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霆琛时笙小说_我要的是你爱我顾霆琛时笙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31 ℃
顾霆琛时笙小说_我要的是你爱我顾霆琛时笙

我要的是你爱我

顾霆琛时笙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顾霆琛时笙的小说名是《我要的是你爱我》,这是一篇都市虐文。主要讲述的是:时笙从少女时代就深爱顾霆琛,追了他整整九年,后来顾霆琛终于被逼着娶了她,只是婚后时笙被冷漠对待,受尽折磨,她拿他当丈夫,而他拿她当玩具!直到离婚后,时笙才看清所谓的情深不过是自己感动了自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顾霆琛时笙的小说名是《我要的是你爱我》,这是一篇都市虐文。主要讲述的是:时笙从少女时代就深爱顾霆琛,追了他整整九年,后来顾霆琛终于被逼着娶了她,只是婚后时笙被冷漠对待,受尽折磨,她拿他当丈夫,而他拿她当玩具!直到离婚后,时笙才看清所谓的情深不过是自己感动了自己……

免费阅读

  顾霆琛怔了怔,“你又玩什么花样?”

  窗外开始下雪了,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是我二十三岁生日。

  那天正逢大年三十除夕夜。

  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熬到那一天。

  我抿了抿唇,抬手抚上自己光滑的肚皮,笑着提议说:“你知道我一直都喜欢你,所以想让你放下对我的所有成见跟我谈一场三个月的恋爱。”

  顾霆琛低呤道:“痴心妄想。”

  电话里的声音,没有一丁点儿的温暖,在偌大的房间里孤独覆盖着我整个身心,眼泪就是这么脆弱的流了下来,心脏痛的发麻。

  我掩住嗓音里的哭意,淡淡的笑说:“顾霆琛,你不是想和我离婚吗?这样吧,你和我谈一场三个月的恋爱,做一个合格的男人,疼我宠我照顾我,即便不爱,也要装成很爱我的模样。如果你能坚持三个月,我答应你离婚,而且会把时家所有的资产都给你。你想想,忍受三个月便可以和我离婚还能拥有时家上千亿的资产,三个月后你还可以光明正大的娶温如嫣,说起来你一点都不亏的。”

  顾霆琛漠然的问:“陪你演三个月的戏?”

  三个月的戏,观众只有我自己。

  说到底不过是自欺欺人。

  我压抑着说:“是,请跟我谈一场恋爱吧。”

  “呵,你别恶心我三个月的时间成吗?”

  我:“……”

  视线之处,那辆黑色的迈巴赫离开了别墅。

  ……

  清晨醒来的时候脑袋晕晕沉沉的,喉咙干涩的难以下咽,估计是昨晚哭的太久了,我起身按照医生的嘱托吃了药,随后洗漱穿衣化妆去公司。

  除开是顾霆琛的妻子,我还是时家的总裁。

  我正在公司里处理文件的时候顾董事长给我打了电话。

  他嗓音暗沉,严肃的叮嘱道:“你知道温如嫣从美国回来了吗?最近这段时间你要把霆琛管住了,剩下的事交给我处理。”

  我怔住,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董事长道:“昨天。”

  难怪昨晚在床上他没有让我喊温如嫣的名字,甚至用离婚的事吸引他也不为所动,敢情是他不想在温如嫣的面前和我装恩爱模样。

  顾霆琛不愿意让温如嫣误会他爱我。

  想到这,我的心脏密密麻麻的痛。

  既然抓不住他,就痛快的放手吧。

  我笑的欢快道:“爸,我想离婚。”

  顾董事长呼吸一窒,不确定的问:“你说什么……”

  “霆琛不爱我,自从他娶了我之后和你们的关系也越来越僵硬,等离婚了你们的关系应该会缓和。”

  顾董事长是不会同意我们离婚的。

  除非……

  垂眸望着办公桌上的股份转让文件,我释然的笑说:“你放心,时家的股份我会一分不留的转让给顾霆琛。”

  顾董事长沉默半晌,嗓音困惑的问我道:“温如嫣刚回国你就迫不及待的腾出顾太太的位置,而且还愿意把时家的股份全部转让给顾家,你这样图的是什么?”

  我图的是什么?

  我伸手捂住湿润的眼眶,摁下心间的酸楚,低低答道:“当年想和时家联姻的家族数不数胜,我选中你们顾家能图什么?”

