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沅宋衍小说_皇后今天退位了吗轻栀酒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87 ℃
顾沅宋衍小说_皇后今天退位了吗轻栀酒

皇后今天退位了吗

轻栀酒 著

连载中免费

《皇后今天退位了吗》是轻栀酒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顾沅为了独占宋衍的人,作天作地,闹得整个后宫乌烟瘴气,结果落得个家人被杀,惨死冷宫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与宋衍大婚之时,这一世,她决定远离宋衍,给他选妃,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可宋衍却觉得,顾沅手段愈发精进,现在都懂得欲擒故纵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皇后今天退位了吗》是轻栀酒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顾沅为了独占宋衍的人,作天作地,闹得整个后宫乌烟瘴气,结果落得个家人被杀,惨死冷宫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与宋衍大婚之时,这一世,她决定远离宋衍,给他选妃,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可宋衍却觉得,顾沅手段愈发精进,现在都懂得欲擒故纵了?

免费阅读

  众人皆颇为震惊的看着小宋衍。

  只听小宋衍稚嫩的声音接着说道:“我是宋衍,父皇的第八子,同阿沅相比,我的身份更尊贵。”

  敬元帝一怔,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由得有些意外,“衍儿……”

  沈安哈哈一笑,“好,你过来,我便放了她。”

  小宋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每一步都走的沉稳有力,目光紧紧盯着沈安,生怕沈安一个不注意将两人都劫过去,事情正如他所想,当沈安伸出匕首,准备刺向顾沅和他时,宋衍眼疾手快的护住顾沅,两人滚在地上,躲过了飞来的刀,却一起跌下了悬崖。

  崖上的沈安始料不及,仰天长啸,虽是在笑,笑声让人听着却感到无尽的凄凉与浓浓的悲哀,整个青崖山都回荡着沈安的声音,头顶有雄鹰在此盘旋,可惜了铮铮男儿选择了已刎颈自尽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丹阳公主见自己的女儿跌下山崖,吓得一下子跌坐在地,最后硬是用两只手爬到了悬崖边上,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凄楚,让人听之不由心生悲凉,“沅沅,沅沅,我的沅沅……”

  倒是敬元帝身为君王就显得冷静多了,他看了一眼山崖,便沉声吩咐道:“马上派人去寻,这一带每一寸土地都不要放过。”

  ……

  顾沅是闻着烤肉香醒来的,睁开眼来只觉得身上有些潮湿,甚是酸痛,旁边生着火,而宋衍正坐在炭火旁烤着兔肉。

  看着宋衍神态如此淡定,如此老练的动作,顾沅都有些惊呆了,他才九岁啊!

  想到宋衍刚刚冒死冲过来救她,心头不禁有一丝动容,但是她知道他绝对不会为了她而冒险,故而十分冷静问道:“你当时为什么要冲过来?”

  宋衍神色淡淡,“不过是在宫里听卫大人说过,在长安的青崖山下,有一片泉水,即使摔下悬崖,也摔不死。”

  顾沅心底忽觉有一丝可笑,他倒是做了一笔好买卖!这下,阿娘必定会认定宋衍做她未来的夫婿,兜兜转转,曲曲折折,即使她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该发生的也还是会发生。

  宋衍递给顾沅一只烤熟了的兔子肉,“好好休息吧!这个地方杂草丛生,地形复杂,他们不可能会很快找来。”

  顾沅饿的肚子咕咕叫,遂颇为识时务的接了过来,看着身旁的宋衍那娴熟的动作,沉稳的表情,心底又有一丝疑问生起,他真的只有九岁吗?

  大队人马找到顾沅和宋衍时,顾沅正拄着个粗树枝一瘸一拐的向他们走去,丹阳公主忙跑去又心疼又心急将顾沅抱在怀里,“沅沅,我的沅沅没事真是太好了,真是把娘急坏了。”

  丹阳公主的气色很差,面容有些憔悴,想是随着侍卫一同在这青崖山未曾离开,顾沅脸颊在丹阳公主脸上蹭了蹭,“沅沅以后不会乱跑了,让阿娘担心了。”

  丹阳公主抱起女儿,替女儿拨开额前的碎发,“知道就好。”侧过头见冯美人和宋衍也在身旁,冲着小宋衍笑道:“衍儿真厉害,小小年纪就这么有胆识!”

