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名门蚀骨宠婚洛荀靳煜晟小说章节_名门蚀骨宠婚可乐猫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20 ℃
名门蚀骨宠婚洛荀靳煜晟小说章节_名门蚀骨宠婚可乐猫

名门蚀骨宠婚

可乐猫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洛荀和靳煜晟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名门蚀骨宠婚》是由作家可乐猫倾心创作,小说讲的是靳煜晟因一个误会恨了洛荀将近半辈子,为复仇的靳煜晟将洛荀禁锢身边肆意折磨,而为保护母亲的洛荀只能被迫承受靳煜晟带来的各种伤害,最终洛荀因母亲的死亡而愤然逃离靳煜晟的掌控,可谁曾想到.......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洛荀和靳煜晟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名门蚀骨宠婚》是由作家可乐猫倾心创作,小说讲的是靳煜晟因一个误会恨了洛荀将近半辈子,为复仇的靳煜晟将洛荀禁锢身边肆意折磨,而为保护母亲的洛荀只能被迫承受靳煜晟带来的各种伤害,最终洛荀因母亲的死亡而愤然逃离靳煜晟的掌控,可谁曾想到.......

免费阅读

  “很快你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男人欺身上来,将她抵在墙上,狭窄的空间,温度节节攀升。

  洛荀的心不受控制地跳得飞快,她下意识地护住自己,警惕道,“你想干嘛?”

  靳煜晟的指尖从她精致的脸颊轻柔划过,语气暖昧,“你忘了在婚礼现场答应我的?”

  洛荀的瞳孔猛地一缩。

  当时情急之下答应成为他的人,但是她怎么可能真的和他——

  她一脸戒备,急急地想拍开男人的手,“你休想!”

  手在半空中被截住,靳煜晟眸光猝凉,“只要我想,就没有不可能的。”

  说着,他略微拢紧了手臂,将人靠得更近,望着女人酡红的脸色,目光讽刺,带着嘲笑她天真的意味。

  “你不可能逃出我的掌控。”

  男人灼热的目光带着丝丝,洛荀感觉到,他没在开玩笑!

  洛荀的心磕噔一声,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她不敢喊出来,只能紧闭了眼,咬牙小声道,“从那之后,我有过不少男人。”

  洛荀知道靳煜晟有洁癖,如果她被人碰过,他估计就不会碰她——

  闻言,男人的眸底的风暴涌起,他脸色青黑的一阵,话语几乎从牙缝里挤出,“看来你是真的下贱。”

  啐了冰的语气让洛荀的心犹如被刀狠狠刮过一般,疼得她不能呼吸。

  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能轻易左右自己的情绪。

  她咬住下唇,强撑着让面上变得平静,眼眶依旧忍不住地发红,堪堪艰难道,“你说的对,那我能走了吗?”

  “谁说的?”靳煜晟冷冷盯了她几秒,眼眸深邃地几乎能将她吸进。

  他笑了,笑容嗜血。“人的口味都是会变的,正好,我今天想尝试新鲜感。”

  随即,如狂风暴雨般的吻毫不怜惜地落在了洛荀身上。

  她将嘴唇咬出了血,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

  可随着男人的步步深入,心上的疼痛和羞辱叠加,重重压在洛荀脆弱的心尖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从洛荀精致的脸颊滑落。

  就在这时——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惊醒了二人。

  “有人……”洛荀艰难出声。

  靳煜晟松开她,若无其事地打开水龙头,将自己清洗一番后,伸手拿过浴袍披上,转身走出了浴室。

  门被关上的瞬间,洛荀如脱了线的玩偶般,无力地靠墙滑落到地上,娇躯缓缓卷缩成一团,犹如受伤的小兽。

  ……

  门外。

  看见靳煜晟出来,靳晨狐疑地扫了一眼紧闭的门,眉头微蹙,“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想事情,想出神了。”靳煜晟面色如常,淡淡地问道,“父亲这么迟找我,有事吗?”

  靳晨脸色微沉,带着几分不容拒绝的肃穆,“你今天放的视频,后面的内容是什么。”

  果然叱咤商场多年,有一点端倪就起疑了。

  靳煜晟眉梢微扬,眼底闪过几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有些事情,要父亲亲手去查,才有意义。”

  听言,靳晨深深地看了靳煜晟几眼,眼底有了几分赞赏之意。

  不错,尚年纪轻轻就有了七八分他当年的影子,看来前途不可限量。

  既然他不肯说,靳晨也不继续逼问,打算私下派人继续查。

  “好,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一早去公司。”事情说完,靳晨就打算离开。

  浴室里,洛荀听到靳晨的话刚松一口气,就听靳煜晟突然叫住了靳晨。

  “父亲,我记得我尚年少的时候,我们父子俩还经常对弈,现在这么久过去了,不知道父亲棋艺怎么样了”

  什么?

  大半夜的下棋?

  靳煜晟是故意整她吧?

