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肖锦柒朴沥小说_来如风雨去似微尘肖锦柒朴沥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33 ℃
肖锦柒朴沥小说_来如风雨去似微尘肖锦柒朴沥

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肖锦柒朴沥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朴沥和肖锦柒的小说《来如风雨去似微尘》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虐心言情文,主要讲述的是肖锦柒万万没想到,给了她最致命一击的居然是她爱了多年的丈夫朴沥,她在监狱里受尽欺辱,等来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母亲已死,父亲不要她,她无家可归,已经胃癌晚期的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朴沥和肖锦柒的小说《来如风雨去似微尘》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虐心言情文,主要讲述的是肖锦柒万万没想到,给了她最致命一击的居然是她爱了多年的丈夫朴沥,她在监狱里受尽欺辱,等来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母亲已死,父亲不要她,她无家可归,已经胃癌晚期的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免费阅读

  一句话,如同惊天巨雷,砸的肖锦柒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她睁着血红的眼睛,看着苍老了许多的父亲,他的老脸上满是痛苦。肖锦柒就像被万箭穿心般,痛得说不出话来。

  她剧烈的颤抖着,红肿的泪眼看着父亲,最后张了张嘴,她跪了下来,朝他磕了个头,轻声道:“爸,保重身体。”

  说完她起身,没看一眼旁观的朴沥,一步一步,缓缓离开灵堂……

  肖锦柒像个提线木偶,被检狱押上车,朴沥看着她消瘦的背影,心中隐约有股不安在涌动。

  但,他并未放在心上,目送着她的背影,低声道:“肖锦柒,这辈子我们的相遇,就是个错误……”

  警车在摇晃中稳稳前进,肖锦柒失神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她很累了,身体的疼痛,狱友的折磨,父亲的怨恨,就像把她打入无间地狱的刀,她想放弃一切,包括这苟延残喘的生命……

  扭头看了眼越来越近的高墙,一想到回去后会遭遇什么事,她浑身都禁不住颤抖。

  如果注定要灭亡,她希望可以选择自己的死法,起码不要那么痛苦!

  旁边的检狱正在聊天,不时用眼角瞥她一眼,肖锦柒低垂着头似是睡着了。在警车路过一处颠簸而摇晃时,她突然用手铐勒住检狱的脖子,抢过她腰间的器械,大声道:“停车,不然我打死她!”

  车吱呀一声停下,肖锦柒不理会检狱的警告和劝说,强迫他打开手铐,挟持人质跳下车,一步步向后退去。

  一辆汽车迅驰而来,还未搞清楚情况,就被肖锦柒逼着下车。临上车前她狠狠一推,迅速坐上车后扬长而去。

  身后传来呼喊声和枪声,但她不在乎了,汽车迅速逃离,一直来到海岸边,她才停下。

  她静静的看着咆哮的大海,许久后才回过神来,拿起车里原主人的手机,打了个她熟捻于心的电话。

  低沉暗哑的嗓音从另一端传来,性感得让人沉醉,她迟疑了片刻后才开口。

  “朴沥,到了今时今日,我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错了。我错得很离谱,却不撞南墙不回头。因为我的任性,导致我们今天的关系变成这样。导致我母亲因此丧命,任汝颜的事我也有责任。”

  肖锦柒说到这里,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疼痛难忍,忍不住吸了口凉气,但朴沥却并未察觉。

  他微微一愣后回过神来,嘲讽道:“肖锦柒,你现在是在跟我忏悔吗?”

  “对,我在忏悔做错的一切,”她望着大海,轻声说:“我错了,朴沥。我不奢求你原谅我,但是我想求你一件事,放过我父亲,就算是我生前求你的最后一件事,好吗?”

  朴沥闻言皱了皱眉。

  他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意味,反问道:“肖锦柒,你在哪里?你为什么能打电话,那边是什么声音,你在干什么?”

