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石晓晓饶夜炀小说_请仙儿夜白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91 ℃
石晓晓饶夜炀小说_请仙儿夜白

请仙儿

夜白 著

连载中免费

以石晓晓和饶夜炀为主角的悬疑作品《请仙儿》作者是夜白,小说讲的是石晓晓所在的村有个习俗,每到清明节便要家里小辈给逝去的长辈上坟,而后还要在坟头压纸,可某天石晓晓在给逝去奶奶上坟时却将纸压错了坟头,此后石晓晓的生活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爷爷说:“丢魂了,等下得叫魂。”

  把村长送回家后,爷爷就把其他人都打发走了,跟村长媳妇说村长这是丢魂了,然后问她:“家里有红蜡烛吗?”

  “有。”村长媳妇抹着泪回道。

  爷爷让她找了两根红蜡烛,点着后摆在屋门和院门的后边,在蜡烛旁放上一碗二米饭,让村长媳妇站在院门喊他村长的名字,听见有人答应了就往屋里走,走三步喊一声。

  村长媳妇站在院门边喊了好半天都没人答应,爷爷紧皱着眉头,脸色越来越沉。

  我心里也开始没底。

  村长媳妇也是脸色发白,又叫了声。

  “哎……”院外有人应了声,烛光快速的跳动。

  村长媳妇面上一喜,往院子里走了三步,又叫了一声。

  “哎……”

  这次我听的很清楚,声音是在村长媳妇的身后响起的。

  村长媳妇一边叫着一边往屋里走,到了村长床前又叫了声,这次没人答应。

  爷爷从土灶的锅底揩了点锅底灰抹在村长的脑门上。

  我踮脚往床那边看,村长的脸上逐渐有了血色。

  爷爷松了口气,“成了。”

  村长一直等到天亮鸡叫的时候才醒,揉着眉心,满脸的疲惫,好半天才缓过来,目光复杂的看着爷爷:“这……到底是咋回事?”

  爷爷坐在床边,拧着眉,好半天才哑声说:“都是我拖累了强子和老杨头,他们当初帮我干过一件错事,害了条性命,现在替它找我讨债的来了。”

  他没有明说,可我听得出来,老杨叔和强子帮爷爷干过的事肯定跟我有关。

  村长嘴唇直抖,瞪大眼睛说:“你杀人了?”

  “不是人。”爷爷摇头说:“是条活了不少年头的黄皮子。”

  “不是人就成,不然可得蹲局子了。”村长大喘口气,拍着胸口说:“以前我是不信这种事,更不怕那种东西,可经过昨天的事,我是真怕了。”

  爷爷附和几声,脸上的愁容更重了。

  见此,村长又担忧起来,“你这么发愁,是那讨债的东西不好解决?”他一脸的不相信,“你干不过那东西?那咱村里人怎么办?”

  “不是干不过,而是欠下的债本就该还,黄皮子记仇,就是我不还,将来晓晓也得替我还。”爷爷手里捻着旱烟卷,说:“村里人没事,强子和老杨头遭难是因为他们都是当初帮过我的人,那东西一个一个找过来,我估摸着下一个就是我了……”

  话说到这里,爷爷的神情突然僵住,腾地一下站起来,手里的旱烟都被捏碎了,“糟了,红丽要出事。”

  红丽出村长的侄女,听到这话,村长也躺不住了,急忙问:“这关红丽啥事?”

  我也是愣了下,纳闷的看向爷爷。

  按辈分我得叫红丽一声姑,她去年嫁到石坝子村,爷爷口中的那事都是十年前的,那会红丽才十来岁,怎么还有她的事?

  “当时我们杀那黄皮子的时候正好红丽路过瞅见了。”爷爷把碎掉的旱烟卷塞进兜里,急匆匆的往外走,边走边说:“强子和老杨头都出了事,那东西要是不来找我八成就是去找红丽了,我去看看红丽。”

  村长躺不住了,趿拉着鞋要跟着一块去。

  我反应过来,也追了上去。

  爷爷不愿意让村长去,说他应该好好躺着,可村长跟爷爷一样的倔脾气,加上红丽是他亲侄女,根本劝不回去。

  爷爷叹口气,在兜里掏出个木质的衣扣子递给村长,说:“你拿着,这是被雷劈过的桃木磨出来的,能辟邪。”

  村长犹豫了下,接了过去。

  石坝子村跟我们村隔了两座山头,可要是顺着前不久刚修平整的土路走得两三个小时,我们着急,直接从山上抄小路过去,紧赶慢赶终于在十点多到了石坝子村外。

  刚到村口就看见村里呼呼啦啦的出来不少人,领头的就是红丽男人。

  红丽男人双眼通红,扛着一把镐头。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们干啥去?”看见他们出来,村长赶紧问:“红丽呢?”

