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萧月山李不言小说_我在古代摆地摊萧月山李不言

xiaoshiyi 1个月前 (10-28) 笔趣阁 10901 ℃
萧月山李不言小说_我在古代摆地摊萧月山李不言

我在古代摆地摊

萧月山李不言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萧月山李不言的小说《我在古代摆地摊》是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21世纪国际知名珠宝设计师李不言一朝穿越,成了李家刚被退婚的小哑巴,她以为是整蛊节目狠狠呵斥了一顿,结果吓坏了府上一众人,爹不疼娘不爱,为了生计,李不言只好重操旧业,在古代摆起了地摊,靠着她以前的经验出售簪子首饰,谁知每每一出摊,总能被抢购一空,这么说来,这还是个生财的好法子.....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萧月山李不言的小说《我在古代摆地摊》是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21世纪国际知名珠宝设计师李不言一朝穿越,成了李家刚被退婚的小哑巴,她以为是整蛊节目狠狠呵斥了一顿,结果吓坏了府上一众人,爹不疼娘不爱,为了生计,李不言只好重操旧业,在古代摆起了地摊,靠着她以前的经验出售簪子首饰,谁知每每一出摊,总能被抢购一空,这么说来,这还是个生财的好法子.....

免费阅读

  没想到,首饰没送成,倒把自己搭进去了。

  说着她将木盒打开,萧月山忍不住吸了一口气,盒子中发簪、耳坠、臂钏,从上到下足一套,全是飞梦游花的样式。

  金银相错,玉翠绯石,明明是大红大绿的撞色,却显得华贵异常,炫彩夺目,是京中从未见过的样式,就连皇家怕是也没有。

  “这是你做的?”萧月山刮目相看。

  “对,请王爷找到周家姐姐后,将这套首饰给她,毕竟她已经付过钱了。”

  李不言将盒子推到萧月山的怀里。

  “就是你不说,本王也会找到她,弄清事情真相。”

  谈话已尽,房间再次静了下来。

  就在萧月山起身准备离开时,一阵咕噜声响起。

  他寻声望去,只见李不言面红耳赤捂着肚子,颇为羞恼道:“刚刚就说过我饿了的……”

  萧月山失笑:“是本王慢待了,稍等,即刻开饭。”

  待他走后,李不言左思右想,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可究竟是忘了什么呢?

  此时,九王府门口,李不言带来的小厮急的直转圈圈,最终苦着一张脸连滚带爬回了李家禀报。

  嘴里还嘟囔着:“这下完了,二小姐踢着铁板了,怎么就被九王爷给扣下了呢……”

  翌日清晨。

  萧月山与李不言上了去往李家的马车,拐了人家女儿一天一夜未回府,他理应上门给个说法。

  马车辘辘前行,昨夜与今晨的饭食在李不言脑海中交替出现,许久,她忍不住试探道:“王爷,咱们府上的财务状况,您能跟我交个底吗?”

  “什么?”萧月山偏头看她。

  李不言索性摊开了说:“昨儿个晚上吃的是三碟小菜配菜团子,今儿个早晨是腌菜脆饼配白粥……恕我直言,莫说是王府,就是寻常人家也不至于这样清淡。”

  萧月山眨了眨眼睛,想都不想道:“你有所不知,大楚与南蜀素来不合,南蜀屡屡骚扰边陲,皇帝远居皇城不知边陲百姓困苦,故而本王的军队驻扎之余,常设粥棚救济……久而久之,王府的家底确实所剩无几。”

  李不言先是点点头,后又觉得不对,转头看他:“表面上这是全京城都知道的,实际上呢?”

  她不信堂堂一个王爷会真让自己沦落于这等境地。

  萧月山冲她浅浅一笑,并未回应。

  李不言猛地明白过来,无声做了一个口型:你养兵?

  不是指供给一个军队日常用度那种,而是真正在将军队当成所有物,大肆操练那种。

  萧月山闭了闭眼睛,轻声道:“以备不时之需罢了。”

  飞鸟尽,良弓藏。

  身在皇家,不得不争,就算他不想要那个位子,可说出去又有谁信?

  “原来是这样,”李不言心思百转千回,说道“那王府到底……”

  “养你一个绰绰有余,今日起,你就在自己房里吃。”

  李不言笑的眉眼弯弯:“哎呀,我也不是想吃软饭,这样吧,如今多吃王爷一口肉,他日必定还王爷十斤,怎样?”

  “你待如何?”

