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鹭鸶by半岛落日_许琰谢嘉殊小说半岛落日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96 ℃
白鹭鸶by半岛落日_许琰谢嘉殊小说半岛落日

许琰谢嘉殊小说

半岛落日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半岛落日倾心创作的女追男小说《白鹭鸶》男主角许琰,女主角谢嘉殊。白鹭鸶小说主要讲述了:谢嘉楠听到男人的介绍轻轻笑了,真是自恋得可以,不过他也配得上这般自恋,美玉无瑕,说得便是他,她慢悠悠地说道:“永嘉的嘉,楠木的楠。”谢嘉楠抬抬下颌,看向他,“你名字满是火,而我却是木,这说明啊,我们不适合认识。”许琰听她这话,愣了下,眼尾上挑,轻轻笑出声来,“小小年纪,倒是个讲究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半岛落日倾心创作的女追男小说《白鹭鸶》男主角许琰,女主角谢嘉殊。白鹭鸶小说主要讲述了:谢嘉楠听到男人的介绍轻轻笑了,真是自恋得可以,不过他也配得上这般自恋,美玉无瑕,说得便是他,她慢悠悠地说道:“永嘉的嘉,楠木的楠。”谢嘉楠抬抬下颌,看向他,“你名字满是火,而我却是木,这说明啊,我们不适合认识。”许琰听她这话,愣了下,眼尾上挑,轻轻笑出声来,“小小年纪,倒是个讲究的。”

免费阅读

  国庆假期转眼过了一半,今天是谢嘉楠放假的第五天。

  她一大早起来,洗漱完换好衣服,下楼便看见许琰靠在沙发上看手机,听见她下来的声响,抬眼看她,“出息了,今天这么早。”

  谢嘉楠还打着哈欠,捂嘴说道:“要补作业,不然写不完了。”

  许琰将手机扔在一旁:“行,先吃饭吧。”

  谢嘉楠收拾完碗筷,从冰箱拿了瓶水,余光扫见许琰在那玩手机,试探性说了句,“你好像很轻松。”

  许琰低头“嗯”了声,“我就是个无业游民,比上你哥年轻有为。”

  谢嘉楠蹙了蹙眉,这话明明是夸人的,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这么别扭,“那当然,我哥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许琰懂这个梗,抬头看了一眼,“那你这样的是自己家的?”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

  许琰短促笑了声,“没,不敢。”他只是看她长得不太聪明,他接着说了句,“你要是写作业的话就在这儿写,你那个优秀哥哥让我看着你写作业。”

  “……”谢嘉楠疑惑,“你对你妹妹也这样苛刻吗?”

  “没有,我对我妹妹向来有求必应。”

  “那我呢?”

  “你什么你?”

  “我不是你半个妹妹吗?”

  许琰刻意忽略她眼中的期待,冷漠说道:“少在关键时刻攀关系。”

  谢嘉楠:“………”

  ——

  谢嘉楠什么时候写作业,在哪写作业甚至写不写作业都和许琰没有半点关系,谢致远只是拜托了他句,而且他也没有看孩子写作业的癖好,他刚才的话也只是做做样子,谁能想到谢嘉楠这小孩儿这么听话,居然乖乖把作业拿到楼下,在他眼皮底子下写。

  许琰拿过谢嘉楠放在一旁的笔记本,看得出来她没学过书法,但她写字很好看,干干净净的,是属于女孩子清秀的字体。笔记很有条理,看得出来是认真思考整理的,而不是单单抄书或者抄老师的板书。

  化学笔记,理科生。

  许琰单单翻了下,毕业很多年,高中的知识对他来说有些陌生,简单看看,也想起不少,他放下笔记,看到谢嘉楠写的是生物作业,他蹙了下眉,“有丝分裂时期错了。”

  谢嘉楠也觉得这道题自己做的不对,停下笔上动作,问他:“哪里?”

  “自己对着书上看。”他说完,又从她旁边抽出生物书来。

  果然写错了,谢嘉楠改完问他,“你不是文科生吗,还会生物?”

  许琰给了她一个白眼,“谁和你说我是文科生了?”

  “不是?你不是我哥室友吗?”

  “我和你哥不是一个专业,他是金融,我是学材料的。”

  “材料?”这个专业还算热门,她或多或少知道些,不过本科的材料,她有些疑惑:“不读研吗?”

  许琰笑了,“懂得还挺多,不过,科研不适合我。”

  “那你适合什么?”

