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程欢欢白城歌小说_予你情深腹黑总裁宠上欢程欢欢白城歌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51 ℃
程欢欢白城歌小说_予你情深腹黑总裁宠上欢程欢欢白城歌

予你情深腹黑总裁宠上欢

程欢欢白城歌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角是程欢欢男主角是白城歌的小说在哪看,予你情深腹黑总裁宠上欢大结局,程欢欢白城歌小说整体一针见血、清新质朴。这里提供《予你情深腹黑总裁宠上欢》小说在线试读:程欢欢被前任辜负,后又遇到白城歌,原以为是一场新的开始,最后却发现,不过是延续前者的阴谋,彻头彻尾的一场悲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女主角是程欢欢男主角是白城歌的小说在哪看,予你情深腹黑总裁宠上欢大结局,程欢欢白城歌小说整体一针见血、清新质朴。这里提供《予你情深腹黑总裁宠上欢》小说在线试读:程欢欢被前任辜负,后又遇到白城歌,原以为是一场新的开始,最后却发现,不过是延续前者的阴谋,彻头彻尾的一场悲剧。

免费阅读

  程欢欢楞了片刻,望向周围的人灼热的目光,只得答应。

  站在电梯里,女人一直死死的盯着自己,程欢欢只想快点逃离这个空间,她退后一步,女人又靠近一步。无奈之下,她只得向前,一直盯着电梯上跳动的数字。

  一到白城歌办公室门口,她就退到一边,轻声说:“到了,您进去吧。”

  女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扬起头妩媚的走了进去,关上门的那一刻也不忘白她一眼。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女人凌乱着衣着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处,打开包开始翻看什么。

  下一秒,她突然将包往地下一扔,大喊一声:“我的项链不见了?!”

  程欢欢望着女人站的位置,不前不后刚刚好的地方,白城歌办公室的门关不上,他一定能清晰的听到外面的一切,而此时女人一边喊叫一边望着自己的目光,毫无焦急之色。

  “是不是你!”

  突然,女人看起来气急败坏的走过来,一把拧住程欢欢的衣领,刚好可以清晰的看见她涂得不断掉落的粉底。

  她?跟她有什么关系!

  程欢欢推了推眼前人,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淡定的回了句:“不是。”

  “程欢欢!我早就听说你在公司人品不好,可是我没想到我只是来找一趟总裁,都被你偷了东西!”

  她抿着嘴静静看着女人在面前撒泼,只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偷了东西?”

  “证据?”女人冷笑一声,伸出手指向程欢欢的脑门:“从头到尾,公司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只跟你在一起过,除了你没有谁靠近过我!你说会是谁?!”

  女人看着程欢欢一脸淡定的模样,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莫非你觉得是总裁偷了我的?程欢欢,你要不要脸?”

  程欢欢努力保持着冷静,“那好,我记得总裁办公室门口有一个公用摄像头,咱们调出来看看监控不就知道了?”

  这种栽赃嫁祸的手段,还真是低级的很。

  话音一落,女人的嘴唇突然白了一层,语气也没有了之前的生硬:“我不管你什么摄不摄像的!总之从所有事情上看,只有你会偷我的项链,因为你见不得我去找总裁!就像上次胡君的事一样”

  “可是最近这个监控似乎坏了……”毫不顾忌女人在说什么,她只观察着女人的表情。

  果然听到这里女人瞬间松了口气,又开始撒泼起来。

  “你不要再辩解了,直接承认最好!”

  下一秒,程欢欢又道:“可是我无意中知道我们公司还有一个只有总裁才清楚的隐蔽摄像头,可以监视到我们全部人,我们去问问总裁不就知道了?”