  洛荀只能在心中诽谤,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

  她原本出了汗又被浇了冷水,再加上被靳煜晟折腾得浑身酸痛,此刻冻得脸色直直发青,快要双眼发白昏过去。

  但又不能出去让靳晨发现,只能缩在浴室一角,隐忍着跟昏睡虫战斗。

  谁知道父子俩的对弈一直持续到大半夜。

  洛荀一直屏着呼吸听门外的动静,大气都不敢出。

  渐渐地,她的身体也愈发地冰凉僵硬,意识逐渐模糊,上下眼皮一沉一沉,不断打架。

  “嘭……”

  一声闷响,洛荀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什么声音?”靳晨执棋的手一顿,锐利的目光直直射向浴室。

  靳煜晟平静地隐去眼底的异样,淡然道,“可能花洒没放好,掉了。”

  靳晨隐隐觉得不对,还想问什么时,正好洛玲过来催促,便收了心回房。

  等靳晨走后,靳煜晟才打开浴室的门。

  一眼便看到狼狈卷缩在角落的洛荀。

  此刻,她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紧贴着纤细娇小的身材,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虚弱得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去。

  靳煜晟大步上前,伸手碰了碰她的脸颊。

  指尖滚烫的温度令他眸光猝暗。

  这样就发烧了?真是脆弱!

  他蹙眉将落下抱回她的床上,吩咐了仆人,就没打算停留,转身打算离开。

  身后,女人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冷……”

  沙哑虚弱的声音响起。

  靳煜晟一顿,以为她醒了,回身,正打算抽回手。

  却忽然发现她依旧紧闭着眼睛,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干燥苍白的嘴唇断断续续地呓语着。

  “求你……别走……我好冷……”

  她浓密纤长的睫毛夹杂着泪珠,不断颤抖着,十分虚弱可怜。

  一时间,竟然男人心软了几分。

  他轻叹一声,伸手,正打算触碰她。

  兀地,修长的手在半空中猛地顿住,一点一点地握紧。

  看着那张和洛玲相似的脸,男人如墨的眼眸闪过几分懊恼。

  他怎么能对洛荀产生怜惜?

  该死的,这女人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

  看来她果然跟她妈一样,只会扮可怜男人!

  靳煜晟沉下脸,冷冷甩开洛荀的手,径直离开。

  ——

  洛荀再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

  她一人呆坐在床上,恍惚了许久,才彻底回神。

  良久,她苦笑一声,掀开被子下了床。

  许是大病初愈,洛荀刚落地,便是一阵头晕目眩,腿软得快要倒下。

  她咬牙,死死扶住墙壁,现在根本就不是休息的时候,靳煜晟随时等候着搞垮她和妈妈,她必须做点什么。

  强打起精神,洛荀拿出手机处理这两天收到的简讯。

  却发现,陈宇航平时分明每天都给她打电话,这两天却没了消息。

  或许是有事情要办吧。

  在一起这么多年,洛荀还是相信他的。

  而且此刻她来不及多想,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洛荀翻开通讯录,将黑名单的那个电话号码拖出,播了过去。

  她还真能忍,分明刚刚差点失控,恨不得冲上来捅死他。

  看来,刺激还不够。

  “洛荀,这不过才刚开始,当初你们母女让我遭受的,我定百倍奉还给你们。”靳煜晟的话语犹如一阵寒风,冻得洛荀遍体生寒。

  她刚想落荒而逃,男人已经大步过来,扯住她的手就往外走。

  “你干嘛!”

  洛荀吓了一大跳,死命想抽回自己的手,却于事无补。

  “带你捉奸。”男人冰冷吐出,仿佛在说一件十分平淡的事情一般。

  “不需要!”闻言,洛荀整张小脸涨得通红,手上的挣扎更剧烈起来。

  “如果你想被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扛着你出去,你可以继续。”

  “你!”洛荀深呼吸几次,还是放弃跟这个男人的口舌之争。

  反正,她现在也想去问问陈宇航,清楚那视频的真实性。

  “好,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男人松开她,深沉的目光盯着她倔强的背影,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眼眸里却啐了冰。

  两人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寓氏集团,寓氏集团的人都知道洛荀是他们陈总的女朋友,没人敢拦她。

  洛荀极少到寓氏集团,没想到这次来是跟靳煜晟一起来“捉奸”。

  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口,秘书看到她,连忙迎上来,眼神闪躲。

  “洛小姐,总经理现在在开会,请您先等一下。”

  开会?

  洛荀冷笑一声,撒谎都撒的这么撇脚。

  从方才开始,靳煜晟就一副看好戏的姿态,他静静地看着女人凌然的模样,嘴角挑起一抹兴味的笑容。

  他倒是想看看着女人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洛荀无视男人,冷冷推开秘书,“我找陈宇航。”

  她步履坚定地走向门口,可越到门口,她的心越是紧张。

  就算秘书一再想拦,也拦不住她。

  直到靠近门边,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娇吟声,洛荀心底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壁垒,瞬间瓦解开来。

  她紧咬住唇,猛地推开门,一眼便看见陈宇航和张钰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听到响动,两人抬头望去,脸上表情皆是猛地一变。

  “啊!”张钰尖叫一声,匆忙扯过衣服将自己裹住。

  而陈宇航看到洛荀,则是满脸慌张。

  秘书站在洛荀旁边,哆哆嗦嗦地开口,“陈总……对不起……我拦不住她……”


标 签总裁 名门蚀骨宠婚 可乐猫 洛荀靳煜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