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言惜苏泽俊小说_为谁欢喜为谁忧言惜苏泽俊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69 ℃
言惜苏泽俊小说_为谁欢喜为谁忧言惜苏泽俊

为谁欢喜为谁忧

言惜苏泽俊 著

完本免费

主角叫言惜苏泽俊的小说《为谁欢喜为谁忧》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意外,言惜救下了苏泽俊,也对他一见钟情,她向他施威,最后如愿嫁给了他,可换来的却是父亲公司破产,哥哥被送进监狱的下场,为了救家人,言惜被迫和苏泽俊签下协议,他撤掉对他家人的打压,而她也需要救他的心上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叫言惜苏泽俊的小说《为谁欢喜为谁忧》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意外,言惜救下了苏泽俊,也对他一见钟情,她向他施威,最后如愿嫁给了他,可换来的却是父亲公司破产,哥哥被送进监狱的下场,为了救家人,言惜被迫和苏泽俊签下协议,他撤掉对他家人的打压,而她也需要救他的心上人.....

免费阅读

  言惜不知道自己在病房坐了多久,直到手脚传来麻痹感,她才擦干眼泪,准备离开。

  许是坐太久了,忽然的起身让她感到眼前一黑,当她准备好再次摔倒的时候,落入一个有力的怀抱。

  “惜惜,你没事吧?”

  是安又淼。

  “惜惜,你的手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腿上怎么也有?”说着正要拉着言惜去包扎。迎面撞上苏泽俊。

  他双手握成拳头,冷冷的盯着相互依偎在一起的两人。

  刚刚对言惜出手,苏泽俊并不认为他做错了什么。

  可当看到她摔倒在地后渗出的血。

  他的心里居然跟着急促起来,居然还会冲动的想要立刻带她去治疗。

  刚刚守在吴晓恋身边,安抚她的情绪,哄着她睡觉,但是脑子里居然浮现这个女人的音容笑貌。

  他也不知自己在吴晓恋病房呆了多久,只感觉时间过得非常缓慢。

  好不容易把吴晓恋哄睡了,自己急匆匆赶来看这个女人。

  她倒好?这么快就投入别人的怀抱?

  言惜看到苏泽俊下意识往安又淼怀里躲,这一举动更是点燃了他的怒火。“言惜,你就这么不要脸?”

  言惜欲辩驳:“我没……”安又淼却抢先一步:“苏泽俊,你不要老是在这里血口喷人,言惜受伤了,我只是想带她去看医生。”

  苏泽俊瞥了一眼言惜的手,确实还有小血珠往外渗:“安公子可能不知道,言惜啊就是喜欢装可怜骗人,安公子可不要轻易被骗了。”长臂一捞,把言惜搂入怀中:“安公子,我的女人我会带她去看病,就不劳烦你了。”

  安又淼想要从苏泽俊手中将言惜抢回来:“你凭什么说言惜是你的女人?你要是真的爱她,你会让她一个人在这吗?”

  苏泽俊猩红着眼看着安又淼:“好,那我就让你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我的女人。”说着就把言惜往病床上扔,同时进来两个壮汉把安又淼“请”出门外。他开始不管不顾解开她的衣服。

  “啊,不要……求求你,泽俊,不要。”

  不论言惜怎么求饶,苏泽俊却像疯了一般,不肯停下。

  安又淼就被壮汉摁在门外,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完全没有可挣脱的机会,只能大吼:“苏泽俊,你凭什么这样逼惜惜。”

  当言惜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穿戴整齐躺在另一个病房里。

  睁眼第一个看到的是安又淼。

  见言惜睁开眼睛,安又淼激动上前查看:“小惜,怎么样了,还有没有不舒服呢?”

  言惜偏过头,不愿直视安又淼,自己这么狼狈,而且,发生那样的事……她还怎么好意思面对安又淼?

  “言惜,看来你是又忘了谁才是你的男人了?”恶魔般的声音传来,听了直叫人颤抖。

  安又淼怒视倚在门口的苏泽俊,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面前,拽起他的衣领:“你个王八蛋还敢来?”

