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棠觅陆无离小说_大人如此多娇春乘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233 ℃
棠觅陆无离小说_大人如此多娇春乘

大人如此多娇

春乘 著

连载中免费

《大人如此多娇》是春乘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杯毒酒,了却了棠觅的一生,再睁眼,她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场大雪之时,这一次,她发誓定要牢牢抓住陆无离的手,让自己成为他的情,他的牵挂,她要为自己赢得庇佑与生机,勾搭男人罢了,她难道还学不会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大人如此多娇》是春乘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杯毒酒,了却了棠觅的一生,再睁眼,她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场大雪之时,这一次,她发誓定要牢牢抓住陆无离的手,让自己成为他的情,他的牵挂,她要为自己赢得庇佑与生机,勾搭男人罢了,她难道还学不会吗?

免费阅读

  春寒料峭,夜里格外的冷,寒气侵入外衣,寸寸蚀入骨髓。棠觅披着大氅在院子外头转了几圈消化食物。不过片刻,浑身凉凉的,脚底被冻得有些僵硬,鼻尖亦被被寒气冰得通红。

  棠觅迈着小碎步踱回去,两手交错着搓了搓两边胳膊,关上房门,将一夜寒冷隔绝在外。

  屋子里烧着炭火,不一会便将她浑身的寒意驱散了大半,再过片刻身上已经是暖洋洋的了。

  棠觅喝了盏热茶,又在脑中仔细计划了下。忽地想起了什么,探手在腰间摸了摸,捏了捏挂在腰间的钱袋,触手已经是瘪瘪的,里头只剩下几个铜板。

  棠觅暗叹一声,这么点铜板能干什么?答案很简单,京城物价如此昂贵,这点钱什么也干不了。

  她犹豫了下,起身提了盏灯笼开了房门朝兰青院走去。

  兰青院的屋子里灯还亮着,棠觅在院门口站了会,鼓了鼓气抬脚走近。

  陆无离常年在外,府中的人自然不必不多,陆无离也不喜有人守夜。兰青院内这会空空如也,只剩下那唯一燃着烛火的屋子里有一人。

  棠觅将灯笼放在门外一旁,抬手轻敲了敲房门,只是手刚使了些力,门便轻轻晃动了下,自动开了。

  棠觅疑惑地歪歪头,门没关?

  棠觅没直接推门进去,就着那道门缝轻声朝里头喊:“大人?”

  棠觅安静地听了听,里头并没有人应答。她古怪地皱了皱眉,迟疑地推了下门。她走进去,屋子的外间确实没有看到应该在这里的人。棠觅又尝试着唤了声“大人”,依旧是无人回应。

  棠觅目光转了转,落向里间的位置。

  那里面有丝丝白气荡荡在空中,飘到了外间,然后消失不见。

  她怔了怔,见那白气不仅没有消失,不减反增,这屋子里也没有人,心中咯噔了声,以为是着了火,也顾不得其他,脚步匆匆地朝里间去。

  刚越过珠帘屏风,里间响起一道朦胧微哑的嗓音,含着几分不耐:“不是说了不用了。”

  棠觅往前的脚步一顿,身后的珠帘因她的动作和其他珠子发出连连碰撞的清脆之声。

  她脑弦一绷,方才那声音虽与平时有所不同,但不难分辨,这是大人的声音。紧接着,不待她继续往下猜测,屏风后又有几声水波荡漾声。与越近白气越大相结合,棠觅猛然间面颊通红,心跳狂蹦,腿脚僵硬着,不进不退。

  陆无离出声后没听见离去的脚步声,忽地抬眸,微微侧耳,听出微重的呼吸声。

  一阵“哗啦”的水声,棠觅几欲落荒而逃,刚抬脚,里头的人道:“是你啊。”

  紧接着又道:“既然来了,便别走了,替我擦擦背吧。”

  棠觅咬了咬唇瓣,指尖掐着手心生疼。她低下头,一手捂了捂眼,又欲盖弥彰地张开了指缝,一步步挪到屏风后去。

  里间内,腾腾雾气氤氲,占据了整个房间。那中间摆着浴桶,偌大的浴桶内,男人身与水中,青丝垂落,被他轻挽在一侧,清瘦白皙的背脊露出一半在水面。雾气缭绕在他周身,仿佛成了仙气,当真一幅活色生香图。

  棠觅见到他背对自己,缓缓放下手,轻轻松了一口气。

  她犹豫了下,鼓气低头走过去,微凉的手心贴在贴了贴滚烫的脸颊,然后她将衣袖向上挽了挽,露出一截皓洁的手腕。她将手心搓了搓热,拿起一旁的浴巾沾了水轻轻在男人背脊上擦拭着。

  她将力道克制到适中,屋内除了时不时浴巾带起的水声,一时间再没有别的声音。

  棠觅尽量不让自己的手指碰到他,隔着温热的浴巾擦拭了几下,终是没忍住问轻声问道:“大人怎知是我的?”

