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路颜宫翊辰小说_二嫁哑妻太嚣张绿折扇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321 ℃
路颜宫翊辰小说_二嫁哑妻太嚣张绿折扇

二嫁哑妻太嚣张

绿折扇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叫路颜宫翊辰的小说是《二嫁哑妻太嚣张》二嫁哑妻太嚣张小说讲述了:宫翊辰一直认为,半年前那场大火是路颜放的,不然为河她会毫发无损?路颜失去声音,却也和宫翊辰的关系降到冰点。好不容易,她怀孕了,他却以为那是别的男人的,执意逼她打胎。路颜心灰意冷,与对方离婚后,挺着肚子远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路颜宫翊辰的小说是《二嫁哑妻太嚣张》二嫁哑妻太嚣张小说讲述了:宫翊辰一直认为,半年前那场大火是路颜放的,不然为河她会毫发无损?路颜失去声音,却也和宫翊辰的关系降到冰点。好不容易,她怀孕了,他却以为那是别的男人的,执意逼她打胎。路颜心灰意冷,与对方离婚后,挺着肚子远走。

免费阅读

  宫翊辰冷静下来,等他解决完公司的事,他会亲自去把那个野种给收拾掉!

  “总裁,这件事情确实与策划部工作人员无关,中午十二点零四分二十九秒,策划部电脑被秘密入侵,对方只待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离开之后机密文件就泄露了。

  对方是个高级黑客,他的IP地址已经经过追踪和定位,但是都是假的!”

  许易最后一句话,停顿了三秒钟的时间,他已经做好了被宫翊辰怒气淹没的准备了。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 宫翊辰都没有开口,许易偷偷的打量宫翊辰,宫翊辰只是停滞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宫翊辰在想在那个黑客的身份是什么?又是因为什么来和宫氏集团为敌?

  宫氏集团的防火墙可是他请黑客界第一人梵灭亲自设计,多年来根本没有人可以攻破这道防火墙。

  能悄无声息的进来,还没有被宫氏集团技术部察觉到,那么这个人肯定也是黑客界的翘楚,但是能破梵灭防火墙的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

  那这个入侵的黑客就极有可能是梵灭本人,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只见他薄唇勾起, 想着既然梵灭想要玩,那他就奉陪到底,说实在的,他也想知道梵灭本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身份。

  越是神秘越是引人注意,让人总忍不住想摘去那层神秘的面纱,一探究竟。

  “吩咐技术部检查公司所有电子设备,凡是有漏洞立即修补,能追踪出来就继续追踪。”

  梵灭作为黑客界第一大佬,又岂是那么好追踪的?

  宫翊辰也没打算技术部人员那么厉害,虽说他们也是行业里的精英,但是有句话他还是知道的。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许易还想要说些什么,他的手机俨然响了起来,接听了之后,他面色划过一抹异样。

  “总裁,医院那边保镖打来电话,说宫太……”

  许易注意到宫翊辰皱起的眉头,马上换称呼,“路小姐跑了!”

  闻言,宫翊辰面色大变,拿起自己的外套快速走了出去。

  回首对许易留了一句,“公司这边你看着!”

  “是!”

  黑色迈巴赫在马路上狂飙,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字,大家都知道能在江城那么嚣张,也就只有宫翊辰一个人了。

  更何况车牌号上那五个明晃晃的九 实在是太明显了!

  宫翊辰盯着前面不断变换的风景,紧抓着方向盘, 那俊脸上阴鸷异常的骇人。

  路颜,现在想要带着那个野种的跑吗?我宫翊辰不同意!

  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医院内,路颜削瘦的身体缩在顶楼的一个角落,怔愣看着上面的报告出神,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是宫翊辰的孩子,DNA鉴定结果却不是亲子关系?

  她现在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小腹还隐隐作痛,是因刚刚在手术室里抽取羊水验DNA的结果,这才两个月,胎儿根本就不稳定。

  孩子?要怎么办?要怎么做妈妈才能保护好你?

  目光再次落到到报告单上,路颜突然醒悟,这上面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要不然不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

  宫翊辰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她,现在就算去解释他也不会听,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快速的形成——逃!