  许琰思考了下,认真说道:“无所事事。”

  谢嘉楠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不是他看起来学识渊博,而是她相信他哥交朋友的眼光,并且谢致远最看不上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公子哥,从小便对她耳提面命,不让她成为家里的蛀虫。

  他说话没个正经,谢嘉楠不想理他,接着做自己的作业。

  许琰见她写上作业了,便不打扰她,过了一会儿,他出去接了个电话,后又匆匆出门,换鞋时,他想到什么,嘱咐了句,“晚上六点我要是没回来,你就不用等我吃饭了。我这里有张卡,想吃什么就去吃,不过,八点之前必须回家。不然,被我发现了,要你好看。”

  谢嘉楠心里想,“你又能怎样要我看好?”

  许琰一眼看穿她的小九九,“到时我给你哥打电话,顺便交代一下你前几天晚上的事。”

  “……”

  门被关上。

  谢嘉楠走到玄幻门口,看见柜子上放着的那张卡,她拿了过来,手指弹了下卡面,嘟囔句:“黑卡,有钱人呐。”

  晚上六点钟时,天色渐渐暗沉,谢嘉楠有些饿了,将作业收拾好,又换了身衣服准备出去。她想叫宋渝来着,一想到上次被许琰抓包那事,心有些虚,便算了。

  她没在餐厅吃,仗着今晚没人盯她吃饭,她简单买了些自己爱吃的东西,付钱时没用许琰给的那张卡,太招摇了。

  八点时,许琰没回来,还说要抓她呢,只会吓唬她。

  十点多,门铃响了。

  谢嘉楠刚一开门,便闻见男人身上的那股酒味,他身形摇晃,脸上染着点点红晕,她赶紧把他掺了进来。

  男人太沉,两人走路都摇摇晃晃的。谢嘉楠一边掺着他,一边说道:“不能喝酒还喝这么多,还说什么八点来抓我,吹牛……”

  许琰一个摇晃直接将谢嘉楠拽倒在地,她倒在他身上,他的嘴唇擦过她的脸颊靠在她的耳边。

  他轻微的呼吸声落于她的耳畔,如雨滴打在水面,心跟着泛起阵阵涟漪。

  他呼吸滚烫,烫得她的心口窝生疼。

  谢嘉楠手撑在地上,抬起上半身看他。

  男人眼底是那样亮,比今晚的星星还亮,他看着她,却什么话都没说。

  时间仿佛暂停一般,她的动作和意识都跟着暂停。

  下一刻,她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下沉,渐渐,渐渐。

  最终,她停在他面前,几厘米的距离。

  她下意识看向他的眼睛,她在他浅棕色的瞳孔中清晰认出自己的倒影。

  当头一棒,她慌张起身,起身坐在他旁边。

  她努力平稳呼吸,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紧张。

  她能控制住呼吸,却遮掩不住剧烈的心跳声,也掩藏不住自己诡异的心情。

  她意识到刚才的举动有多无理,甚至是有多危险。

  值得庆幸的是,她第一次在他那双迷惑人心的眼中清晰地认清自己。

  她没给自己沉浸的机会,同样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谢嘉楠拍了拍他的胳膊,“起来,别在这儿躺着睡觉。”

  谢嘉楠恨不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许琰扔在他那榻榻米上,她给他盖上毛毯,掖在他的腋下,“许琰,晚安。”

  许琰早就闭上眼睛,呼吸平稳,侧过头去睡着了。

  谢嘉楠调暗客厅的灯,但没关,怕他晚上起夜,麻烦。她刚想上楼回房间睡,想想便算了,她在沙发委屈一夜。

  房间安静如同这夜色幽深静谧,睡在塌塌米上的男人突然睁开双眼。

  他双眼一片清明,早已没了酒精熏染后的醉意。

  醉是真的,但是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呢,大概是在她无心靠近的那一刻,在他唇边擦过的那一刻。

  也在她眼色沉沉看向他,向他靠近的那一刻,他一直在看她,准确来说是她让他不得不去看她,不得不去注意她。

  她以为他醉了,但他却很清醒,清醒到心脏的某一角轰然塌陷,清醒到他第一次有种自己身在人间,真切活着的感觉。

  他不敢承认,但他却明白自己对于她的吻是存有多大的期待,可吻过后呢,他会不会推开她。

  他想,他会。

  甚至将所有旖旎都摧毁。

  可她的吻未落下,他的心飘然着失落的同时,有一股庆幸漫上心头。

  他太卑劣。


标 签都市 白鹭鸶 半岛落日 许琰谢嘉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