  苏泽俊毫不客气拍走安又淼的手:“怎么,安公子就这么心疼我的女人吗?”

  安又淼双手紧握:“你还知道言惜是你的女人?那你是怎么对她的?”

  苏泽俊双手插兜,一副傲慢的样子:“安公子,我的女人,我想怎样就怎样,安公子不要多管闲事才好。”一手推开挡在面前的安又淼,径直走到病床前,命令到:“待会就去做检查,要是身体没什么大问题,明天就进行手术。”

  交代完苏泽俊便走了,言惜甚至怀疑刚刚发生的都是自己的幻想……

  言惜很听话的去检查,或许是有苏泽俊的“特意”交代,言惜很快就拿到了体检表。

  医生说:“言小姐,你的身体素质太差了,而且我们发现你有遗传心脏病。”

  言惜开始害怕起来:“医生,那我……”

  “言小姐,你不能捐骨髓了,你身体状况太差,要是捐骨髓的话,有一定的风险,也就是可能一命换一命。”

  言惜拿着体检报告,孤身一人走在医院长廊上,脑子里不断回想着医生说的话“要是一意孤行去捐骨髓,那么最坏的结果将会是一命换一命。”

  她签了协议,苏泽俊只要求她给吴晓恋捐骨髓,但是她真的不想死,她的哥哥还在监狱里,妈妈又还躺在医院里,要是她死了,那她的家怎么办,爸爸怎么可能撑得住?

  没一会儿,眼泪就都在她眼眶里打转,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流泪,她便低着头走路,忽然一双皮鞋出现在自己眼前,泪眼朦胧看不清,言惜便想绕过行人,离开这里。

  却不料,刚走一步,就被拉住:“言惜,你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是不?”就听声音言惜都知道这是谁,自己喜欢这个人这么多年,他的音容笑貌都刻在自己脑子里了,怎么可能记不得他的声音?

  言惜抬起头,慌忙解释:“泽俊,我没有。”

  苏泽俊看着满眼通红,饱含泪水的言惜,一时间居然感到有点心疼,还想用手拭去她的泪水。

  “泽俊哥,言惜妹妹,你们怎么在这啊?”突兀的女声将苏泽俊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苏泽俊听到声音就转头过去扶吴晓恋:“晓恋,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在病房等我吗?”

  在病房等你?那不就是给了言惜纠缠你的机会?这话,吴晓恋当然不会当着苏泽俊说,毕竟在苏泽俊心里,她吴晓恋可是最清纯可人没心机的女孩了。

  须臾,吴晓恋换上一副笑脸:“哎呀,泽俊哥,我在病房实在是无聊,我就出来走走。”

  吴晓恋拉开苏泽俊扶着自己的手,走到言惜那边挽住言惜:“惜惜,你怎么了?怎么哭了?”说着用手去擦言惜的眼泪。

  言惜看着眼前的吴晓恋,下意识躲开,用手背把眼泪擦干,重拾笑意:“我刚刚检查完”

  吴晓恋一副很受伤的样子:“泽俊哥……”眼眶居然该死的红了起来,这幅样子,男人看了,都会毫不犹豫去保护她。

  苏泽俊挑眉:“检查结果怎么样?”

  言惜没有隐瞒,将医生的话一五一十都告诉了苏泽俊。

  吴晓恋听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傻女人,中计了吧!”

  “泽俊,那我们不要用惜惜的骨髓了好不好,惜惜会死的,我不能为了我自己害死惜惜,我不能这样。”吴晓恋哭的梨花带泪的,这可怜兮兮的模样,真的是谁看谁心疼。

  苏泽俊的回答把言惜打入万劫不复之地:“言惜,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个满口谎言的女人嘛?”苏泽俊把言惜逼近角落:“你就这么不想救晓恋?你和晓恋一起长大,为什么她那么善良,你却这么可怕?当她知道给她捐骨髓的人是你的时候,她还求我不要用你的,你呢?为了不救她,居然说捐了骨髓你会死?”

