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压寨翘夫郎女尊_聂千万秦先小说岚空瘦雪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70 ℃
压寨翘夫郎女尊_聂千万秦先小说岚空瘦雪

聂千万秦先小说

岚空瘦雪 著

连载中免费

知名网络作家岚空瘦雪的作品读起来流畅爽利,由聂千万秦先作为男女主角的小说是《压寨翘夫郎女尊》,小说内容概述:聂千万作为一个寨里的山大王,虽未女性却丝毫不输给男儿,这下可愁坏了寨子里的老人家,老大这孩子一直不成亲可怎么办?结果,聂千万某天带来了秦先,直接就到了成亲的阶段,问其原因,一句话,这人屁股翘的很!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知名网络作家岚空瘦雪的作品读起来流畅爽利,由聂千万秦先作为男女主角的小说是《压寨翘夫郎女尊》,小说内容概述:聂千万作为一个寨里的山大王,虽未女性却丝毫不输给男儿,这下可愁坏了寨子里的老人家,老大这孩子一直不成亲可怎么办?结果,聂千万某天带来了秦先,直接就到了成亲的阶段,问其原因,一句话,这人屁股翘的很!

免费阅读

  小八暗戳戳地拽了拽周沫的衣角,“别看了,李公子不是我们这等人高攀的起的。”

  周沫瞪圆了眼睛,“我对他没有兴趣!”

  嗓音很大,声调很急,这种急于否认的态度落在李绒绒眼里,他只是嗤笑一声。

  李绒绒轻轻落座,翎羽扇子遮住半张脸,浓密的睫似自恃华美的蝶翼轻颤着收敛,整个人沐浴在金色的光华里。

  周沫迅速转过头去。

  “去哪儿?”小八问道。

  “扫地。”

  .

  这次容月是借着李绒绒的请帖出来,面上是去城郊的庄子游玩,容天权一听是李家的邀约,自然是求之不得。

  细微的光线里,冷澹觉得自己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她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一句“阿竹”险些脱口而出,双唇干裂,发不出声音,舌尖一阵清凉,甘甜的泉水涌进嘴里。

  容月小心地将水慢慢地喂了进去,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冷澹的双目紧闭,眼珠却骨碌碌地不停地转着,眉间的黑气不见消减。

  “你不是说要去我哥哥的墓吗?你醒过来,我就告诉你。若是哥哥还在,他定不愿看见你如此。”

  “我想当年哥哥离开你,肯定也是为了让你好好活下去。”

  “哥哥他,也只想与你在一起。”

  容月从怀里掏出一沓樱粉色的信笺,“这些都是哥哥写的,我想,他都是写给你的。”

  冷澹的眼珠动的更厉害,王大夫说,她这是陷入了梦魇。

  心魔成魇,容月叹了一口气,拿起铜盆里的巾帕,拧干了水为冷澹擦拭。

  门外聂千万抬脚进来,说了句,“哟,今天挺早。”

  容月看了一眼外面日上三竿,不打算说话。

  聂千万神清气爽,精气神儿十足,“听说现在越家现在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可惜冷澹看不着啊。”

  关于越家,容月听到了一点风声,连他这种闺阁男子都知晓的事情,整个金城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越家的家主被刺身亡,旁支又被祸害的不轻,已经挑不出人来继承家业,除了刚出生的小奶娃娃,就是总角的幼童,无奈只能年过八十的老太君颤巍巍地举着个拐杖出来主持大局。

  聂千万吊儿郎当,“我倒要看看,这老祸害精还能喘多久的气儿。”

  “哟,老王来了啊。”聂千万一根手臂搭在王大夫的肩膀上,亲热的好像是自家的姊妹。

  老王将药箱一搁,净了手就开始给冷澹诊脉。

  “扶她起来。”诊脉完毕,老王按例开始施针。

  容月动作熟练地将老王的银针袋子摊开,密密麻麻大小各一,粗细不同的银针立刻呈现眼前,点火,炙针,一套动作下来,聂千万都有些吃惊。

  冷澹身子被聂千万扶着坐了起来,被扎成一个刺猬成了冷澹的日常。

  “她什么时候才能好?”

  老王白她一眼,“看她自己了,身上的伤好的倒是快,可是心魔难除,难保醒了之后依旧神志不清。”

  “那不就成疯子了?”

