娘真是考虑周全,不需为我如此。”

  夜菀菀轻轻摇头,“不,应当的,不知公子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我原打算明日向夜小姐辞行。”

  “嗯,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两人旁若无人地说笑着离开,刚开始动筷子的萧白面色瞬间变沉,尤其当姜钰回首若无其事用胜利者的目光扫过他时。

  筷子在他手里断裂,他重重拍在桌案上,大步走出去,在门前抓住夜菀菀的手。

  “你去哪?”

  夜菀菀手腕生疼,烦躁涌上来,她是不是该夸他入戏太深,刚刚那一出还不够他演的。她以后才知,那确实不够他演的。

  夜菀菀不想破坏自己给姜钰的印象,她平静道,“你放手,有事等我回来再说。”

  反正她现在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一下子送不走萧白这尊神。

  萧白盯了她一瞬,无比熟练地露出委屈,“我也去。”

  “不行。”夜菀菀立刻拒绝。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处盯着他,夜菀菀完全不想牵扯到那些乱七八糟十分危险的事情里去。

  “你想做什么?”

  萧白随口扯:“我要衣裳 ”

  眼见萧白不松手,还愈发委屈胡搅蛮缠的样子,夜菀菀自暴自弃,“你好好待在家里,我给你买衣裳回来。”

  萧白本也没想出去,他脑子有病才跟着这个女人出去街上乱晃!

  纯粹是姜钰那一眼让他不爽了。在他面前翘尾巴,他配吗。

  她对你再好她会给你买衣裳吗?不会!

  萧白满意地睇姜钰,施施然回院子里去。

  姜钰莫名,自己哪里得罪这位萧公子了?

  夜菀菀虽说是和姜钰去街上瞧瞧有哪些需要置办的,实际上她只是坐在马车内,到一个地方,阿寒自觉下去引着姜钰进去铺子。

  马车内,梅姑终于问出问题:“小姐,那位萧公子是怎么回事?”

  夜菀菀闭眼假寐,闻言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告诉梅姑事情的始末只会多让她担心,而无益处。

  梅姑自动把这理解为小姐是默认,一瞬只觉天塌下来,完了完了,小姐给萧王府世子带绿帽子了!以后国公府更容不下小姐了!!

  怎么办怎么办?梅姑决定回去立刻给大公子传信,还有想办法赶走那只勾她小姐的男妖精。

  最后打道回府,路过一家成衣铺,夜菀菀眼前被金光晃过,她出声:“阿寒,停车。”

  梅姑一眼看见铺子里的男子服饰,头皮发麻,利索拦住夜菀菀下马车的动作:“小姐,我去!”

  夜菀菀对梅姑温和一笑,眼里有明亮的光。她摇摇头,坚定道:“我去。”

  夜菀菀下马车,走进铺子,和掌柜交谈起来。

  梅姑远远看着她,回不过神,她有多久没见小姐这么笑过了。

  小姐幼时爱笑,笑起来两颊会有甜甜的酒窝,让看到她笑的人能软进心底。但随着病痛的折磨,小姐越来越苍白消瘦,笑和酒窝也没了。

  梅姑这么多年,最怕的不是有朝一日小姐受不住病痛病逝,而是小姐觉得无趣不想再活下去。

  小姐刚刚那一笑,却满是活力。

  梅姑一时心头复杂,这就是男女情谊的力量吗?若如此……那还是让萧公子再留一会儿吧。

  铺子内,掌柜热情的给夜菀菀介绍衣裳,当夜菀菀果断地指定要挂在店铺最显眼的“招牌”衣裳时,掌柜笑容更热情了。

  没想到,有生之年,他能找到知音。

  “姑娘,你也觉得这衣裳富丽堂皇、英武不凡格外好看对吧。这样吧,实话说我都不舍的把它们卖给不能赏识他们的人,姑娘如此识货我就给姑娘打个九折吧……”

  “好,多谢掌柜。”夜菀菀完美地维持住面上的表情。

  掌柜继续吹嘘,在铺子内买下几件衣裳听了许久的一位白衣男子突然出声,不屑道:“就这破衣服。”

  他看向夜菀菀,见着她姣好的面容,秋水般的眼眸微微一怔,随后上下打量她,身段孱弱但胜在细腰盈盈,该有的地方都不少,他更是可惜:“这位姑娘…的眼光真独特。”

  夜菀菀退后一步,没有多言,拿过掌柜包好的衣裳径直出了铺子。阿寒走在她身后,恰挡住身后白衣公子阴柔黏腻的目光。

  白衣男子被忽视,面容阴沉下去,“想不到这个破地方还能有这么标志的姑娘,就是性子太差。”

  他的小厮恭维:“不管什么性子的姑娘,到公子手里都会服服帖帖。”

  小厮见公子面露得色,显然被恭维到了点,于是他更加不怀好意:“公子若想要,奴可以……”

  “诶!”白衣男子拍了下他的头,“我们来这儿是做什么的?耽误了正事我砍了你。”话落也离开了。

  小厮很快跟上去,琢磨,恍然大悟,公子也没说不要那姑娘,就是不能他们动手。

  …………

  一行人回到院落,姜钰忽然叫住夜菀菀,拱手:“我想对姑娘说几句话。”

  夜菀菀示意梅姑先走,引着他到偏僻的地方,对姜钰点头:“公子,但说无妨。”

  姜钰指尖在袖子中搓动,见夜菀菀全然信任单纯的样子忍不住叹气:“夜姑娘,你太良善了。”

  “你有没有想过,当你怀着善心救助他人时,他们却对你不怀好意呢?”眼见夜菀菀无辜地眨了眨眼,马上就要说出“姜公子,无碍的,我相信人性本善。”的样子,姜钰着急。

  直说:“夜姑娘,你是否了解萧公子,就要收他做……”

  姜钰梗住,说不出来那两字,俊脸微红。

  夜菀菀眼里泄露出浅淡的暖意,在此刻,真正相信姜钰——这个未来首辅的知恩、抱恩是赤诚之心,货真价实存在。

  他就差没和她说“傻姑娘,不要被人骗了。”,他连君子之义都不顾了。

  “姜公子,我明白。”夜菀菀点头,真情实意地对他福身一礼:“谢谢你。”

  姜钰觉得她不明白,这么纯善的姑娘他也是第一次见,他不忍这般美好的姑娘有一日可能蒙上尘埃,但话已至此,他没有再继续劝。

  姜钰送夜菀菀回屋。

  就在他们离开后,一旁的屋顶翻下来一人,萧白看着远去的两人,眉目间第一次露出思索。

  正经不过片刻,萧白摸到自己如玉的脸上,恍惚又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他一个人冷笑起来,想屁,就一个两面三刀的女人。


标 签古言 家养萧世子 夜菀菀 萧白 和雨饮欢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