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穿成修真大佬的亲闺女叶白果小说_穿成修真大佬的亲闺女扶朕起来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19 ℃
穿成修真大佬的亲闺女叶白果小说_穿成修真大佬的亲闺女扶朕起来

穿成修真大佬的亲闺女

扶朕起来 著

连载中免费

小编这次带来的是《穿成修真大佬的亲闺女》,内容舂容大雅,里面的人物一个个也是风流缊藉,是作者扶朕起来的作品,主角叶白果小说讲述的是:叶白果穿越成为书里的人物,本来剧情是,到时候她是亿万富翁的闺女,幸福人生唾手可得,结果她穿越了,首富爸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一身仙风道骨口口声声教她修仙的大佬爸爸…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编这次带来的是《穿成修真大佬的亲闺女》,内容舂容大雅,里面的人物一个个也是风流缊藉,是作者扶朕起来的作品,主角叶白果小说讲述的是:叶白果穿越成为书里的人物,本来剧情是,到时候她是亿万富翁的闺女,幸福人生唾手可得,结果她穿越了,首富爸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一身仙风道骨口口声声教她修仙的大佬爸爸…

免费阅读

  叶绿海盯着自家兄弟碗里的肥肉好半天了。

  口水都快出来了。

  这可是好几块大肥肉,一咬满嘴油的那种,他想不明白为啥自家兄弟还是这么一副不满意的神色。

  等看到叶白川动作儒雅的吃着瘦肉,他才转了转眼珠子,猛地低头把自己碗里的瘦肉夹了出来:“弟,你吃这个,我喜欢肥的,咱们换换。”

  叶白川点头,叶绿海手上动作不停,刷刷刷把自个碗里的瘦肉和叶白川碗里的肥肉交换了位置,心满意足的夹起一片肥肉,美滋滋的咬下去,那种满嘴流油的滋味儿幸福的他只感觉自己上了天。

  肥肉多好吃的。

  他弟弟脑子果然还是不灵光,咋还喜欢吃瘦肉的。

  那玩意儿有啥好吃的,塞牙,还没点儿油水的。

  殊不知叶白川也奇怪他怎么还喜欢肥肉的。

  修仙之人讲究因果,既然吃了人家的东西,叶白川自然是打算给人办事儿的。

  排着长队把碗筷交到一个大盆里,他便起身朝院子里走去,王喜民紧紧跟在他身后,一个劲儿拍他的马屁。

  “大哥,你需要什么东西?要多少钱的大哥?那些钱,我王喜民现在也许拿不出来,但只要我真有孩子了,我做牛做马也会给你还上,让我干啥都行大哥!”

  王喜民最大的心结就是没有孩子,好不容易才碰到叶白川这么一个有真本事的,哪里肯轻易放过的?

  其实他身上其实并不是没钱,只是一开始不知道叶白川的实力,觉得他就是个脑子不清楚没啥真本事的,这算命的五分钱花的不值得的

  如今叶白川展现出自己的实力了,别说是五分,就算是十块,二十块,王喜民也心甘情愿往外掏。

  哪怕他这么说,叶白川也没觉得有什么感动的,还是那副冷淡疏离的样子。

  “当牛做马倒也不必,转世为人本就不易,除非有功德护体,否则注定要在饿鬼修罗地狱畜生四界轮回,生而为人却命中注定子女缘浅,也算是可悲,罢,就当做行善积德……”

  前面那一套文绉绉的话,王喜民听不懂,可最后这个行善积德,王喜民是听明白了,前面他得罪了高人,早就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没想到竟然能听到这样暖心的话来,可把王喜民给感动坏了。

  他当下连连拍着胸脯:“大哥豪爽,我听说大哥喜欢各种吃食,我们村儿山上有不少野果子树,等咱们结束培训回去,那些果子也该熟了,我给大哥背两麻袋去。”

  两麻袋果子,可能其他地方也有,估计是觉得不够证明自己的诚意,王喜民又道:

  “还有我们那边的河里,有不少外面地方没有的虾,我也给背一麻袋去;我婆娘是外地来的,会做一种咱们这里没有的年糕,我也给大哥带一蒸笼!”

