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被情敌标记后魏桐窦之远_我被情敌标记后小说墨钱桃花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38 ℃
我被情敌标记后魏桐窦之远_我被情敌标记后小说墨钱桃花

我被情敌标记后小说

墨钱桃花 著

连载中免费

以“魏桐窦之远”之间的爱恨纠缠来展开的小说,名字叫做《我被情敌标记后》,情节有深刻的含意,发人深思。是作者墨钱桃花的作品,讲述了:魏桐信息素有了变化,去医院一检查,哦,原来是需要A来帮忙,不然就会这样那样,反正挺不可描述的,魏桐气疯了,做梦,我死都不会靠近窦之远的!后来,他可怜巴巴的扯着人,喂,你的校服借我闻一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魏桐窦之远”之间的爱恨纠缠来展开的小说,名字叫做《我被情敌标记后》,情节有深刻的含意,发人深思。是作者墨钱桃花的作品,讲述了:魏桐信息素有了变化,去医院一检查,哦,原来是需要A来帮忙,不然就会这样那样,反正挺不可描述的,魏桐气疯了,做梦,我死都不会靠近窦之远的!后来,他可怜巴巴的扯着人,喂,你的校服借我闻一下。

免费阅读

  窦之远最后找来了蒋苒。

  天已经黑了,让喻柔瑾一个女孩出来不方便,体育队其他人应该还有钥匙。

  蒋苒很快问人借来了钥匙,顺便还去附近药店买了一支Omega专用抑制剂和气味阻隔剂。

  他将两支药剂交给窦之远:“你买这个干嘛,害得药店那个Omega大妈看我的表情很奇怪。”

  窦之远接过来说:“一会儿就知道了。”

  蒋苒不知道他为什么神神秘秘的,跟着他到了体育馆,窦之远把大门打开,蒋苒一眼看见个人正坐在长椅上打游戏。

  周围灯没有开,那人叉着两条腿,手机荧荧的光亮打在脸上,配着欢快的游戏音效声,这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

  窦之远摸到了大灯开关,把灯打开了。

  那人抬起头来,蒋苒差点吓一跳:“魏桐?!怎么是你?”

  魏桐淡定地将手机收起来。

  蒋苒闻到空气中弥漫的两种信息素味道,一种是窦之远的,他知道,另一种……好像是魏桐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凑过来闻了闻,一眼就看到了魏桐脖子上的临时标记。

  刚标记上不久的印记特别明显,那一块的皮肤都隐隐发红。

  蒋苒当场就震惊了:“你……魏桐,你是Omega?豆子……你们……”

  “别瞎闻,”窦之远一把将他扯了回来,“别误会,我们没做什么。”

  蒋苒表情复杂地看着他,满脸弹幕。

  魏桐也点了点头,说:“他说的对,我们没做什么,”说完他站了起来,往门口走,“谢了。”

  “等等。”窦之远叫住他。

  魏桐回头,窦之远将两支药剂递给他,顿了顿,说:“出去前先补一针吧,你身上的味道……挺明显的。”

  魏桐也不矫情,这次他终于能正确使用抑制剂了。

  摁出针头,往手臂上扎了一针,又补了点阻隔剂,魏桐再次低声道了谢,转身走了。

  “怎么回事?”蒋苒看着体育馆门口魏桐消失的方向。

  “说来话长,我们被人锁体育馆了。”窦之远将长椅上自己的校服捡起来,那位置魏桐刚坐过。

  “谁干的?!”蒋苒震惊了。

  “不知道。”窦之远也很想知道是哪个不怕死的干的。

  “天成说体育馆的钥匙没几个人有,明天我再问问他……”蒋苒一顿,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他看了看周围,“那你怎么出来的?”

  窦之远留给他一个“你自己想”的表情。

  “你不会是跳窗出去的吧?!”蒋苒张口结舌。

  窦之远已经走远了。

  “喂!”蒋苒忙追了上去,“我有时候都怀疑你是不是人……不是,那你总该告诉我你们孤A寡O的到底在体育馆干了啥?!”

