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子衿北渊尘小说章节_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公子卿酒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6 ℃
苏子衿北渊尘小说章节_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公子卿酒

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

公子卿酒 著

完本免费

小说《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的主角是苏子衿北渊尘,作者:公子卿酒,故事递为您提供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免费阅读。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小说讲述了:都说摄政王北渊尘性格阴冷,不能招惹。所以直到同龄人都已经儿女双全了,北渊尘还是一人,这成了皇族的头号问题。苏子衿重生没多久便接到圣旨,将她赐婚给那传言中的摄政王。本以为各自互不干涉,未曾想摄政王一改往日作风,就此妇唱夫随,日日围着王妃转。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的主角是苏子衿北渊尘,作者:公子卿酒,故事递为您提供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免费阅读。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小说讲述了:都说摄政王北渊尘性格阴冷,不能招惹。所以直到同龄人都已经儿女双全了,北渊尘还是一人,这成了皇族的头号问题。苏子衿重生没多久便接到圣旨,将她赐婚给那传言中的摄政王。本以为各自互不干涉,未曾想摄政王一改往日作风,就此妇唱夫随,日日围着王妃转。

免费阅读

  苏子衿脸色稍缓了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免得给府里带来祸事,“王爷想如何子衿又如何有资格说三道四?!”

  其他人听不懂两人之间在说什么,但却看出了一身汗。

  苏韫之本就担心女儿这性子容易起冲突,这下可是真应了自己所想。

  不等他开口,苏子衿再次开口,“王爷,可否借一步说话?”她算是看出来了,北渊尘今日来府里就是找茬的。

  “回府。”

  “不要!”

  回府,岂不是直接入了狼窝,她当即不想走了。

  北渊尘回过头就那么看着她,苏子衿下意识摸了摸鼻子低着头有几分心虚,“只是借一步说句话无需回府里吧?”

  “那不知苏小姐想如何?”北渊尘眼底隐隐带着一丝冷色。

  “我们就……出去走走?”

  “好啊!”他扬手让林谢先回去,自己则是打算跟着苏子衿两人出去……走走!

  林谢可是听出了自家主子的言外之意,这姑娘就是昨夜那悄无声息闯入府里的人,顿时有些不乐意离开。

  北渊尘脸色微沉,他这才应下直接离开。

  “子……”沈夕月刚想出声,苏韫之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出声,两人就这么看着苏子衿跟着北渊尘一同离开。

  沈夕月不满的看向苏韫之,“这摄政王是何人你非是不知,怎能任由女儿跟他一同离开呢?万一……你!”

  “子衿不知又做了什么?显然与摄政王之间有些话要说,应是没事!况且这皇上刚赐婚,摄政王应该不会对她动手。”

  “那你又怎能不管?”

  “夫人,非是我不管,只是这摄政王怕是连皇上也没什么办法!我又怎能干涉得了?”但今日似有些意外。

  按理来说,谁对他出言不逊,怕是已经见血了。

  不知是不是赐婚的原因,女儿还好好站着,更是怒目而视!

  他刚刚似乎还看到她与他距离不到半米,如今想想倒是落下冷汗。

  今日的苏子衿简直是往死里钻!

  想着,他又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这才哄着自家夫人回房。

  女儿大了,有些事情还容不得他去操心。

  苏子衿可不知自家爹爹脑子里的想法,与北渊尘出了府里便朝着江畔走去。

  “王爷想如何?”

  “不装疯卖傻了?”

  “王爷既已识破,再装亦是没有任何意思!”苏子衿忽然停了下来微微仰着头看着北渊尘,眼里并无半分惧意。

  “你承认得倒是爽快。”北渊尘嘴角勾了勾,浮现一丝不明显的笑意,略显温和。

  “当然,子衿闯入府里只为一睹王爷尊容!想看看皇上赐婚之人是何模样?这未婚夫的面也未曾见面便嫁了可不是我想要的。”她坦然说道,半点不怕被他知道自己的目的。

  北渊尘挑了挑眉,“那不知苏小姐想嫁之人又是怎样之人?”

  “两情相悦,我乐意即可!”

  “仅此而已?”

  “王爷以为呢?”苏子衿眼角上挑,目光与他相对,北渊尘只是低下头露出笑意并未说话。

  “王爷,打个商量如何?”

  北渊尘心情说不上来的不错,挑眉看向她,点点头,打算看看她还能有什么鬼主意。

  “既然这圣旨已下,我们合作,彼此互不干涉如何?”总之就一句话,圣旨拒不掉,那么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若是本王不想合作呢?”

  “……”苏子衿一句话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抬起眼瞪着他,看到他眼底的兴味,这才记起她是在跟那位人人惧怕的摄政王打商量,一口气又咽了下去,心想,“这摄政王果真如传言一般阴晴不定!”

  苏子衿深吸口气,“那王爷想要如何?”

  “就按你说的来吧。”他收回目光,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的看向别处,“苏小姐可还有其他事?”

  “没有……”

  “那不如回去如何?”

  “好。”

  苏子衿心里犯了嘀咕,对北渊尘的心思捉摸不透让她那颗心刚提起来又放下。

  低着头走在后面的她并未看到北渊尘眼底的笑意。

  两人一同到这河畔边上可是有不少路人见到,她可是如今看到的唯一一个敢如此接近摄政王的女子,一时间整个帝都传言满天飞,引起各方反应。

  甚至于前些日子南侯府楚世子与她的无故退婚缘由再次被提起。

  “传言这摄政王可是不近女色,甚至于无人能够靠近三米内!”

  “我那日亲眼所见,那苏家小姐就站在他面前与他说话,此间距离可不足三米。”

  “莫不是摄政王看上那苏家小姐这才让皇上赐婚?”

  “若是如此,这楚世子可是冤了……”

  “摄政王的舌根你们也敢嚼,莫不是不怕死不成?”

  有人拿起碗喝了口酒,壮了点胆子道:“我们不过私下说说罢了!”

  “就是。诶,你可再说说那日都看到了什么?”

  有人叹口气走远了些,看着不怕死那些人摇了摇头。

  以往若有人敢说摄政王一二,那结局可并不是很好,警告既然被无视,他可不想搭上身家性命!

  这帝都中倒是暗地里传的欢,那当事人之一的苏子衿则是双手托着下巴靠在院子外的石桌上发呆。

  沈夕月自她回来就过来了一趟,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苏木儿无声询问。

  苏木儿摇了摇头,“小姐自外面回来便坐着好久了,奴婢也不知究竟如何?”按理来说,回来时毫发无伤应该没事。

  沈夕月皱了皱眉,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未料苏子衿已然察觉,收回心思抬起头望去,“娘亲,可有何事?”

  “没事,娘只是来问问你与王爷谈的如何?”

  “没事,只是与他打了个商量。”

  她想了老半天也没想通究竟北渊尘前一刻拒绝怎的后一刻又答应了下来,索性将其压到心底,归于他那阴晴不定的性子。

  “打个商量?”

  “娘亲别担心,真的没事。”她看着沈夕月眼中有些疑虑,笑着将大概情况告诉她,她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苏子衿又与沈夕月聊了几句,她便回了屋。


标 签古言 公子卿酒 重生将女摄政王的掌心娇 苏子衿北渊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