  小宋衍眸子漆黑,一副乖巧的样子,“衍儿只是想保护阿沅。”

  丹阳公主喜笑连连,还要再说些什么,却见顾沅拉了拉自己的衣袖,这才对着一旁的冯美人告辞离开。

  冯美人蹲在宋衍身旁,见自己的儿子毫发无伤,眼中带着一丝柔和之色,“衍儿,告诉娘,昨日为何要偷跑出去?”

  宋衍规规矩矩道:“儿臣听说是青崖山,又和父皇有关,儿臣不想父皇有事。”

  冯美人轻抚宋衍额角,“好孩子,但是下次不可以再这么莽撞了,知道吗?”

  “儿臣知道了,娘,沈安怎么样了,父王处罚他了吗?”

  冯美人柔柔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宋衍恭恭敬敬道:“太傅说沈错是好人,只是时局不对,父皇才不得不处死沈错大人,所以儿臣认为,父皇不应该处罚沈错大人的家人。”

  冯美人透出一抹赞许之色,“不错,但是沈错和沈安还是因你父皇而死,衍儿可会觉得你的父皇无情吗?”

  宋衍抿了抿嘴角,有些别扭的说道:“父皇是不得已而为之。”

  冯美人看着自己儿子这般柔软的心肠,不禁敛起了笑来,“衍儿,你要记住,情,是这时间最珍贵的东西,而帝王却要不起,也不能要。”

  小宋衍一听糊涂了,“帝王可以拥有一切啊,父皇和娘亲之间不是便有情吗?儿臣和娘亲之间也有情。”

  冯美人唇角勾出一丝浅笑来,这是她在后宫中的惯常神情,可目光中却殊无笑意,“无情未必不能笑脸相迎。”

  小宋衍蹙起了眉头,有些困惑,“儿臣不懂。”

  冯美人又说道:“衍儿喜欢和阿沅一起玩吗?”

  宋衍想到昔日那个娇蛮任性总爱缠着她,还老是无理取闹的身影,不禁皱了皱眉,可心底却有涌出一丝难言之感,让他心底有些抽痛,他强压住心底的涌动说道:“阿沅任性跋扈,儿臣不喜欢!”

  冯美人柔声道:“但是娘为什么要你对阿沅好呢?”

  宋衍:“娘说阿沅的娘亲善妒记仇,身份尊贵,要儿臣无论如何不能得罪阿沅。”

  “不仅如此,阿沅以后还会是你的娘子。”

  想到那个聒噪的身影,在自己耳边没完没了的吵,还娇惯的说只准陪她一个人玩,宋衍眸色不由更深了,“娘,儿臣不喜欢阿沅。”

  冯美人幽幽一声轻叹,声音虽轻柔但却足够有力,“衍儿,我们没的选,如果我们自己不变强大,终有一日会成为别人的阶下囚,而我们要变强大,现在只能依靠别人的力量。”

  小宋衍对自己娘亲的话半懵半懂,思考了一瞬后,乌黑的眼眸漾出一丝笑意来,“娘亲别担心,儿臣会保护娘亲。”

  冯美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将儿子揽在腰间,“好衍儿。”

  *

  顾沅闯了这么一个大麻烦后,在公主府里乖巧了不少。

  这一日,丹阳公主带着顾沅照常去宫中给萧太后请安。

  长乐宫内十分清静,只有两三宫女在殿内侍候,萧太后着一身素净衣裳,寻常打扮,正端坐在案几前饮茶,殿内布置中规中矩,不见有奢靡之风,亦无简陋与粗鄙之态。

  萧太后出身贫苦,却安稳了做到了太后的位子,可以说这样的一个人绝对不简单,自平宣帝去世后,便一直掌权朝政,四十余岁的年纪,却见不到老态,那眉宇间那份特有的贵气与威严,以及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气定神闲,更让人见之没来由的心生敬畏。

  顾沅给萧太后请过安后,便被萧太后给招呼了过去,坐在了萧太后的身旁。

  萧太后平时颇为宠爱顾沅,此刻正揽着顾沅,握着顾沅的手,柔声笑道:“沅沅也来了,外面太危险,以后可不准偷偷一个人再跑出去了!”