  也来不及多想,站起来离开顶楼,她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快速冲下楼,心中很是忐忑和不安。

  在快要冲出医院门口的时候, 宫翊辰的脸郝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下一秒她身子像是定住了一样。

  想要往回跑,大手却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臂。

  路颜挣扎着用力拍打他的手,放开我!放开我!

  另一只手揪住她的头发,用力的往后拽,路颜只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在发痛,眼泪很不争气的掉落下来。

  “怎么,宫太太还想带你和你奸夫的野种跑路?给我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我是不是要好好的对你?”

  路颜手指不停地比划着,“我没有背叛你,我也没有奸夫,孩子是你,请你相信我!”

  “亲子鉴定结果都已经出来了,你肚子里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现在马上打掉!”

  不少人都纷纷停下脚步看着这一幕,一开始不少人觉得路颜很可怜,但是在听到她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的时候,面容快速转变。

  厌恶的神情没有丝毫掩饰的流露出来,还对路颜开始指指点点,那模样仿佛路颜是有害垃圾,有多恶心就有多嫌弃。

  “这个女人也不知好歹,有这么一个帅气的老公居然还不安分,还把肚子给搞大了,真是不要脸!”

  听到这话,宫翊辰没由来的生气,“滚!”

  面对他森冷的目光,人群一哄而散!

  “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路颜抓着宫翊辰哀求着。

  “把她绑去手术室!”

  “是!”

  路颜挣扎咆哮着,手不受控制的薅到了宫翊辰的脖子,抓出了血痕。

  “愣着干什么,赶快。”

  医院以最快的速度给路颜做了全身检查,流产这一块母体的身体健康状况是很重要的,做出一系列检查之后,医生并不建议立即进行流产手术。

  “宫少,路小姐身体很虚弱,缺乏营养还有有低血糖,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手术。”

  宫翊辰一个冷眸扫过去,让医生汗毛都要立起来了。

  “宫少我这就安排,过程中很有可能导致大出血情况……”

  听到大出血,宫翊辰眉头皱了起来,大出血的情况有可能会导致休克,也有可能会导致……

  难道还要让那个野种继续呆在她肚子里吸取营养?

  “尽快安排流产手术!”宫翊辰冷厉的嗓音低低响起,带着种不可回头的决绝。

  既然家属都这么说了,医生知道自己多说无益,立马开始着手准备手术。

  宫翊辰守在路颜病床前,整整一宿没有合眼。

  他就那么不错眼珠地盯着病床,而直到第二天太阳高高升起,躺在病床上的路颜没有丝毫要醒过来的迹象。

  她脸色苍白没有丝毫的血色,连呼吸都是非常浅淡,安静得让人心慌。

  “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路小姐身体本来就不好,昨晚流产加上失血过多,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醒来的时间比较长,也不能确定,要看路小姐本身的情况。”

  宫翊辰烦躁的扯了扯零乱褶皱的领带,他一晚上都没有回去,眼底也浮现出了一层青色的眼袋。

  手机一响就立即拿出来接听:“你最好有事报告,要不然直接滚!”

  电话另一头的方梓柔愣了愣,声音轻柔:“辰,你怎么了?”

  听到方梓柔的声音,宫翊辰神色怔了一秒钟,原本冷硬的声音就软下来了。

  “抱歉,我刚刚还以为是许易打来的电话。”

  “嗯,没事的,现在中午了,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好吗?”

  闻言,宫翊辰下意识的看了病床上的路颜一眼,犹豫了一番。

  他眉头皱起,他为什么要担心这个女人?她死不了不是更好吗?那场大火让他失去了双亲,就算她死了也是她活该不是么?

  可一想到这些,他却只觉得更加烦躁。

  “辰,不方便吗?”

