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傅少离婚吧章节_夏知傅砚安小说亓绪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79 ℃
傅少离婚吧章节_夏知傅砚安小说亓绪

夏知傅砚安小说

亓绪 著

完本免费

小说《傅少离婚吧》的主角是夏知傅砚安,作者:亓绪,故事递为您提供傅少离婚吧阅读。傅少离婚吧小说讲述了:夏知跟傅砚安曾是一对亲密情侣,人人羡慕的对象,以为可以一直幸福下去。可是结婚两年,他的眼里没有她,将所有宠爱给了她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傅少离婚吧》的主角是夏知傅砚安,作者:亓绪,故事递为您提供傅少离婚吧阅读。傅少离婚吧小说讲述了:夏知跟傅砚安曾是一对亲密情侣,人人羡慕的对象,以为可以一直幸福下去。可是结婚两年,他的眼里没有她,将所有宠爱给了她人。

免费阅读

  夏知就这样走一会歇一会,到山顶的时候时间刚刚好。

  站在山顶,整个冀城都尽收眼底,原来这就是她生活了这么久的城市,也没什么不同,就是一个无形的大牢笼,困住她长达7年之久,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就自由了。

  想了想,她又觉得不能白走这么一遭,拿了一块小石子,对着一块大石头简单的刻了几个字。

  一直尾随夏知而来的宋嘉树看到她的举动,好奇她写了什么,悄悄地走过去。

  知了和砚台。

  “啧啧,幼稚!”宋嘉树鄙夷的说,还当她自己是青春期少女啊!在石头上刻这么肉麻的东西。

  听到宋嘉树的声音,夏知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其实在山脚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半山腰的时候本来想等他自己出来的,结果这人也是沉得住气。

  “知了是你,砚台是姐夫吧!你说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你不懂。”夏知淡淡的开口,砚台是指傅砚安,但是又不是指傅砚安。

  “是是,我不懂,毕竟这种自作多情的举动我是理解不了的,你说你把这个刻在这里,姐夫看得到吗?”

  “不是给他看的。”夏知用尖锐的石子一遍遍的加深这几个字的轮廓。

  “那是给谁看的?”

  “我自己。”在21岁和傅砚安结婚的时候,他答应她会带她去度蜜月的。

  他说要和她一起爬最高的山,坐最远的火车,看最蓝的海,喝最烈的酒,玩最刺激的游戏,赌最大的局,过最崎岖的坎,这些他都还没做呢。

  现在就由她来做吧!

  听到夏知的回答,宋嘉树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不知道这女人在矫情个什么劲儿。

  说实话,他最看不惯女人这种觉得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她,还一个劲的做些事情让人可怜她,就一苦情戏女主。

  他一直认为,想得到什么,那就去争取啊,实在不属于自己那就潇洒放手,搞得这么情深的,实在欣赏不来。

  见夏知一笔一画的刻的那么认真,还带着些执拗,宋嘉树只好坐在旁边。

  此时的阳光开始收减了温度,刺眼的光也变得温和起来,由最开始的耀光,慢慢的变成橘黄色,再到橘红色,渐渐地染红了整个天边。

  夏知刻完子抬头的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震撼和可惜。

  有诗人说过“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有歌手唱过“黄昏再美终要天黑”。

  而现在的她就如同这夕阳,只是黄昏会无数次的重复,而生命却只有一次。

  宋嘉树见夏知看夕阳都这么入迷,忍不住吐槽,看个夕阳都这样,还以为她是林妹妹呢!

  “一个人看夕阳不觉得很寂寞吗?”

  “这不是有你?”

  “我……我又不是陪你来看夕阳的!”

  夏知转头看了一眼宋嘉树又转过去,“我知道。”

  潜台词就是无非就那点事。

  “……”你知道那倒是赶快离婚啊!

  这样的夏知让宋嘉树觉得这样就跟打棉花似的。

  微风拂过,惊扰了草木。

  两人都没有说话,宋嘉树被夏知气到了,而夏知是看痴了。

  直至最后一丝光淹没在地平线上,夏知才回过神来,拿出手机打开,里面有条信息,是下午3点多发的,内容很简短:对不起,我有点事。

  夏知没什么反应,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刚准备关手机,宋嘉树凑过来,“原来是约了姐夫一起来的啊,看这样子是被放鸽子啦!”

  夏知淡定的关了手机,拿过背包,“是啊,你姐夫和你姐在一起呢,开不开心?”

  这样宋嘉树有些诧异了,这绿帽子都被带成这样了,还这么的淡定?

