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冷玥楚江秋小说_邪医毒妃冷王爷红白莲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59 ℃
冷玥楚江秋小说_邪医毒妃冷王爷红白莲

邪医毒妃冷王爷

红白莲 著

完本免费

小说《邪医毒妃冷王爷》的主角是冷玥楚江秋,是由红白莲倾心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邪医毒妃冷王爷小说讲述了:冷玥一朝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世家小姐,还受尽欺辱。而后救下一人,不曾想竟陷入了一场险境,还险些丢掉了性命。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邪医毒妃冷王爷》的主角是冷玥楚江秋,是由红白莲倾心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邪医毒妃冷王爷小说讲述了:冷玥一朝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世家小姐,还受尽欺辱。而后救下一人,不曾想竟陷入了一场险境,还险些丢掉了性命。

免费阅读

  那人一听,浑身一抖,三魂七魄都散了。

  侯府大小姐,他十个脑袋都不够砍啊!双眼一翻,竟是吓晕了。

  冷玥斜眼看着楚江秋,以他的眼力要看破自己不难,所以她收了手:“多谢二公子出手相救。”

  不能直接称呼他二殿下,斟酌之下这个称呼应该没问题。

  “应该的。”楚江秋淡然答道,面冷如霜。

  冷玥抬目看去,那锦衣少年已不见了,亏她还帮他打抱不平,这走了连谢都不谢一声,不会是见到有危险趁乱跑了吧?心里略有些生气。

  “如果没记错,今日大小姐可是受邀游湖,不知大小姐在这里做什么?”楚江秋见她还带着丫头出门,心里奇怪。

  “买点胭脂。”冷玥反应很快的找了个借口,见太子殿下,打扮一番总没问题吧。

  楚江秋眸中闪出一丝厌恶,忠平侯为人义薄云天,夫人亦是大仁大义,没想到这女儿竟然跟那些庸脂俗粉一样,想着飞上枝头做凤凰。

  “时间也不早了,我的马车就在不远处,不如就送大小姐一程。”他侧身就走,不给对方任何拒绝的余地。既然她想讨好太子,那他就偏不给她这个机会。

  冷玥挑了挑眉,将他的肢体语言阅读得很清楚,嘴唇轻勾,让他误会也好,最好跟太子多说点她的坏话。

  这楚江秋看似平庸,实则城府极深,一言一行之间就能掌控住对方。这么强的控制术,她倒是很有兴趣陪他玩一玩。

  北明湖是个天然的大湖泊,所有的游船都已被太子包下了,但是他们只乘坐一艘有三米多高的船。八名美艳绝伦的女子,井然有序坐在船头空旷处,十指纤纤奏着属于自己的乐器。

  莺莺燕燕,载歌载舞,就是一派公子王孙的享乐盛宴。

  楚江秋淡然上船,对半斜身子的浪荡太子恭敬行礼。

  “今日是同游欢聚,开心就好,不必太过拘礼了。”太子举起酒杯,冲着冷玥轻眨左眼。

  冷玥苦笑端起一杯酒,胃里翻江倒海直想吐。

  “妹妹身子不适,这酒就姐姐代饮了吧。”冷柔见太子对她殷勤,心里嫉妒,夺过冷玥的酒杯一饮而尽,就是不让她承了太子的情。

  太子轻笑,给了护卫一个眼神,游船渐渐驶离岸边,所有舞女也都唤出来,歌舞齐鸣。

  太子一言,冷柔一语,一个轻挑一个奉承,话几乎都被他们说了。

  冷玥只是坐着,学着冷柔的社交用语,余光打量着楚江秋。

  他一直都没说话,也不喝酒,就是这么坐着,眼神却神采夺目像是天上的星辰。

  “妹妹就算身子不好,也该喝两杯意思意思,平日你看护卫赤膊练功不是胆子挺大的,在太子面前怎么装起斯文来了。”冷柔轻声细语,面带微笑。

  冷玥见她将酒杯举到自己面前,这是非要她喝不可了。只见太子很巧的也在看她,她轻笑一饮而尽,这白酒对她来说就跟水一样。

  冷柔狡黠一笑,低头颔首:“太子殿下,妹妹好像有些醉了,我扶妹妹到船边吹吹风。”大家都在看歌舞,也没人知道她到底喝了几杯。

  太子正欣赏歌舞在兴头上,摆了摆手任由她们去了。

  冷玥虽然不知道冷柔想做什么,但是离了那太子眼前,她也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松懈之时,后心被人狠狠推了一把,身子腾空,浑身一阵冰冷袭来,肌肤冷如针刺,她落入了湖中!