  说罢程欢欢拉起女人的手,像要走进。

  女人突然迅速的深吸一口气,狠狠抽回手,整个人像是被人从头泼了盆冷水似的站在原地,支支吾吾:“我看……还……还是算了吧。”

  程欢欢这才冷笑出来:“小姐,做好本职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别自不量力出来诈人,聪明反被聪明误。”

  自从上次公司里自己呛了人后,终于止住了一些人的嘴,程欢欢过了一段清净的日子。

  虽说少了胡君的身影,她却仍然痛快不起来。

  某些午夜梦回,总是会有些莫名的不甘。

  这日,白城歌提出带她出来吃饭之时,她却仍旧有些心不在焉。

  “想吃什么?”男人今日穿了一件休闲的运动外套,连带着目光看起来都柔软了许多。

  程欢欢胡乱的翻看着菜谱,注意力却全然不能集中起来,只隐隐感觉到对面那人灼热目光。

  白城歌见状闷声笑了一声,兀自偏过头招来服务员说了几串很长的菜名。

  这才有些好笑的开口:“可以把你拿反的菜谱放下了。”

  程欢欢听闻立即放下手里的东西,耳根迅速发红,瞥见对面人已经淡定的看向窗外。

  默默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糗大了。

  吃完饭,秋风吹了起来。

  白城歌径直走在前,从后看去真是一个完美匀称的男人,程欢欢摇着头,望着他朝着商场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

  男人转身,回头的时候刚好看见身后的人儿发梢随着跳动飞扬的模样,那样炯炯有神的生机令他怔忪片刻。

  “来。”

  鬼使神差般,他竟伸出手,轻轻对着她说道。

  “跟我走。”

  到婚纱店的时候,程欢欢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站在最高处,身上着一件定制版限量白色婚纱,衬得她肤色貌美。

  “这……”她抬起头,甚至有些不敢看向镜子里他的眼睛。

  白城歌定然对上她的视线,丝毫不遮掩其中的惊艳,微笑着扶着她下来。

  “我认为我们可以再去看看其他的店,也许你穿起来会更美。”就连他的语气都拿捏得当。

  她点头。

  一直到上电梯,她还在心不在焉的想着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深的目的才会让自己这种离过婚的女人与他结婚。

  “啊!”没有注意到脚下,程欢欢顺着扶手电梯的方向差点一步踩空跌落下去。

  下一秒,一双有力的大手猛地将自己腰身托起,她狼狈的扑向他的怀中,脚下一片生疼。

  “我……我崴脚了。”

  望着女人在怀中委屈的目光,白城歌心下意乱,竟觉得手足无措。

  一瞬间猛地将女人抱了起来,和着程欢欢的惊呼,便是肌肤相贴的温度。

  “我鞋子掉了!”

  “带你去买。”男人头也不回,大步抱着怀中人走着。

  刚一进店里,程欢欢眼尖的发现了胡君。

  多日未见,这人已经留了很深的胡渣,身旁挽着的女人身材姣好,皮肤白皙,可不就是前些日子诽谤她的柳青青?

  柳青青率先发现白城歌,谄媚的走过来,一边掐着胡君的手臂一边堆笑:“白总,您也在这儿逛街呀,一个人……”

  后面三字刚一开口,白城歌面无表情的转身,怀里的程欢欢清晰的映入她的眼里,生生让她收回嘴里的话。

  胡君见到程欢欢红着脸靠在别人怀里,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们也在啊,真巧。”程欢欢率先开口。

  两人尴尬,勉强的笑了笑,见白城歌根本没有想要搭理他们的意思,径直抱着怀里人走向精品区。

  “先生可真有眼光,这款是我们店里最新限量款。”店员急忙走过来介绍。

  白城歌没有多言,只是蹲下,温热的大手轻轻覆住程欢欢的脚,一托起,轻盈的换上。

  “小姐穿上可真是漂亮。”侥是店员也忍不住惊叹道。

  素色亮皮,更衬得她的皮肤娇嫩白皙,轻盈小巧让人流连忘返。

  一旁偷偷瞄着这头的柳青青苍白着脸,眼睛睁的绯红:“那鞋明明是我刚刚看好的!”

  胡君低着头,有些余怒:“我们走吧。”

  刚要拉住她的手,柳青青一把狠狠甩开,推开几步,几乎是怒目而视:“我要那双限量款的鞋子,我想要!”

  “青青,我现在……这个情况你也知道。”

  他皱着眉,觉得眼前人令她脸面尽失,却还要维持平和。

  柳青青冷笑一声,大声吼道:“你什么都给不起我!你个没用的东西,我真是眼瞎才会看上你!”