  红丽男人管村长叫了声“舅”,呜咽着说:“红丽昨天下午去山上打猪草,现在还没回来,我去找他。”

  爷爷身形摇晃两下,直直的朝后仰,我扶了他一把才没摔到地上,他怔怔的看着地面,嘴唇直哆嗦。

  村长黑了脸,生气的说:“昨天下午去的山上,这一宿都没回来,你现在才去找?早干啥去了?”

  红丽男人擦着泪,自责的说:“昨天中午有人请我吃饭,我喝多了,回家就睡觉了,早上起来没看见红丽,问了村里人才知道她昨天下午去打猪草了,镰刀和筐都没在家,院子里也没猪草,我才知道她一宿没回来,她都六个多月的肚子了,要是出了啥意外,我也不活了。”

  红丽竟然还怀着孕!

  爷爷的脊背又佝偻了几分。

  村长气的要去踹红丽男人,周围的人赶紧把他拉住。

  “先别打了,找人要紧,红丽小姑上哪打猪草了?”我着急的问。

  红丽男人抹了把脸,说:“村南的山上。”说着就往村南跑。

  村长扭头看了爷爷一眼,眼中的责怪和怒气很明显。

  爷爷满脸内疚,垂下眼不敢跟村长对视。

  看爷爷这样我心里也难受,这事归根到底还是我引起的,我往前走了两步,挡住爷爷的脸,说:“咱们也赶紧去找吧。“

  村长跟了上去。

  我扶着爷爷往村南走,心疼的问:“爷,你没事吧?”

  “没事。”爷爷催我说:“走快点。”

  我们这边山高林密,山上都是成片成片的松树林和杨树林,实在是不好找,村长就说分开找,找到了就喊一声。

  爷爷年纪大了,走得慢,我心里着急,怕红丽真出事,就跟着石坝子村的男人一块找。

  一口气走到半山腰的松树林子外,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扶着树喘粗气,脚底板一阵阵的疼,刚站定,林子里就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声儿离我还挺近,跟树枝被折断了似的。

  “谁在里面?”我冲里面喊了声,往四周看了圈,就我一个人站在林子边上,其他人也不知道去啥地方了。

  “是我。”里面有人喊一声:“快进来,红丽在这。”

  我一听也不顾上别的,连忙跑进去。

  林子里,一个穿着青色上衣的女人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正往草窝子里戳。

  “你发现啥了?”我边说边过走,回忆着一块上山的人里有没有女人,当时人多,我也没细看。

  我朝那女人走过去,总觉得有些不对,心里越来越慌,不由得停下,我跟她也就离了四五步的距离,可我看着她的身上却像是蒙着一层的雾。

  我拧眉,朝草窝子里看去,看清草窝子里的东西后,我嘶了一声,后背顿时一股子凉气。

  草窝子里竟然是个孩子,也就正常男人巴掌那么大,那穿着青色衣服的女人正拿棍子一下一下的杵那孩子的肚子,肚子上都给戳出来个血窟窿。

  “啊!”

  我后知后觉,惊慌的大叫一声,嘴里喊着爷爷,转身就要跑,可还没迈开步后脖颈子突然一凉,耳后一阵桀桀的渗人笑声。

  那女人走到我跟前,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竟然是红丽,她的眼珠子黑沉沉的,手上都是血,脖子上和脸上都是被挠的血道子,不过比强子的浅。

  “我要你给我的孩子偿命!”她呲着牙,凶狠的说,声音尖细却跟强子中邪时说话的声音一样。

  她朝我靠近的时候,血腥味里混着一股子腥臊气。

  我僵在原地,惊恐的看着红丽的脸,连挣扎都忘了,只下意识的拼命的喊叫。

  脖子上一阵剧痛,红丽冰凉的手指掐在我的脖子上,她的面容愈加阴狠,因怀孕而有些胖的脸现在看着竟有些尖嘴猴腮。

  她手劲奇大,抻着我的脖子,我只能脚尖着地,被她掐的喘不上来气,胸腔里一阵闷痛,喊都喊不出来了,眼前一阵阵发黑。

  就在我觉得自己要被掐死的时候,红丽的身后突然出现一张带着木制面具的脸。

  是鬼仙儿!