  顾沅无奈应声,“阿沅知晓了。”

  萧太后又和顾沅聊了几句寻常话,便转口对丹阳公主调笑道:“有些日子没来了?又忙着做什么去了?”

  丹阳公主故作委屈道:“儿臣现在没事可不敢再来宫里了。”

  萧太后声音不怒自威,“这是为何?”

  丹阳公主抱怨道:“这宫里人可都在说,儿臣老是往宫里跑,是想来讨好皇弟和母后!”

  萧太后冷哼一声,“谁那么大胆子!”

  丹阳公主委屈巴巴,“还能有谁,还不是那个娴妃,孩儿不过是体恤皇弟整日处理朝政甚为辛苦,这才为皇弟找来几个美女,伺候皇弟,儿臣用心良苦,可这姜妹妹,因此就恨上儿臣了,自己恨也就罢了,还派自己的孩儿去难为沅沅!”

  萧太后一向不喜娴妃,听丹阳公主这么说,对娴妃是更加厌恶了,“她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丹阳公主顺着说道:“可不是,儿臣受点委屈不要紧,可这将来若是当了皇后,骑在母后脖子上,儿臣可就罪过大了!”

  萧太后眼中锋芒一闪而过,“她当不当得上皇后还要看造化!”

  丹阳公主在一旁捂嘴笑道:“就是,这后宫还不是母后说了算!”

  正在说话间,只听小太监尖着嗓子道:“冯美人到!”

  声音落罢,便见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翠绿衣衫款款而入,女子打扮素净,样貌颇为标志,眉宇间带着一丝柔和之态,让人见之便忍不住亲近一二。

  这便是宋衍的生母,冯美人。

  冯美人盈盈一拜,态度谦卑又恭敬,“臣妾拜见母后,拜见丹阳姐姐。”见到顾沅,也没忘了热络的说上几句话。

  萧太后应了一声,转头淡淡吩咐身旁侍女道:“赐坐。”

  冯美人落座后说道:“臣妾听闻母后近日睡不安稳,故特意为母后调制了安眠香,这安眠香这是臣妾的母亲教臣妾做的,这方子在当地很有效果,母后不妨一试。”

  冯美人擅长制香,她所制的香料,就连宫中尚仪女官都望尘莫及。

  萧太后还没说话,便听丹阳公主笑道:“冯妹妹可真是有心了,这香……”

  顾沅越听越无聊,便请安退了出来。

  她坐在屋外的长廊里发怔,她相信她阿娘有那个本事,可以左右皇子的命运,宋衍虽然对她无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宋衍的气魄胆识,才智计谋,的确是做皇帝的最好人选。

  而大魏在他的带领之下,百姓和乐生活富足,大魏一片祥和国泰民安,皇室之中,还真没有比他更为合适的人选。

  顾沅一边沉思一边手中把玩着身旁的花草,忽听耳边传来一声,“小姐,丹阳公主请小姐回去。”

  顾沅一惊,手上的花也顺势被她摘了下来。

  小宫女见之也是一惊,“小姐,那是梁王新进贡来的两株山茶花,世上少见,乃是太后娘娘十分钟爱之物。”

  顾沅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盆子里开的正盛的花跑到了自己手里,她看着那小宫女惊恐的神色,眼珠一转,随即微微一笑,“放心,我有办法!”

  顾沅回到殿里,见殿内又多了几位宫里的美人来请安,顾沅行了礼之后,便笑吟吟的跑到了萧太后身边,“外祖母,沅沅有个东西想送给外祖母。”

  萧太后慈爱道:“什么东西?”