  那个死女人,竟然敢推她入水!这可是谋杀!

  冷玥怒火中烧,身手矫健正要游上去。但听见上面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来人啊!妹妹落水了!”

  她心中一动,这原主不会游泳,如果自己游上去岂不是惹人生疑,尤其是楚江秋,在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对自己有了疑心,这几日也总有陌生人在偷偷看她,想必就是他的探子。

  一个大家闺秀,会水真的极其不正常。她只得沉在湖面下等着救援,然而突然间,她被一只有力的胳膊反锁住了喉咙!如蟒蛇一样勒得她几乎窒息!

  楚江秋急忙来到船舷边,见冷玥没有浮起来,心觉不妥。

  “愣着干什么!下去救人!”太子听闻有人落水也是着急起来。

  那些护卫只保护太子,其余人的死活与他们无关,但太子下令,几人也是跃入水中救人。

  “血!是血!”湖面上浮起殷红的血,随着波纹荡漾开来,飘出阵阵血腥。

  楚江秋眉头微蹙,跃起入水。

  湖面下,只见几个黑衣人手持短匕,斜斜插在护卫的脖颈上!其余人都已成了一具轻飘飘的尸体!

  冷玥被一个黑衣人反锁着脖子,拼命挣扎着,面目痛苦扭曲。

  那些黑衣人见了楚江秋,纷纷迅速窜来,手里都拿着短匕!

  他们动作比想象中的快,楚江秋手臂被狠刺一刀,他出手掐住那人的脖子,使劲掐碎了他的咽喉!拔出手臂中的短匕,眼观六路与那些黑衣人焦灼试探。

  那些黑衣人在水下的时间比他久,已有些支撑不住,开始纷纷撤退。

  他余光瞥见冷玥,那黑衣人也是松开她反身离去。

  冷玥已然垂着手,低头没了动静。

  “哪来的刺客!给本太子通通杀了!一个也别放过!”

  冷玥耳边听得一阵厉声,眼皮子缓缓睁开,喉里的咸腥激得她猛烈咳嗽。

  “妹妹醒了?!”冷柔关切的声音。

  冷玥被扶着坐起来,身上已是裹着厚厚的皮袄。

  她松了口气,想假装不会游泳,没想到真差点溺死在这湖里,看来纵然自己一身绝技,为了保密身份也难得完全施展。

  太子正怒骂着那些下人,回头看她竟也带着三分怒意。

  “那些刺客跑不了多远,还请太子殿下先行回府,保重玉体。”楚江秋挡在那怒火的视线之前,躬身说道。

  太子眯了眯眼,他可是亲眼看见楚江秋将自己未来的太子妃从水里抱出来,这等于无形中给他带了一个绿帽子。但想到那水中的刺客,冷哼一声甩袖上岸。

  楚江秋转目看着冷玥,又瞟了一眼冷柔。

  她们姐妹相争,没想到误打误撞竟然撞破了刺客的计划。若他们不下去救人,也发现不了刺客的踪迹。

  “打扰太子雅兴,民女罪该万死。”冷柔跪下俯首,歉声中带着一丝泣音。

  冷玥翻了个白眼,若不是你打扰太子雅兴,此时她们就变成刀下亡魂了。她这不是在请罪,而是在佯装可怜,让二皇子多注意她,看来冷柔的心也不是一味挂在太子那。

  太子不是傻瓜,绝不会将这次事件怪罪在两个女子身上。就算她不落水,这雅兴也定是要扰的。

  “无妨,将你妹妹带回府去好生照料。”楚江秋丢下一句话,便转头过去跟他的护卫不知说着什么,神情凝重。

  这湖的对岸就是一方森林,那些刺客有备而来,以他们这点人,就算是搜山也抓不住人。

  冷玥不在乎他如何交差,以他的机敏,要对付那个傲慢自大的太子很容易。

  她回府洗了个热水澡,还没等舒服,门外就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

  冷守义闯进了她的闺房,火眼怒视着他,手里还拿着一根长长的皮鞭。

  “逆女!原想你平日不守规矩,在府里胡闹也就罢了,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下作!”他抬起皮鞭狠狠抽下一鞭,就是往门面而来。

  冷玥往后一退,佯装打了个趔趄,心下来火:“老头,你胡说八道什么!”