  直觉告诉他,肖锦柒像是在交代临终遗言,但这不应该,她不是应该在牢里么……

  肖锦柒没有回答他,只是低低的笑着,鲜血从她的唇角逸出,染红了她苍白的唇。

  她紧紧的捂着胃部,咬着牙关继续道:“朴沥,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情分上,求你不要伤害我父亲。他没有错,真的是我错了,我,我愿意赎罪……”

  他不信她的话,可他听着她的声音,竟然心慌了。

  他猛地站起了身,“肖锦柒,你到底在哪里?我可没那么好人,放过你父亲,你……”

  “你不会的,”肖锦柒低低的笑了起来,“你对她那么喜欢,那么深爱,也算有情有义,我相信你不会公报私仇!”

  朴沥被这句话镇住了,他张了张嘴,威胁的话却说不出口。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低低的笑后,肖锦柒的声音随之传来——

  “朴沥,如果有下辈子,我们……就别再遇见了。”

  话落,她把手机挂了,丢回了车上。

  她下了车,胃疼的她几乎走不动路,她脸色惨白的看了眼高高的断崖,又望了眼一望无际的大海。

  最终,她闭上了眼睛,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

  肖锦柒死了,尸体在第三天才找到。

  海浪拍打着礁石,沙滩上挺着一具用白布盖着的尸体。

  朴沥刚停下车,便远远的看到那抹白色。

  他面无表情,慢慢的朝尸体走过去。

  一步,两步,腐臭的味道迎风而来,他却毫无知觉,走到白布前蹲下,微颤的手缓慢而坚定的,掀开了白布……

  尸体浮肿灰白,看轮廓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朴沥深邃的眸紧紧盯着那张脸看,似乎想从这张浮肿不堪的脸上,辨别出她是谁。

  许久,他都未曾动过,甚至连眨眼都忘记了,专注的表情让人侧目。

  周围纷扰的人群和声音全部给隔绝了,那些好奇探究的眼神他都没察觉到。

  这怎么可能呢,她怎么可能会死?

  印象中的她笑颜如花,青春洋溢有活力,她那么爱漂亮,爱干净,怎么会允许自己死得这么丑陋?

  她最后一通电话,是故意要让他害怕,后悔的!

  他蹲在那里许久,久到让人以为他会呆到天荒地老。

  直到警察忍不住再三催促,他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警察一眼,摇头道:“不是她,她没死。”

  警察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

  囚服上面显示的编码是他夫人的,各方面看来都像是他的夫人,如果不是,那只能验尸了……

  ……

  回到家后,朴沥环视着这个熟悉的地方,之前他一度很讨厌这里。因为,有她。

  他对她厌恶,仇视,连带着她在的地方也觉得不顺眼。

  但,如今站在这座冷冰冰的房子里,他的心情却无比复杂。

  其实她是个贤惠的妻子,每天都会提前回家做好晚餐,笑意盈盈的等着他。

  事无巨细她都喜欢过一遍,尤其是他的兴趣爱好,任何小动作小细节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但他却百般挑剔,羞辱她刺痛她,她也照单全收。

  有的时候他会想,她这么傻这么笨,怎么有那个心机去算计他?

  可事实上,她不仅算计了他,她还把汝颜害成了植物人。

  她是罪人。

  即便真的死了,也只能说是在赎罪。

  他的手指拂过房间里的每一个地方,仿佛上面还带着她的体温。

  心里却是说不上来的烦躁,甚至是他难以理解的……不安。

  他深深的闭眼, “你在哪,我不信那具尸体是你……”

  ……

  朴沥满头大汗从睡梦中惊醒,腥红的眸透着浓烈的惊惧,下意识寻找那一抹窈窕的身影。但,入眼却是一片冰冷,鼻间也不再有她的馨香,浓烈的酒味占据了整个房子。

  他紧捂着心口,大口的喘气,刚才的梦真实得让人觉得可怕——

  他梦见肖锦柒一身是血,笑得凄惨的跟他道别,然后开车冲进了海里。

  而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落入海里,却根本救不了她。那一刻,他猛地从噩梦中醒来。