  顾沅粲然一笑,贴坐在萧太后身边,“外祖母先答应不生气!沅沅才能送给外祖母。”

  见顾沅在卖关子,萧太后不由一笑,“你这丫头,好,哀家不生气。”

  顾沅眼中含着笑意,从衣袖中将那朵开的正娇艳的山茶斜斜插在了萧太后的鬓间。

  娴妃见之,不由冷笑,“这花,莫不是梁王进贡而来的山茶花,当世仅有两株……”

  顾沅笑道:“外祖母这里什么奇珍异宝都有,若只是一味观赏,不免会失了几分乐趣,而这花也终有凋零的一天,不如在她最美的时候,发挥最大的作用。外祖母带上这朵花,可真是年轻了不止十岁!”

  丹阳公主也帮衬着说道:“就是,这花真是衬的母后人比花娇,让儿臣见了都自惭形秽。”

  另一个美人开口道:“这花乃是梁王送来,代表梁王一片孝心,当好好供养才是。”

  冯美人一听说道:“这山茶味道清香淡雅,想是梁王也希望母后这么戴在身边,无时无刻都能闻到这山茶的清香,增添一份诗意。”

  ……

  众人都望向萧太后,只见萧太后面上浮出一丝笑来,拍了拍顾沅的背脊,“你这丫头,有这么多人帮你说话,外祖母还怎么生你的气!”

  顾沅捂嘴甜甜笑道:“哪里是在帮阿沅说话,是外祖母簪上这花之后,当真明艳动人。”

  萧太后听闻哈哈一笑,“明艳动人?丹阳,真该找个夫子来教习沅沅读书了!”

  丹阳公主嬉笑道:“儿臣还就觉着沅沅这次是用对了词儿!”

  ……

  殿内一时欢声笑语,不看其他,这还真是一番其乐融融的景象。

  在这之后,丹阳公主便和冯美人越走越近,顾沅就静静的待在府中,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在谋划什么,偏偏她还毫无办法。

  白日里,顾沅和春桃还坐在院内发呆,便见丹阳公主带着五六个小婢女走了来,“沅沅啊,你看这几个小婢女你有没有喜欢的?”

  “娘,不用……”顾沅侧过头望去,却在这一刻怔住,那个熟悉的脸庞,还透着些许稚气,赫然便是她昔日的贴身婢女画眉,那个唯唯诺诺却又心肠狠毒的女人。

  当时顾沅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那么信任的人为什么会背叛自己?她们一同长大,她视她为亲生姐妹,处处为她考虑,有什么话都说与她听,而她呢?帮着别人陷害自己、明明知晓自己最爱宋衍,却还背地里偷偷爬上了宋衍的床……

  最初,顾沅是怨她的,可是如今,一切都过去了!

  她淡淡一笑,却有股说不出的疲倦,“娘,沅沅有春桃一个就够了!”

  丹阳公主道:“那怎么行,我们沅沅可是未来的皇后娘娘,这样吧,都过去照顾你吧!若是不满意,再同娘讲。”

  说罢,丹阳公主便转身离开了,看着这五个小婢女,顾沅有些惆怅,只得冲明芳说道:“一切还有劳姑姑!”

  ……

  众人都退下后,一时只剩顾沅和春桃两人,顾沅倒是神色平常,却见春桃在低声啜泣。

  顾沅莫名其妙,“春桃,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不成?”

  春桃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笑道:“春桃是感动,没想到春桃对小姐这么重要,小姐你放心,春桃永远都不会离开小姐的!”说罢,便十分热情的上前抱住了顾沅。

  顾沅故作漫不经心道:“不是你重要,是本小姐不想要她们,才拿你当借口。”

  春桃破涕一笑,“春桃知道小姐嘴硬心软,小姐你放心,春桃拿小姐当唯一的亲人,永远都会陪在小姐身边。”

  正通七年正月,敬元帝因结党营私等罪行废太子宋恒为临江王,不日前往封地临江;其母娴妃因谋害他人、祸乱后宫之罪被打入冷宫。

  四月,立年仅十岁的八皇子宋衍为太子,其母冯美人被封为后。

  这一场争斗,终究是以宋衍冯美人的胜出而结束,一时承香殿内风光无限,而废太子那里却是人迹罕至。

  顾沅再次见到宋恒时,宋恒十分颓唐,衣衫凌乱,头未梳脸未洗,丝毫没有往日翩翩公子的形象,满屋子的酒味,此时正捧着个酒坛子坐在地上喝的好不痛快!