  “也可以这么说。”老王慢慢擦拭着银针,将东西都收了起来。

  秦先刚从门外进来,便看见容月低垂着眼睛,情绪不明。他出声宽慰道,“心病还须心药医,我知道你心里焦急,还有我们照看她,会没事的。”

  “兄长。”容月一笑,却是苦涩涩的,“我知道,我只是替哥哥照料她罢了,若是哥哥还在,他也会如此照料她的。”

  秦先却微不可察地拧了一下眉,他看了一眼冷汗涔涔的冷澹,又看了一眼手中抓着一方丝帕直直得盯着她的容月,心中闪过一个古怪的想法。

  聂千万手里扶着冷澹,只能殷切地看着自家夫郎,眼神热烈滚烫,秦先干咳一声,避开了她直直的视线。

  施针完毕,聂千万终于腾出手来拉住了自家夫郎的小手手。

  容月是托了李绒绒请帖才出的门,是以还要和李绒绒去转上一圈,免得落人口实。

  李绒绒百无聊赖,一见聂千万出来,便娇笑着挥着翎羽扇子送上了一阵香风,喷的聂千万打了好几个喷嚏。

  翎羽扇子上的香粉是用了上百种花香调制而成,轻轻一扇,香气就极为浓郁。

  “你干什么?!啊,阿嚏!”聂千万只觉得眼皮也痒,鼻子也痒,不一会儿,眼睛和鼻子都变得红肿起来,视力所及的范围也变得窄了。

  “老王救我!阿嚏!”聂千万双手乱挥,不住地揉眼睛。

  秦先赶紧打了一盆清水给聂千万冲眼睛。

  老王乐不可支,但还是从药箱里拿出一包药粉,“洗干净了敷上,半个时辰之后拿下来。”

  秦先接过药粉,空气中还残余着浓郁的百花香气,他想,他妻主应该是过敏了。

  李绒绒咳了一声,继续恢复了一副独自高贵的样子,却不靠近聂千万,只远远地看着,时不时地张大眼睛看着秦先给聂千万上药,半掩着面容有些心虚。

  周沫却是抢在了小八前面将那盆清水换了,见缝插针抱大腿,以后才能有肉吃。

  “拿点儿冰块儿。”老王在她身后喊着。

  冰块儿哦哪里知道冰块儿在哪,她看向小八,小八一脸迷惑的摇头。

  容月轻挪莲步,“跟我来。”

  周沫和小八相视一眼,连忙跟上。

  “哥哥素来爱酒,这别院底下是有一层酒窖的,但是酒却不多,是以又藏了少许冰在里头,这次她受伤,却是刚好用上了。”容月轻轻解释。

  周沫应和着,好奇地四处张望。

  小八见过无辟山上的冰窖,再看这一处冰窖就觉得有些逼仄,一块木板上压着几块摞在一起的砖石,容月挪开有些费力,这二人赶紧上去帮忙。

  掀开木板,一条长长的狭窄的阶梯向下铺陈,底下潮湿的尘土扑面而来。

  有周沫和小八在,自然就不用容月亲自下去了,小八一马当先,已经下去了,周沫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下去了。

  地窖里漆黑一片,一进去就有一股清凉的气息,周沫看着那一堵冰墙,这是少许?

  冰上镇着几坛酒,其中一个白瓷的酒瓶上的花纹古朴却不笨拙,颇有一丝灵动,周沫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小八倒是动作很快地敲下了一块冰,“快走吧,虽然凉爽,可是也待不得时间久了。”

  周沫点点头,地窖凉爽是不假,但是太过密闭,时间久了,难免会喘不过气,是以她将冰块接过来,用一块干净布包了,二人从那狭窄的阶梯上又走了出去。

  容月还在上面等候,见她二人出来的如此迅速笑道,“走吧,聂寨主还在等着。”

  敷上冰块之后,聂千万的眼皮总算是消了,也不痒了,就是还有一点红,周沫时不时地在旁边问一句,“老大,感觉好点没?”

