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江暖暖楚淮小说_公主殿下画风不对啊夕酒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72 ℃
江暖暖楚淮小说_公主殿下画风不对啊夕酒

公主殿下画风不对啊

夕酒 著

连载中免费

《公主殿下画风不对啊》是夕酒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身为江南富户的女儿,江暖暖自幼无忧无虑、娇生惯养长大,直到某日,那宫里来了人,说她是遗落在外的公主麻药迎接她回宫,英明神武的少年帝王楚淮一直以为养父母的亲生女儿定是个知书达礼,善解人意的大家闺秀,可看着眼前的傻姑娘他犯了难,这姑娘嫁出去只怕是会受欺负?干脆就将人带在身边养着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公主殿下画风不对啊》是夕酒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身为江南富户的女儿,江暖暖自幼无忧无虑、娇生惯养长大,直到某日,那宫里来了人,说她是遗落在外的公主麻药迎接她回宫,英明神武的少年帝王楚淮一直以为养父母的亲生女儿定是个知书达礼,善解人意的大家闺秀,可看着眼前的傻姑娘他犯了难,这姑娘嫁出去只怕是会受欺负?干脆就将人带在身边养着吧.....

免费阅读

  看着楚淮,江暖暖眼中都是感激,她开口道:“黄大哥,谢谢你救了我。”

  楚淮听了她的道谢却不开心,他抿了抿唇,有些生硬的问:“你见了谁都如此亲昵吗?”

  先是唤襄州太守伯父,后来又熙哥哥叫的亲热,如今又叫他黄大哥。楚淮莫名觉得心里堵得慌,也不知他何时多了这么些兄弟。

  江暖暖有些愣住了,问道:“黄大哥说什么?”

  楚淮依旧直接:“我说你见了谁都叫哥吗?”

  江暖暖被楚淮一句话噎死,她明明是想谢谢他。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他,江暖暖心中涌起些气,但她并没有像刚才一样垂泪,而是停顿了一下问道:“黄侍卫平时是不是朋友不多?”

  楚淮想了想,不明所以,却点了点头。怕他的人很多,敢当他朋友的却没几个。

  见他点头,江暖暖轻笑了一声,说:“我知道为何。”

  楚淮的眉头皱了起来,问道:“为何?”

  江暖暖老神在在的摇了摇头,眼神中带着狡黠,接着道:“就凭黄侍卫一句话把人堵死,也知道平时肯定不讨人喜欢,而且是非常不讨人喜欢。”

  猛地被江暖暖怼了,楚淮却不生气,反而有些新奇。讨好他,奉承他向来不缺人,可这出言不逊的,在许多年里,好像只有江暖暖一个。

  楚淮嘴边漾起一抹微笑。

  这小丫头,不但又笨又娇气,还是个两面三刀的。碰到楚煦、襄州太守那般位高权重的,就抹泪示弱,碰到如今假扮成侍卫的他,就直接亮出猫儿般的利爪。

  真是有趣。

  见他不说话了,江暖暖又问:“那你想知道怎么讨人喜欢吗?不然以你的性格,怕是不好娶媳妇儿了。”

  楚淮心想,朕何必要学讨人喜欢,整个梁京的王公贵族都想把女儿嫁给朕,但他嘴上还是说:“洗耳恭听。”

  楚淮想看看这小妮子嘴里能说出些什么。

  “首先,若哪个女子下次再叫你大哥,你先应了就是了!别总想着下了人家的面子!”江暖暖有些气鼓鼓的说。

  像只被吓到的肺鱼。明明有刺,却让人想戳一戳。

  楚淮有些哭笑不得,刚才气闷的感觉却突然消散了。养父母的孩子,还是个小姑娘啊,他刚才的确太凶了。

  “某受教了,刚才是某的错。”楚淮双手抱拳,装的一本正经。

  江暖暖见黄大承认了错误,觉得他还算可教,又道:“平时要多笑笑,别总板着个脸,像人人都欠你两吊钱!”

  楚淮摸摸自己的脸,平时那帮子臣子总说他威严十足,王霸之气尽现,怎么到了江暖暖这里就是欠了两吊钱?