  “额,那肯定开心啊!我怎么看到你头上有道光呢!”

  夏知从书包里拿出手电筒,打开直射宋嘉树,“这种颜色?”

  手电筒的灯光刺得宋嘉树睁不开眼睛,连忙用手挡住,大喊,“绿色的!”

  收回电筒,夏知也不再逗宋嘉树,转过身往山下走,“我还是喜欢这个颜色。”

  宋嘉树揉揉眼睛,连忙跟了上去,“你以为你是圣母玛利亚啊!”

  “如果可以,我要做你爸爸。”

  “诶!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

  “叫爸爸,我教你树立正确的三观。”夏知打着手电筒,在前面走,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呸!老子三观很正!”

  “是,正的很,傅砚安还没和我离婚呢,姐夫都叫上了,这不三观是挺正的。”

  “姐夫和你离婚那不是迟早的事,我提前练习一下不行啊!”

  夏知脚一顿,停下脚步,宋嘉树差点没刹住车,刚想说话却被夏知打断:“那你跟着我干嘛?”

  “让你早日脱离苦海啊!”

  夏知深深的看了一眼宋嘉树,呵了一声又准备走,宋嘉树倒是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是在鄙视他吗?

  “喂!你呵什么呵,什么意思啊你!”

  “你让我脱离苦海不担心你姐进入苦海?”

  “怎么可能,姐夫很爱我姐的!”宋嘉树大声反驳,想用分贝来掩饰心虚。

  爱?

  可笑,一个人有一次出轨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因为他已经尝到了出轨给他带来所谓的乐趣。

  “那我祝他们百年好合,你别跟着我行不行?”

  “不行!”

  夏知轻叹,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呢!

  不打算再理他,夏知加快了脚步。

  宋嘉树也加快脚步跟上夏知的步伐。

  上山难下山容易,半个小时后两人走到山底。

  夏知站在公交站台等车,宋嘉树也隔她两米站着,时不时的瞟一眼,最后看到远处的公交车才开口:“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婚?给我个准数!”

  “等我死了以后。”

  宋嘉树一噎,这女人油盐不进真是叫人着急!

  “冥顽不灵!”

  “彼此彼此。”说着夏知走上了公交车。

  看着越来越远的公交车,宋嘉树生气的踹了一旁的柱子,最后往停车的地方过去。

  坐上自己的车,宋嘉树一脸嫌弃,为什么要个车就这么难!

  可恶的老女人!你给我等着!

  宋嘉树到冀山北路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此时的道路两旁站了许多人,男男女女的都有。

  宋嘉树刚一停下车,沈秉就走过来,靠在后座车门上调侃道:“啧啧,看你这脸色就知道没成功,怎么?不是很厉害的嘛!?”

  “滚开!别幸灾落祸!”宋嘉树板着脸呵斥着。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人家比你大10岁,又是个律师,你觉得你那点小聪明在人家面前能上道?”沈秉继续打击。

  “管你屁事!”

  “哟,还恼羞成怒了!要不我借钱给你,你去买车,别再想着破坏人家的婚姻了!”

  “你有钱?”

  “额……我哥有。”

  “你哥?你敢去问他要钱?”谁不知道沈家大少沈寞是个冷面阎王,光那张脸就能冻死几个人,而且特别讨厌这赛车这种活动,叫他出钱买车,这不是找死吗!

  “额······”沈秉哑口无言,他是有点小钱,但是宋嘉树看上的那辆车太贵了。

  “没有就给我闭嘴,不要做假好人。”

  “行行,不管你了!喏车钥匙,今晚章祁峰来了,要不要跟他比比?”沈秉把自己的车钥匙扔给宋嘉树。

  宋嘉树接过钥匙,“那自然是要比比了!”

  今晚的比赛规则很简单,就是同时出发跑到山顶的观景台,而且是看谁的车,最后停在里悬崖最近的地方,谁就获胜。

  这不单是对车技的考验,还是胆量的考验。

  车技的话,宋嘉树自然是不弱的,但是这胆量的话,就得另当别论了,毕竟这搞不好就是送死呢!

  不过宋嘉树就喜欢玩这个惊险刺激的游戏!

