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司少洲秦南汐小说_曾经沧海难为水司少洲秦南汐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12 ℃
司少洲秦南汐小说_曾经沧海难为水司少洲秦南汐

曾经沧海难为水

司少洲秦南汐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司少洲秦南汐的小说《曾经沧海难为水》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虐心言情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秦南汐知道,司少洲将她父亲亲手送进监狱的那一刻,他和她之间的缘分就这么断了,大家都说司少洲和他的妻子秦南汐相看两厌,司少洲恨秦南汐恨到不惜一切也要毁了她,可后来秦南汐跳崖,在悬崖边上不眠不休找了三天三夜的人也是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司少洲秦南汐的小说《曾经沧海难为水》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虐心言情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秦南汐知道,司少洲将她父亲亲手送进监狱的那一刻,他和她之间的缘分就这么断了,大家都说司少洲和他的妻子秦南汐相看两厌,司少洲恨秦南汐恨到不惜一切也要毁了她,可后来秦南汐跳崖,在悬崖边上不眠不休找了三天三夜的人也是他.....

免费阅读

  司少洲接过顾峰递来的茶。

  屋内没有一点声音。

  司少洲声音缓慢,道:“秦大小姐,如果你现在就摁了手印滚出少帅府,我可以放过你。”

  他没有得到回应,而那两个男人却慌张的跑了出来。

  其中一人的衣服上沾了不少血。

  男人指着屋子里却哆嗦的说不出话,司少洲眼神一变,冲了进去。

  那个他以为她用来伤别人的那根树枝,插在秦南汐自己的喉咙上。

  血止不住的向外冒,她眼睛紧闭,像是死了。

  ……

  不知道睡了多久,秦南汐睁开了眼睛。

  她脖子痛的厉害。

  屋内很静,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出神。

  她从未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那么后悔嫁给司少洲。

  他真狠啊,践踏她的一切。

  忽的,她听到一阵哭声。

  秦南汐捂着脖子起身,打开了门。

  门外正哭的秦知念抽噎的动作一顿。

  秦知念的手里端着一盆水,水是热的,搭着毛巾。

  如此一看,秦南汐就明白,她受伤昏迷的这些日子全是妹妹在照顾她。

  可是她为什么哭?

  秦南汐问:“有谁欺负你了么?”

  秦知念一瘪嘴,哇的哭了出来。

  “赵知秋?”秦南汐心中了然。

  这个家里,会欺负秦知念的就只有赵知秋了。

  秦南汐绕过秦知念就向外走。

  秦知念脸色一变,喊,“姐,你别去了!”

  她知道姐姐日子不好过,没想过让她替自己打抱不平。

  她本以为姐姐没醒所以才敢哭。

  但是秦知念没拉住秦南汐。

  秦南汐上了三楼,推开赵知秋的门。

  赵知秋正在午睡。

  刚听到声音睁开眼睛,还未来得及看清楚来人,就挨了一巴掌。

  秦南汐将赵知秋整个人都拖下床,用力的往墙上掼去。

  秦南汐满眼都是父亲身上的伤痕和妹妹哭肿的眼睛。

  赵知秋真是个白眼狼!

  秦南汐将赵知秋拖了出去,拖到楼梯前。

  她冷着脸对赵知秋道:“给知念道歉!”

  赵知秋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她倏地笑了起来。

  她小声的对秦南汐道:“有种你推我下去啊?我死了少洲也会让你跟我陪葬!”

  赵知秋看向秦南汐的眼神十分得意。

  她料想,秦南汐此刻肯定是生不如死,心痛极了。

  但是,赵知秋失望了。

  秦南汐唇角扯了扯,轻声道:“谁稀罕呢。”

  司少洲于她的心里,再无一点位置。

  语毕,秦南汐放手一推,赵知秋摔下了楼梯。

  ……

  一道身影越过秦南汐,冲下了楼,将赵知秋抱在怀里。

  司少洲抬起头来,看向她的目光都是极为的狠的。

  楼梯不高,赵知秋摔得不厉害,她就是疼,她将脸埋在司少洲的怀里哭。

  她嘤咛着说自己不该嫁给司少洲。

  公馆的门砰的一声关上,司少洲抱着赵知秋的身影消失在了秦南汐的视线之中。

  秦知念已经吓坏了,她哭着握着秦南汐的手道:“姐姐,你快跑吧。”

  秦南汐抽出手,冷声道:“你回家吧。”

  “姐!”