  “我只希望有朝一日经我设计出来的首饰能够引领天下潮流!”

  李不言掷地有声道。

  游历山水固然惬意,可前世难以实现的梦想今生却唾手可得,她无论如何,也想试上一试。

  萧月山虽然没太听明白,不过不妨碍支持她:“本王信你。”

  半柱香后,马车停在了李家门前。

  李不言没有敲门,带着萧月山直接推开大门施然走了进去。

  她爹李守成正值休沐,刚倒好一杯茶就听前院传来一声娇喝:“爹,我回来了!”

  李守成一把将茶盏撂在桌上,撸着袖子就往外走:“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身为女儿家,竟然一夜未归,我看你是皮……痒……了……”

  最后三个字声音越来越小,李守成看着与李不言并肩而立的萧月山,怀疑自己还没睡醒。

  还是萧月山先开了口:“李大人。”

  “这……”李守成连忙行礼,“臣见过九王爷。”

  昨儿个小厮来报说二小姐被九王爷扣了,他还不信,只当李不言贪玩,谁料竟是真的。

  这么想着,李守成一把拽过李不言,抬手就要扇她巴掌,嘴里斥责道:“好啊你,得罪了二王爷还嫌不够,现在连九王府都敢闯,看我不教训你!”

  萧月山眼疾手快抓住了李守成的胳膊,解释道:“李大人误会了,还请借一步说话。”

  李守成压下气,挤出一抹笑来:“王爷客气,请。”

  正厅里,李不言与萧月山坐在一起,李守成招来下人奉茶,按捺不住道:“不知九王爷今日前来,可是小女多有得罪?”

  “得罪倒是没有,”萧月山沉吟,“只是……”

  他想说却无从说起,不知该怎样与李守成解释。

  李不言却直接拉住了萧月山的手,说道:“爹,我跟九王爷真心相爱,昨日已经成亲了,还望您成全。”

  李守成:“?”

  “你这丫头!不可胡言乱语,昨儿明明是周家姑娘与王爷的大婚之日。”

  “不言说的是实话,本王确实与她成亲了,至于周家姑娘,现在不知所踪。”

  李守成:“???”

  厅里陷入寂静,仿佛心中有千言万语,可到了嘴边一句也说不出。

  李守成笑容逐渐消失,艰难道:“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月山叹了口气,隐去萧成书那段,将事情说了一遍,李不言不时插两句话,重点突出萧月山对她爱得深沉,二人早已心心相印。

  李守成差点背过气去,可事已至此他又不能再说什么,李不言怕自己亲爹从此怀疑人生,便一把拉起萧月山道:“爹,您好好消化消化这件事,我跟王爷就先回府了。”

  “好,”李守成丢了魂似的送二人出了府,直到自家夫人唤他才彻底清醒过来。

  “什么?!”李夫人不可置信,“这不可能,就李不言那个丫头怎么能得了九王爷的青眼!绝对不可能!”

  李守成微微皱眉:“再怎么说也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性子是不好,但也没有如此不堪。”

  李夫人被呛了一句,变了脸色:“老爷说的是,是我失言了。”

  与李守成不同,李夫人从小就不喜欢李不言,甚至是厌恶她,李家一共三个女儿,大小姐沉稳知礼,三小姐沉鱼落雁,只有李不言,天生的劣种。

  当了十几年的哑巴,一朝病好,却像中了邪似的,李夫人如何也与她亲近不起来,在她看来,九王爷这般人物,该是配给小女儿才对,当下心思微动。

  这边李守成却是退一步越想越气,直站起来打转:“不行,不行,刚刚差点被那丫头绕糊涂了,九王爷先娶后奏,这哪是成亲分明是拐带,不成,我非得去与陛下说上一说。”

  说着就要走,被李夫人一把拉了回来:“老爷糊涂,要我说这事分明是咱家丫头不知羞耻,你去跟陛下说,以后让别人如何看我李家?”

  “放屁!”李守成瞪了她一眼,语气倒与如今的李不言同出一辙,“算了这事你别管了,我去去就回。”

  说完气冲冲就奔皇宫而去。

  另一边,李不言与萧月山回了九王府,将一个匣子交给了他。

  “这是何物?”

  “你打开看看。”

  萧月山将盒子打开,里面满满当当全是银票。

  “这?”他微微皱眉。

  “王爷别误会,”李不言坐在榻上,“这钱不是给你的,我想请王爷帮我寻些奇珍玉石,只是我一介女流不好出面,才想让王爷代劳。”

  萧月山松了一口气,将盒子还给她:“原来如此,若是需要玉石,你尽管去库房中取便是。”

  见他吓成那样,李不言笑道:“怎么?王爷以为我要包 养你吗?”