  宋嘉树和章祁峰两人同时从终点出发,两人并驱前行,想要超过对方就必须在第一个弯道拉开距离。

  第一个弯道宋嘉树与章祁峰拉开了3米左右的距离,并且是下一个转弯之前都是保持着这个距离。

  当第二个弯道来临的时候,章祁峰加快的了速度想超过宋嘉树,奈何宋嘉树先进入弯道,狂野的转弯挡住了章祁峰的去路,他只好紧随其后。

  在离第三个弯道还有200米的时候,章祁峰开到弯道内侧,因为这个弯道比较大,所以在这里超过宋嘉树的机会也是蛮大的,就看手和脚的配合度了。

  宋嘉树也察觉到了章祁峰的意图,所以死死地守住自己的路线,绝不会给他有机可乘的机会。

  由于两人的车技几乎是旗鼓相当,正在看这场赛车的人情绪激昂,甚至有些人开始押赌注,看是谁赢。

  第三个弯道已过,此时两人的局面又回到最初的时候,两辆车并驱前行。

  其实最精彩的不是这一路上谁在前头还是后头,最惊险刺激的一幕是在山顶观景台。

  随着越来越短的距离,沈秉看着自己的那辆爱车,有点着急了,他害怕宋嘉树那执拗的性子上来,做出一些不要命的举动。

  500米,400米,300米,200米,两人的速度还保持不变,沈秉手紧紧的握着,手心里浸出汗水。

  100米,两人依然没有减速的举动,沈秉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想大喊宋嘉树快踩刹车,但是却喊不出来。

  刚才还有些欢呼雀跃的人群现在也安静下来,大家都摒着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两辆车。

  终于在30米的时候章祁峰的开始减速了,而宋嘉树依然没有,直到开到20米的时候,才开始减速。

  由于两人刚才的速度非常快,哪怕是踩了刹车,车子也没有立即停下来,而是在地上摩擦了好几米才停下来.

  最终章祁峰的车停在了距离悬崖边10米处,宋嘉树则停在8米处。

  毫无疑问,宋嘉树获胜,刚才少数几个压了宋嘉树的人满钵而归。

  两人下了车,礼貌的上前握手。

  “不错,被你压得死死的。”章祁峰微笑的说着。

  “章哥说笑了,只是侥幸而已。”

  “别谦虚了,我技不如人,不过你这技术不是我遇见最好的一个,有一次一个女人1.5米的距离胜我10米远,那可是一个疯子!”

  听到这样的话,宋嘉树还是有些吃惊的,1.5米是什么概念,稍有不慎,落下悬崖车毁人亡,哪怕他再有把握,也不敢在这么近的距离刹车。

  “她也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女性可以把赛车玩的这么溜的,只可惜她好像不玩了。”章祁峰可惜的说。

  “为什么不玩了?”

  “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听人说上个月家里出了些事,从那以后谁都联系不上她了。”

  “她叫什么名字?”

  “名字?对啊作为她曾经的对手,老子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太不把对手放在眼里了!”章祁峰呵斥着,但是却没有真正的生气,“不过圈子里的人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人见过她长什么样,每一次出现都带一个口罩,只知道她身材很好,有一头乌黑的长发。”

  越是这样神秘,宋嘉树就越是好奇,到底哪个女人是谁,好想找她切磋切磋。

  “行吧,到时候联系上她了,替我向她宣战!”

  “那你得好好练练,你离她上次的记录可是差6.5米呢!”

  切!不就6.5米吗,他倒要看看谁更厉害!

  “诶!你们在聊什么呢!走沈爷今晚请你们去嗨皮!走走,醉酒轩去不去?”沈秉抱着刚才赢的钱走过来。

  章祁峰看了一眼宋嘉树,“去吗?”

  “去!”

  醉酒轩这种销金窟不去白不去,主要是有人请客,那不是很好玩!

  一行人开着跑车往醉酒轩去,高调的不得了。

  沈秉订了一个大包间,一群人唱的唱歌,掷骰子的掷骰子好不热闹,只有宋嘉树坐在角落里喝着酒沉默着。

  他在想今晚的比赛,说实话如果沈秉的车子性能在好一些的话,今晚就不会只有2米的差距。

  要是他看上的那辆车,然后再去改造一下,至少还能拉开3米的距离,如果自己多练一练,赢章祁峰嘴里说的那个女人胜算会更大一些!

  只是……诶!那个老女人不肯离婚!

  这样想着宋嘉树一阵烦躁,把酒杯放下,起身去洗手间,结果包厢里的洗手间被人占了,他只好去外面。

  上了厕所慢吞吞的往回走,突然前面的拐弯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宋嘉树一阵疑惑,怀疑自己是不是喝多了眼花了,连忙跟了上去想一探究竟。


标 签总裁 傅少离婚吧 夏知傅砚安 亓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