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裂心(安晨苏综霆)小说_裂心安晨苏综霆版作者是银多多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61 ℃
裂心(安晨苏综霆)小说_裂心安晨苏综霆版作者是银多多

裂心安晨苏综霆版

作者是银多多 著

连载中免费

裂心(安晨苏综霆)小说章节在线看,裂心(安晨苏综霆)完整版无删,安晨苏综霆小说by银多多,安晨苏综霆小说无删减,安晨苏综霆无弹窗阅读全文,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裂心》是由作家银多多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安晨和苏综霆,小说讲的是安晨和苏综霆的婚礼令两大集团受尽外界瞩目,而安晨很庆幸最终陪她走下去的是心心念念的苏综霆,可两人之间却有着无法跨越的仇恨,当得知真相的安晨用尽一切只为将苏综霆拉下深渊,可殊不知自己早已在深渊等着苏综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裂心(安晨苏综霆)小说章节在线看,裂心(安晨苏综霆)完整版无删,安晨苏综霆小说by银多多,安晨苏综霆小说无删减,安晨苏综霆无弹窗阅读全文,故事递网为您提供《裂心》是由作家银多多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安晨和苏综霆,小说讲的是安晨和苏综霆的婚礼令两大集团受尽外界瞩目,而安晨很庆幸最终陪她走下去的是心心念念的苏综霆,可两人之间却有着无法跨越的仇恨,当得知真相的安晨用尽一切只为将苏综霆拉下深渊,可殊不知自己早已在深渊等着苏综霆........

免费阅读

  苏综霆很是不屑,安老爷子的举动的确让人震惊,但不代表了自己会手下留情。

  安晨抬起头,这个男人依旧是这么迷人,这么让人心动。

  “苏综霆,我只不过就是爱着你而已,有错吗?”

  “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心存奢望。”

  苏综霆扶着安清就这么离开了。

  婚礼也成为全城的笑话。

  安晨疲累的回到安家,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什么,安清就一步步十分得意的走到她跟前,“妹妹,婚礼还满意吗?”

  “贱人!”

  安晨第一次这么恨透一个人,愤怒的走上前就是一巴掌狠狠地甩过去。

  但安清也没有反抗,依旧是得意的笑着,似乎安晨这种表情让她十分满意。

  “妹妹,你骂的真好。我在中东地区,那些人就是这么骂着我。”

  安晨的身子微微哆嗦,完全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看着她那怨恨的目光,安晨也被吓到。

  “安清,你到底说什么,爷爷是无辜的。”现在的安晨只是想要将安老爷子从警察局救出来再说。

  “无辜,呵呵呵……”

  这句话还真的是有意思。

  安清的目光越发阴狠,“从小到大,他都是偏心的。我和你一样都是安家的孩子,为什么你就是高高在上,而我,受尽白眼。”

  “爷爷对你也是宠爱有加的。是你自己……”

  “够了。安晨,比起你,那些算什么。你这么想要救爷爷,好啊!跟我走。”

  安清十分潇洒的转身,往楼上走去。

  安晨也跟着,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安晨的房间,房间有很大变动,变成了自己不喜欢的颜色。

  门被安清带上。

  安晨微微挑眉,也懒得去说什么,嘴角的弧度更加嘲讽。

  “如何救出爷爷?”

  “就是你去坐牢啊!你坐牢了,我就让综霆放过他。如何?”

  “安清,你如何可以保证?”

  安晨握紧的拳头,手指甲狠狠地掐入自己手心。

  “没有什么保证,我也不想要看着爷爷坐牢,说实在的,这么一大把年纪了。”

  安清无所谓的耸耸肩,越发好玩的看着安晨。

  安晨笑了,“好,我答应你。”

  转身,安晨打算离开,谁知道安清却神秘一笑,一下子拦住了她的去路,“这么走了,怎么行呢?”

