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温酒陆卿寒小说_世事流水一梦浮生苏温酒陆卿寒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4 ℃
苏温酒陆卿寒小说_世事流水一梦浮生苏温酒陆卿寒

世事流水一梦浮生

苏温酒陆卿寒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苏温酒陆卿寒的小说《世事流水一梦浮生》是一篇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温酒知道陆卿寒恨她入骨,可她怎么都没想到他恨她恨到杀害了她唯一的亲人,还娶了她的亲妹妹为妻,“陆卿寒,这辈子爱你爱的太累了,若有来生,我只希望不要再宇见你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苏温酒陆卿寒的小说《世事流水一梦浮生》是一篇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温酒知道陆卿寒恨她入骨,可她怎么都没想到他恨她恨到杀害了她唯一的亲人,还娶了她的亲妹妹为妻,“陆卿寒,这辈子爱你爱的太累了,若有来生,我只希望不要再宇见你了.....”

免费阅读

  苏温酒跑上楼,一把推开陆卿寒的卧室门。

  陆卿寒刚洗过澡,正在穿衬衣,纽扣还未系上,露出了肌肉线条漂亮而结实的胸口。

  可苏温酒却没心思注意这个,她直问:“是你吗?孙妈的事情,是不是你?”

  陆卿寒冷淡的扫了苏温酒一眼,慢条斯理的扣上扣子。

  “是又如何?”

  苏温酒用力吸了口气,几乎站不住。

  “陆卿寒,你怎么能这么狠毒?”她撑着一旁的桌子,那上面正好摆了一个果盘,果盘旁放着水果刀。

  “你恨我,我知道你恨我,恨我和你离婚,恨我打了我们的孩子。”苏温酒手指发抖,慢慢握住了那把水果刀,“我也恨我自己……”

  恨她没能留住那个已经五个月大的孩子。

  那是个女儿,引产下来后,孩子已经成形了。

  想起孩子那小小的一团身体,苏温酒眼前忽然有些发黑。

  她愈发得觉得累了……

  “我把命赔给你吧,”苏温酒刀尖对着自己的心口,“我去找孩子,去和她道歉……”

  说完,她手腕一推,刀尖直往心口刺去。

  “你干什么?”陆卿寒劈手来抢。

  “你放开我!”

  苏温酒用力推他,两人拉扯间,刀子不知道怎么划伤了陆卿寒的手臂,鲜血瞬间就涌了出来。

  “天哪!”管家正好在门外看到,急忙冲进来,三两下扯开苏温酒,“你干什么!”

  伤口很深,出血不止。

  陆卿寒捂住手臂,鲜血还是从指缝间溢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在地板上。

  苏温酒手指一松,水果刀啪嗒落地:“对不起,我不是……”

  “滚出去!”陆卿寒道,“苏温酒,滚!”

  苏温酒嘴唇动了动,管家急忙大喊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关到地下室去!等我把少爷得伤口处理好,再找她算账!”

  两个男佣连忙拉着苏温酒,推推嚷嚷的拽到了地下室,粗暴的一把将她推下去。

  地下室入口是楼梯,苏温酒被推得直接从楼梯上滚落,狠狠摔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

  男佣嘲讽的大笑了几声,准备关门,这时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等一会。”

  苏温薇来了。

  “我要和她说两句话,你们等会再来关门。”

  “好的。”两人男佣听话的离开。

  苏温薇慢悠悠的下楼,走到苏温酒旁边。

  苏温酒蜷缩着身体,一动没动。

  她背后上伤你口没好,又扫了半天马厩,泡了一通冷水,现在再这么一摔,她头晕眼花,再没有力气爬起来。

  而她蜷缩绷紧的后背上,鲜血正在缓缓渗出,顺着未干的池水,淌满地板。

  苏温薇退了半步,避开那鲜红的颜色。

  “孙妈偷手表的事情,是我诬陷的。”苏温薇说,“但让她滚出陆家的,的的确确是卿寒的意思。”

  苏温酒闭上眼,不想说话。

  “你知道孙妈是谁害死的吗?”苏温薇低声问,没得到苏温酒的回答,她也不在意,自己继续说,“是你啊,我的好姐姐。你被卿寒救上岸的时候,如果没有只顾着解释过去,而是立马让卿寒去救孙妈的话,孙妈也不会淹死啊。”

