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殷落留左上尧小说_三月鬼妻殷落留左上尧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418 ℃
殷落留左上尧小说_三月鬼妻殷落留左上尧

三月鬼妻

殷落留左上尧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左上尧殷落留的小说《三月鬼妻》是一篇现代灵异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殷落留凭空在左上尧的世界里消失了,衣物还在,离婚协议书上的字迹还在,唯独她这个人消失不见了,后来,左上尧开始不断地做着噩梦,梦里,殷落留满脸是血的追着他跑,一边跑一边喊着:“上尧,救我,救救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左上尧殷落留的小说《三月鬼妻》是一篇现代灵异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殷落留凭空在左上尧的世界里消失了,衣物还在,离婚协议书上的字迹还在,唯独她这个人消失不见了,后来,左上尧开始不断地做着噩梦,梦里,殷落留满脸是血的追着他跑,一边跑一边喊着:“上尧,救我,救救我......”

免费阅读

  一路跟着到了左氏集团,到了左上尧的办公室。

  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对正埋头工作的左上尧说

  “上尧,我有点困,先睡一会。你下班回去的时候,如果我没醒,麻烦你叫我一声。”

  她已经自发的躺在沙发上闭目了,或许是因为生命的关系,她总感觉很疲乏,精力差了之前很多。

  “要睡回家睡!”

  左上尧话音刚落,已经传来殷落留沉稳的呼吸声。

  殷落留从以前到现在,睡眠一直就不太好。独自去野外探险时,白天赶路,晚上露营也不敢往死了睡,久而久之,并养成了睡眠很浅的毛病。好在以往只要在家,晚上左上尧性致极高,夜夜在床上折腾她很久,直到她筋疲力尽了才肯罢休,所以在他身边,她才能一觉睡到天亮。但现在,即便在他身边,她也噩梦连连。

  还是那只沙漠上的孤雁,如鬼魅般跟着她,庞大的翅膀振啊振,在她身后扇风,不时发出凄厉穿透沙漠的声音。

  她跑啊跑,跑不动了,那只猎鹰倏地就从她脸颊掠过,撕走了她脸上的一块肉。

  她惊恐的叫着,拔腿用力的跑…..

  “落留…”

  “落留…”

  隐隐听到左上尧的声音,好像有股巨大的引力把她吸引了回来,她抬头便望见了左上尧有些担忧的眼神。

  她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只会本能的伸出双手环抱住了他,靠在他的怀里,眼泪簌簌的掉。

  知道他不喜欢她掉眼泪,所以她尽量隐藏着,哪怕是在梦境中。

  左上尧望了一眼自己怀里的殷落留,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她抱起,放到办公室后他的休息室。

  休息室其实像是一个小户型的房子,东西一应俱全。

  正中央是一张大床,床上用品全是一色的黑色。

  他把殷落留放在那张大床上,雪白的肌肤被黑色床单衬的越发的娇嫩雪白。

  一身休闲的穿扮,竟把她娇柔的身材勾勒的线条分明,虽然瘦,不该瘦的地方依然…..。

  她蜷缩着躺在他全黑的床上,朱唇轻启,呼吸匀称,几缕头发斜搭在脸上。锁骨处的那颗滴血石更加动人心魄。

  因她蜷缩的姿势,更是一览无余。

  左上尧忽然觉得自己喉咙发紧,小腹/处有股暗流在涌动。

  她的身体他熟悉到每个手掌游离过的地方有一点轻微变化,他都能感受。

  此时,稍不控制自己,他就会立即上去,在她的身体里回味那份激烈,亦如以前的每个晚上,或者早上。

  但他今天硬是把自己逼回了办公室。

  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会是怜香惜玉。

  他今天之所以没有趁虚而入,无非是不想惹麻烦。

  他跟殷落留之间最终总是要断了关系的,该说的话他也都说了。他不想为了自己一时的快意而前功尽弃,让她以为他还眷恋着她。

  虽然,该死的…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在工作状态,满心满眼里想的都是那个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叩,叩,叩…

  “进!”

  宁飞探头进来。打量了一下四周

  “左上,落留回去了?”

  “嗯!”

  宁飞毕恭毕敬的走向前,轻声的说

  “林局刚才给出消息,今晚黄石监狱有人!”

  左上尧剑眉一凝问

  “资料?”