  安晨脸色越发僵硬,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就这么看着。

  谁知道,安清居然拿出一把刀,拉住了安晨有些僵硬的手,朝着自己的肚子狠狠地捅了一下。

  安晨完全被吓傻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女人,她的脸上竟然还有得意的笑。

  “你,……”

  “你坐牢这样子做才有意思嘛!”

  安清很虚弱,但还是不忘讽刺着。然后快速打开门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了,“救命,救命……”

  安晨一直都被吓到,傻乎乎的站在那里。

  直到警察将她带走,这才如梦初醒。

  ……

  第三天,苏综霆来到拘留所见安晨。

  安晨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感觉有些可笑。

  “清儿的肾脏出了问题,因为你那一刀!”

  苏综霆很是愤怒。眼睛几乎想要将安晨给凌迟。

  “因为她自己那一刀,不是因为我。”

  安晨到了此刻还是证明自己的清白,不会让人如此诬陷。

  “你的肾合适。”

  苏综霆从来都知道如何去伤害她,丢出这句话,下午就开始安排了手术,不管安晨愿意还是不愿意。

  交换的条件就是让安老爷子出狱。

  安晨不得不同意。

  本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但她的手术还刚刚做完,那一边就传来了安老爷子心脏病突发死亡的消息。

  安晨脸色苍白的冲出病房,不顾警察的阻拦,飞快来到了苏综霆跟前。

  “你说过的,你说让我爷爷平安无视的。”

  “我只是让你爷爷出狱,至于他心脏病发,这件事,怪不得我。”

  苏综霆眉头微挑,其实还真的是意外,安老爷子死了这个消息他也是吓了一跳。

  但这件事,苏综霆十分自信,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安晨的肾没了,爷爷也没了,可这个男人却说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呵呵呵……”

  安晨此刻才发现,其实这个男人不是什么白马王子,不是什么天使。是魔鬼,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我这一刻才发现,其实你和安清真的很登对,很般配。”

  她停止了挣扎,就这么死死地盯着苏综霆,低低的笑着,目光里失去了往日的光芒,骄傲。

  苏综霆的双手握紧,看着她任由警察带走,转身也就漠然离去。

  但是她的话却在苏综霆耳边不断回荡着。

  ‘你和安清很登对,很般配……’

  明明这就是自己喜欢听到的,但为何就是别扭,就是不对劲。

  五年后。

  夜色。

  舞池中妖娆性感的舞娘不断摇动着自己的身子,眸子里时不时散发出来的诱人,让不少人都蠢蠢欲动。

  此刻,楼上包厢落地窗前,男人就这么冰冷的站在那,手中死死地握着酒杯,恨不得捏碎。

  “苏少,怎么了?”

  旁边一直都巴结的中年男子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也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一下子就了然,“这是夜色这半年来的头牌舞娘,楚楚。苏少喜欢,不如我让她过来伺候你。”

  “她来这里半年了?”

  苏综霆有些隐隐不悦,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却少了以往的骄傲,高贵,剩下的都是讨好妖娆。

  看来这牢房让安晨的变化不少啊!

  “是啊,苏少认识?”

  中年男人有些奇怪,要知道苏综霆可是上流社会人士,怎么会认识这种下等人。

  “让她过来见我吧!”

  苏综霆一口气喝完,然后转身坐下来,中年男子自然是明白,快速的处理这件事。

  此刻的更衣室内,安晨正打算换衣服出门,却不曾想被经理叫出去。

  安晨有些不解的看着经理,“经理,这个点我要回去了。”

  “楚楚,我看得出来你是缺钱的。这样子吧!现在有机会,让你去包厢陪陪客人,二十万。如何?”

  经理很是巴结的笑着,但安晨却笑了,“抱歉,我说过我不出去陪客的。”

  “别啊,你先考虑一下,二十万啊!你得跳多少次,你缺钱不是吗?”

  经理还是不死心的拉着安晨。

  安晨的脸色更加难看,“我不会喝酒。二十万是很有吸引力,但我更惜命。”

  失去了一颗肾,很多事,她不可以任性。

  “放心吧!不会要你命的。二十万,多少人抢着要啊!你不是还有一个孩子要照顾,想想你的孩子,二十万代表什么啊!”