  我满是祈求的盯着那张脸,眼泪流的更欢了,艰难的动着嘴,无声道:“救……我……”

  “滚!”鬼仙的声音无波无澜,仿佛只是随口一说。

  可红丽却浑身一僵,瞬间就翻了白眼,软软的倒在地上。

  我捂着脖子,双腿哆哆嗦嗦的也站不住,跌到地上,一边哭一边咳嗽,喉咙里火辣辣的疼。

  鬼仙蹲在我跟前,伸手轻抚着我的脸,叹息道:“若是答应我的要求,何必遭今日的罪?”

  我吸着鼻子抬起头,正好对上他淡漠的目光。

  “晓晓……”林子外突然传来爷爷的喊声。

  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鬼仙儿的身形瞬间消失。

  我愣愣的看着前方,想起昨晚的事,他让我答应他的要求,我没给他准话,当时他说了句:你别后悔。

  他是故意的,他肯定早就来了,只是因为我昨天没有立即答应他,所以他故意等到这时候才出现,让我被掐了个半死。

  “晓晓,你这咋了?”爷爷从林子外跑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村长和红丽男人。

  看见红丽,红丽男人喊了声,把她抱在怀里。

  我忍着嗓子火辣辣的疼,声音嘶哑的说:“我在林子外听见林子里有人叫我,等我跑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小姑正蹲在地上正拿棍杵草堆里的孩子,我吓得喊了几声然后就被红丽小姑掐住脖子,后来小姑听见爷爷的喊声就倒地上了。”

  有外人在,我就没提鬼仙过来的事,想着回去再跟爷爷说,顺便说下鬼仙儿让我答应他要求的事。

  红丽男人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惊骇的瞪大眼,又低头看了眼红丽的肚子,最后搂着红丽呜呜的哭了起来。

  爷爷拧眉在我脑门上摸了下,脸色缓和了些,让村长把我扶起来,他走到红丽跟前,看了看,然后又从兜里拿出个衣扣子,用手指夹着在红丽的脑袋上滑动,到了红丽后脑勺的时候突然顿住。

  我闻到一股子头发烧焦的糊味儿。

  等爷爷把衣扣子拿起来的时候,原本木制的衣扣子已经烧的焦黑。

  红丽男人被吓了一跳,着急的问:“三根叔,红丽咋样?”

  爷爷把衣扣子装回兜里,回道:“没大事了,先回村。”

  红丽男人脱下外套,小心翼翼的把草堆里的孩子抱起来,然后抱上红丽回了村。

  进村后,红丽男人就找人借了辆三轮车,要带红丽去医院。

  爷爷拦住他,让他找了一张黄纸,就用那流产孩子的血在上面画了几道,“把这张纸贴在你们睡觉屋子的床头,每天早上起来洗完脸穿好衣服上柱香,一个月以后再买几沓纸钱,先把纸钱烧掉,烧完纸钱再把这张纸烧掉。”

  红丽男人迟疑道:“三根叔,为啥要这样?”

  “孩子已经六个月了,现在流产那孩子就成了二世鬼,我怕它记恨你们,给他上供能消怨气。”爷爷说:“你晚上回来趟,赶着十二点之前把孩子好好埋了。”

  红丽男人忙着道谢,后悔的说:“都怪我,是我害了红丽和孩子,我往后再也不敢喝酒了。”

  我低下头,心里内疚,都不敢看红丽和她男人,红丽遭罪都是因为我。

  村长冷着脸说:“现在说这些有啥用?赶紧带红丽去医院。”

  红丽男人低头上了车,村长也想跟着去,可他前不久才叫过魂,精神不济,去了也是添乱,最后只跟在车后头送到村口。

  回村的路上村长都没跟爷爷说话,一直走到村口他才问:“红丽往后没事了吧?”

  “没事了。”爷爷说:“母债子偿,她流了孩子就已经还了当初的债。”

  村长嗯了声,说:“你们瞎搞这些,没啥实际作用,还净拖累别人。”

  爷爷没还嘴。

  村长瞪爷爷一眼,转身进了自家院子。

  要是往常村长这么说爷爷,我早就还嘴了,可这事是我和爷爷理亏,只能低头道歉。

  我跟在爷爷身后,右手在脖子上轻按着,不由得想到鬼仙儿。

  他就叱了声,都没动手就把红丽身上的东西给吓走了,说不定他还真能护住我,可我总觉得他非得让我答应他的条件这事不那么简单。

  到院门口的时候,我猛地抓住爷爷的袖子,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强子、老杨叔和红丽小姑都出事了,那下一个不就是……


标 签悬疑 请仙儿 夜白 石晓晓饶夜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