  **

  魏桐骑车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钟了,护士站的人告诉他李娇研还在手术室。

  魏桐便坐在她办公室外面的椅子上等。

  空寂的医院走廊已经看不到什么人了,魏桐掏出手机玩游戏,脖子上的印记已经慢慢淡却,不过依旧显眼。

  偶尔忙碌的护士从他身边走过,向他投来异样的一瞥。

  九点多,李娇研终于从手术室出来了,她穿着一身白大褂,满脸疲惫。

  一眼看到坐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魏桐,她有些诧异,怔了怔道:“等我下,我先去洗个手。”

  推门进办公室,将双手清洗干净,魏桐跟在后面进来问她说:“吃了吗?”

  李娇研说:“没有。”

  说完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快硬掉的面包:“一会儿我还有一份报告要写,不用等我……”

  她停了停,忽然闻了下道:“怎么有信息素的味道?”

  魏桐抬眸看她。

  李娇研看向他的后颈,吃惊道:“你分化了?!怎么还有个临时标记?”

  魏桐“嗯”了一声,平静道:“所以来找你,抑制剂坏了,我同学帮了我个忙。”

  李娇研觉得事态有些严重,连忙道:“你跟我去楼下做个检查。”

  说完她放下面包,带着魏桐去楼下。

  医院一楼有专门给AO单独开辟出来的诊室,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为了防止突发事件。

  晚上的绿色通道主要还是留给急诊,李娇研借着身份帮魏桐测了几项指标,有几个检查明天才能做,李娇研看了几个即时性的,数据都还算正常:“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魏桐摇头。

  李娇研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道:“你怎么能让别人给你标记?”

  魏桐不置可否。

  “算了,怪我,”李娇研说,“我明天帮你请个假,约一下郑医师,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上早点过来。”

  李娇研果然一晚上都没回来,魏桐回家睡了一觉,特意比平时上课起得晚些。

  白天的医院比晚上人多得多,李娇研带着魏桐挂了专家号,排了一会儿才终于排到他。

  李娇研口中的郑医师是个老医生,他给魏桐开了两份检查单,抽取了些血液样本,这个结果过两天才能出来,然后他看了看其中的几项检查报告,说:“没什么问题,很健康。”

  李娇研犹豫了下说:“可是他……”

  “你说标记?”郑医师说,“我相信这个同学是好心。不过……你也是医生,这种基础的生理知识应该你教给孩子才对,这不需要我说了吧?小李。”

  Omega的分化往往伴随着发情期,一个Alpha真要意图不轨,那就绝对不止是临时标记那么简单,庆幸之余李娇研有些惭愧,这时才惊觉自己对魏桐关心得太少,连忙道:“那谢谢你了,郑医师。”

  “不用谢,都是同行,我能理解你……”郑医师道,“剩下的两份检查报告两天后过来取。”

  李娇研是Omega,法律规定只有Beta才能坐诊AO专属科室,换言之,就是只有Beta才能给AO看病,因此要拿到更专业的体检报告,还是要经过相关医生的手。

  “好的。”李娇研又道了声谢,把魏桐带了出来。

  想到是因为自己平时工作太忙,无暇顾及魏桐,站在医院门口,李娇研想了想,对魏桐道:“你先回去吧,我争取周末能抽出点时间来陪你。”

  魏桐点了点头道:“那我先走了。”

  李娇研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

  从医院出来中午放学时间都还没到,魏桐本来想回家去睡觉,但又觉得有点无聊,干脆又回学校去了。

  到学校正好是第三节下课,蓝轩一看到魏桐就道:“你知道早上孔金在传你什么吗?我……去!魏桐,你分化了?!”

  他话到中间拐了个弯,十分震惊的样子。

  魏桐倒是轻描淡写:“嗯。”

  “什么味道?”也许是知道魏桐是Omega,蓝轩对他的态度不像之前那么拘谨了,凑过来闻了闻,“这味道不像是自然界的花香啊?有点像调制的高档香水,不过还挺好闻的……”

  魏桐不太习惯他靠自己那么近,不动声色往后退了退。

  “原来昨天在体育馆的那个Omega是你……”蓝轩恍然大悟,“那就破案了。”

  魏桐一顿,想起他之前说的话:“孔金说什么了?”