  “回家!”

  秦南汐坐在客厅,从黄昏日落到黑夜渐浓。

  终于,她等到了司少洲。

  像是修罗一般的司少洲。

  她被司少洲拖着到了公馆的顶层,冷风袭袭,秦南汐打了个寒颤。

  司少洲将她摁在栏杆上,一手扭住她的下巴让她向下看。

  然后从腰间抽出了武器。

  他冷冷的笑,“秦大小姐,我们要不要来打个赌?”

  他的武器指向从车里下来的那个人,那个人,是秦南汐的父亲,秦怀英!

  秦怀英坐着轮椅,满脸焦灼的望向司公馆,与门口的保卫兵交涉,几次未果。

  秦南汐不知道父亲为何深夜前来,但是她能看的出他很急。

  见她终于变了脸色,司少洲满意了。

  他武器上了膛。

  咔哒一声,像是一把尖刀插进了她的胸膛。

  痛到她颤栗。

  “你猜,我打的准不准。”

  他低低的声音像是恶魔暗语。

  秦南汐唇都咬出了血,“少帅,人是我伤的,你何苦迁怒别人。”

  “现在要债的人逼到了医院里,你父亲此次来,应该是来求我救急的。”他侧头看向秦南汐,“秦大小姐,我可以救。”

  秦南汐的瞳孔紧缩,怔怔的看着司少洲。

  “你……”

  “但是,这就看秦大小姐诚意如何了。”

  他敲了下栏杆,凉薄的唇勾起,“你自毁一双眼,我便去见他。”

  秦南汐没答复。

  司少洲也不急。

  他将武器重新对准了秦怀英,手指渐渐的收紧。

  秦怀英是个伪善人,父亲老糊涂了,才相信他。

  他这些日子查到,他当年被弄瞎的眼睛,就是出自秦怀英之手。

  没人知道,那段黑暗的岁月,他是如何度过的。

  那三年,赵知秋是他唯一的救赎。

  那么善良单纯的一个人,竟然被秦家如此苛待。

  秦家的人,都该死。

  他垂眸,看着秦南汐一双漂亮的眼睛,冷笑。

  以牙还牙,他要秦怀英女儿的一双眼睛,也算是扯平了。

  秦南汐的脸上是一片死寂,她颤抖着向司少洲伸出手,问:“少帅,有刀么?”

  司少洲将随身的匕首递给了她。

  秦南汐没犹豫,手起刀落,划瞎了自己的一双眼。

  ……

  司少洲早就变了。

  她不如他的愿,父亲便会死在少帅府门前。

  秦家现在是个空壳子了,司司令当年也是为了强强联手,才选择了她作为司少洲的妻子。

  如今秦家无力回天,司令并不会帮衬。

  司少洲出了气,卸了膛。

  转身就走。

  秦南汐的眼前一片血红,她本能的循着他离开的方向转身。

  唤他:“少帅。”

  司少洲回她,“放心,我说话算话。”

  秦南汐走了一步,满脑子眩晕。

  她不敢再走,慢慢的蹲下 身子,手摸索着地面往前挪了几步。

  然后她不动了。

  被司少洲叫来的佣人上来,扶住她唤。

  “夫人。”

  听到这声称呼,秦南汐浑身一抖。

  她嫁给司少洲三年,得到了什么呢?

