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时年君沉_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废话略略略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0 ℃
时年君沉_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废话略略略

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

废话略略略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主角时年君沉的书名是《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作者:废话略略略。这里提供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全文在线阅读,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小说讲述了:时年前世只是姐姐的移动血库,被利用到生命的尽头。重生一世,她想要活得精彩。扭转一切,惹上君家掌权人,被他捧在手心宠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时年君沉小说名,时年君沉小说叫什么,小说主角时年君沉的书名是《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作者:废话略略略。这里提供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全文在线阅读,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小说讲述了:时年前世只是姐姐的移动血库,被利用到生命的尽头。重生一世,她想要活得精彩。扭转一切,惹上君家掌权人,被他捧在手心宠爱。

免费阅读

  别墅还是那个别墅,却不再清冷,多了些烟火气。

  时年穿着围裙,小蜜蜂一样在厨房忙碌着,桌上早已经摆满了菜。年轻娇小的女人眉眼平和,细碎的黑发自然垂下,似乎是碍着视线了,时不时要往后捋一捋。不经意间透着风情。

  那一瞬间,君沉脑海里蹦出“家”这个字。

  管家看到他十分诧异:“先生,您这么早就回来了?”竟然真的回来了!看来这位时小姐不简单呐。

  时年听到声音,头也不回:“回来了?坐下等等吧,马上就好了。”

  君沉不自觉靠近,停靠在厨房门口,眸光莫测。半响,淡淡开口:“家里没佣人吗。”

  时年闻言动作一顿,继续道:“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菜,没有的话我再炒一个。”

  关于君沉所有的隐私,佣人和管家都不会擅自透露。

  话落,君沉余光一扫而过,竟突然觉得十分有胃口。奇怪。明明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吃到更好更完美的。

  “不需要。”他只说。

  吸油烟机的声音停止。

  时年端着最后一盘菜走了出来,她自顾自打好饭递给君沉,他没接,她也不介意,直接放在他面前。

  君沉审视的目光如剑,“什么意思?”

  “报答。”

  话落,一声轻嗤响起。

  时年表情不变:“没毒,吃吧。”

  “时年,不要跟我兜圈子。”

  “菜要冷了。”

  君沉微冷:“时年。”

  时年一顿,终于放下筷子:“我说了这是你收留我的报答那就是报答,吃不吃由你。”

  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原本是不会做这些家务的,但上一世为了做君昊然的夫人她做了充足的准备。喜欢的,不喜欢的她都学着去做。

  现在重生了,心态变了,以前膈应的技能用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了。

  一双眼睛,无波无澜,连生气都寥寥。

  君沉微垂眼睑,“这就是你报答的态度?”

  “……”

  时年冷着脸想,不跟狗男人计较。

  君沉最后还是拿起了筷子。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这顿饭吃得异常沉默,可时年却感受到了久违的默契,一如曾经……

  “君沉。”

  吃得差不多了,时年忽然开口:“可以让我去君氏上班吗?”

  话落,君沉似笑非笑:“这也是报答?”

  听出他的嘲讽,时年并不生气:“这是两码事。我说过,我能帮你。”

  她想去君氏的确是想报答上辈子的恩情,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到别的补偿方式。

  “你能帮我什么。”君沉慢条斯理地擦拭唇角,一副不在意的姿态,“或者说,你又能做什么?”

  站在他的角度来看,时年这种除了家庭不幸其他资源都近乎完美,从出生起就长在温室的女人根本毫无用处。

  “我其实……”时年悄悄咬了咬下嘴唇,“电脑用的还可以?或者……君氏名下有没有医学相关的项目?我都可以。”

  如果某些人知道她的技术也就“还可以”,估计会破口大骂……

  “电脑?”

  君沉眸光一滞,仅仅只是一瞬,很快就若无其事说:“如果你想告诉我你的‘还可以’是能熟练掌握办公软件的话就免了,至于医学,我劝你不要出去害人。”

  时年一噎,重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羞恼。

  那是哪怕面对自己偏心眼的父母,未婚户和那个白莲花姐姐都没有过的情绪。

  “君沉!我很认真。”

  君沉却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羞恼的模样,“你的副业看起来不少。”难怪能知道不该知道的,顿了顿,“明天我会让助理送来资料让你研究学习,等你拿到毕业证再来报道。”

  “你同意了?”