  经理的话让安晨整个人僵硬,想到了那个还躺在医院内奄奄一息的孩子,她似乎也明白了不少。

  “我不喝酒,其余的,我都会让他们玩得尽兴,如何?”

  经理很是满意,“我明白,不会让你喝酒的。放心吧!”

  安晨点点头,然后跟着经理来到了楼上的贵宾包厢内,她努力的深呼吸,脸上都是卑微讨好的笑容。

  “楚楚来了,苏少,那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搅你了。”

  经理巴结的离开,还不忘将门关上。

  苏少这个称呼让安晨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很是认真的看过去,居然会看到苏综霆。

  苏综霆的眼里都是怒火,盯着安晨这一身没有几块布的裙子,还真的是够性感的,够让人恶心的。

  “楚楚?什么时候不可一世的安家千金安晨,居然沦落到卖自己为生。安晨,你的下贱让我叹为观止啊!”

  安晨笑了笑,“苏少,你过奖了。多亏了苏少,我才会有这种机会。苏少喝酒吗?”

  安晨没脸没皮的开始上前给这个男人倒酒,努力忽略自己心底的痛恨,但却被苏少一把狠狠地扣住手腕。

  “安晨,如果你爷爷知道你此刻做的一切,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呢?”

  苏综霆不喜欢这样的安晨。

  谁知道安晨只是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我也希望可以让爷爷从棺材里跳出来,苏少,你说可以吗?”

  安晨的眸子里没有丝毫逃避,反而有几分挑衅。

  苏综霆从她的眸子里找不到丝毫的后悔,不由一把甩开她,“安晨,看来监狱里的教训,还没有让你变得讨喜。”

  安晨的身子瞬间僵硬,看着这个男人,挖走了自己的肾脏,将自己丢尽监狱,甚至爷爷的死也是和他有关。

  安晨感觉所有的仇恨都开始凝结,汇聚。

  “苏少,你点了我,不是只要羞辱我吧!苏少这么忙,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吧?”

  安晨站起来,怕自己继续和这个男人待下去,会忍不住的拿起水果刀捅死他。

  会毫不犹豫的想要一起毁灭。

  这种幼稚的想法,安晨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她还是需要理智,他们实力悬殊。

  苏综霆慢悠悠的走到她跟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看着这张浓妆艳抹的脸,十足倒胃口。

  脑海里还回忆起来这个女人跳舞的时候,时不时有男人摸大腿,揩油的一幕幕。

  让苏综霆一把死死地捏着她的下巴,几乎想要将她给捏碎。

  这种吃痛让安晨脸上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住,看着这个男人,安晨依旧是不服输的笑着,就算是自己真的输了,也要输人不输阵。

  “安晨,你真下贱。”

  苏综霆无缘无故的蹦出这个词。

  安晨笑了,“苏少,我不下贱,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找到我呢?”

  五年了,下贱这个词,她已经习惯了。

  很多人都这么说,她已经没有感觉。

  以前还会反抗,还会辩驳,但此刻她仿佛没心没肺的笑着。

  苏综霆感觉到了安晨的陌生,很是恼火的一把甩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安晨,别让我再看到你。”

  转身,苏综霆快速离开。

  跌坐在地上的安晨笑了,对于他的话,安晨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五年了,她走出监狱之后,就没有打算看到苏综霆,这个男人在五年前对于自己来说就已经死了。

  安晨恨他,可更加恨透的人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

  没有办法替安家报仇,替自己报仇。

  “呵呵呵……”

  ……

  区中心医院病房。

  安晨很是开心的带来了不少玩具给安安玩,此刻主治医生郭明浩也坐在那里,看着安晨那有些黑肿的眼圈,虽然被极力的覆盖。

  但依旧掩盖不了她熬夜的事实。

  “安安的病情已经得到缓解,你不要太担心。也不要太拼命了。”