  说罢女人愤恨而去。

  而这头白城歌抬头,额角鬓发遮住了情绪,只听见他低沉似大提琴般的声音:“喜欢吗?”

  他的手仍旧握住她的腿,触碰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在体液间灼烧。

  “恩。”她缓缓绽开笑容,眼角逐渐湿润。

  这个温暖的午后,白城歌让她知道了,什么是感动。

  就在那一刻,她似乎有一种错觉,他们属于彼此,永不分开。

  一同从商场出来,白城歌接到电话。

  一向沉稳的他突然停止了步伐,风吹起他的鬓发在空中定格一秒,蓦地传来他迟疑的呼唤:“爸……”

  挂完电话,白城歌侧身看了眼程欢欢,见女人小巧的鼻头间冒着些许汗珠分外可爱,内心也变得松软了几分。

  “来。”他伸出手,将其放在她的面前。

  程欢欢不敢接:“去哪?”自觉告诉自己他刚才异样的情绪波动一定有原因。

  白城歌望着她警惕的模样,却突然笑了,也不等她回应,自顾自的将手伸出包裹住她的手掌。

  温润的温度传来,他淡定的说:“我家。”

  程欢欢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能正式见到他的父母,直到站在门外那一刻,她才清晰的认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堂堂白城歌的妻子。

  “怕吗?”他问。

  她紧紧攥住自己的手,摇头。

  富丽堂皇的装潢下,管家将他们一路迎到大厅才毕恭毕敬的离开。

  “爸,妈。”是白城歌先开的口。

  一位精明俊朗的中年男子闻言微微侧身,身旁衣着不菲的中年女人也偏过头来,死死盯着面前的程欢欢。

  她这才看到白父白母一侧还亲昵的挽着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子,妩媚动人的模样,看着她的眼睛泛着光。

  面对所有目光的聚焦,程欢欢觉得压抑。

  “城歌,回来了就好,快来看看橙橙。”白母率先打破沉默,笑意盈盈的说着。

  白父一声不吭,望着程欢欢时脸色铁青。

  程欢欢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橙橙?是谁?

  男人一直牵着她的手突然用力握了握她的,一偏头只短暂的一秒,她看见他眼睛里闪烁的复杂情绪。

  下一秒,他的手松开她,径直朝对面走去,留下她一个人,错愕。

  见白母迅速拉过白城歌的手,嘘寒问暖一番后自顾自的问道:“城歌,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一次,橙橙都比你常来看我们老两口。”

  一旁顾橙听见便亲昵的挽住白母的手臂:“阿姨,城歌他工作忙,你别责怪他。”

  白父收回一直盯着程欢欢的眼神,“还是橙橙懂事,不像有些人……哼,不自量力。”

  白母听闻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神在顾橙和白城歌两人间流转半天:“对了,这次让城歌回来就是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把你们俩的婚事定下来……”

  “阿姨,城歌现在还忙,不急的。”顾橙立即像是懂事的开口。

  “什么不急,我们橙橙这么知书达理,我儿子再不去就被别人抢走了。你们俩的婚事可不能再拖了,不然万一被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钻了空子。”

  说话间,白父的眼睛锋利的瞟到那头。

  程欢欢站在原地,所有话都被她一字不落的听了去,每一句话似乎都变得有了深意,像是让她脱光了衣服让别人看一般羞辱。

  婚事?这是什么意思?白城歌已经有未婚妻了?那么与她……又是为什么?

  手掌被自己捏的没有了血色,程欢欢驻足在原处,嘴唇被咬的有些苦涩的腥味。

  自尊被肆意践踏后,她抑制着压抑着,甚至全身开始颤抖。

  就在这一刻,白城歌突然转了身,径直朝她走来。

  只一瞬间,温润的烟草味又扑鼻而来,他紧紧握住她的手淡然开口:“爸,妈,很抱歉没有跟你们提前宣布,我已经结婚了,这是我的妻子,程欢欢。”

  程欢欢愣了,侧头去看男人,只见他脸上的神情十分坚定,她的心倏地一颤。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结的婚!你还把不把你爸妈放在眼里!”一听到这里,白父一瞬间激动起来,拿起桌上的东西就要砸过去。

  白母适时的阻止住后,也不可置信的重复:“你!你怎么能自己偷偷结婚!外面的女人怎么可能真心爱你,想攀上枝头做凤凰的贱女人多了,还不是为了你的钱!!”