  他轻轻“嗯”了声,“看在这顿饭的份上,我允许你做我的秘书。”

  秘书?

  也行,在他身边亲自盯着他,避免悲剧再发生。时年答应了,丝毫没有被看不起的不忿。

  君沉说完就起身上楼了。

  对他来说,能和本能厌恶的女性单独相处那么久还不厌烦已经很难得了。相反,他甚至隐约察觉自己对时年有着别样宽松的容忍度,所以他允许她偶尔的“放肆”。

  至于为什么,他没兴趣深究。

  ……

  夜晚,时年要来电脑。

  她娴熟地输入一长串代码,蓝白的数据流印满双眼,复杂的公式和方程极速滑过。

  鼠标停留在登陆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

  最后,时年沉默地叩上了电脑。她低声喃喃:“时年啊时年,你当年究竟干了多少蠢事……”以至于现在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第二天,时年和君沉一起吃了早饭。

  那之后一个星期她都没再见到君沉,他也没再回过别墅。佣人们看时年的目光如同在看失宠的妃子,惊鸿一现的野花,态度也渐渐变得不冷不淡。

  时年倒不在意,或者说君沉不在她更乐得轻松,关起房门捣鼓自己的“小玩意儿”,顺便再关注下租房信息。说到底,住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

  期间,时天和钟素云也有打来电话,不过都被她拉黑了。

  还有程晗。趁着君沉不在,偷偷又来了一次。

  “贱人!”

  她趾高气扬的,丝毫不见君沉面前的柔弱:“滚出来!”

  时年原本不想理会她,但被叫得心烦:“哪儿来的野狗?”

  从某种角度来说,程晗和她挺像的:在君沉面前都会变“柔弱”,君沉不在就一个赛一个嚣张。区别在于一个想立牌坊,一个不想。程晗是因为喜欢才被束缚,时年则是因为亏欠。

  总之君沉不在,就没有人能压住她。

  程晗见她一身柔软的睡衣,眼中直冒火:“果然是个狐狸精,真以为住进别墅就是主人了?”她来之前就问清楚了,这几天沉哥哥根本没回别墅。其实从一开始,她发怒的理由就是牵强的。

  程晗同样出生豪门,不至于那么小个场面就真的疑心,她只是愤恨这个女人竟然和沉哥哥更加亲近!

  所以才借题发挥。

  那天她打都打了,本来也就该收敛了,谁知道沉哥哥竟然当众下她的面子!一想到那个该死的贱人可能在背后耻笑她,程晗就气不过。

  于是又有了今天。

  “有些人啊,天生就是贱骨头。”

  程晗坐在沙发上,管家和佣人在一旁站着伺候,俨然女主人的做派。

  时年充耳不闻,慢吞吞地从二楼走了下来。

  “就算住进来了又怎么样?早晚还不是得被赶出去。”程晗脸上的轻蔑都快溢出来了,“识趣的,就自己滚出去!”

  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着程晗冷嘲热讽,默认了她的话。在他们心里,程晗就算不得宠,也会是未来地位最高的正牌。毕竟身份摆在那里。

  时年面无表情地扫视一圈,识趣?她是准备识趣的,但程晗要这么说,她还就赖定了!于是唇角上扬,眼眸冰冷,说出的话更是毫不客气:“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滚?”

  “就凭我是沉哥哥的未婚妻!”

  时年眼露嘲弄:“你问问他承认吗?”

  这话一下子踩中程晗的尾巴,碍于身份,这还是第一个敢这么打她脸的!她一下子冲了过去,扬起巴掌:“贱人!”

  下一秒,传来短促的疼痛声。

  “你放开我!”

  管家没想到时年不仅没躲,还敢跟着动手,紧张道:“时小姐,快松手!那是程家的大小姐,你得罪不起!”

  只见时年攥住程晗的手,反手扣住,手上微微用力又响起杀猪般地叫声。她冷笑:“闭嘴。”顿了顿,“打我一次不够,还想打我第二次?做梦!”

  程晗挣扎,“你放开我,否则沉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呵,你去问问你的沉哥哥,看他认不认你这个妹妹?”

  “你究竟是谁!”她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回去就让爸爸封杀他们一家人!