  她跟着小八一起叫,俨然有种想成为无辟寨一份子的架势。

  聂千万遭此横祸,心里正不爽,自然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其实聂千万盖庆幸幸亏不是现成的花粉,而是调制之后洒在扇面上的香粉,无辟山虽然是座山,但是山上多是竹子乔木一类,开花儿的极少,是以聂大寨主根本不知道,自己闻不得这个。

  况且山中开花也顶多是些叫不出名字问不上味道的野花,像是李绒绒这等专挑牡丹桂花一类的,也是金城里大家闺秀才用得起的,若是聂千万平日里折腰阁里坐一坐,温柔乡里滚一滚,自然也就识得这个这个味道了,但是二十几年的老光棍一条,她家心肝儿身上都是她喜欢的草木香,谁寻思这个了?

  说到底,还是怪这个作妖的李绒绒。

  聂千万横眉过来,一双眼睛里都是怒意。

  “容月!”李绒绒顿感不妙,急忙唤了容月一声。

  “来了,李公子。”容月看出李绒绒急于遁走的小心思,很是上道的接过话,“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李绒绒以扇掩面,睫羽一眨,朝着容月送了一个眼神儿。

  既然要出门逛街,门外的小厮车夫早已是预备下的,并且等待多时,二人出来之后,容月问了李绒绒平时逛的铺子都是哪些,然后二人合计着先去了成衣铺子。

  车轮辙印越驶越远,秦先望着马车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心肝儿?好好的叹什么气?”聂千万拿着秦先递给她的冰凉巾帕敷着药粉,听见自家夫郎一声叹息。

  “我与妻主出门,也只是逛了逛打铁的铺子。”秦先的语气中带上了怨念,委屈巴巴的,揪着聂千万心肝儿疼。

  “心肝儿想逛什么,这金城的铺子,还不是随你挑。”

  “自然是都想逛。”秦先一笑,洁白的皓齿轻露出来,像一只即将得逞的小狐狸。

  “那好说,妻主我陪你逛 。”聂千万将帕子一扔,一只手就搭上聂千万的下巴,“不过,逛完之后,有什么奖励呢?”

  “看妻主想要什么奖励了。”秦先细细眯着的眼睛越发诱人。

  聂千万大笑,“我想要的,还能有什么?”

  李绒绒一走,聂千万只觉得呼吸也通畅了许多,她摸着下巴看着马车驶出去的胡同口儿,有仇不报非君子,除了她的心肝儿,她可不会对其他的男子怜香惜玉。

  老王在金城开了一家医馆,平时都以问诊的名义出来给冷澹看病,来去匆匆,这次倒是留下了一个小药童照料冷澹。

  聂千万乐得自在,既然冷澹是心病,她也没什么好法子,伤春悲秋茶饭不思不是她的作风,正好自家小夫郎提出要出门,她便乐呵呵地答应了。

  既然要出门,聂千万就嘱咐小八将那一堆带来的男子衣服都拿出来,在床上一件一件摆开,周沫也想来帮忙,但聂千万冷着脸让她去劈柴了。

  小八也走了之后,聂千万关上门。

  “心肝儿,看这些都是妻主我给你新整的,都是新的哟。”聂千万拉着秦先来到床前。

  秦先觉得他看见这一床花花绿绿的衣服就眼疼,但是架不住聂千万殷切地湿漉漉的目光,他硬着头皮接过了聂千万拿的一件粉青外袍和藕粉里衬。

  “妻主。”

  “嗯?”

  “你没听过一句话,叫红配绿,赛狗屁吗?”秦先向聂千万投去质疑的目光。

  “哈?快快快,让我看看我可爱的小狗屁~”聂千万脸上洋溢着兴奋。

  嗯?秦先回过头将衣服往聂千万头上一扔,“你才小狗屁。”

  聂千万腆着脸上来就要解秦先的腰带,“来,妻主给你换。”

  秦先觉得聂千万的审美应该是长歪的,所以决定亲自穿上这一身赛狗屁让他妻主好好瞧瞧,好深刻地认识一下自己的短板。

  但是他显然是没有料到聂千万在自己心里给他加的美颜滤镜有多重。

  “哇——哦——”

  聂千万星星眼,“好看!这一身果然很衬我心肝儿~”

  秦先: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直女审美?