  顾沅坐到宋恒身侧,夺过宋恒手中的酒罐,宋恒这才注意到房间中多了个人,他目光中带着几分醉意看着顾沅,神容甚为不屑,“你来干什么,太子之位、皇后之位还不够吗?这屋子里,我这儿什么是你们想要的,你们尽管拿去!”

  顾沅垂下眸子,“对不起……”

  宋恒嘴角勾出一丝轻笑,满是嘲讽道:“不怪你,不怪任何人,只怪我自己,父皇昔日立我为太子,也不过是想用我来压制梁皇叔,他若真属意于我,又怎会轻易听信旁人的话呢!怪我自己太笨,不得父皇喜爱。”

  顾沅看着宋恒,眸子里带着几分恬静,几分憧憬,“当太子没什么好,不如去游历天下,寄情于山水间,你会发现更多的乐趣,那样的生活比皇宫里好的多,你知不知道在长安以西,南越国以北,有个地方名为西域,那里是完全不同于大魏的生活,葡萄美酒、山川美景……你见识过之后,一定会发现自由才是这个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宋恒这才抬起头仔细看起顾沅来,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同平时有所不同,眼眸里清澈如水,璀璨明亮的宛如天上的星子。

  没错,他并不慕权势名利,但这这话,他没有同任何人讲过。

  宋恒看着顾沅,眼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阿沅……”

  顾沅冲着宋恒微微一笑,“来,干了这杯酒,一路顺风。”

  *

  宋恒寝殿内,还弥漫着醉酒的香气,不同于昨日的是,此时大殿内只有一个九岁的孩童,模样生得分外清秀,女孩子的样貌却穿着一身男子宽大的衣衫,显得身躯愈发娇小,此时正端坐于案几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上去是不合年纪的沉静。

  屋内一时寂静无声,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才见丹阳公主步履匆匆的走了进来,来人看着案几前的小小人儿是自己的女儿,强忍着怒火问道:“宋恒呢?”

  顾沅神色平静,“沅沅放走了,已经走了六个时辰,怕是已经追不上了。”

  丹阳公主面色是少见的冷漠,却还带着几分与之矛盾的焦急气息,“你知不知道,要是碰到别人先来,娘要是晚了一步,你会怎么样?”

  顾沅垂下眼眸,纤长的睫毛恍若蝴蝶般垂着,遮住了那双满含歉疚的眸子,“沅沅知道。”

  丹阳公主继续厉声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不是在救他,你是在害他,同时也在害你自己?”

  顾沅抿了抿嘴角,神色倔强,“我只知道,我要是不救他,就没人会救他了,娘不会救宋恒,但是娘一定会救沅沅。”

  “你在威胁我?”

  顾沅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对自己这般疾言厉色,话至此,开始忍不住央求起她的娘亲来,“娘,宋恒是无辜的,他什么都没做,太子不是他想当的,废他立他,都不由得他,他不该白白为了别人牺牲性命。”

  虽说的好听,废除太子,贬为临江王,可一个皇帝又怎么能容忍有任何可能威胁到江山的因素在,她知道,一旦到了临江,即使宋恒什么都不做,他也会死,尽管他实际上已威胁不到皇权一丝一毫。

  “自古帝位之争都是无情的,既生在了帝王家,他的命便由不得他自己做主。”

  顾沅跪在地上,扯着丹阳公主的衣袖,仰着的脸上满是倔强,“但是沅沅知道,娘能助宋衍登上太子之位,娘就一定有办法救宋恒一命。”

  “娘要是没有办法呢?”

  顾沅索性脸一横,“那娘就把沅沅交出去吧,是沅沅放她走的!”

  丹阳公主瞥了顾沅一眼,“那你便出去吧!”

  顾沅一赌气正要起身往门外走,却被丹阳公主一手拦住,随后只听得丹阳公主沉声道:“送小姐回府,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再出公主府半步。”


标 签古言 皇后今天退位了吗 顾沅 宋衍 轻栀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