  叶白川:……

  本来是想说就当做积善行德,善款一毛的。

  可有吃的。

  那也行吧。

  他深思熟虑一阵:“这样吧,我给你画一道灵符,你贴身携带,期间不可做恶事,两月之后,你必有一女。”

  王喜民大喜,一点儿也没有因为是个女娃而感到失望,激动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他搓着两只手,眼角泛起点点泪光。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两个月以后我媳妇儿肚子里就有一闺女?”

  “是与不是,两月便见分晓。”

  叶白川这话说的是异常的自信,那股自信的气场衬托的他本就与众不同的气质更加傲视群雄,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气场,王喜民的心里面对他是越发的信服。

  王喜民激动的在那边站着,等着叶白川把灵符交付与他。

  哪成想这一等就是好些时候,直到叶白川不耐烦的用他那修长的食指敲了敲地面,满脸不愉。

  “为何不送上黄纸朱砂?”

  “还需要这些玩意儿?”

  王喜民哪里懂这些的,他还以为这灵符是随随便便找张纸画一下就行了的。

  叶白川也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他又把自己养尊处优的习惯带到这个世界来了,摆摆手。

  “差点忘了,这所谓的灵符需要用到朱砂,黄纸,毛笔……”他顿了顿,又别有用心的加上了一句。

  “……以及糖葫芦和肉包子,如今皆不具备,不如待到日后材料齐全,再来画符。”

  王喜民哪里肯的?

  两个月,他是一天也不想往后拖,赶紧拦住了叶白川。

  “大哥大哥大哥……咱们别改日了,就今天吧!你等着我这就出去,买朱砂黄纸毛笔糖葫芦肉包子对吧?我跑的可快,一天就能弄完的事,为什么要等到第二天呢?大哥你说是吧?”

  不等叶白川发话,他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仿佛屁股后面有狼追着似的,只恨叶白川妈没有给他多生两条腿,他跑的那叫一个快,从跑出去到跑回来,总共也没有半个小时。

  也算是他运气好,这附近正好就有一家文体用品店,原本是专门方便这些政府单位办公用的,这会儿正好方便了他,至于糖葫芦和肉包子,更是大街小巷都有卖的。

  叶白川接过黄纸摸了摸。用食指蘸着朱砂看了看。再抓着毛笔舞了舞,总算露出了些许满意的神色。

  “质量上乘,可画出极佳的灵符,你站远些,别玷污了灵气。”

  王喜民赶紧就站的远远的。

  他不但自己站的远远的,他还拉着准备往那边走的其他人,不让他们过去打扰叶白川。

  他们两人在院子外面已经好些时候,宿舍里面的其他人都耐不住性子准备来看看情况了,听说叶白川是准备画灵符,都不敢上去打扰的。

  院子里面没有桌子,叶白川便把买来的黄色符纸铺在地上,调好朱砂后,挽了挽衣袖,执起毛笔,蘸取朱砂。

  围绕在旁边的众人一下子变得大气也不敢出。

  院子里格外的安静。

  猛的,叶白川在符纸上快速的画了起来。

  他的速度不快,大家伙都能看清楚他的动作,可又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大家的心里面都知道自己是画不成的。

  他缓慢又一气呵成地画好了符纸,停笔的一瞬间,那红色的朱砂仿佛活了过来似的,猛地闪过一丝耀眼的金光,再细看,却仿佛那一瞬间只是幻觉。

  叶白川放下毛笔,弯腰捡起符纸,招呼王喜民过去,王喜民扭捏了一下,欢天喜地跑过去了。

  “贴身放着,两月后见分晓。”