  “他说昨天有人在体育馆门口闻到Omega信息素的味道,而且之前看见你进去了,后来一推门还锁了,所以他怀疑你在里面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魏桐轻揉指节,说:“那他有没有告诉你,门是被反锁的?”

  蓝轩瞪大了眼睛看他:“你……你被反锁在里面了?不对,你是昨天分化的?你在体育馆分化了?!”

  蓝轩一句比一句震惊,不愧是心思细腻的Omega,连忙又看了魏桐一遍:“那你没事吧?昨天带抑制剂了吗?”

  魏桐是无所谓,但他不确定昨天的事窦之远想不想让人知道,就随口撒了个谎:“带了。”

  蓝轩舒了一口气:“那还好。”

  “把一个分化的Omega锁在体育馆里面,亏他想得出来,等着受处分吧……”说完一停,想起在孔金的叙述里面,魏桐好像也干过这事儿,连忙看了他一眼。

  魏桐冷笑了一声,回过头,见后面两张桌子都空着,问了一句:“他们呢?”

  “你说班长和蒋苒?”蓝轩回过头说,“刚才杨老师要发作业,他们办公室去了,不过班长早上好像旷了一节课……真难得。”

  蓝轩压低声音说:“孔金不是在那儿瞎造谣吗?班长早上找了个由头,威胁了他一通,现在他不敢在班级里说这些了,不过论坛里好像还有他发的帖子,我这就帮你申请删除去……”

  “等等……”魏桐拿出手机说,“我先看看。”

  论坛首页就飘着孔金发的那帖子,内容和蓝轩说的差不多,不过没多少人信,因为学校里还没哪个Omega站出来说这事儿,大家都还挺平静的,除非那个Omega是外来人员,不过也不大可能,校门口进出都要刷学生卡,来个外人学校不会不管。

  正翻看着,上课铃响了。

  窦之远和蒋苒从外面进来,看见魏桐坐在座位上,窦之远似乎有些意外,他让蒋苒去发作业,不一会儿老师来了,这一节是数学课。

  老师在上面说上课,魏桐感觉自己的背被人戳了戳,他回过头去,眼皮底下带过来一张纸条。

  魏桐垂眸接过那张纸,打开来一看:【感觉怎么样?】

  魏桐想了想,提起笔龙飞凤舞地回复他:【如果你问的是被你标记的感觉,那我只能实话告诉你,你技术太菜了。】

  窦之远接过纸条,打开来一看:“……”

  怎样才能让一个Omega知道,三番两次嘲笑一个Alpha技术太菜,无异于一种作死行为?

  数学课结束,魏桐慢吞吞跟着大部队去食堂吃饭。

  由于昨天一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魏桐忽然发现之前讨人厌的食堂味道好像也没有那么难闻。

  食堂的打菜大妈还是喜欢舀一勺抖三抖,魏桐和往常一样思考点什么菜才能不那么费劲地嚼,忽然听见角落里传来了一个嗓门颇大的声音。

  “我说的是真的,魏桐进去了,我还拍了照片……”孔金拿着手机,笑嘻嘻地给旁边的人分享,“我还有其他证据没发论坛上呢。”

  “你怎么证明照片是昨天拍的?”有个同学问他。

  “昨天体育队没训练吧,刚好傍晚,魏桐身上穿的是夏季校服,要不你找个其他体育队没训练的时间拍这张照片出来试试?”

  确实,魏桐是高一下半学期转过来的,那时候大家穿的都是冬季校服,再加上新款夏季校服是暑假刚做,大家都是昨天刚穿。

  “不信你们去体育馆闻闻,肯定还留着昨天那个Omega的信息素,”孔金得意洋洋地又道,“魏桐那家伙……信息素是洗不掉的,除非时间久了自己散味,你们让他把昨天穿的校服拿出来对质,看上面沾没沾味道就知道我有没有乱说了。”

  这时魏桐已经排到了,食堂大妈在窗口叫他:“同学!帅哥同学,你要买哪个菜?”

  魏桐回过头,对大妈一笑说:“谢谢阿姨,随便哪个菜,我一会儿还回来。”

  阿姨:“?”