  不过楚淮依旧点头称是,他还想听听江暖暖说什么。

  见他又应了,江暖暖觉得自己往日的话本子没白看,她的脸上浮现出几丝得意,头也微扬了起来:“还有……”

  看着好为人师的江暖暖,楚淮却奇迹般地没有一丝不耐。

  真是个骄傲的小公主。

  两人一个说一个听,也连太阳悄悄西垂也不知晓。

  江暖暖说的口干舌燥,将杯中的水牛饮而尽,转头却发现楚淮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黄大!”江暖暖猛地叫到。

  “在呢。”楚淮抬头的瞬间,江暖暖在他眼中看到几缕还没有来的及藏好的柔情。

  肯定是想到了哪个姑娘!江暖暖看过了许多话本子,却从没在现实中见过,如今黄大明显异样的表现,将她猫儿般的好奇心全都勾了起来。

  她轻咳一声,装出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开口问:“是否想起了哪个女子?”

  “是。”沉默了会,楚淮答道。

  果然是!

  江暖暖更加兴奋,面上却愈发不动声色,接着问:“你是否喜欢她?”

  “不是。”

  唉?这走向不对啊。江暖暖猛地抬头,却见黄大满脸笑意地看着她。

  她猛地就明白了,原来黄大是戏耍她玩!

  江暖暖生气了:“黄大,你竟敢欺主!”

  更像肺鱼了,楚淮想。

  还是不要再惹她了,楚淮开口解释道:“刚才是想起了两位亲人。”

  他一解释,江暖暖就不好再生气了,事关别人的亲人,江暖暖也不再开口问。

  “本公主饿了,本公主现在要去吃饭。”她突然站起了身,往门外走去。

  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个侍卫,本没有隐私,但她也不探究他的私事。还是个温柔的孩子啊,楚淮想。

  所谓不怼不相识,两人的对话结束了,关系却突然变得熟稔起来。

  这个夜晚,楚淮住在江府的下人房里,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今天下午,他与江暖暖聊天时想到的,是安王夫妇,他的养父母。

  他想告诉他们,江府把江暖暖养的极好,她有些孩子气的单纯,有点小姑娘的心机,虽然有时候笨笨的,但是很可爱。

  她是被娇宠大的孩子。或许物质没有在皇室富裕,却得到了充足的爱。

  想到这,楚淮的眼神有些黯淡。

  和他不一样。

  风偷偷从窗的缝隙里溜了进来,在这和煦之中,楚淮睡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觉。

  第二日,江暖暖起了个大早,打算好好试探试探这帮子宫里来的太监宫女。

  见人都齐了,江暖暖清清嗓子,开口说道:“今个日头不错,你们便去柴房领些工具,将整个府里的杂草都锄一遍吧。”

  她刚一下令,底下就开始骚乱起来。这些宫女太监从宫中出来,身上自然带着些傲气。

  他们向来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住在这又窄又小的院里已经是屈尊了,没想到如今竟还得去锄暴发户家的杂草。

  江家虽然有钱,却是商贾,还是新富,在宫里这帮人精眼里,自然是不折不扣的暴发户。

  当即便有人坐不住了。

  一个宫女忍不住开口了:“回禀公主殿下,奴才们是奉皇上之命前来服侍公主的,但替江家锄草却不是奴才们分内的事。”

  江暖暖细细看着她,也不生气,反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曦光。”那宫女俯身答到。

  “曦光,太阳的第一缕光。倒是个好名字。”江暖暖嘴中念着这个名字,开口夸道。

  曦光一听,脸上露出几分得意,没想到她一拿出皇上压她,她便怕了。曦光在心中嗤笑江暖暖上不得台面,觉得她果然是暴发户家里出来的女儿。

  楚淮站在江暖暖身边,看见曦光脸上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他突然记起了这人,想到就是她在还未见到江暖暖时就敢出言讽刺。

  彼时他留着这宫女是想看看江暖暖能不能处理好治住下人,如今听到这宫女公然挑衅江暖暖却又觉得十分不悦。

  一个小小的宫女都因为江暖暖的养家看不起她,不知道回了梁京之后,那帮自诩尊贵的贵女又该怎么排斥暖暖。

  楚淮想着,身上也散发出丝丝冷气,看曦光的眼神更加不善。这个欺主的宫女,应该先按宫规处置,之后再逐出宫去。

  曦光见江暖暖没再说话,以为她怕了,顿时更加不屑的看向了这位半路公主,只等她取消了锄草的命令。

  江暖暖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突然撩了撩头发,然后慢悠悠地问道:“皇上是让你们服侍本宫对吧?”