  冷守义大怒:“还敢狡辩!你故意失足落水,不就是想让太子救你,你好借机讨好太子殿下吗!当真是无耻至极!”

  “爹,妹妹也是一时顽皮,贴近太子也是情动难止,您这一鞭子下去,她可怎么受的了啊。”冷柔从外赶来,扯住冷守义的衣袖,蹙眉担忧。

  冷玥明白了,原来是这个心机女在背后嚼舌根头。

  她就算再傻也不会傻到做这种事吧,太子身边的下人那么多,怎么也不会轮到他跳水救人啊。

  这等伎俩的谎话,没想到冷守义居然还相信了。

  “你不必替她说话!好在是二殿下碰了她的身子,要真是哪个不长眼的侍卫,我侯府可丢不起这脸!”冷守义脸红脖子粗。

  侯府千金小姐下嫁一个低等带刀侍卫,这传出去可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吗。

  冷玥虽然不懂古礼,但这点意识还是有。楚江秋救她,那也是迫不得已,当时他已经窒息得失去意识。如果再换人来救,也不知自己会不会直接休克。

  “老头!命都快没了,你还管什么身子!二殿下救我救得清清白白,而且二殿下说了,让柔姐姐好生照料我,你这一鞭下来,要是二殿下问起,我怕你没得交待!”

  她对这等封建制度十分厌弃,但她也知道只有这等规矩才能压制住这等封建人物。

  冷守义勃然大怒,一把甩开拉住他的冷柔:“你别以为自己有免罪金牌就可以为所欲为,本侯不杀你也多的是办法治你!来人!将她关进柴房!”

  门外窜进来几个士兵,一左一右将冷玥架起来,这时他们就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将她扔进柴房,上了一道铁锁。

  “要是在前世,你们早都断子绝孙了。”冷玥听着外面冷守义骂骂咧咧的话语,喃喃说道。

  好在侯府的柴房还算干净,地上就散落着碎木屑,没有什么异味。

  她索性躺在了一边的干草堆上,前世在训练营被关禁闭,那可都是死人腐臭的气息,地上也都是血污烂泥,夹杂着人的碎肉。相比之下,这柴房可以说是五星级酒店。

  她哼起了小曲,怎么说她也是太子妃的候选人,那个老头关不了她多久。

  就今日这游湖,她算是看清形势了。太子殿下想娶的人不是冷柔,而是她这个看起来蠢笨如驴的小姐。拉拢势力之余,也不用受外家牵制。

  楚江秋也不是真正听命于太子,那些刺客,都是他的人。

  冷玥嘴角轻勾,她在水底看得很清楚。他是故意让刺客扎伤他是,以他那晚在丛林中的凌厉身手,如果他愿意,水下那些刺客根本连他的衣角都够不着。

  好一个二殿下,居然敢暗害太子。

  冷玥读得历史不少,自然也知道这皇宫争斗尔虞我诈,表面称兄道弟,实则暗藏杀机。看似兄友弟恭,其实心怀叵测。

  只是根据她的了解,在这个时期,太子受皇上宠爱,独揽大权。其余皇子都只能在边上阿谀奉承,一个敢跟太子作对的人都没有。楚江秋此刻就算杀了太子他也得不着半分好处,反而现在他深受太子器重,对他的好处还多一些。

  也就是说,那些刺客并不想要太子的命,只是一个障眼法。

  她垂眸细思,楚江秋背后设的局,可能比她想象中还要隐秘的多。也不知今天自己被冷柔推下水,有没有坏了他的事,可不想卷进这皇室争斗。

  正想着,鼻尖却微微嗅到了一股怪味。

  迷药。

  就算现在是古代,这药的成分还是万变不离其宗。没想到自己被关进采访还要受人暗算。而且暗算自己的人还不是冷守义跟冷柔,他们不必多此一举。

  她打了个哈欠,斜斜倒在干草堆上,佯装睡着。

  没办法,谁让她现在的身份是冷家大小姐,一个普通的十几岁少女呢。

  锁链轻响,门轻巧被推开。

  冷玥眯眼,看到了那熟悉的银色面具。

  只见楚江秋将一把匕首横在胸前,缓缓抽出,刀光反映如雪。他如猫一般轻缓的走到自己身边,高高扬手,匕首尖刺向自己的脖颈,稳定迅猛!