  “咳,”萧月山脸色微红,“别乱说。”

  “是是是,王爷放心,这指定不是我还给王爷的肉钱,我也不会逼迫王爷做一些嗯哼的事的。”

  上一章萧月山努力面无表情:“嗯哼是什么事?”

  李不言唇角微挑:“就是不可言说的事。”

  调戏绝世美男一番,李不言心情大好,看在萧月山的眼里,也显得娇憨可爱,他其实看出来她自从进了李家就仿佛戴上层面具,心绪低落的很。

  “说正事,”李不言坐起身子,“我需要的玉石可以不够贵重,但一定要珍奇,府上的确实好,不过远远不够。”

  再说了,她想萧月山也需要一个契机,来证明一下九王府的钱并不是用在养兵上。

  皇帝永远会更放心为了一个女子而大事奢华的皇子。

  正当这时,一位小太监隔着门道:“王爷,陛下差人来请您与王妃,进宫一趟。”

  “知道了,”萧月山回了一句,看向李不言。

  “你猜是我爹还是萧成书?”

  萧月山无奈笑道:“我猜两样都有。”

  皇宫金銮殿

  周秀之父周大人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在御前,嘴里哭喊着:“陛下,您可一定要为小女做主啊,这九王爷如此行事简直……”

  “行了,”皇帝打断了他,捏了捏眉心,“事情尚无定论,周大人先起来吧。”

  好好的午睡被搅和,皇帝心里烦得很,平日也没见周德多疼爱自己女儿,今儿倒是哭的欢快。

  没过多久,小太监进来通禀,可惜来的不是萧月山,而是李不言她爹李守成。

  李守成与周德向来不睦,此刻见面周德一脸怒容,李守成满头雾水。

  皇帝心里更烦了:“左相也来了?可是为了你女儿的事?”

  李守成点头:“陛下明察,臣前来正是为了九王爷拐跑小女一事。”

  皇帝:“???”

  周德:“???”

  这都是哪跟哪,皇帝索性也不说话了,只等着萧月山自己来解释。

  又过了半个时辰,李守成站的腰都疼了,萧月山和李不言才姗姗来迟。

  “儿臣见过父皇。”

  李不言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喊,最后还是跟着萧月山说了一句:“儿媳见过父皇。”

  皇帝看了看她:“……不忙着喊,叫你们两个过来是有些事要弄清楚。”

  萧月山恭敬道:“儿臣洗耳恭听。”

  皇帝先是指了指李守成:“李大人说你拐跑了他家二女儿。”

  又指了指周德:“周大人说你害死了他家嫡女。”

  李不言站在一边看着皇帝跟说对联一样,差点笑出声来,在心里默默补充:横批:咋啥事都有你。

  萧月山则直起身子,面无表情地看过李守成与周德,轻轻说了一个字:“哦?”

  李守成咳了一声,讪笑道:“陛下,王爷,臣的事不打紧,还是先办周大人的吧。”

  周德头上冒汗,咬紧牙关一闭眼说道:“王爷,小女周秀与您本有婚约,可成婚之日,小女无故失踪,您却并未声张,对周家也无责问,反而转头娶了李家的,臣猜想,小女失踪必定和王爷脱不了干系。”

  别看他刚才嚎个不停,真让他直面大楚战神,照样两腿发软,可现如今他已经上了萧成书的贼船,只能拼命把萧月山拉下水了。

  “猜想?”萧月山微微一笑,“周大人如此想象力不去当说书先生简直可惜,本王究竟为什么不声张,难道周大人不清楚吗?”

  周德面色微变:“臣不知王爷在说什么,只希望若是小女还活着,请王爷告知臣她的下落,臣保证不会让小女打扰您和新王妃,也不会出去乱说。”

  这话简直诛心,就差没直说萧月山与李不言狼狈为奸,谋害周秀。

  李守成不能忍了:“你……”

  “咳!”

  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李不言打断,收获自家女儿的瞪视一枚,老老实实闭了嘴。

  萧月山冷哼一声:“本王本是顾忌周家颜面才不声张,看来周大人是不领情了。”

  说完,他向着皇帝作揖:“父皇,恳请儿臣带人证来面圣。”

  皇帝自无不可:“来人,宣!”


标 签穿越 我在古代摆地摊 萧月山 李不言 萧月山李不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