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程落陆知光小说_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阿年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38 ℃
程落陆知光小说_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阿年

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

阿年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程落陆知光的小说名是《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是由阿年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虐文。主要讲述的是:程落本是程家的天之骄女,一朝从云端跌落沦为圈内笑话,后来还被逼着给他痴恋十年的男人和养妹生孩子,程落受尽折磨,最后心如死灰绝望离开,等到她一朝涅槃归来,陆知光竟要转性娶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程落陆知光的小说名是《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是由阿年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虐文。主要讲述的是:程落本是程家的天之骄女,一朝从云端跌落沦为圈内笑话,后来还被逼着给他痴恋十年的男人和养妹生孩子,程落受尽折磨,最后心如死灰绝望离开,等到她一朝涅槃归来,陆知光竟要转性娶她……

免费阅读

  而陆知光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床上的人是她,一双冷厉的浓眉拧在一起,狭长的眸子里满是嫌恶的看着她,压低声音道,“藏衣柜里去!”

  接着没等程落反应,就一把将她从床上拽起,打开衣柜,将她塞了进去。

  门外再次传来女生柔弱的声音,“知光哥哥,你睡着了吗?我可以进去吗?”

  陆知光英俊的面庞上划过一抹着急,朝衣柜内的程落低声警告道,“要是敢发出声响,你就死定了!”

  说完,一把合上了柜门。

  程落窝在黑暗的衣柜里,心中绞痛,遍体生寒,原来陆知光知道今晚床上躺着的是她,抬手拭去眼角的泪花,在这狭小黑暗的空间内,程落惨然一笑。

  衣柜外传来好似不属于陆知光温柔的声音,“婉婉,怎么又做噩梦了?晚上没喝牛奶?”

  程落捂着不停流泪的眼睛,唇角的笑意愈发苦涩,她是真的蠢。

  围在陆知光身边打转这么多年,程落见到的陆知光一直是冷酷无情的,可唯独面对陆知婉的时候,他温柔得不像话。

  这让程落错以为,钢铁是能化为绕指柔的。

  她从前坚定的认为,只要自己倾其所有的去爱陆知光,总有一天能将他所有的冰冷融化,他的温柔也会属于她。

  可是她错的彻彻底底。

  “怎么赤着脚?着凉了怎么办?”陆知光瞥见陆知婉光着的脚丫,语气虽然责备却带着不容忽视的温柔和关心,一把将娇美却孱弱的陆知婉从地上抱了起来。

  陆知婉惊讶的轻呼了一声,嗔笑着在陆知光的肩膀上轻锤了一下,柔声道,“哥哥,你吓到我了。”

  陆知光笑了笑,抱着她转身回了房间,将陆知婉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温声道,“我去给你倒杯牛奶。”

  陆知婉拉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依赖的道,“太麻烦了,哥哥跟我一起睡,我就不会做噩梦了。”

  柔软无骨的小手对陆知光而言,仿佛是挣不脱的桎梏,他抬起另一只手在陆知婉小巧精致的鼻子上刮了刮,清隽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好,哥哥陪你一起睡。”

  陆知光正要上.床,陆知婉突然惊呼一声,钻进了他的怀中,“哥哥,有血!”

  陆知光一把将陆知婉搂在怀中,狭长冷厉的眉眼往床上扫去,看见白色床单上的那抹殷红,暗自皱了皱眉头,不悦的扫了一眼紧闭着的柜门。

  单手将陆知婉从床上抱起,陆知光温柔的安抚着怀里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陆知婉,“别怕,哥哥在呢!”

  他一把扯掉床单,将洁白的被子展平铺好,才将怀中的陆知婉放在了床上,温声道,“我去再拿床被子。”

  说完,他捡起地上被扫落的床单,转身走向衣柜处,在拉开柜门的一瞬间,就将床单扔进了衣柜里,恰到好处的遮盖住了此刻躲在衣柜里的程落。

  程落只觉眼前一亮,接着整个人便被厚重的布料蒙头盖住,她瑟缩了下,紧咬着双唇,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陆知光从衣柜里抱出一床新被子,而后便关上了柜门,看也未看躲在柜子里的程落一眼。

  将被子放在床上,陆知光细心的展开,盖在了陆知婉的身上,才上了床。

  陆知婉盯着地上一片薄纱,娇美的小脸上满是疑惑,“哥哥,那是什么东西?”

  陆知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眼便认出那东西是他从程落那女人身上扯掉的,好在已经撕烂了,根本看不出是情趣内y。

  他挑了挑眉,随口找了个理由,解释道,“擦东西用的。”

  陆知婉一脸单纯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抬起娇嫩的小脸,羞赧的道,“哥哥,给我一个晚安吻好不好?”