  苏温酒身体猛然一颤。

  是啊,她当时要是没有立马拉住陆卿寒解释过去……

  “所以,孙妈是你害死的。”苏温薇字字清晰的说,“就像你肚子里那个孩子一样,明明可以活下去,却被自己的母亲害死了,可怜啊……”

  苏温薇弯腰下,声音放低,却愈发阴狠。

  “先是害自己父母车祸,然后又是老公破产,接着害死孩子,然后是从小就照顾你的孙妈……苏温酒,你这样的丧门星,还活着干什么呢?你应该去死的。”

  苏温酒撑大了眼睛,无力反驳,只有泪水一颗接一颗,无声落下。

  苏温酒在地下室里昏了过去,苏温薇就这样扔下她,离开地下室。

  苏温薇上楼,看到家庭医生正在给陆卿寒处理手臂上的伤口,急忙走过去,责怪说:“姐姐也真是,下手这么狠,你看你这伤口,多……”

  她话没说完,忽然被陆卿寒目光狠戾的一睨。

  苏温薇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她安静下去,乖乖守在一旁。

  伤口处理好,家庭医生安静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苏温酒和陆卿寒两人。

  “她呢?”陆卿寒问。

  苏温薇立马说:“听佣人说被关在地下室里以后,就没动静了,估计也在生闷气呢。”

  陆卿寒皱眉,嗓音冰冷道:“她生什么气?”

  苏温薇趁机说:“我也不知道,我姐的心思谁能猜到啊,就好比她当初狠心引产,那孩子都已经……”

  “苏温薇!”陆卿寒嗓音阴寒,狠狠打断苏温薇的话,“我留你在身边,不是让你嚼舌根的。”

  苏温薇连忙闭嘴。

  陆卿寒整理着袖子,冷淡说:“出去吧。”

  苏温薇低眉顺眼道:“好。”

  她离开房间,带上门。

  门板一合拢,苏温薇脸上的阴沉表情瞬间藏不住了。

  苏温薇和陆卿寒之间的矛盾已经深到这种地步了,陆卿寒竟然还这么护着她!

  果然还是应该早点弄死她!

  回想起她离开之前,苏温酒那了无生气的惨白样子,苏温薇忍不住一笑。看她伤成那副样子,估计离死也不远了……

  次日。

  陆卿寒下班回来,管家连忙上前去迎接。

  “她呢?”陆卿寒整了整腕表,漫不经心的问。

  管家连忙说:“都好着呢,没出什么事。”

  陆卿寒默了两秒,点了点头,上楼进了书房。

  如此,到第二天,还是一样的问话和回答。

  得到回答后,陆卿寒照常往楼上走去,但几步之后,他突然停下,问了一句:“她就一点也没有闹腾吗?”

  按理说,她不会乖这么久。

  两天了。

  管家顿了一下,有些慌张的回:“没有呢,一直很安静,可能这次也是怕了……”

  陆卿寒忽然皱眉,脸色也立马阴沉下去,连着浑身气势都阴冷了。

  管家后背发凉,急忙又说:“那我这就是看看她?问问她为什么这次这么安静。”

  陆卿寒眉头松开些许,脸色仍旧阴冷,扔下一个“嗯”字后,进了书房。

  等他消失,管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往地下室走去。

  其实这几天他压根没来看过,苏温薇小姐特地吩咐的,让他这两天不要去管苏温酒,也不要给吃喝进去,让那个女人好好在地下室里反省反省。

  要是不是陆卿寒要求,他也不会去看一眼那个贱人死活。

  管家打开锁紧的地下室门,一股阴凉气顿时铺面而来,其中还夹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管家开了灯,走下去,看到苏温酒背对着他,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她后背,崩裂伤口溢出的鲜血早已干涸发黑。

  “苏温酒!”管家不客气的喊了一声。

  苏温酒没有回应,也没有一点反应。

  “叫你呢!”管家两步过去,一脚踹在苏温酒身上。

  苏温酒被他踢得一滚,蜷缩的身体也无力的散开。她乌黑的头发凌乱的蒙在脸上,发丝缝隙间,是她惨白如纸的脸。

  管家心里大惊,这苏温酒看起来,怎么跟死了一样?