  曦光见她依旧不慌不忙,心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妙,但还是梗着脖子答道:“皇上的确让奴才们服侍公主,但是……”

  江暖暖打断了她的话,接着问道:“既然如此,那按宫规,罔顾主子命令的奴才该怎么处理?”

  那日被指为大宫女的秋瑾鄙夷地看了曦光一眼,抢答道:“回禀公主,按宫规,背主的奴才要杖责三十,逐出宫去。”

  听她说完,江暖暖的眼神又飘回曦光身上。她的目光,像在看一个不值钱的物件儿。

  “那便按宫规来吧。本宫身边不需要不听话的奴才。”

  江暖暖轻飘飘的一句话,曦光的未来便被定好了。

  她的眼睛猛地瞪大了,看着江暖暖大口喘起了气。她没想到,这看起来胆怯如鼠的商户女竟然开口就要治她的罪。

  曦光慌了。

  她张嘴便喊:“公主,您不能这样对奴婢,奴婢是皇上……”

  话音未落,便有旁边的太监将她拖了下去。

  宫中的人都是人精,欺软怕硬,捧高踩低。江暖暖试探他们,他们也借着曦光试探她。

  人人都知道柿子挑软的捏,但只要江暖暖一摆出了主子的谱,他们便有了奴才的样儿。

  江暖暖今日的举动,就是为了杀鸡儆猴。曦光想做那出头的椽子,便要做好被打烂的准备。

  处理了曦光,一帮宫女太监一溜烟全都去柴房领工具了,个个十分乖巧。

  江暖暖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脸上又挂上了闲适的微笑,美的像月宫中的仙子。

  楚淮见江暖暖抬抬手便解决了这个麻烦,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看来这小丫头,也没那么笨。

  到了晌午,江夫人突然来到了江暖暖的院子。

  “暖暖,襄州太守府突然送来了拜贴,邀请你过两日去参加春宴。”

  江夫人还没进门,声音就传遍了整个房间。

  “平时若想参加这春宴,千求万求才能求来一张,去了也是给别人赔笑脸。哪像今年,太守府的人早早的便来了,还巴巴地让咱们给个去参加的准话。”江夫人进门坐在了榻上,开口便对江暖暖道。

  她的语气有些尖锐,明显是嘲讽这些看人下菜碟的。

  江暖暖将她的手轻轻放在自己掌心,脸上的笑依旧轻柔灵动:“娘自该知道,这人惯会捧高踩低。便是咱家铺子里的掌柜不也是看着客人的穿着招呼吗?”

  江夫人看着自家水做的女儿,觉得她是那么纯真又那么动人。

  她反握住江暖暖的手:“理是这么个理。在这仪城里,娘没什么担心的。娘就怕你去了宫里过的不舒心。有人真心想让你回去,自然就有人想拿你作筏子。”

  当娘的天生就要为儿女担忧,江暖暖知道自己劝不了江夫人,索性闭了嘴换了个话题。

  “娘觉得我去春宴应该穿什么?”江暖暖拿起桌上鎏金的帖子,看完之后问道。

  江暖暖的的面容如花儿一般,江夫人突然觉得什么样的美服都配不上她。

  不过这衣服还是要穿的,母女俩左挑右挑,终于在衣服堆里挑出一条鹅黄色的流仙裙。

  “听说是今年流行的新款,我儿穿上一定好看。”江夫人美滋滋的。

  江暖暖见她不再憋闷,也露出了笑颜。

  楚淮在屋外守着,他扮成侍卫,自然要承担起相应的职责。习武之人耳聪目明、五感敏锐,江夫人和江暖暖虽然说话声音细微,却足够叫他听清楚了。

  听到江夫人担忧江暖暖入宫之后受人磋磨,楚淮暗暗下了一定要保护好江暖暖的决心。

  几日转眼之间便过去了,三月初十这天,江暖暖还打着瞌睡,就被江夫人从床上拽了起来。

  “女儿,该起了,不然就赶不上趟了。”