  面具下,陆无离眉眼微阖,唇角轻扬:“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心有灵犀?直觉就是你。”

  棠觅动作一顿,咬唇:“那大人不问我来这有何事吗?”

  陆无离懒懒地“嗯?”了声,漫不经心道:“你不是来替我擦背的吗?”

  棠觅:“……”

  陆无离仿佛能想象到她此刻羞恼的样子,他轻笑:“所以呢?小棠来找我有何事啊?”

  也许是她的错觉,陆无离的语气莫名带了点宠溺。棠觅心中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乱撞,撞得她心绪不宁,说不上来是怎样的,好像有点……开心?

  许是他这语气让棠觅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是可以放松些的。有些话之前做了许多了如何开口比较好的设想,如今倒是一个也没用得上,脑子没做出反应便脱口而出了。

  “大人,我想找您借点钱。”

  话出了口方才后悔,这样冒失了些。

  陆无离却“嗯?”了声,淡淡道:“去找吴管家便好了,我这里没有现钱。”

  棠觅心中一惊,手上的力道不由加重。陆无离轻“嘶”了声,低声笑笑:“小棠,轻点,刚刚弄疼我了。”

  他声音温润,带着细碎的笑意,尾音稍稍拖长,听在耳边竟有种令人意犹未尽。

  棠觅心尖像是被人挠了一下,手忙脚乱撤了力道,心跳声如雷如鼓,将浴巾重新沾了热水,边继续边强装镇定:“大人不问我借钱做什么吗?也不问我借多少吗?”

  陆无离不甚在意地反问她:“为何要问?”

  棠觅结舌。

  陆无离轻轻笑道:“你若想说自己会告诉我,若你不想说,随便扯个慌我也不会知晓,问了也是白问。”

  顿了顿,他嗓音温润:“至于借多少……我还算有钱。”

  棠觅喉咙哽了哽,心绪翻涌:“大人不怕我还不起么?”

  陆无离默了一瞬,云淡风轻道:“不怕啊,大不了将你自己抵给我好了。”

  棠觅眼里泛起泪花,喉咙涩涩:“大人……”

  呜呜呜呜,大人怎么这么好,世上怎会有大人这样温润如玉的公子?

  陆无离轻轻“嗯?”了声,温声道:“在呢,怎么了?”

  棠觅在他身后摇摇头,语气认真又笃定道:“大人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即便没有那些钱,她也是他的人,会永远永远对他好,一辈子的那种永远。

  陆无离眼皮轻掀,淡蓝的眸子几分淡漠,他轻轻笑:“是吗,你觉得我好,那便再好不过了。”

  氤氲缭绕的里间,时而淅沥的水声。

  许是水温微烫,许是她方才过于用力,男人脊窝处肌肤泛起了红晕。

  棠觅轻了些力道。此间踌躇着。

  借钱的缘由原先便犹豫再三该不该将此事详尽说与他听,如今他的答案显然出乎她所有的意料,她还真不知还如何才好。

  他是借她钱之人,大人心善不问缘由,如此她瞒着他便更加心中过意不去。可若说出来,此事她也并非十拿九稳,解释前因后果也委实有些复杂。

  棠觅咬唇,犹豫不决间,陆无离忽道:“你在想什么?”

  棠觅心神不定,恍惚听闻耳边疑问,不假思索便道:“我在想该怎么和陆大人说……”

  陆无离眉梢轻挑:“你既犹豫,说明你不想瞒我,那何不说出来,或许我可以给你提点建议。”

  他声音温和,似那潺潺流水,循循诱导。

  棠觅最后一丝犹豫消失,说道:“大人,我想在京城开一间食肆。”

  陆无离有些意外:“说来听听。”

  棠觅点头:“我想找大人借些银两,出钱找人代为管理食肆,他负责出面出力。我只负责流动的金钱与食谱,除此之外我都不管。届时如若能赚上钱,我便与他五五分成,也不让他吃亏。大人以为如何?”

  陆无离仔细听完,略略点头:“听起来倒是不错,但尚有不妥。”

  棠觅不知不觉间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几分疑惑:“大人觉得何处不妥?”

  陆无离侧首,银质面具露了一侧,无奈笑了声:“在此之前,你可知你来之前,我在这泡了多久?”

  棠觅微怔:“多久?”