  “哎大哥!”王喜民连忙就从怀里掏出个香囊来,欢天喜地把符放了进去,露出一脸憨笑来,仿佛他已经有了个软糯糯的小闺女似的。

  只是他心里面还有些疑惑。

  “大哥,是不是还有些什么忌讳的?你让我买的糖葫芦和肉包子,我看还没用上的。”

  “哦,这是拿来补充灵气的。”叶白川面不改色。

  “画灵符需要消耗大量灵气,别看我面色如常仿佛毫无影响,实则内力空虚,急需滋养,休养生息一晚便可,勿再打扰。”

  他转身进了屋子。

  王喜民愣在原地,摸着香囊,只觉得叶白川的身影在他心目中越发高大起来。

  这是啥?

  这就是高人的风骨!

  他王喜民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报答大恩人!

  叶绿海正躺在床上砸吧着嘴回忆晚上那顿猪肉炖粉条的滋味儿呢,冷不丁就看见叶白川拎着糖葫芦肉包子进来了,只觉得嘴里还残留的味道顿时就不香了。

  他是知道自家兄弟和王喜民在外面叽歪的。

  “王喜民给你买的?”

  “是。”

  叶白川把糖葫芦和肉包子递给叶绿海,叶绿海一怔,立刻笑逐颜开的各咬了一口,刹那间看到了自家兄弟不可置信的表情。

  “二哥。”

  叶白川皱眉。

  “我这是准备让你帮我带给小妹,带回去给我闺女吃的。”

  ————

  画符闹出来的动静有点儿大,王喜民也不是个嘴巴严实的,正相反,他巴不得和所有人分享他很快就能成为人父的喜悦,转眼间整个屋子的人都知道叶白川是个有些本事的真大师。

  就是脑子好像不太好使。

  也好打发,有钱的给点钱,没钱的给点儿吃的,他就能给你算上一卦。

  大家都是村里面过来的,城里的那些东西都不太清楚,也不敢在外面乱转悠,生怕惹了什么麻烦事儿,叶白川的算卦生意明显是好了起来,大家都想听他给自己算上一卦。

  倒是也不敢让他算啥大事儿。

  毕竟王喜民这个一生受罪的命太吓唬人了。

  “算算俺叫啥,住哪个村的,俺家有几口子人。”

  “算算我是啥时候生人的。”

  叶白川收了钱,一个个给他们掐算了,个个属实,每算出来一个,屋子里面都要响起一阵惊呼赞叹声。

  上面调动过来的培训老师们就住在他们不远处的屋子里。

  本来是想着,大家伙都是初来乍到,不免要闹腾一阵子,过会儿就好了,哪成想他们这一闹腾就一直折腾到了大半夜,老师们终于是受不住了,去找了县政府的指导员同志反应了情况,那边才终于安生了下来。

  指导员过来给老师们赔不是。

  “都是农民朋友,第一天过来,是稍微兴奋了点儿,各位老师多担待些。”

  这些老师都是省城里面派来的专家,本来就因为被调动到了下面心里面不满着呢,又被吵吵的睡不着,怎么也是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的。

  “那边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怎么一直闹腾到这么晚的?”

  “也没啥大事儿,就是那边有个人,会算命,好像算的还挺准的,农村人嘛,就信这个,就都想让他算算,一来二去就折腾到现在了。”

  听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老师们是又无奈又好笑。

  “这都是啥年代了,还有人信这个?”

  “那人叫啥名字的?”