  江暖暖睡眼朦胧的坐在梳妆台前,等着两个宫女给她梳妆打扮。

  这几日江暖暖天天便着法儿的折腾这帮宫女太监,然后看他们的反应,也从中挑出几个得用的。现在给她梳妆盘发的两个宫女,一个是那日的秋瑾,一个是江暖暖新发现的好苗子,唤作云华。

  两个宫女手巧的很,不一会儿便编出了一个极为漂亮的发髻。接着,她们又给江暖暖画眉勾唇,还在眉心出用金粉描出一个桃花形状的花钿。等到江暖暖彻底醒来之后,看着镜中的自己竟微微有些晃神。

  原来她还可以更漂亮。

  两蹙眉似拢住了云月,一双眼像沾染了曦华。明眸皓齿,冰肌玉骨,无一不美。

  看着江暖暖如云似月的面容,江夫人脸上是藏不住的骄傲。往日江家怕江暖暖容貌太盛惹人觊觎,常让她低调。如今江暖暖恢复了公主的身份,江夫人再没有什么顾忌。

  怕是整个襄州再也没有比她女儿更美的人了。

  身旁的宫女也连连夸道:“公主实在是顶顶好看,便是梁京之中,也无人能与您媲美。”

  江夫人听完更开心了。

  江暖暖提着裙摆脚步轻快地向门外走去。

  等楚淮见到江暖暖时,呼吸意外的乱了一瞬。堂堂皇帝陛下对那脂粉无甚研究,他只觉得江暖暖今日好像格外好看了一些,就像他私库之中最剔透莹润的玉珏。

  美的想让人藏起来……

  乘车驾马,江暖暖被簇拥着到了襄州太守府。

  江家的马车停在了门口,宫女轻捧着江暖暖的手腕,她莲步微移,下了马车。

  往日无人问津的人家,今天却早早有一帮官家的女眷等候在此。

  众人先是见到一双坠着珍珠的绣鞋,接着便见一个体态风流,窈窕妩媚的女子下了车。她着一身鹅黄的流仙裙,眉眼之间带着少女独有的纯真。

  像清风拂过,如流云稍停。

  在场的众人都暗暗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位公主竟然如此美貌。

  襄州太守夫人毕竟见多识广,一回过神来便立即迎了上来。

  她行了一礼:“见过公主殿下。”

  随着襄州太守夫人这一声,郡守、长史、佐官、属吏的家眷也跪了一地。

  所有的人都高呼:“见过公主殿下。”

  怪不得人人都削尖了脑袋想往上爬,江暖暖看着曾经斜眼看江家的人皆低垂着头。不论他们现在在想什么,不论他们心中是否在鄙夷她的养家。在此时此刻,襄州所有有头有脸的人家都跪在了她的面前。

  一念天堂,不过是宫中的皇上动了动嘴皮子,她便一跃从人人都不稀罕的商户女成了她们要抬起头踮着脚看的人物。

  在这一瞬,江暖暖终于认识到了权利的可怖。

  而她,现在虽是大启的公主,一身荣辱也不过都系于皇宫里那高高在上的人的心。

  江暖暖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还有一层没有看透。只是她的脸上挂上一抹淡淡的微笑,声音也柔缓了下来:“诸位快快请起。”

  所有人这才起了身,围在江暖暖周围。他们脸上的笑是那样的甜腻,说出的话也像蘸了蜜。

  等到了宴厅里,她又被众星拱月的迎到了主位上。

  一群娇妍的少女围在她身旁,透过她们与各家夫人的相似之处,江暖暖知道了这是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官家小姐。