  这个梦就像是一个不好的预告,让他有点在意。

  急促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按下接听键后,眼神闪过一丝诧异……

  半小时后,朴沥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医院。

  难以按捺的情绪涌上心头,他推开门走进去,任汝溪和任汝颜听到声音,纷纷转过头来,任汝颜看到他那一刻眼里闪过惊慌和欣喜,脸上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沥……”

  朴沥缓缓踏进病房,眼神落在病床上微笑的脸,苍白的小脸透着病态的气息,但却多了几分柔弱,更惹人怜爱。

  “颜儿,你醒了。”朴沥喉咙滚动着,轻轻吐出几个字。

  “沥,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到不到你了!”任汝颜泪眼盈眶,伸出手期望朴沥的拥抱。

  此时此刻,朴沥心中的欢喜自是不用言说,但看到任汝颜张开的怀抱,他却微微犹豫了一下。

  记忆中,曾经有个女人喝醉酒,像个宝宝一样坐在地上,撒娇着张开怀抱希望他的拥抱。

  这一刻,记忆和眼前的人重叠,感觉却不一样。

  他微微犹豫的模样被任汝溪看在眼里,心中有一丝嫉妒和恼怒,她分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朴沥没察觉任汝溪的眼神,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后便走过去,将那抹单薄的身影搂在怀里,心里的大石头瞬间落地。

  汝颜醒了,那肖锦柒的罪过也就减轻了……

  任汝颜有些不解:“沥,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他回道:“我没事,看到你醒来太激动,太开心了。”

  任汝溪在一旁,嫉妒得几乎要发疯,唇角却扬起甜甜的笑容道:“沥哥哥肯定开心了,姐姐醒过来,害你的人也进了监狱,得到她应有的惩罚了!”

  任汝颜闻言一愣,水灵的大眼睛看向朴沥,轻声问:“真的吗?沥,你真的……”

  “是,她伤害了你!我无法原谅她,也无法原谅自己。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差点丧命。颜儿,对不起!”

  朴沥抬眸深深的看着任汝颜,他那么恨肖锦柒,就是因为当年她设计的一切,害得他不得不跟她结婚。

  结婚后,他依旧放不下任汝颜,但却没想到因此让肖锦柒记恨,故意把任汝颜约到楼顶,再把她推下去。

  那一刻,他真的是疯了!

  不想听肖锦柒的任何解释,执意要让她付出代价,是他亲手把她送进监狱的。

  任汝颜闻言神色悲伤,紧紧的抱住朴沥,低声道:“不怪她,也不怪你!真的,我不怨恨任何人,一切都是注定的。”

  “不,都是因为我!颜儿,对不起。”

  “沥,不要这么说,其实……”

  “其实什么呀,”任汝溪打断道:“姐姐能够醒过来是最好的事了。沥哥哥,姐姐刚醒,医生说不能太劳累,我们先走,让姐姐好好休息吧。”

  朴沥尚未开口,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他轻轻的在任汝颜额头上吻了一下,柔声道:“好好休息,晚点我再来看你。”

  朴沥离开病房,手机端传来闻尚冷静的声音,带着几分沉重道:“总裁,那具从海里捞起来的尸体,已经验过了DNA。”

  “结果呢?”朴沥下意识捏紧了手机,屏住呼吸问。

  “已经确认,是肖小姐无误……”

  闻尚似乎未察觉到朴沥的反应,继续道:“还有一个消息,肖小姐患了胃癌,已经到晚期。医生说原本还有半年,但因为没有接受治疗,而且遭受虐待殴打,导致病情急速恶化,实际上,就算她不跳海,也只剩下一个月左右的寿命。”

  癌症,晚期!这四个字如同惊雷,在朴沥的耳边炸响,他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震惊过后便是滔天的愤怒,他抓着手机咆哮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不是交代过,她的事必须向我汇报吗?是谁,谁那么胆大妄为,竟然敢瞒着我!”


标 签言情 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肖锦柒 朴沥 肖锦柒朴沥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