  陆无离动了动,像是又要转过来的趋势,余光处白皙如玉的胸膛肌肤露了个边,棠觅大惊,手忙脚乱地抬手捂住眼睛,嗓子有些发干:“大,大,大人你怎的转过来了。”

  陆无离抬眼扫她沾着水渍的葱白手指,视线稍稍一移,又落向绯红的耳廓。

  他眼里并未有笑意,面上却似笑非笑道:“半个时辰了,再泡力气都没了。”

  棠觅摸索着转过去,堪堪松下手掌,呼呼两口体内热气:“那,那大人您先……不,我先出去了。”

  说罢,棠觅匆匆向外跑去。

  陆无离瞧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十分狼狈。

  他喉咙中冒出一声轻“呵”,眼眸冷了下来。

  棠觅心中还记挂着陆无离口中“不妥”之处,也没真的“落荒而逃”,出来后便候在外间,深深呼吸几次,待面上红晕稍褪才听到里间之人徐徐走出的脚步声。

  棠觅飞快瞥了眼,心中有湖被石子砸落激起一阵水波荡漾。

  陆无离外袍半披,里衣衣带松松系起,衣襟敞着一大口子,隐隐约约露出那片白皙如玉的肌肤。他黑发微湿,尽数披在了背后,有几丝不规矩的跑到了前头来,搭在他肩颈,胸膛前。

  尽管窥探不得真容,可这副模样,叫哪个女子瞧了不心神荡漾,为之动容?

  美貌的女子是一种诱惑,男子又何尝不是?

  陆无离松散地往椅上一靠,眸中透露着几分漫不经心,他旁边的烛火隐隐跳跃,映在眸中倒给那样疏离的眼睛增添了几分暖意。不知不觉间,浅色眸子多了些温度。

  陆无离忽地抬手,指尖轻勾朝她招了招:“过来。”

  棠觅踌躇着,轻轻呼出了口气,垂着头慢慢挪过去。行至离他两步之遥复停下。

  陆无离看着她,她低眉垂眼,如若不是那身侧搅衣衫的手指出卖她,他当真要以为她是坐怀不乱之人。

  他漫不经心道:“我惹小棠生气了吗?”

  棠觅不知他作何突然有这样莫名其妙的疑问,摇摇头低低道:“没有呀。”

  话音落地,复觉得这回答是否有些敷衍?复又补充道:“虽然你不知道大人为何有此疑问,但我生谁的气都不会生大人的气。”

  陆无离将她看了又看,她回答的倒是挺好,他问她便老实回,甚至怕他生气还多加了句哄他?

  他悠悠道:“那怎么不看我?”

  棠觅正绞尽脑汁纠结着该如何回应——为什么不看你因为你这副样子过分令人浮想联翩。

  陆无离不待她回应,低低叹了声,语气中竟有几分垂败感:“我的眼睛……我知晓的。”

  棠觅猛地抬眼,撞进他蓝眸里,急急地摇头,“大人误会了,绝对不是您想的那样!”

  他眨眼:“我想的哪样?”

  棠觅咬唇,神情真挚:“大人的眼睛很好看。”

  陆无离懒懒地往后靠,脖颈微仰,颈间一滴未擦干的水珠滑下。他勾了勾唇道:“方才你说的计划,实施起来确实不错。”

  他终于绕回重点,棠觅将目光从他喉间强行移开,落在他面具上的刻纹上,松了一口气等候下文。

  陆无离道:“只是你又如何能肯定自己能够相信计划中的另一人,又或者你怎知他值得你信任?”

  棠觅静默,这确实是个问题。她有想到过,不过没想出解决之法,便暂时的抛之脑后了。

  陆无离看她,行至桌边伸手倒了杯热茶给她,淡淡道:“钱必定不是小数目,倘若那人不能信任卷款而逃,你该当如何?”

  棠觅一时无言,半晌叹了声,抬眸巴巴地望着他:“大人有何妙计?”

  陆无离盯着她,提醒:“喝了这茶有助消食。”

  棠觅没心思品茶,一饮而尽,茶水滑过喉咙,方尝到丝丝苦味。

  陆无离眼里露出满意的神色,复坐回去道:“偌大的京城,小棠觉得,可以相信谁?”

  棠觅几乎毫不犹豫,定定道:“只有大人。”

  陆无离点点头,唇角含着笑意道:“既如此,我出钱我出力,你只需专心研制新的食谱即可,届时所得银两便按照你所说的五五分成,如何?”

  “这……”棠觅咬唇,迟疑道:“大人岂非吃亏了……”

  陆无离起身,行至她面前,抬手指节轻弯,刮蹭她鼻梁,淡淡笑道:“小棠好见外,我与你,还谈什么吃亏与否?”


标 签古言 大人如此多娇 棠觅 春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