  白城歌一言不发,只与程欢欢一同站在原地,似乎不想再多做解释。

  这头顾橙也被吓的不轻,原本以为自己和白城歌注定会在一起,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明明白城歌是她顾橙的。

  一想到这里,顾橙更加不甘,手指甲深深陷进手掌心,看来为了更长远的结局她不得不做出牺牲。

  她便走近白父白母,为他们抚了抚胸口顺气,语气安静平和,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委屈:“阿姨叔叔,你们别生气,身子最重要。其实我……没关系的。”

  “橙橙……”

  “阿姨,强扭的瓜不甜,城歌要是真心喜欢他的妻子,我们为何要死死拆散他们呢?不管怎么样,城歌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还没等白母开口,顾橙打断她,缓缓的说道。

  听着这女人知书达理的语句,白父白母更是羞愧难当,暗自里对顾橙的知书达理更是欣赏。

  思索间,白母突然转身,锋利的眸光扫视到程欢欢的身上,嗤笑一声,语气间充满嘲讽。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我儿子的妻子,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飞黄腾达了?”

  言语间的刻薄被一一显露出来。

  程欢欢语塞,望着他家人咄咄逼人的模样,似乎都认定她是不怀好意和白城歌在一起的。

  “阿姨……别这样……”一旁顾橙适时的插了进来,挽着白母的手臂轻轻晃了晃,软糯的语气让人更加觉得她受了天大的委屈。

  “橙橙,今天阿姨就要给你主持个公道!”话还未完,白母打断她身旁人,硬生生从嘴里发出一声嗤笑。

  “我告诉你!橙橙家和我们家是世代交好,你不要以为你从中横插一脚就能改变什么!我与橙橙她母亲可是手挽手长大的闺蜜,他们俩的婚事是在我们肚子里就给定下的,这就是雷打不动的事实!”

  说完白母大力的喘了口气,白父站在身后轻轻为她拍了拍,随即又道。

  “我们家不是街边那种随便的家庭,不只是素养,还要有背景,而你,有什么?”

  程欢欢张了张口,额前的头发一点点遮住自己的眼睛,虽说他们的话语难听,但也确实是在说些事实。

  莫名的就感到一阵酸楚,她几不可闻的轻颤几下。

  身侧的白城歌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情绪,交叉握着的手突然用力,下意识的轻抚她的手背。

  她诧异抬起头,瞥见他若无其事的侧脸,似乎是在鼓励她不要害怕。

  “要不是城歌出国深造几年,订婚被耽搁下来,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

  白母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而一旁的顾橙仍旧乖巧的偶尔安慰几句说着些没事没关系的彰显大度的话。

  白父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看着程欢欢,直直的走近,那双剑眉与白城歌有几分神似,严肃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白城歌,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父亲,我就命令你马上和这个女人离婚!”

  话音未落,原本喧闹的大厅蓦地顿了几秒,白母迅速转身望向白城歌,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程欢欢使劲咬着下唇,以这样的理由威胁……谁又能……他会放弃自己……吗?

  闭上眼的那一刻,似乎是在等待审判的开始。

  直到他沉稳的话语响起,在偌大的空间里盘旋不去。

  他说:“不,我不会辜负我的妻子。”

  差一点,程欢欢就快要沉沦进去。

  中年男子的眼神暗了暗,像是从来没被他如此忤逆过般不可置信,一旁白母终于忍无可忍,望着自己儿子的眼神也充满了失望。

  “你要钱!!”她走上前扯住程欢欢的手臂,力劲之大,已经在嘶吼。

  “给你!”妇人拿起包里的几张银行卡,愤恨的甩到程欢欢的身上,语气已经不再询问,而是一味的发泄。“女人,都给你!这些够不够!够你一辈子用的钱,能不能让你离开我儿子?”

标 签总裁 予你情深腹黑总裁宠上欢 程欢欢白城歌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