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孟峄席桐小说小圆镜_峄南之桐小圆镜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61 ℃
孟峄席桐小说小圆镜_峄南之桐小圆镜

峄南之桐

小圆镜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角叫孟峄女主角叫席桐的小说是《峄南之桐》是由网络当红作者小圆镜精心所著的都市甜宠文。峄南之桐小说主要讲述了:孟峄睡了席桐三个月,成功把自己睡成了她亲密伴友,每天都在计划如何转正。席桐被孟峄睡了三个月,发现这个炮友特别狗,狗到一直单身没有女朋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主角叫孟峄女主角叫席桐的小说是《峄南之桐》是由网络当红作者小圆镜精心所著的都市甜宠文。峄南之桐小说主要讲述了:孟峄睡了席桐三个月,成功把自己睡成了她亲密伴友,每天都在计划如何转正。席桐被孟峄睡了三个月,发现这个炮友特别狗,狗到一直单身没有女朋友。

免费阅读

  席桐喜欢手写的记录方式,回单位把采访结果整理到电脑上,想了个稿子结构和开头发给宋汀审,回去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屋里没开灯,孟峄应该还在公司加班,被管家洗成一身飘柔的金毛听到动静,兴高采烈地跑来蹭她,要上楼跟她睡。

  她破例让它上了床,洗漱完拉开抽屉,一拍脑袋——

  糟糕,药吃完了,准备今天买的。

  短效避孕药得连吃二十一天,不能停。

  席桐抱着毛茸茸的狗,全身犯懒,给孟峄打电话,想叫他下班后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带一瓶,可按完号码,又作罢。

  算了吧,他那么忙。

  她唉声叹气地重新套上衣服,撸了两把狗耳朵:“可可啊,姐姐出门买药哦,一会儿就回来。”

  又补了句:“要怪就怪你爸。”

  前一个月孟峄次次都戴套,看起来床品不错,后来就原形毕露。他事后跟她解释是忘了,可席桐怀疑他根本就不想戴。

  狗男人只图自己舒服。

  那合同上应该加一条,甲方提供计生用品。

  她怀了怎么办啊?生下来当黑户啊?

  席桐愤愤然腹诽着,找了三条街,就一家开门的,药剂师大妈看她脸色憔悴精神不振,还问是不是碰上麻烦了。

  她有口难言,刚拿了几盒药出店,天上就轰隆隆打起雷来,眨眼的功夫,倾盆大雨哗啦啦浇下,把她淋成只落汤鸡。

  这初夏的天气真见鬼,她没带伞,也打不到车,撒开腿在雨中沿着大路跑回去。

  狂风撕扯着花园里的桃树,天上的乌云漆黑一团,几道闪电映得人脸如僵尸般惨白诡异。

  他来不及擦去手上的血,推开那人,飞也似地逃出院子,奔跑在空旷的街道上。

  雨水将满世界泡得发皱,模糊的视线里没有车,没有人,雨珠宛如千百颗子弹击中他,背上传来皮开肉绽的剧痛。

  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

  跑出那栋房子已经用完了他所有的力气,只是凭一股求生的本能在支撑打颤的双腿,朝看不清的前方跑。

  突如其来的雪亮刀光让他猝不及防倒在泥地上,大雨延迟了对方的敏捷性,他翻滚挣扎着,躲过快如流星的刀尖,一脚狠命蹬出去,听到叫痛,趁机拖着伤横累累的身子爬起来,一瘸一拐地逃。

  能逃多远是多远,他不要死在那里。

  站起的那一瞬他看清了追兵,是个又高又瘦的男人,肤色偏黑,五官端正,却透着一股叫人不寒而栗的冰冷匪气,挥刀杀人时就像砍瓜切菜,凶狠而娴熟。

  他跑出几米,听到手枪上膛的声音,咔哒一响。

  这声音在暴雨中十分轻微,可他还是听到了,他甚至听出这是某种老款美式警枪,在他待过的地方,大人们用它来杀死笼子里见不得光、失去价值的货物。

  雷声掩去了第一声枪响。杀手不习惯用枪,打偏了,这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跑过街角,他大叫着,企图吸引周围的注意,可是根本没有人,他看不见一个人——

  一把黑伞蓦然出现在不远处的石板路上,犹如一束光照亮了混沌黑暗,好像只有短短几秒钟,就到了跟前。

  伞下是两张陌生的面孔,一男一女。

  救救我。

  他张合着皴裂的嘴唇,无声地吐出三个字。

  孩子,你遇上抢劫了吗?不用怕,叔叔带你去警察局。

  这人有一张刚正温和的脸,身材高大挺拔,明朗地微笑着,穿着蓝色制服。

  男人向他伸出手,他知道自己得救了,回头一望,杀手已经不见了。

  他正要松口气,对男人说谢谢,侧面突然有刺眼的光打过来,伴随尖锐的喇叭声,下一瞬,鲜血飞溅,刚才还冲他笑的男人转眼就在车轮下变成了无数碎片!