  得到了一个男人满腔的恨意,得到了他极尽的羞辱。

  “夫人,走吧。”佣人将她扶了起来。

  秦知念被秦怀英送到了司家,照顾秦南汐。

  秦南汐坐在镜前,漂亮的一双眼睛蒙上了一层翳。

  任由秦知念给她梳头。

  “少帅回来了吗?”她问。

  秦知念摇头。

  秦南汐摸索着拉开小柜子,将那张离异据拿了出来。

  原本被捏皱的纸已经被抚平。

  “知念,印泥。”

  秦知念看到了离异据的那一刹那,眼眶就红了。

  她默不作声的将印泥拿了过来,打开放在秦南汐的面前,然后握着秦南汐的手指按在了印泥里。

  然后移向秦南汐该摁手印的地方。

  “按吧。”见秦知念不动,秦南汐道。

  手印按下。

  秦南汐起身。

  秦知念不解。

  她转向秦知念的方向,道:“我出去等等他吧。”

  这是她最后一次等他了。

  秦知念低头掉下眼泪,忍住汹涌的泪意,扶住秦南汐的手向外走。

  她这个姐姐,年少张扬明艳。

  从不向别人低头。

  司少洲毁了她的骄傲,毁了她的一切,毁了她眼中唯一的光。

  秦南汐能听到汽车停在公馆门前的声音。

  随后车门打开,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秦南汐挺直脊背。

  司少洲看了她一眼,便绕过离开。

  秦南汐拽住他的袖子,司少洲回头,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浮上薄薄的寒意。

  秦南汐叫他,“少帅。”

  她将手中的东西递到他面前,“离异据我签好字也按好手印了。”

  司少洲低头,笑道:“想明白了?”

  秦南汐点头,笑:“明白了。”

  她轻轻的松开他的袖子。

  司少洲接过离异据,迈步离开。

  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秦南汐在原地站了良久,她轻轻的嗅了嗅。

  空气中飘着一股子让她熟悉的味道。

  一瞬间就会让人回到好久好久之前,也闻过这样味道的一天。

  秦南汐的思绪被拉扯的很远,远到她突然想到那年福利院的冬天。

  司少洲一双手冻伤的那天。

  少年双手深藏背后,紧咬牙关。

  他满眼防备,她跟他磨了很久才让他伸出手。

  这记忆让秦南汐有些怔,她突然发现,她对司少洲手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时候。

  那是她最后一次握他的手,也是最后一次细细看他的手。

  ……

  秦南汐收拾了东西,两个小时后从少帅府离开。

  司少洲睡了长长的一个午觉。

  睡醒之后下楼,准备吃饭。

  餐桌前只有赵知秋,坐在秦南汐经常坐的位子上。

  司少洲脚步站定,眼神一顿。

  不知怎么,他想起了一些好似早已遗忘,但习以为常的事。

  秦南汐总会站在餐桌前,戴着厨用的棉手套冲他笑着招手。

  而往往那个时候,桌上总会放着她为他准备的热汤。

  司少洲一次都没有喝过。

  后来他再也没见过,秦南汐露出那样的笑容了。

  佣人端着菜品上来。

  司少洲问惯常伺候秦南汐的那个佣人,“秦南汐呢?”

  “夫人,两个小时之前就离开少帅府了。”

  司少洲一愣,薄唇抿紧。

  许久道:“走了也好。”

  秦南汐回了秦公馆。

  秦怀英坐着轮椅,一言不发。

  她被扶着上楼,秦怀英用力的摔了杯子。

  秦怀英调转轮椅,看着女儿的背影,红着眼睛骂她咎由自取。

  秦南汐早就有婚约,她该嫁的那个人叫陈昂。

  陈昂是江州县最厉害酒商的儿子。

  而陈昂自己,是个医生。

  当年,他根本就不愿秦南汐嫁给杀伐气重的司少洲。

  秦南汐绝食三天,他心里疼她,不得不答应了司府的提亲。

  秦南汐唇都咬出了血,她回头,重重的跪下。

  重重的给秦怀英磕头。

  秦怀英别过眼。

  当晚,秦怀英安排秦南汐住到距离秦公馆很远的临安华府里。

  请了陈昂过来给秦南汐医眼睛。


标 签言情 曾经沧海难为水 司少洲 秦南汐 司少洲秦南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