  安晨开心的笑了,一把拉着安安的手,仿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很是认真的看向郭明浩,“谢谢你,郭医生。如果不是你,安安不会这么快好。”

  “我只是尽我该尽的责。倒是你,也该照顾好自己,不然安安会担心的。”

  说着,郭明浩就温柔的摸了摸安安的头。

  安安也笑了,虽然没有声音,用手开始比划起来。

  安晨也跟着她开始用手比划,心底都是欢喜。

  安晨开始给安安讲故事,看绘本,然后抱着安安安静的入睡。

  郭明浩中间去了别的病房视察,等回来的时候安安已经入睡,他小心翼翼的走过来,看着安晨也睡着了。

  不由拿来了被单给安晨盖上。

  安晨被这细微的举动一下子惊醒,有些不安的睁开眼看向他。

  “是我打搅到你了。抱歉,我看你睡着,没有盖被子,所以才会……”

  安晨笑了笑,慢慢的将安安放下,站起来,“没事,郭医生,不知道我女儿的手术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我筹到了一些钱,二十万,够吗?”

  “二十万,安晨,你一个晚上赚了二十万?”

  郭明浩很是震惊,心底充满了担忧,看着安晨一脸期待,他不由快速的拉着安晨走出去。

  对于安晨的过去,郭明浩是了解的。

  “安晨,你从来筹到的钱?”

  安晨已经不是过去的安晨,她是没有办法做到的。

  看着他这么激动,安晨都有些哭笑不得,“放心吧!这些钱干净的。郭医生,可以做手术了吗?”

  “你先告诉我,钱哪里来的?”

  郭明浩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死死地盯着安晨,心底很是不安。

  “真的是我赚的,昨天一个有钱人觉得我不错,就打赏了我。就这么简单,你不要太担心。”

  安晨很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至于那个有钱人,她也不想提起。

  “我不是说了吗?钱,我借你。其实你不需要去那种地方的。”

  郭明浩的心很是不舒服,其实对于这个女人,他也已经从一开始的同情,到了此刻的喜欢。

  安晨摇摇头,“不要,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我们以后的相处之中,我低你一等。抱歉!”

  郭明浩一把将安晨抱入怀里。

  说实在的,安晨那仅有的自尊,其实他该尊重的,可想到她去夜色上班,心底还是隐隐作痛。

  “二十万够了,之前你也存了一些,我会开始给安安做手术。不过你,你自己的身体也需要注意。我现在正在寻找肾源,到时候你……”

  “我的肾,我自己会找的。郭医生,不需要你。”

  安晨一下子将他推开,对于自己的这颗肾,她很清楚是谁拿走了,现在没有能力拿回来,不代表了未来做不到。

  转身,安晨就打算走,但却没有想到会在医院里医院苏综霆和安清。

  这个世界还真是越来越小了。

  安清有些意外,但也假装好心的上前,“妹妹,没有想到会在这见到你。”

  说着,安清就轻轻的抓住安晨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姿态。

  可惜的是安晨没有心思和她作戏,一把甩开,“我似乎没有什么姐姐,安小姐。”

  转身,安晨就很是冰冷的回到病房。

  安清笑了笑,看着安晨的背影,嘴角的弧度更加不屑,对于安晨的一切,自己都是了如指掌。

  自然是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不然安清也不会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苏综霆知道安晨有多么下贱。

  她拉着苏综霆的手站在病房门口,“妹妹什么时候有孩子了?综霆,这孩子是……”

  苏综霆的脸色十分难看,这个孩子自然不会是自己的,看着样子也有四五岁了。

  “不是要看医生吗?我们走吧!”

  苏综霆冷冰冰的转身先走出去。

  安清也跟着打算离开,但却被郭明浩拦住了。

  郭明浩的脸色很是难看,对于安清刚刚脸上的得意,他看得十分清晰,“安小姐,你现在的身份已经很尊贵了。这样子,只会适得其反。”

  安清上下打量着郭明浩,这个男人长得真不错,没有想到安晨都这样了,还可以得到男人的喜欢,真让人意外。

  “你喜欢她?”