  说到这,我自嘲的说道:“爸,从始至终你们图的是一个时家,而我图的不过是一个他罢了。”

  顾董事长沉默,最终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我挂断他的电话,在股份转让书上面签下了时笙二字。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时家就只剩下一个我。

  如今我也快没了,时家也只能依仗顾霆琛了。

  其实顾霆琛很优秀,除了三年前没有足够的权势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之外,在商业场上的他手段阴狠,做事果断。

  强大到让对手心生恐惧。

  而且自从三年前吃了没有权势的亏之后,他开始大量的累积权势,如今的顾家足以吞掉时家。

  虽然会两败俱伤,但顾霆琛没有所畏惧的,我知道他在等一个时机,等顾家脱离他爸的控制,等温如嫣回国,而现在万事俱备,时家已经在他的计划之中,与其让他毁掉还不如直接送给他。

  反正三个月之后时家无人可继承。

  签约了股份转让书之后我同时写了一封遗嘱。

  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霆琛,望你此生如愿以偿。

  我拿着文件去找了陈律师,他是我爸生前的律师。

  他诧异的翻着文件又看了眼我的遗嘱。

  我淡笑着说:“等我离开后所有的一切都给顾霆琛吧,不过我希望他能去我的墓前弹一首钢琴曲。”

  陈律师眼神悲悯的问:“时总,哪首曲子?”

  我随意的说:“就风居住的街道吧。”

  初遇顾霆琛那年,我听他弹奏的第一首钢琴曲便是风居住的街道。

  那是我妈妈在这世上给我弹的最后一首钢琴曲。

  我跟陈律师分开之后给顾霆琛打了电话,他接起来嗓音低沉的问:“嗯?你怎么又打电话?”

  又?!

  这一年,我也就给他打过两个电话。

  包括昨天晚上打的那一个。

  我耐着脾气,笑问:“晚上回家吃饭吗?”

  他凉凉的扔给我两个字,“不回。”

  天空还落着雪,我伸出手接住,冰凉的感觉沁入心间,我忽而说道:“我听说温如嫣回国了……”

  顾霆琛打断我的话,冷酷道:“你要对她做什么?时笙我警告你,她要有什么事我会杀了你陪葬!”

  杀了我陪葬……

  我原本想说我会腾出顾太太位置成全他的,今晚让他回家吃饭不过是商量一下离婚的事。

  但在他心里,我总是这般恶毒。

  他既然这般想我,还不如依了他。

  我笑不及眼底道:“那你晚上回家吗?我可不敢保证自己的嫉妒心起来会做什么伤害人的事。”

  顾霆琛气急败坏的挂断了我的电话。

  我把手机放在包里正要离开时偏偏遇见了最不想见的人。

  温如嫣。

  顾霆琛一门心思爱着的女人。

  我们打了个照面,我微微一笑正想绕过她离开,她轻言细语的喊着我,“顾太太是吗?”

  我顿住,斜眼问她,“怎么?”

  “顾太太这位置坐的开心吗?”

  温如嫣在挑衅我,我这才正眼打量她,脸型很精致,描着淡妆,偏偏嘴唇上涂着大红的颜色,寒冷的冬日穿着一身薄款的藕色长裙,裙子外面是一件白色的大衣,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

  的确很漂亮,难怪顾霆琛会喜欢她。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我原本不屑搭理她的,但她接着讽刺我道:“从我手中抢走的位置你能坐的安心吗?霆琛爱你吗?会在你耳边细细的说着情话吗?会给你煲汤做饭吗?会在节假日给你挑选礼物吗?不会的,霆琛不会跟你做这些的!时笙,你就只是凭借自己是时家总裁占着顾太太的位置而已。”

  温如嫣的话字字诛心,她说的每一件事都是顾霆琛跟她做过的,说不嫉妒是假的,但如今的我嫉妒又有什么用呢?

  就连顾太太的位置也守不住……

  我漠然一笑,四两拔千斤道:“那你呢?我三年前是给过你机会的,无论你服不服气,现在坐在顾太太位置上的是我时笙,而且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凭借我是时家总裁逼迫的顾霆琛,而你……”

  我一向都容不得人欺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但偏偏是这样的我,让顾霆琛羞辱了三年。

  我苦涩的笑说:“我有钱,能给顾家足够多的钱,而你呢?你一无所有,无权无势,能坐的下顾太太这个位置吗?”