  轰隆隆。

  雷声滚滚,大雨瓢泼,他茫然地环顾四周,依旧只有他一个人。

  深重的恐惧如蚕茧般把他牢牢包裹住,他听到雷声中还有别的声音,是他们在找他,在追他,他的心狂跳起来,默念着祷告,可是雷声太大,上帝听不见……

  身心达到承受痛苦的极限值,最绝望之时,眼前又一亮——

  闪电。

  当孟峄意识到那是闪电的时候,他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屋里被电光照得雪白,他额角青筋抽动,豆大的汗珠从发际滑下。

  轰隆隆。

  手掌一阵疼痛,原来是抓得太紧,被子在手心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下雨了。

  只是下雨了,很普通的雷雨,他对自己说。

  孟峄拿过床头的保温杯,水洒在被子上,才发现手腕脱力,细微地抖。

  他盯了一会儿自己干净的手。

  电话突然响起,是陈瑜。

  “先生,那母子俩离开东岳后,回到丰化区的桃源招待所,住的是199块钱一晚的标间。他们七点钟出门吃晚饭,去的是老城区的青湘阁,价位人均两百。”陈瑜顿了顿,“不知道和谁吃的,没看见其他人和他们一起从正门进出。”

  孟峄喝水润嗓,嗯了一下。

  陈瑜又说:“东岳确实没有 '牛建生'这个人,连姓牛的清洁工都没有,我查了郝洞明的东岳贸易,也没结果。所以我觉得他们跑来闹,是走错了地方,或者是收了东岳竞争对手的钱,故意破坏公司名誉。”

  孟峄不想听这个,问:“原野制药的情况呢?”

  陈瑜的声音感慨起来:“杜辉他岳父,原野制药CEO梁玥的父亲,最近惹了麻烦,被上头约谈了。原野的股价持续一个季度下跌,梁女士多次召开董事会,发布收购几个化工厂的消息,企图把股价拉上来。那几个工厂的名字我发您邮箱了,是鹏程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代表法人是杨敬的老朋友。”

  梁玥近来通过各种渠道向公众透露,郝洞明有意把东岳资本卖给ME,这是在给ME树敌,让它在东岳的董事会成为众矢之的。杜辉事事听他妻子的,反对ME增持股权,也是她的意思。这样一来,市场对原野制药不良经营状况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ME身上。

  “郝洞明想功成身退,梁家和杨敬已经开始斗了,梁家想要杜辉当东岳的下一任决策人。”

  孟峄把温水喝完。窗外又劈下一道银光,在他黑亮的眸中闪过。

  陈瑜禀报了第三件事:“我打听到,薛教授经常去郝洞明在郊外的别墅,我觉得郝总很中意他,他最近还被拍到和闻澄一起去探望闻家老爷子。”

  闷雷把电话里的声音盖过,孟峄走下床,倚在窗边注视着暴雨中黑幽幽的城市,手指拨弄着绿萝的叶子。

  “那薛岭有的忙了。”他淡淡道。

  挂机后,孟峄把那盆绿萝从窗台搬到床头,打开台灯,明黄的光线洒在碧绿的嫩叶上,生机勃勃,很好看。

  那种有它陪着就不会做噩梦的好看。

  水里的铁钉附着在玻璃花瓶底部,锈迹暗红,如凝着陈年血迹,死气沉沉。

  孟峄从抽屉找出一根新钉子,扔进去。

  手表显示11点,他睡了四个小时。今天他从东岳开完会出来,不知为何特别累,大脑不能正常工作,六点多就回家休息了,但席桐还在单位。

  现在她应该在隔壁睡觉。

  孟峄穿过浴室,按开指纹锁,卧室里黑黢黢的,窗帘半开,透进几缕昏沉的光。床上的被子隆起一块,他小心翼翼地俯,嗅到一股枕巾的淡淡清香———

  然后亲了一嘴狗毛。

  孟峄:“……”

  金毛:“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他把灯一开,被子一掀,七十斤重的大金毛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狗脸惊恐,吓到夹尾。

  孟峄用格外和善的眼神看着它,金毛一骨碌滚下床,讨好地围着他转圈,孟峄一脚踹个空,等金毛飞速溜出门去后,当即打了个越洋电话。

  “Jason,please get me Lisa as soon as possible.”

  Jason是他在加拿大的管家,Lisa是他养了四年的纯种边境牧羊犬,特长是狗遛狗。

  孟峄已经迫不及待让它来遛这只得寸进尺、无法无天的金毛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他都没上席桐的床,它倒抢先占了位置。

  想到这里,孟峄怒从心起,这女人上哪儿去了?包都没带,不会是下班回来一趟,又去喝酒了吧!

  他在家里等了她六分之一天,还在打雷下雨的恶劣环境下做了噩梦,她居然还没回来?

  她居然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不管?!

  她宁愿抱着狗睡,都不抱着他睡。

  孟峄越想越气,啪地关上大灯,自己躺进她被子里,睡觉。

  狗下午洗过,倒没有异味儿,把窝被焐得暖烘烘,在23度恒温的房间里十分舒适。

  孟峄又睡了过去。

标 签都市 峄南之桐 小圆镜 孟峄席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