  他浑身发抖,想去摸摸苏温酒的鼻息,又不敢。

  毕竟是一条人命,还是在他疏忽之下没的人命,要是少爷算起账来,他怕是要去陪葬!

  恐惧之下,管家转身便逃。

  他冲出地下室,重新牢牢锁上门。

  管家惊慌失措的关上门,恰好远远看到苏温薇经过,连忙跑过去,通气道:“苏小姐,那个女人……好像死掉了。”

  苏温薇放下手包,漫不经心道:“是吗?”

  管家着急道:“真的,我刚刚踢她,她都没有反应……”

  苏温薇说:“死了就死了呗,又没人杀她,都是她自己身体不好,所以死了。”

  管家被这番言论惊得瞠目结舌:“可是……”

  “没可是。”苏温薇不耐烦打断他,“要是卿寒问起了,你只用说不知道。反正卿寒也不在意那个女人死活……”

  “可是……”

  “明天,”苏温薇再次打断管家的话,“明天等卿寒上班了,你把那个女人的尸体搬出去埋了,然后和卿寒说她生病了,送去医院了,要是卿寒问起医院名字,你就随便说个,等再过两天又说人跑掉了不见了。”

  说完,苏温薇笑容温柔,极有安抚力量:“而且我觉得,卿寒多半是不会过问的。他早就恨不得她消失了。”

  管家一想也是,陆卿寒不喜欢那个女人,失踪不是正好吗?

  “我知道了。”管家受教,彻底安下心来。

  夜,渐渐深了。

  陆卿寒洗了澡,倒了一杯威士忌,站在落地窗前,拧眉一口气干掉一半。

  他莫名的感到不安和烦躁。

  脑海里总是不停浮现起那个女人的脸。

  陆卿寒眉头皱得更紧,他将杯子里剩余的酒喝完,再重新倒了一杯。

  想让自己别再想那个薄情狠毒的女人了,可意识却总是背离理智,越是不愿想起,那个女人的脸,就越是清晰的浮现在他眼前。

  “操!”陆卿寒狠狠骂了一声,将酒杯重重撂在茶几上。

  他推开卧室门,大步下楼,径直走向地下室。

  地下室的门紧紧锁着,陆卿寒暴躁的拉了拉锁,转头叫住一个女佣,让她开门。

  女佣却道:“钥匙在管家那里,要我去叫醒管家来开门吗?”

  陆卿寒用力捏了捏眉心,狠狠克制住心里的那股冲动。

  好几秒钟之后,他才哑声开口说:“不用了。”

  用不着为了那个贱人,如此兴师动众。

  她命那么贱,不可能就这样死了。

  当年引产的时候,都没见她出事。

  陆卿寒咬紧牙关,绷着一张阴沉的脸,往楼上走去。

  为了防止自己变卦,他步伐迈得很快。

  几步走完阶梯,踩上拐角的时候,耳旁忽然轻轻飘过一声“卿寒”,这声音缥缈虚无,仿佛幻觉。

  但陆卿寒的脚步还是猛然停住了。

  他咬了咬牙,到底还是重新下楼,也没有等什么钥匙,而是直接上脚,猛力踹开了地下室门。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顿时扑出。

  闻到这股味道,陆卿寒脸色大变,几乎是狂奔着下楼。

  昏暗的地下室里,苏温酒仰面躺着,黑发凌乱,横在她脸上,双眼紧闭,脸色死白,毫无声息。

  陆卿寒脑子嗡的一声鸣响,脚步踉跄,竟然是一步跪摔在了苏温酒面前。

  膝盖咚的一声砸地,可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

  “苏温酒……”陆卿寒声线发抖,轻轻喊了一声。

  苏温酒还是那个仰面躺着的,一动不动的死气模样。

  “苏温酒!”陆卿寒突然暴怒,用力大喊,“你给我起来,少装死!”

  苏温酒还是不动。

  女佣听到动静,也急忙下来看,见到那僵硬死气的苏温酒,吓得失声尖叫:“天啊!死人了!”


标 签言情 世事流水一梦浮生 苏温酒 陆卿寒 苏温酒陆卿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