  “没有,我一会儿让许易定好餐厅,他会去接你过来。”

  “好的,那我等你。”

  挂了电话,宫翊辰没有丝毫留恋的离开,他却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儿眼角里滑落下来的泪水。

  她睁开了双眼,任由眼泪肆意的流淌下来,宫翊辰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另一只手紧攥着白色的被子,崩溃的大哭起来。

  可她的嗓子却只能发出粗噶难听的残音,断断续续像是随时要断气似的,更显得凄厉绝望。

  门口处的保镖已经撤走了,他们守在门口是为了防止路颜逃跑不肯打掉孩子,宫翊辰这才安排他们守着。

  现在孩子没有了,守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处了,更何况她现在身体虚弱得很,跑不了。

  看到旁边的手机,果断的拿起来拨打了易柏梵的电话,她现在只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太压抑太可怕,继续在这里她会喘不过气来。

  没过一会儿她就放下了手机,眼泪再次无法控制地流了下来。

  她还想等着孩子出生,给他买好多好多的衣服和玩具,陪伴着他一路成长,目睹他成家立业……

  可是现在所有憧憬都在一夜之间被破灭,宫翊辰把她最后的希望都狠心踩碎,丝毫不剩!

  易柏梵一身白色的休闲套装,他推门进来看到这样崩溃痛哭路颜,心中跟着一阵抽痛。

  走过去,温柔的将她拥入怀中,真是傻得让人心疼,她这样弱小,他怎么舍得再放开她。

  路颜紧紧抱着他,哭得更加厉害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停止了哭泣,但是身体还是颤抖着,眼睛哭得通红,嘴唇苍白得可怕。

  对着易柏梵比划手语:“可不可以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我想去一个让人找不到的地方!”

  易柏梵温柔的轻抚她的发丝,点头同意。

  “小颜,别怕,我一直都在。”

  外面的阳光很炎热,带着口罩的路颜只觉得一身寒冷,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在心里,就好像是进了南极的雪地,冷得让人绝望。

  易柏梵看着身边的女孩,俊逸的脸上写满了心疼,现在的她就像是丢了灵魂的木偶,浑身散发着无尽的孤寂,那种感觉令人害怕。

  害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餐厅里,方梓柔打扮得很漂亮,小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宫翊辰在来之前已经回了一趟公司,在休息室里梳洗了一番,换了一套西装,又恢复了往日风度翩翩的模样。

  “辰,你昨晚是不是没有休息好?”方梓柔看着很是心疼,眼袋都出来了。

  宫翊辰点头,“嗯。”

  “你每次都是这样,你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工作重要,身体也同样重要啊。”

  一边说着,一边给他盛了一碗汤。

  “这可是上好的补汤,我专门让餐厅的厨师熬的,你喝喝看合不合胃口?”

  看方梓柔温柔和期望的小脸,宫翊辰把心里烦躁甩出去,小柔才是他唯一的女人,为什么要担心那个女人?

  尝了一口,点头,“嗯,非常的好喝。”

  其实这个汤不怎么合他的胃口。

  吃到一半时,宫翊辰接了一个电话,是许易打来的,他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

  “ 小柔,公司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回去解决,你先慢慢吃,我一会儿让人送你回去。”

  方梓柔点点头,“好,那你快去吧,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落在轻轻一吻,而方梓柔却眼尖的注意到了他脖子上抓痕,这个地方不可能是划伤。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笑意渐渐冷却下来, 宫翊辰除了她就是和路颜接触,他不会碰其他的女人。

  而他昨晚和她根本没有发生任何的关系,那就是他从公寓走了之后就直接去了医院!

  “啊!”生气的尖叫了一声,愤怒将桌子上的饭菜全部扫落在地上。

  该死路颜,孩子都要被打掉了,贱人!

  该死的贱人!

  服务员听到声音,连忙的敲门进来,看到地上的嗯一片狼藉恶, “小姐,请问饭菜不合胃口吗?”

  方梓柔瞪大了眼睛,阴狠的看着那个服女服务员,“滚!给我滚出去!”

  女服务员看到她这个模样,也不敢逗留半分。

  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陷进掌心也不觉得疼痛。

  离开餐厅直接打车了去医院,她不会放过路颜这个贱人, 今天就让她把肚子里那个野种给流掉。

  她凭什么可以怀上辰的孩子,那个孩子必须流掉!

  怒气冲冲冲进病房里面,里面空无一人,方梓柔的怒气一下子就被冷却下来了。

  看到床尾上的报告单,立即扯过来来看了一眼。

  流产出血过多……


标 签总裁 二嫁哑妻太嚣张 绿折扇 路颜宫翊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