  “是的。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郭明浩很是直接的宣布,那执着认真的眼眸还真的是让安清喜欢。

  “只要她一辈子都如此,我不会动她,除非她想要和我争。”

  安清很是高傲的离去。

  郭明浩愣愣的看着房间内对于这一切都视若无睹的女人,她的心也视若无睹吗?

  ……

  夜色深沉。

  夜色里却依旧热闹如常。

  安晨换好衣服打算出去跳舞,却被人一下子抓住,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拉到了洗手间内。

  安晨整个人都吓到了,震惊的看过去,看到是苏综霆,不由冷笑。

  “苏少,你这是做什么?”

  “我说过了,别让我看到你。”

  苏综霆看着她穿着性感,跟没穿没什么区别,让他更加火大。

  安晨不由皱眉,“我在这里上班,没错吧!苏少。我没有想让你看到我。”

  “滚出这里,不准再度出现。”

  苏综霆几乎是咬牙切齿,恨透了这个该死的贱人。

  安晨努力深呼吸,对于他的无理取闹,心底越发气恼,“那么让经理将工资发了,我就走。可以吧!”

  “……”

  苏综霆久久的都没有说话,看着安晨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心底很是窝火,但却不知道该如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最终,苏综霆冷冰冰的打破此刻沉默,“安晨,那个孩子是谁的?”

  “我的。”

  安晨十分漠然。

  “在监狱里都可以怀孕?”

  苏综霆真的想要掐死她,做出这种事还可以如此趾高气扬。

  “是啊,想男人了,没办法,只好想办法找个过来,伺候的蛮舒服,结果玩出火,有孩子了。”

  安晨依旧是漫不经心,完全没有将这个问题放在心底,看着苏综霆已经放开自己,就十分安静的走出去。

  苏综霆却在背后一把将她拽过来,“那个男人是谁?”

  “不知道,蒙着眼,谁知道谁是谁?”

  安晨越发胡说八道起来。反正她就是想要快点离开,不想要和这个男人相处下去。

  苏综霆想要掐死她,“随便一个男人,你都肯,还生下孩子。安晨,你还知不知道羞耻?”

  “羞耻,呵呵……这是什么东西,可以当饭吃吗?苏少,你们有钱人才说羞耻,我没钱,只谈钱。”

  安晨红着眼,对于他的嘲讽只是恨透。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

  “我以前也不知道,原来钱这么重要。爱情这种东西,只是有钱之后的消遣品罢了。”

  以前以为有爱情就够了,其实也不过就是钱太多,现在没钱了,才发现,感情什么的,都是狗屁,扯淡。

  苏综霆看着她,以前常常将爱情挂在嘴边的女人,完全不信任的姿态。让他一下子说不出任何感觉,越发堵得难受。

  “所以你就这么糟蹋自己。”

  “糟蹋?”

  安晨感觉这句话有些可笑,什么时候糟蹋过自己了,看着这个男人,其实以前的生活才是糟蹋,此刻她不觉得。

  “苏少,我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你这么管着我,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说着,安晨的眸子里也充满讥讽。

  “可能吗?”

  苏综霆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喜欢上这个女人,如果喜欢,早就喜欢了。

  “那就行了,如果你真的喜欢上我,你会很痛苦的。毕竟,是你毁了我。”

  安晨抬起头,笑得十分玩味,就这么从苏综霆身边走过。

  可她的话却还是在苏综霆耳边不断回荡,让他站了很久。


标 签言情 裂心(安晨苏综霆)小说最新章节 裂心(安晨苏综霆)完整版无删减 安晨苏综霆小说by银多多 银多多小说作品合集 安晨苏综霆大结局在线阅读 安晨苏综霆全章节无删 安晨苏综霆第一次 安晨苏综霆什么时候在一起 作者是银多多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