  言惜不断摇头:“泽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苏泽俊呵住言惜:“就算捐了骨髓你会死,那么用你的命换晓恋的命,也值了。”

  言惜怎么也想不到,苏泽俊既然这般不在乎自己……

  苏泽俊温柔扶着吴晓恋:“晓恋,我先带你回病房。”

  在路过自己的时候,言惜清清楚楚看见吴晓恋脸上的笑意,仿佛在嘲笑自己“看吧,苏泽俊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她只在乎我。”

  说罢苏泽俊和吴晓恋转身进了病房。

  言惜靠着墙壁慢慢滑落,最后瘫坐在地上,眼泪也跟着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知道苏泽俊不爱自己,却不知道苏泽俊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

  病房里传来吴晓恋娇弱的声音:“泽俊哥,惜惜说的是不是真的?”

  苏泽俊沉默,他只知道言惜是最适合捐骨髓的,却不知言惜为什么不能捐。

  吴晓恋一副着急的样子:“泽俊哥,你怎么能这样自私?咳咳咳……我死了没关系,可你不能害死惜惜啊!你这样做,养父养母会恨死我的……不能这样做,惜惜是养父养母的心肝宝贝,泽俊哥,要不,手术我们不做了吧……”

  “说什么傻话呢?”

  苏泽俊将吴晓恋搂进怀中,满眼心疼:“不要想这些了,我跟她之间有交易,只有她给了你骨髓,她们家才有救,我想就算她死了,但是可以救言家,更何况,她能救你,是她的福气。”

  苏泽俊说的这些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了她的心脏,还在里面转了个圈,疼的她无法呼吸。

  她颤抖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来,明明不是寒冬,可是她却感觉寒风刺骨。

  因为吴晓恋有加重病情的趋势,原本定在明天才做的手术,改到晚上进行。

  手术前,苏泽俊特地去了趟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言小姐的体检报告结果是否显示说她不能捐骨髓,否则将会有生命危险?”

  主治医生唯唯诺诺:“没有的,体检报告显示言小姐一切正常,非常适合捐骨髓的,捐玩之后只要好好休息,很快就可以恢复的。”

  苏泽俊的手不自觉紧握,很好,非常好,居然敢糊弄自己?

  “晚上的手术,不用给言小姐打麻醉了。”

  主治医生听完,身子忍不住一颤,断断续续说道:“苏总,骨髓穿刺一定要麻醉的……那种疼痛程度一般人受不住的……说不定,言小姐会撑不过去啊。”

  疼?疼就对了。也是时候给这个满口谎言的女人一个教训了。

  苏泽俊冷笑,居高临下地看着主治医生:“出了问题我会负责!”

  晚上八点,言惜被推进手术室,医生按照苏泽俊的叮嘱,没有给言惜做如何麻醉,径直将针头刺进她的肌肤。

  当针刺进骨头,言惜忍不住尖叫,双手死死地扣住手术台的边缘。

  凄惨的声音从手术室传来,门外的苏泽俊心口不由的一紧,但这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他在想什么呢?是心疼吗?

  苏泽俊的眸子泛起冷意,他刚才居然在心疼她,他怎么能忘记言惜是个满口谎言心狠手辣的女人呢?如果不是她,自己可能早就娶了晓恋为妻了,而这个女人,为了不救晓恋,还撒谎。

  所以她疼,是她活该!

  在经历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痛苦后,言惜最终昏死在手术台上。

  骨髓如愿被取了出来,取出来第一时间,苏泽俊便迫不及待地让医生去给吴晓恋移植,一行人往隔壁的无菌手术室跑,言惜的骨髓总算进入了吴晓恋的身体,没有产生排异,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所有人都在围着吴晓恋的病房转,没有人记得隔壁手术室里还躺着一个昏死过去的人……


标 签言情 为谁欢喜为谁忧 言惜 苏泽俊 言惜苏泽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