  “哦,叫叶白川。”

  叶白川。

  扶贫老师们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准备在培训的这段时间里重点关照他一番。

  参加培训的一共有九十口子人,分成早中晚三班进行,一来是确保大家都能彻底消化学习的内容,二来也是方便老师们进行管理。

  凡是一家子的,全部都被分开来,最大程度上减少了大家的摩擦。

  叶白川被分到了早班。

  只有他单独一人,连王喜民都没有和他分到一起。

  两个当大哥的千叮嘱万叮嘱,让他一定要听培训老师们的话。

  叶白川记下了。

  一大早他就被指导员吹着哨子从床铺上叫了起来,更衣洗脸吃早饭,跟着大家伙一起去上课。

  成员名单已经被分在了培训老师们的手里,负责早班的培训工作的是一男一女两位年轻老师。

  男老师穿着一身中山服,手里拿着一支钢笔,头发也梳的紧贴头皮,一丝不苟的,站在教室的大门口,每过去一个人,他就询问一番人家的名字,然后在手里的学生名单上勾一个对号;

  屋子里,女老师把两本不同的专用辅导材料分发到大家手里。

  其中一本是最基础的,专门给不识多少字的农民出的,图画多,字儿少,画是生动形象的小人画,字是最简单的阿拉伯数字,只要肯下功夫好好学,保准就能吃透这上面的意思。

  另外一本就要专业不少,上面的字儿多图画少,是专门给识字儿的农民准备的。

  大家伙的文化水平不一样,上面也没有准备把文化水平高的和文化水平低的放在一起培训,三天之后,早中晚三班里表现最优秀的那一批会被单独挑选出来,统一学习专业科学养猪知识。

  这个时候的农民鲜少有会打扮自己的,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灰色粗布衬衫,蓝色粗布的裤子,一头板寸,胡子拉碴,还有不少农民甚至都没有洗脸的概念,这会儿眼角还带着眼屎,嘴边还有脸上都还有口水印子,硬生生把在城里面貌只能算个普通的男老师给衬托成了拔尖儿的好相貌。

  惹得那女老师偷偷看了他好几眼。

  这男老师确实是想要追求女老师的。

  察觉到喜欢对象的打量,他只觉得心里面都要乐开花了。

  连连庆幸他特意请教了前辈们的建议是正确的。

  他正庆幸着呢,猛地就乐不出来了。

  叶白川站在了他面前。

  五官深邃,剑眉星目,自信儒雅又镇定,和电影屏幕里面走出来的人似的,两人站在一块儿,他直接就被衬托成了个渣渣。

  他能敏感的察觉到心上人看这个农民的眼神都变了,脸蛋儿都红了。

  男老师:……

  好气哦。

  鲜少有人能对情敌有什么好脸色,男老师咬着牙:“名字。”

  “叶白川。”

  哎呦。

  男老师眨巴两下眼,乐了。

  这不是那个传播封建迷信的刺头儿吗?

  他停下来手里的钢笔,饶有趣味的问道:“听说你会算命啊?”

  “略微精通。”叶白川从来不懂什么叫做谦虚。

  他这样不谦虚,倒是把这男老师气笑了,放下了手里的名单和钢笔,凑到叶白川面前:“那你给我算算,看看我以后的对象会是个什么样子的。”

  叶青山和叶绿海的嘱托出现在叶白川的脑海中,他真的认认真真的给面前的男老师算了个命,拿出了百分之百的精神,把所有的细节都算的清清楚楚。

  “姑娘今年芳龄二十,身高五尺,重不足百斤,杏眼,鹅蛋脸,浓眉,唇红齿白,家有一兄长,乃是军人,还有一幼弟。”

  估计是觉得这么光是这么用语言来形容不够准确,叶白川还准备从怀里掏出毛笔,来一出现场作画,被男老师给赶紧拦下了。

  “行了行了,你赶紧进屋领材料坐下的。”

  他觉得吧,这番形容怎么看都和自己喜欢的女同事不沾边的。

  他喜欢的这个女同事,柳叶眉小尖脸,桃花眼樱花唇,家里只有姐妹两人。

  本来是想要为难一番叶白川的,哪成想他现在反而有些下不来台了,两人虽然没有说清楚吧,不过彼此之间也是互相有那么点儿意思的,不管叶白川是不是故意的,反正男老师知道,这下他和女同事之间恐怕要产生不小的嫌隙了。

  那女老师脸色也是不太好看,是人就有些小虚荣,她也并不是讨厌自己的男同事,其实心里面也是幻想过两人真的在一起的场面的,那男老师提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心里也是有些小期待的,哪里想到最终算出的结果却和她南辕北辙,叶白川的脸再怎么好看,她也对他没了半点好感。

  她几乎是用甩的,把两本课本甩在了叶白川手里。

  用的力气不算小,可对于修仙之人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叶白川拿着课本,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当爹的不觉得学习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再困难,能比得过修仙的?