  孔金还在那说得起劲:“可不是吗?最好能早点把这祸害开除了,要不然我们全校的Omega可就……”

  话还没说完,孔金觉得自己半边身子一热,一盆菜汤水直接倾倒在了他身上。

  “啊……”

  周围的同学惊呼了一声,飞快从他身边闪开。

  魏桐把空掉的盘子往桌子上一扔,掏出纸巾擦了擦手,说:“还好我就买了个便宜的菜,要不然我拿它来喂猪,食堂大妈都得跟我急。”

  孔金的手臂都被烫红了,他僵着一张脸,怒道:“你说什么?!”

  魏桐那张破嘴,小时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毒,虽然现在收敛了很多,但常常还是会让程礼都觉得有被冒犯到。

  孔金几乎一下子就被他点炸了:“你他妈还有脸了,就你这种喜欢搞Omega,前科累累的惯犯……”

  “我?惯犯?我搞谁?自己搞自己?”

  魏桐身上的信息素漏了出来,旁边有人闻到,立刻吃了一惊:“不对啊,魏桐是Omega?他……他刚分化?”

  不在发情期,信息素的味道是可以自我克制的,法律明文规定,公众场合不能故意释放大量信息素,否则会被拘留,魏桐昨天打完抑制剂后身上味道就淡了很多,不靠近根本闻不出来,再加上他独来独往惯了,基本没有人留意。

  刚刚他故意释放了微量信息素,对他道:“我是喜欢Omega不假,但你不妨先教教我一个技术性的难题,怎么才能自己搞自己?!”

  周围人窃窃私语,孔金一看围观人的表情觉得不对,面色开始变化。

  这时魏桐忽然被人拽了一把,拉到了一个人身后。

  魏桐抬头一看,是窦之远。

  窦之远一边和魏桐一样少量地释放出信息素,一边皱着眉对他道:“生理课上老师没教过你,信息素不能乱放?”

  “哪一节?”魏桐想了想,若无其事地道,“无所谓,不管你说的是哪一节,我都是睡过去的。”

  窦之远:“……”

  说是这么说,魏桐还是把自己的信息素收了。

  食堂是公众场合,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和魏桐的混合,渐渐地和其他人的气味夹杂在一起,使得原本独有的味道不再那么明显。

  “窦之远,怎么又是你?!”

  孔金对窦之远还是有些怵的,早上被他威胁了一通,孔金不太想跟他硬碰硬。

  而且听说他是国家二等勋章烈士的家属,连老师都不敢拿他怎么样,这么个背景,孔金还真有点怕得罪他。

  这情势不对,他有点想走了。

  这时窦之远余光瞥见有老师从外面进了食堂。

  一眼看到这一地狼藉,还有许多人聚在一起,老师立刻呵斥道:“你们干什么,聚众打架?!”

  围观同学作鸟兽散。

  **

  根据其他人的证词,老师把魏桐和孔金带去了办公室,这其中还有自愿跟过来的窦之远。

  那老师姓郑,是二中的教导主任,有点秃头,特别热爱培养学生的集体荣誉感,整天把“为校争光”和“二中是我家,维护靠大家”之类的鬼话挂在嘴边,一些学生一看见他就跟被念了紧箍咒似的,恨不得快点跑路。

  郑主任在办公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孔金恶人先告状:“魏桐他拿菜汤泼我……”

  窦之远没理他,在一旁直接道:“郑主任,我举报4班的袁林和尤晓思,还有我们班的孔金对学校的Omega实施校园暴力,并侵犯他们的人权。”

  “哐啷”一个大帽子扣下来,郑主任惊呆了。

  不仅仅是郑主任,孔金也瞠目结舌。

  近两年O权运动搞得轰轰烈烈,ZF越发重视起Omega的人权保护,任何侵犯他们生命和财产安全的行为都会受到严厉的道德谴责和法律制裁。

  孔金慌了:“窦之远,别他妈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

  “我有证据,”窦之远看着郑主任说,“有同学可以为我作证,可以请他进来吗?”

  郑主任点了点头,正襟危坐,甚至打开自己的茶杯喝了口水压惊。

标 签言情 我被情敌标记后 魏桐窦之远 墨钱桃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