  宁飞立即上报

  “您上回提过的,想收为底下的那位叫霍堂的弹药专家,曾在金门仅凭嗅觉找到方圆百里所有埋藏的地雷,美国有人曾出重金收买他未果。前些时候在边疆犯了事,杀了一个正级干部,判死刑。”

  “嗯,布局好了吗?”

  “下午已经在周边安排了人监控黄石监狱里边的一举一动,也有接应的人。等时间一到,我跟童尔潜进去。童尔听力好,放风掩护我。”

  “黄石监狱经过上次的事件,现在戒备森严。你跟童尔小心一些,我们不差这一个人!”

  左上尧只是很简单的一句嘱咐,在宁飞看来,这已经是他表达关心的极限了,所以倍加感动

  “好,谢谢左上!”

  左猎党的总部之所以设在监狱的旁边,一来是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其次便是里边成员的组成。几乎全是黄石监狱里的死刑犯,他们通过各种手段从里边捞出有特殊才华的人。这类人,死而复生,对左猎党自然是死忠的为其效力。

  而左上尧又向来大方,从未亏待过他们。所以这些人的才华与忠诚,很快就成了左猎党的坚实的力量。

  童尔与宁飞换上了一身黑衣黑裤黑鞋,快速的隐没在夜色之中。

  黄石监狱他们来过数次,他们救的人中,有些是已经被执行死刑,他们捞着半死的人回来救回。有些是靠里边的关系替换的人,也有些是如今晚这样,案件重大,无法替代,那么就直接来劫出去。

  左猎党的成员遍布各行各业,当然也不乏政府的高官,所以能靠钱走通关系的事情,左上尧绝不让他们涉险。

  黄石监狱的监控,宁飞与童尔都熟到不能再熟,甚至当初,这套监控设备还是他来安装的。所以很轻巧的就避开了那些摄像头与红外线。

  宁飞朝童尔打了个手势,童尔立即会意,守在走廊远处望风。长长的廊道里,灯火通明,狱警巡查走过,她隐身到另外一边,保持了十足的警惕性。

  宁飞已经接近了霍堂的独立狱房。狱房的锁是通过按指纹的。他撇嘴一笑,这个监狱还是没有任何长进啊,防贼的功力真是十几年如一日。

  他用随身带的,用特殊材质做的薄如蝉翼的橡胶,敷在指纹器上,轻轻一吹,指纹清晰可见的印在了橡胶上。

  他笑着把橡胶贴在自己的手上,犹如是他的指纹。

  毫不夸张的,他非常轻松的就进入了那个房内,与霍堂会了面。

  “什么也不要问,我带你出去再详谈!”

  霍堂站了起来,一身正气浩然

  “佩服,左上尧果然是个人物。他去年跟我打过赌,一定会有办法让我归他名下。我左防右防,绝没想到,他竟然借刀杀人,把我逼近监狱走投无路再来救我,高,实在是高!”

  宁飞心想,原来是这样!看来能让左上想法弄进左猎党的人,绝对不是鼠辈。

  “霍先生,我们先出去再详谈!”

  霍堂虽是弹药专家,但是对软件之类的安全还是偏陌生,所以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跟在宁飞的后头。

  就在两人快要离开出门时,宁飞忽然听到童尔给他发出的暗号,他一凝神,刚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但已经晚了。一枚子弹,嗖的一声就穿透他的小脚,尖锐的疼痛一下占据他所有思维。

  好在童尔适时的出现,带着霍堂从他们最熟悉的路径上来。

  童尔知道宁飞即便受伤,也有能力从监狱逃出,所以当务之急是把霍堂先救出去。她与宁飞打了声招呼,并掩护着霍堂逃出了黄石监狱。

  “霍先生,我带您去见左上,他已在等候您!”

  “好,谢谢!”殷落留睡了很久,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睡在家里。

  她明明是在左上尧的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的,怎么一睁眼就到了家?

  好像,迷迷糊糊中,是左上尧抱着她回来的。似乎,她睡的死沉,左上尧抱她的时候,她双手搂在他的脖子上,头靠在他怀里,还嘀咕了一声

  “上尧,我爱你!”