  叶白川终于接受了社会的毒打。

  他虽然拥有部分这个世界的“叶白川”的记忆,却并非这个世界的“叶白川”本人,对于一位货真价实的修仙者来说,“科学”这一全新的概念着实让他大开眼界。

  他竟然破天荒地有了听天书的感觉。

  幸好他不算是最差的,尽管老师们尽量用自以为最简单的语言讲授那些科学原理,对于农民们来说,也已经是相当深奥的内容了,大家的眉头都紧紧皱着,冥思苦想,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药可以治这种猪病,那种药能够治那种猪病,为什么把公猪阉掉之后可以让公猪长肉性格也变好。

  整个课堂弥漫着压抑和痛苦的气氛。

  两位老师对此也没有办法,只能暂时停止讲授新内容,让大家回顾一下之前讲述的重点,为了鼓励大家积极探讨科学原理,男老师轻咳一声,露出笑容:

  “有没有哪位有问题想问的?如果有问题想问,可以举起手来,我们两位老师会尽量给大家解答问题。”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尽管心里面是满肚子的疑惑,到底也是不太好意思举起手来,当众承认自己的无知还是一件相当需要勇气的事情的,尽管明知道彼此并不是一个村里的熟人,培训结束之后有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也没有人愿意举手的。

  两位培训老师只能鼓励大家勇敢表达自己的疑惑。

  “各位农民同志们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们的任务就是给大家传道受业解惑,帮助大家科学养猪致富。”

  还是没人好意思举手。

  叶白川冥思苦想了一阵子,耿直的举起手来,两位老师松了口气,赶紧把他叫了起来。

  “这位……白川同志,你有什么问题?”

  叶白川站起身来,抓着那小册子,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疑惑:“何为猪?”

  两位老师:……

  一起接受辅导的同学们:……

  叶白川是真心想不明白这种畜生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跨越虚空逃避雷劫,未曾想到雷劫竟然跟到了这个世界,直接一道惊雷把他和这个世界的自己来了个灵魂互换,记忆也互相融合了大半,他拥有了这个世界的自己的大部分记忆,却唯独忘记了很多的常识性问题。

  “猪”这种生物到底是怎么个样子,叶白川是真心想象不出来。

  他原本以为“猪”就是弱小的灵兽,如今却不这么以为了。

  灵兽都是天生地养生命力旺盛的生物,哪里和这种“猪”似的如此娇惯,竟然拥有不下数十种疾病,公猪竟然还需要“阉猪”来控制体重……

  猪,到底是何种生物?

  他的双眼清澈坚定,透露着浓浓的求知精神,仿佛找到了又一门传说中的修仙秘法。

  叶白川在这一批培训成员里面出名了。

  所有被上面调动过来的培训老师们都晓得他们这一批里面出了一个不知道猪长得什么样子的会算命的农民同志。

  偏偏你说他是不怀好意吧,还真不是。

  来参加培训的人都是沾亲带故的,他们很简单就能找到叶家人询问清楚,知道了叶白川只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傻子,大家都觉得头疼的。

  一个傻子怎么能来参加这种培训呢?

  这不是浪费大家的学习时间吗。

  可是当初也没说傻子不能来参加啊。

  可是他啥都不会,还是个傻子,总是在上课时候提出各种傻子才会提出的问题,这个培训根本就进行不下去啊。

  咋办的?

标 签穿越 穿成修真大佬的亲闺女 叶白果 扶朕起来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