  “我要换掉。”秦先不由分说,去屏风后边将这一身娇嫩鲜艳的颜色换了,又穿上他那一身月牙色的素净衫子。

  聂千万拿着她精心挑出来的衣服,一脸惋惜,“真的不穿吗?还有好多呢……”

  “妻主若是想见些鲜艳颜色,大可自己穿了上身,岂不美哉。”秦先斜眸过来,将腰间的绦带打了个简单的结。

  “我不是觉得心肝儿你平日里都太素净了嘛,出去逛街,穿得喜庆点儿。”聂千万嘻嘻笑着。

  “我看你是皮又不痒了。”秦先穿好了最后一件外袍,双手从颈后将青丝向外一撩,如瀑一般。

  聂千万哈哈笑,“痒不痒都是心肝儿你的,不过现在是真的不痒了。”

  二人收拾好都已经午后了,这次出门就先觅食。

  秦先是个随意的,聂千万也不是讲究排面的人,但是这次来的地方,光是看上去,就是相当的有排面了。

  金城远近闻名的鼎香居,炎炎夏日里又以一道冰镇玲珑碗远近驰名。一个大号的琉璃广口碗,底下铺上一层碎冰,随后将冰镇后格外清脆的时令水果一层一层不带重样儿的铺上去,白桃、苹果、雪梨……最上边一层是新鲜洁白的藕片和一粒粒清香的莲子,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动,不必说再临上桌之前还会浇上清澈如金汤的黄酒和可口的冰糖汁。

  冰镇玲珑碗一向最得金城富贵人家的青睐,但是冰在夏日本就难得,这道独特的夏日消暑美食,并不是一般人家能够享用的。

  秦先看着面前这一颜色缤纷的玲珑碗,“妻主不是说,这玲珑碗很难吃到,还得提前预定吗?”

  鼎香居二楼的雅间都是木制的小隔间,一大碗各式的冰镇水果在琉璃碗里,将暑气消了一半。

  “也不看看你妻主我是谁?”聂千万从玲珑碗里挑出一枚鲜艳饱满的樱桃,往秦先嘴里送,“来尝尝。”

  酸甜可口,舌齿生津,秦先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无辟寨的寨主,土匪帮的头子,我的妻主 。”

  聂千万听到最后一个称呼的时候一乐,“对,因为我是你妻主。”

  ?

  秦先埋头又吃了一枚聂千万递过来的莲子,“就因为这?”

  “不然呢?”

  冰镇玲珑碗虽然解暑爽口,但是空腹也不宜多吃,聂千万点的小食很快就上来了,清烩银虾、红烧鲈鱼、荷叶藕粉,最后上了两碗清新碧绿的冷面。

  秦先用筷子夹起一根放在嘴里,口感清新适人,“这面的味道倒是新鲜。”

  端菜上来的小厮笑着解释道:“这是最新上的面食,名为槐叶冷淘,取得是青槐嫩叶捣汁和面,再做成细面条,过冰水浸漂而成,上桌之前还加了本店特制酱料。”

  秦先心中赞叹,在吃这件事上,从古至今到都是出奇的一致。

  隔壁雅间一阵声响,李绒绒拖着华美的长裙出来,翎羽扇子指着聂千万和秦先那一桌道,“倒是巧了,这冷淘如此精致,给本公子也来一碗。”

  小厮笑着答应,聂千万却是在小厮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秦先看了她一眼,只觉得不像是什么好事。

  容月从李绒绒身后走出,温婉一笑,“好巧啊,聂小姐,兄长。”

  因着是在外边,容月并没有称呼聂千万为聂寨主,免去许多麻烦。秦先回礼一笑。

  容月倒是笑着落座,“兄长莫怪我不请自来了。”

  “不会。”聂千万为了方便给自家夫郎喂东西,所以与秦先坐在了一边,所以容月正好坐在了二人对面,秦先抬头,倒是多看了容月几眼。

  李绒绒也顺势坐在聂千万对面,聂千万熟视无睹,嘴角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小厮很快就回来,又端上了一道菜,都是炸的金黄的小长条,秦先疑惑了一下,“这是?”

  小厮解释道,“本店的特色菜之一,油炸地龙。”

  李绒绒看清那道菜时却已经是变了脸色。

  “你们可知这地龙乃是……乃是……”李绒绒话说道一半,却又说不下去了,他手扶住胸口,有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

  “蚯蚓。”聂千万替他说了。

  聂千万将一个炸的金黄酥脆的地龙伸到李绒绒眼前,“来尝一个?还不错。”

  李绒绒终于受不住,起身离开座位干呕起来。

  秦先笑,虽说蚯蚓是蛋白质,但是要秦先自己吃,他却还是有些难以下嘴。

  秦先看向聂千万,那眼神的意思是,你故意的?