  管家和佣人上前,步伐却被时年冰冷的目光冻住:“首先,我和你的沉哥哥什么都没有,只是合作关系,其次,别再来烦我,否则我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顿了顿,目光落在管家身上,“最后,你可以添油加醋地告诉君沉,告诉他我是怎么教训他未婚妻的!”

  她很自信君沉那样的人,对讨厌的女人绝不会手软。

  说完,时年蓦地松手推开程晗。

  程晗已经痛得倒吸冷气,看到发红的手腕,快气疯了:“你们给我抓住她!”

  管家和佣人面面相觑。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不然我让你们统统滚蛋!”

  时年嘲讽:“真当她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了?敢陪着她疯才是真的不想干了!”

  管家闻言沉默了一下,“程小姐,要不还是等先生回来……?”

  “你!”

  程晗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当即一巴掌扇了管家:“废物!”

  管家侧着脸,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时年冷眼旁观,看够了才缓缓说:“程晗,你没有身份也没有资格来教训我,上次那巴掌已经够了,你再敢动手,我也不会客气。听懂了就滚。”

  “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程晗气得发抖,还想再骂人却走了。

  管家也是个男人,该有的自尊也有,在别墅呆了那么多年等于是宰相门前七品官,也没受过这种待遇。于是歇了讨好程晗的心思,等人一走就打给君沉,如实说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不许再放程晗进别墅。”

  其他的,竟一句也没说。

  管家诧异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心想先生虽然不喜欢程小姐,但两家都是有头有脸又有生意来往的。时小姐打了她,先生竟然什么也没说?

  君氏,徐霖看着君沉,调笑着说:“那位大小姐又干什么了?”

  君沉连眼神都懒得赏他一个。

  “哦,我猜猜,她不会是在你家看到你的小情儿了,然后大发雷霆了?”

  君沉一顿。

  徐霖注意到了,惊讶了:“不是吧,我还真说准了?我想起来了,你之前拒绝我——”

  “……”君沉抬头,目光平静,“我记得非洲分部还差一个总经理,你觉得怎么样?”

  徐霖闭嘴了。

  太阳很快落下。

  更让管家意外的是,当天晚上君沉就回来了。

  时年下来就看到君沉,也不意外,冲他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

  后者西装革履,英俊高大,气场比往常更加强势。他挑眉,缓缓吐出:“时小姐,今天好威风。”

  突然转变的称呼透着嘲讽的意味。

  时年蹙眉:“那是她自找的。”

  君沉也不追究,话锋一转:“我给你的资料看完了吗。”

  那厚厚一登资料,普通人光看完就要一周,想要研究透彻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他漫不经心地想,就算是他也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时年现在啃的有一半就不错了……

  谁知,时年闻言眼中闪过茫然,似乎早把这件事抛之脑后,顿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那些啊,我一晚上就看完了啊。”

  “……”

  君沉淡淡睨她,“时年,我是让你过脑子。”

  时年不满:“你怎么知道我没过脑子?”

  “呵。”

  “……”

  “很难吗?”时年不解,“不就是点资料,很简单啊。”

  落在君沉眼里就是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脸上连带着心里那点隐秘的期待都淡了。或许那些事根本就是其他人告诉时年的,而他的决定可能也是错误的。

  他起身,“但愿如此。”

  莫名其妙。

  时年冷哼一声,懒得去想他抽的什么风。

  时光荏苒,一个月很快过去。

  时年收到学校拿毕业证的通知,吃了午饭就出发了。

  管家见人走后便拿出手机编辑信息:“先生,今天时小姐出门了。似乎是去学校拿毕业证。”顿了顿,又补充,“需要派人跟着吗?”

  过了一会儿,对面回复:“不用。”

  时年来到久违的学校,这还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过来。对她来说,已经很多年没回来过了,恍惚间还觉得心里梦里,不太真切。

  她找到辅导员,却见他惊讶地看着自己:“时年?你不是休学了吗?”

  话落。

  时年心中骤沉,“休学?!”

  辅导员一脸疑惑,上下打量她:“是啊,你妈妈来给你办的。我看你也没什么事啊,这都要拿毕业证了,突然办什么休学啊?这不是耽误时间吗。”顿了顿,见时年脸色不对,愣了一下,“你还不知道?”


标 签总裁 名门婚宠君先生请克制 废话略略略 时年君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