  她们亲昵的拉着她的手,脸上的笑容甜美。她们夸她的衣衫,夸她的妆容,夸她的发簪,甚至鞋上坠着的明珠。她们的神态娇憨,眼神真挚,说出的话看起来皆是发自内心。

  可能她们都在演戏,不过江暖暖也是这戏中人。

  看了戏,用了膳,听完了捧。她们又簇拥着她去湖边凉亭里赏花。

  离开正厅之时,江暖暖回头看了看她娘,往常被所有人嫌弃的大红大绿,如今却成了官夫人口中的鲜艳明亮。

  而江夫人脸上挂着和其他人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笑容。

  看来她娘比她适应的还好,江暖暖不再担心,随着一群脚步欢快的少女往湖边走去。

  春宴男女分席,如今到了湖边,却与别桌的公子们碰到了一起。

  杏花的花瓣随着风舞,浅粉的桃花盛开,月季与牡丹争奇斗艳。淡淡的香甜在空中弥漫。

  三月之景,美的动人。

  公子们羽扇罗衫,意气风发,数不尽的风流。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赏花看景,吟诗作赋。

  其中一人远远瞧见她,当即便往这边走来。

  “暖暖妹妹。”

  等到走进,江暖暖看清来人。

  “煦哥哥。”江暖暖笑着问她。

  楚煦眼中是掩盖不住的惊艳,口中也止不住的赞道:“我知安王妃是大启第一美人,如今见到暖暖妹妹才知道青出于蓝。”

  江暖暖听罢羞涩的笑了笑:“煦哥哥实在是惯会打趣人。”

  她的眼神婉转,像有飞虹一闪而过,实在极美。

  镇南王世子来了这边,其他公子也纷纷往此处而来。所有人看清江暖暖的真容,都稍稍愣了愣神。

  其中有些直率的开口便赞:“珠缨旋转星宿摇,花蔓抖擞龙蛇动。我本当这是夸大其词,未料世间竟真的有此种佳人。”

  少年公子,夸赞便是夸赞,旁人不觉得他孟浪,看着江暖暖的容颜反而深感赞同。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开始夸赞江暖暖。

  其中一人藏在众公子之间,看到灼灼如朝阳日辉的江暖暖,将藏在袖中的手拢了拢,心中后悔之情更浓。

  他是佐官张家的公子张纪,与江家却有一段渊源。

  十多年前,佐官不过是一小官,而江家却已声名鹊起,积累了不少财富。彼时佐官与江老爷交好,钱权向来相辅相成,两家便定下娃娃亲,若江家生下女儿便嫁到张家。

  没想到十来年后佐官借着江家的钱开路,在官场上闯荡出一番成绩,就看不起江家了,那娃娃亲也被作废。

  彼时张公子虽觉得江暖暖温柔可人,生的貌美,却也不愿为一商户女毁了前程,于是默认了家中做法。

  没想到曾经的商户女摇身一变成了皇家遗落在外的公主。张公子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回到过去打醒自己。

  若非当初犹疑,如今他就是驸马了!

  想起过去,他两眼通红,看着江暖暖的眼神也愈发灼热。

  江暖暖也感受到了这黏糊糊的视线,等到看清楚了对方,登时厌恶的转过脸去。

  虽生的不错,却只有一张皮囊,内里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她被破坏了好心情,也不愿多待了,当即便对着楚煦道:“煦哥哥,我今日有些乏了,就不在此多待了。”

  楚煦见她要走,嘴上嘱咐道:“路上小心些。”

  江暖暖娇俏的笑了笑:“记得呢。”

  她这一笑,又让周围的人晃了晃神。

  见她要走,其他少女想陪着却被江暖暖拒绝了。

  春宴春宴,既是赏春,又是思春。少男少女们聚在一处,衣袂飘飘,眼波流转,自然而然便生了情意。江暖暖知道这春宴还有一个用处,就是未婚男女之间的相看,她不愿搅了旁人的姻缘。

  江暖暖委婉拒绝之后,其他少女也不再强求,毕竟比起讨好公主,还是相看个好人家重要。

  江暖暖在两个侍女秋瑾和云华的陪同下转身离开了。

  没想到她前脚刚走,张纪后脚便跟了上来。

  待到了没人之处,他更是直接现身拦在了江暖暖面前。

  “暖暖妹妹。”


标 签古言 公主殿下画风不对啊 江暖暖 夕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