  聂千万:那可不。

  容月掩口,却也离着那道油炸地龙远远地,一抬头却发现秦先在看着他。

  “怎么了兄长?”

  “无事,只不过觉得你与在山上时,有些不同。”秦先一笑,吩咐小厮又添了两副碗筷。

  聂千万虽然心里在说添什么添,但是好在是秦先的面子,她只能憋着。

  “当时是抱了赴死的决心,做事难免冲动莽撞,给兄长和聂小姐添麻烦了。”容月就要站起身来行礼。

  聂千万大手一挥,“得了,这次可是多亏你冷澹才能保住她的小命,以前那点子事儿,不足一提。”

  容月还是起身行了一礼,“这是我替哥哥救得她,我甘愿。”

  “好了,快坐下,你们怎么也在这里?”秦先将容月拉起。

  “原是在逛锦缎铺子的,已近晌午,便随便找了一家来吃些,可是巧了遇上了兄长,便来凑一桌了。”容月微笑。

  李绒绒呕完了又坐了过来,一脸的骄矜还是未改,只不过就是略微苍白,“未婚妻主好狠的心,竟然纵容他人肆意伤我。”

  聂千万连眼睛都未曾抬起,“心肝儿,吃肉。”

  秦先欣然接受,若是他没记错,好像是他妻主亲自将那什么怼到人家脸上的,呵,男人。

  二人独处变成了四人聚餐,聂千万心里老大的不乐意,她将那盘油炸地龙又往李绒绒面前推了推,果不其然地看见那一张脸又变了颜色。

  秦先心里狂笑,聂千万岂止是心里狂笑,她面上都一点都不压抑,笑了个前仰后合。

  李绒绒觉得这人实在是不可理喻,连戏都不想演了,“我去楼下马车等你。”

  这句话是丢给容月的。

  容月有些尴尬,“我也先告辞了,改日再与兄长和聂小姐一起小聚。”

  说完倒是也下了楼,步履却是不慌不忙。

  秦先凑在他妻主的耳边,“这下如愿了?”

  “嘿嘿。”聂千万耳边被秦先吹的痒痒的,“只有我们两个多好。”

  秦先低声笑起来,“我饿了。”

  聂千万继续殷勤地布菜。

  隔壁雅间的饭菜不过动了三分之一,容月走到鼎香居外边,上了马车,“李公子,久等了。”

  李绒绒却未曾看他一眼,直接吩咐了车夫赶路。

  今儿个的中饭吃的十分不顺意,李绒绒败兴的很,不停地用扇子扇着香风,连带着对容月也有些恼了,“不就是个躺在床上的废人,值得你们如此为她奔波?”

  容月脸色一沉,李家势大,看如今金城的情势,李家更有蚕食吞并越家的倾向,现在李绒绒便是金城中惹谁都别惹他的金贵小公子,旁人巴结还来不及,何况容月现在的确是有求于他,他脑海中闪过冷澹那张苍白的脸,终究还是开了口。

  “她虽然现在是个废人,但是她不会永远是个废人,她会站起来的。”

  容月眼神坚定,李绒绒看了半晌。

  就在容月以为他要赶自己下车的时候,李绒绒忽然露齿一笑,“我还以为你和这金城其他的男子一个样儿,只会看人眼色呢。”他向着马车后边的靠垫一倚,“以后你就是本公子的人了。”

  容月早就听秦先说,这位李公子,脑回路好像不太正常,现在看来,兄长所言不虚。不过他素来不好拂人的面子,当下点了点头。

  “走吧。”

  门外的车夫应了声是,小马蹄哒哒哒向着容府驶过去,李绒绒以扇掩面,“先送你回去。”

  鼎香居二楼,秦先凭栏远眺,他看着容月上了马车之后,才回过头对着聂千万努努嘴。

  “亲亲?”聂千万噘嘴凑上来。

  秦先将聂千万推开,大庭广众的,亲亲什么亲亲?

标 签古言 压寨翘夫郎女尊 聂千万秦先 岚空瘦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