  然后满足的睡死了过去。

  其实,她还有更多的不知道。

  左上尧抱着睡的香沉的她出公司时,让所有员工的眼珠都快掉地上了;

  她更不知道的是,她说上尧,我爱你时,是当着所有员工的面;

  还有她不知道的是,左上尧带她回家时,她强/吻/他,差点让他失控。

  可惜,这些,她全不记得了。

  房内有些昏暗,玻璃上方的天空暗涌黑沉,掩盖了星光月光。

  她看时钟,才晚上9点多。

  左上尧不知去向,打他电话,未接。

  她忽然想起了中午答应给宁飞带外卖,结果却忘记。此时,尚早,她决定去宁飞家看看他,或许可以一起吃个宵夜再回来。

  宁飞家离的不远,只隔了两条街的另一个别墅区。当年,宁飞之所以买的这么近,也是殷落留强烈建议,希望能相互有个照应,他工作起来也方便一些。

  宁飞家的钥匙她也有一把,所以想都没想就直接过去,开门进入。

  院子的灯开着,显示家里有人。

  但是房内确实漆黑一片。

  她开了灯

  “宁飞…”

  “宁飞…”

  虽然无人应答,但是她敏感的感觉到家里有人

  忽然

  她看到地上一摊血迹,从门口处一路血痕直到宁飞的房内。

  作为医生的敏感以及与左上尧长期生活的敏锐,让她很沉着,没有其它女孩子看到血迹的惊恐。

  她大步走到宁飞的房间,一手开了门

  果然,看到宁飞整个人趴在床沿上

  “宁飞…醒醒…”

  宁飞额头,脸上全是汗,脸色苍白,被殷落留唤的睁开了双眼,疲惫的看她一眼,竟然无力的笑了一下,头一歪,又继续昏睡过去。

  殷落留上下看了他一眼,立即就找到他的伤口,此时,还一直在滴血

  她心理咒骂

  “这家伙,是想流血过多而死吗?”

  她费力的把宁飞抬上 床,把他受伤的左脚垫高。

  迅速从床头柜上找到医药箱,里边器械,药品都齐全。殷落留每次看到这些东西,都很心疼宁飞,家里会长期备着这些医疗用品,只是因为经常受伤,经常要自己动手包扎。他身上有大大小小无数的伤疤。

  她用剪刀把宁飞的裤子剪开,裤腿的地方,因为血流,已经紧贴在肌肤上,她只好先把伤口部分的裤子剪了。

  一颗小小的子弹,还好只是从骨头的边缘擦过去,没有伤到筋骨。

  她做了局部的麻药,用手术刀,很娴熟的划开了伤口,取出子弹,又很娴熟的缝针,包扎起来。再把他剩下的裤子全剪了,另一边的裤子直接给他脱了。

  宁飞下半身顿时只穿了一条内 裤

  殷落留早见惯不怪。在她眼里,世界上只有左上尧一个是男人,何况此时,宁飞还只是一个受伤到昏迷不醒的病人。

  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小时,她就完毕。

  血止了,麻药也退了。宁飞才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

  他醒来第一眼,就看到殷落留坐在他的床边,正在认真的给他配药,灯光在她周边泛着绒绒的光,她如天使般奇异的充盈着他的心头。在他心里,殷落留一直是一个天使在存在。

  殷落留见他醒了,摸了摸他的额头

  “呃..高烧,伤口有点炎症。我一会给你煮点粥,喝完粥吃药!”

  宁飞仿佛小孩般只点点头,乖乖的回答

  “好!”

  殷落留笑了

  “这下知道疼了吧?我要是今天没来,你真是小命难保。以后要学乖点,即使我不在了,你也会好好的。”

  宁飞问

  “你不在?你又要去哪?”

  殷落留心中一疼,笑着说

  “难不成我陪你一辈子吗?你以后再要惹上尧生气,可没有我帮你求情了。再说了,你是不是该找个好姑娘,把终生大事解决了?”

  宁飞说

  “我的终身大事就靠你跟左上帮我解决,反正你们给我找什么样的姑娘,我就娶什么样的!”

  在他心中,左上是他兄长,殷落留?或许是长嫂如母,亦或是其它,他从不往深了想,反正他的命是他们的,任他么安排,心甘情愿。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我给你熬粥去!”

  熬的白米粥,不一会就好了。


标 签灵异 三月鬼妻 殷落留 左上尧 殷落留左上尧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