  陆知光沉默了下,看着陆知婉清丽却苍白的小脸,狭长的眸子里满是疼惜,他俯身凑近,一个温热而又轻柔克制的吻,落在了陆知婉的额头。

  陆知婉唇边绽放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樱唇微微撅起,朝陆知光的脸颊靠近,软声道,“我也给哥哥一个。”

  陆知光浑身紧绷,看着凑近的小脸,连呼吸都紧了紧,嗓子干哑得好似着了火一般,终是克制的往后撤了撤身子,避开了陆知婉的吻,低哑出声道,“别闹,乖乖睡觉。”

  “哥哥不乖,你碰到我了。”陆知婉撒娇道。

  陆知光深吸了一口气,将身子往床边挪了挪,离陆知婉稍远了些,语气宠溺而又无奈的道,“婉婉别惹火,你身子还弱。”

  陆知婉娇笑一声,余光扫了一眼衣柜处,闭上了眼睛。

  衣柜内,被头顶的被单捂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程落,听着外面两人的对话,心头钝痛。

  还真是龌龊,恶心!原来两个人已经亲密到如此地步,程落小心翼翼的扯开了头顶的被单,贪婪的吸了一口空气,下面和肩头被咬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着,连呼吸间仿佛都带了血的味道。

  想到来时继母那张丑陋的嘴脸,程落的指甲深陷进肉里,这场dy协议里,陆知光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狭窄的衣柜,空气混浊,程落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窝在逼仄的衣柜里,竟渐渐睡了过去。

  睡梦中,四处燃起了冲天火焰,一地的血水和残肢,程落不安的皱了皱清秀的眉头,一个小小的身影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捂着她的眼睛,一遍遍的道,“妹妹别怕。”

  程落眉头轻轻舒展开来,虽然看不清梦中那道小小的身影,但是有他守护在身边,仿佛真的就什么都不怕了。

  醒来的时候,柜门的缝隙里透出光亮来,程落想着外面天应该是亮了,她浑身僵麻,蜷缩了一晚上的双脚已经没有了知觉,她轻轻的动了动,不敢发出声响,怕吵醒了外面仍睡着的两人。

  枯等了许久,外间仍旧是没有任何动静,久到阳光洒进了屋子里,程落饥肠辘辘,肚子都要叫出声来,外面才传来动静。

  “早安,知光哥哥。”陆知婉醒后,侧躺看着陆知光的眉眼,柔声道。

  陆知光也醒了过来,抬手在陆知婉娇嫩的小脸上揉了揉,温柔道,“早安。”

  陆知婉轻笑着伸出柔弱无骨的小手,在陆知光的头发上作乱,陆知光宠溺的看着她,一向不喜别人碰自己头发的他,对陆知婉却没有任何底线。

  “知光哥哥,你帮婉婉挑一套今天穿的裙子好不好?”笑闹了一会儿,陆知婉柔声撒娇道。

  陆知光抬手在她的鼻尖上刮了刮,“好。”

  他掀开被子起身下了床,去了陆知婉的房间,帮她挑选裙子。

  陆知婉抱膝坐了起来,漆黑莹润的杏仁眼朝衣柜处瞥去,赤着脚下了床,一把拉开了衣柜门。

  窝在衣柜里的程落被这突然打开的衣柜门吓得浑身一颤,骤然席卷而来的光亮,让她有些不适应,眨了眨眼睛,才看清站在面前的是陆知婉,她脸色一白,狼狈的缩了缩身子,才发现自己根本无处躲闪。

  陆知婉居高临下的看着程落,清丽的小脸上浮现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轻声道,“原来是你啊……”

  接着便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往后退了两步,浑身瘫软的坐在床上。

  “陆知婉……”程落裹紧身上的床单,想要张口解释,起身从柜子里朝外走,麻木的双腿就是一软,跌坐在地上。

  没等程落解释,房门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陆知光高大修长的身影就出现在房间里。

  见衣柜门大开,程落坐在地上,陆知婉坐在床边孱弱的身子微微发抖,小脸惨白一片,陆知光英俊的脸顿时沉了下来,顾不得跟程落算账,他长腿一迈,大步走到陆知婉身前。

  陆知婉仰起小脸,瞳仁里有泪光闪烁,失望而伤心的道,“知光哥哥,程落姐怎么会你的房里?”

  陆知光心底涌去一股愧意,单膝跪在床边,紧张的解释道,“婉婉,对不起,是哥哥不好,昨晚我酒喝多了,她一直纠缠我,我头脑不清楚,将她带回来了。”

  陆知婉听后睫毛微颤,闭了闭眼睛,似要将眼底的泪水逼退,沉默了一会儿,她小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哥哥不用跟我解释的,我……这是你的私事,我不该问的。”

  她这抹笑容在陆知光看来是在故意粉饰太平,心疼得不行,将手中的白色的棉布裙放在床边,温柔道,“婉婉,你先去换衣服好不好?”

  陆知婉乖巧的点头,“好,都听哥哥的。”

  她拿起裙子,站起身,赤脚就要朝房门外走,陆知光注意到后,从身后一把将她打横抱在怀里,语气无奈的道,“说了多少次不许光脚踩地板,会受寒的,怎么就是记不住?”

  陆知婉软声道,“婉婉记不住,知光哥哥会一直照顾婉婉吗?”

  陆知光低声宠溺道,“会的。”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施舍给程落一个眼神,一颗心凋零得几乎麻木,程落揉了揉僵硬的腿,从地上站了起来。


标 签都市 蚀骨深情陆先生请放手 程落 陆知光 阿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