  冷月心中一惊,没想到自己真的坏了他的事,以至于他冒险潜入侯府来杀人灭口!

  她正要闪躲,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最终决定安安稳稳的躺在干草堆上。睫毛不曾移动半分,呼吸平稳。

  那匕首尖果然在临近她动脉半寸的地方停住了。

  楚江秋如墨般的眸子透过面具盯住冷玥的脸,瞳孔中倒映出一张非常安详稚嫩的少女面容。

  他的手轻悄收回,匕首归鞘。闪身就出了柴房,将铁锁原样锁上。

  冷玥敏锐的听觉,听见他的步伐逐渐远去,直到消失不见才缓缓睁眼。这一点程度的迷药,根本不至于让她失去意识,看来即使穿越到这冷家小姐身上,她的灵魂也带来了一点抗药性。

  她松了口气,好在自己灵机一动想明白了这是一个试探。

  堂堂二殿下根本不必亲自来侯府杀头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子,就算真的想杀她,刚刚直接投毒就好了,根本不必要投什么迷药。

  在皇宫中勾心斗角多年的人,居然会出现一个这么大的错误。看来他并不是真的怀疑自己,将自己迷晕是计划中的一环,试探是他临时想出来的。

  她看着柴房上方的小窗口,今夜侯府看来要有事发生,楚江秋不会只为了她来这里。可惜是,她在这柴房内,每天只有送饭来的小厮,根本没人搭理她,无论她问什么。

  在那些小厮的白眼臭脸中,她感觉自己的在侯府中的地位又下降了一截。没想到被楚江秋这救命一抱,竟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怎么说她也是有免罪金牌的人,冷守义也不敢关她多久。不过三五天就将她放出来,而在修竹的口中她并没听说府里有什么事发生。

  “小姐,您今后还是小心些吧。侯爷为了您的事,到现在还没气消呢。”修竹战战兢兢,这几日她见了人都得绕道走。

  冷玥轻笑:“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丢了名声,冷柔便是水涨船高得了宠。说到底,我不过是他侄女,丢脸也丢不到他脸上去,这气急败坏无非就是做给外人看的。”

  冷守义那天提着皮鞭来,那一鞭就算自己不躲也是挥空,等冷柔拦着他便未再下手,摆明了就是父女俩在唱戏。

  那天花船上,除了太子跟楚江秋,就剩一堆侍卫跟歌女看见自己被人抱上来。以他们平贱的身份,哪里敢说半句闲言碎语,只要没人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她冷玥被男人抱过。

  要不是冷柔在冷守义耳边添油加醋,她也不至于住柴房。

  修竹出去端药,回来时却两手空空,急急忙忙:“大小姐,二殿下来了!”她慌忙将帘子放下。

  冷玥直道好玩,昨晚悄悄来见,今天就正大光明现身,也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透过纱帘,他看见一个身穿银灰色蟒袍的人走进来,身材欣长,身后还跟着一个曼妙的女子,冷柔。

  “太子殿下特地送来一株仙容灵芝,给玥小姐补身子,不知玥小姐昨日可受惊了?”楚江秋的嗓音温润深沉,让人的心里暖意融融。

  冷玥除外,她清楚这个二皇子的底细。

  “多谢太子关心,二殿下关心。昨天一落水便被擒住,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也谈不上什么受惊。”冷玥在内,装着斯文。

  楚江秋隔着帘子,听不出她有什么说谎的痕迹。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帘内,目光深邃,透着难以捉摸的光。

  昨夜他将她迷晕,本想查探她手上有没有习武之人留下的厚茧,却没想到她的手干净整洁,就是个养尊处优的手,绝不可能是那晚救下自己的人。

  他最后试探也确实多余。


标 签古言 邪医毒妃冷王爷 冷玥楚江秋 红白莲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