  闻言温如嫣的脸色一白,眼泪在眼眶中欲落不落的模样可怜极了,是个男人都会心疼的。

  我瞧见冷漠的笑说:“别在我面前做楚楚可怜的白莲花,顾霆琛吃你这套我可不吃!”

  话刚落,温如嫣就被人护在了身后,顾霆琛宽阔的背脊把她护的严严实实,一身黑色的大衣更添了他不少的冷漠。

  此刻他正眸光冷清的盯着我。

  顾霆琛簇着眉,姿势对我防备着,生怕我欺负了温如嫣。

  而且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他肯定听见了,不过顾霆琛是个极少动怒的人,他眯了眯眼,嗓音淡漠如水的问:“你怎么在这?”

  “刚约了朋友,怎么?”我盯着他身后的温如嫣,打趣道:“霆琛,你这是背着我约你的旧爱?”

  顾霆琛听见我称温如嫣为旧爱,脸色直接一沉,吩咐道:“回别墅等着,晚上我会回家的。”

  他这话怪怪的,感觉他能回家像是给我天大的恩赐。

  我竟然可怜到这种地步了吗?

  而且还是在他前任的面前……

  我自嘲的笑了笑说:“我会回家的,不过提醒你一句,我不介意她的存在,但你爸可忍不了她。”

  顾霆琛默然,而这时温如嫣上前一步抓住我的手腕,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解释说:“时小姐,你别误会……”

  我不习惯别人碰我,下意识的甩了下手,顾霆琛下意识以为我会打她,直接扯过温如嫣拥在了怀里。

  他的劲道很大,我因为惯力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上,脸直接和冰冷的地面狠狠地摩擦在一起。

  我错愕的抬头,看见顾霆琛的手掌正揉着温如嫣的脑袋,细细的安抚道:“如嫣,没事的。”

  如嫣,没事的……

  她能有什么事?

  脸上火烧火燎的疼,我伸手捂住脸颊突然笑开。

  笑自己的愚蠢,更笑自己真的痴心妄想。

  顾霆琛见我笑,冷声问道:“你笑什么?”

  我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告诉他道:“霆琛,我受伤了。”

  我的语气很软,顾霆琛怔了一怔,偏头吩咐让他身侧的助理送我去医院,随后自己带着温如嫣离开了。

  离开之前,我看见温如嫣得意的笑。

  顾霆琛的助理扶着我起身想带我去医院。

  我拒绝了他自己开车回别墅放了一浴缸的热水泡澡。

  脸上的疼痛一阵一阵的,我心里却什么感觉也没有,甚至伸手用尖细的指甲狠狠地抓了下伤口。

  他对她越好,越是显得我可怜。

  我闭了闭眼,随即起身亲手写了一份离婚协议,并且郑重的签上自己的名字放在抽屉里。

  想了想,又去厨房亲自做了一桌子菜,收拾完一切后就坐在客厅里等顾霆琛。

  他说过,他晚上会回家。

  顾霆琛从不是一个失约的男人。

  ……

  等到凌晨三点,门外传来声响,我缓缓的偏过脑袋看向门口,在黑夜中,顾霆琛摸黑打开房间里的灯,他看见我坐在沙发上怔了怔,难得开口问了一句,“还没睡?”

  我过去接住他脱下的大衣,上面还有微凉的雪花,甚至还有白天抱着温如嫣留下的淡淡香水味。

  我沉默的挂在一旁,顾霆琛捞过我,像往常那般直接,冰冷的手掌落在我身上,明明凉的要命,肌肤却在瞬间滚烫的快要炸裂。

  我喘.息一声,身体柔若无骨的趴在他的胸膛上,软着语调说:“霆琛,我还没有吃晚饭呢。”

  我从没对他发过脾气,无论他如何的欺负我,我都是轻轻地喊着他霆琛,因为我不舍得对曾经那个温暖的顾霆琛说一句重话。

  哪怕现在的他,早就不是那个顾霆琛。

  顾霆琛猛地顿住,手掌拉开我的身体目光如炬的盯着我,半晌淡淡的道:“时笙,从昨天开始你就不对劲!”

  “顾霆琛,我有话要跟你说。”


标 签都市 我要的是你爱我 顾霆琛 时笙 顾霆琛时笙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