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电视剧原著小说_俞采玲程少商小说关心则乱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34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电视剧原著小说_俞采玲程少商小说关心则乱

俞采玲程少商小说

关心则乱 著

连载中免费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小说,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番外在此处,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讲了什么,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电视剧原著小说在哪看?超精彩的穿越题材电视剧《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筹备开拍中,它改编自网络大神关心则乱的佳作,主角是俞采玲程少商,小说讲的是俞采玲穿越到古代成了程家女公子程少商,备受冷嘲热讽的她不忍原主悲惨命运开启逆天改命之旅,而她在和母亲开启斗智斗勇的道路上无法自拔......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小说,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番外在此处,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讲了什么,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电视剧原著小说在哪看?超精彩的穿越题材电视剧《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正筹备开拍中,它改编自网络大神关心则乱的佳作,主角是俞采玲程少商,小说讲的是俞采玲穿越到古代成了程家女公子程少商,备受冷嘲热讽的她不忍原主悲惨命运开启逆天改命之旅,而她在和母亲开启斗智斗勇的道路上无法自拔......

免费阅读

  少商迅速怼回去:“刀没砍在自己身上时当然可以深明大义。当日吃亏的是我,我自然不肯深明;如今阿父都替我讨回这口气了,我自然可以大义!”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慷慨可以,但要慷他人之慨,不要慷自己之慨’。

  程始惊异于女儿居然能把这样厚颜无耻的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他一直以为全家只有他一人具备这种技能来着?!不过想想自己也算后继有人了,他也就消了气,就坡下驴去找萧夫人和好了。

  萧夫人也不拿乔使性,十分大气的表示她也有错,这件事就此揭过,于是夫妻俩当夜就唯一的女儿坦率的交换了意见。

  “……当时十万火急,君姑偏鬼迷了心窍,你我哪有功夫和她角力,何况连几时能回来都不知道。”

  十年前,数位本已归顺的诸侯王骤起复叛,一时间原本就不大的皇领烽烟遍地。这对本朝大多数人都不是好事,程始尚在忧心时萧夫人却一语笃定:富贵险中求,此事对万程这样刚刚投奔的将领是个莫大的机缘。

  事起突然,皇帝的心腹大将和人马都无法从前方调回,果然启用了他们兄弟二人上前应急。程始行阵,萧夫人照例是要跟随的,可这时向来体壮如牛的程母八百年赶上一回小风寒,葛氏不知哪里寻来个巫士,巧言龙凤胎乃祥瑞,要留在身边程母方能保康泰。

  以萧夫人之智,此局不是不能破,不过召令刻不容缓,时间耗费不起。

  何况大军开拔,辎重军械部曲召集零零总总,夫妻二人忙的脚不沾地。仓促间,萧夫人抓住那卦象中的漏洞,另行寻了巫士卜曰‘双生子留其一即可’,随后夫妇俩旋即启程,连三个儿子都是由部曲随后护送去的。

  皇帝果然对万程二人随召即应的态度十分满意。之后数年,兄弟二人指哪打哪,越打越远。皇帝越用他们越顺手,越顺手也就越信任。如今看来,当初的决定不可谓不正确。

  “既然不得不留下孩儿,自然少一个是一个。我来问你,一样的儿女,是儿子能给家里闯出滔天大祸来,还是女儿?男儿上能从戎入仕,下能经商游历,你是拘束不住的!智襄子自以为聪慧天纵,想出‘蚕食封邑’这样的计谋,最后兵败身死,阖族二百余口被屠戮殆尽,可叹智家上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还有那晁大夫,谏言皇帝削藩收权,其父苦劝不住,结果被诛三族,这还是忠臣呢!佞臣毁家的,数不胜数!”

  萧夫人朗朗而谈,每当这种时候程始只有低头听话的份。

  义不掌财,慈不掌兵,夫妻俩都是刀山火海里历练过的,战场之上,片刻迟疑就可能情势如山倒,既然不能和程母纠缠,就要把损失降到最低。

  “你我微寒起家,见过多少人家因为儿子行事不当遭了祸。说句不当之言,那李侯大人当初为着投奔陛下起事,他的父兄宗亲,六十多口被杀焚尸,真是骇人听闻!可是从古至今,能有几个女儿给家族惹出大祸?”

  程始听到这里,忍不住道:“如今李家不又兴盛了吗?”

  萧夫人瞪眼道:“那是李侯投了明主!若是投了僭主呢?当年天下群雄并起,那些称王称帝的身边也有不少簇拥,他们的家人亲信后来下场如何?”

  程始投降了,连声道:“好好好,我知道你的意思。儿子得好好教养,否则落拓邋遢还是好的,不过家里多养一口人。就怕坏了心志,成了奸佞邪祟之徒,小则败家,大则牵连阖族。女儿,女儿……”

  他说不下去了,下面的话太过阴损缺德,只有至亲可言——女儿将来总要嫁人,于程家,再糟也糟不到哪里去。只要不入宫为妃为嫔,不嫁显赫的公侯之家,在这太平岁月,总也掀不起大风浪来。

  “话是这么说,可嫋嫋是我们亲骨肉,这样待她,我于心不忍。”程始叹道。

  萧夫人望着丈夫的面庞,忽想到前夫曾说她生就一副铁石心肠,刚硬尤胜男儿。

  她道:“当初我主张撇下嫋嫋时,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什么小奸小恶都不妨事。原本担心嫋嫋被养的秉性太弱,一个‘弱’字,比奸猾邪恶更不堪。一个女子一旦秉性柔弱,毫无主见,那就活脱刀俎上的鱼肉,等着叫人糟践。是以我还让青妹给她挑了个伶俐却老实的婢女——别再我说有偏见了,十年前我可不知她日后会长得像吾母。谁知,谁知……”

  “谁知你全然想错了。”程始满是骄傲,“当初你担心她弱,如今却担心她太厉害,横竖你是左看右看都看不顺眼她了。”

  萧夫人叹道:“这次叫你说中了。她也是太聪明了。”

  程始若有所思:“你却反而更担心了?”

  萧夫人点点头:“你别老说我偏心。姎姎笨虽笨,可本分安稳,我放心将她嫁到任何人家中去的,她不会惹事。可嫋嫋呢……”她长叹一口气,提高声音道,“天不怕地不怕,若叫她不高兴了,她能将郎婿家祖宗八代的胡子都给你扯下来捻笔豪你信不信!到时就不知道,我们程家是跟人结亲还是结仇了!”

  程始努力忍住不笑,又叹气:聪敏犀利,桀骜不驯,这两点合在一处,真是要命了。他道:“那你想怎样?”

  萧夫人平静道:“日后,给她找个厚道诚恳的殷实之家嫁过去,平顺度日就好。哪怕以后夫妻吵起来,你们父子也能替她撑腰。这才是真为了她好!”随后又嘲道,“不过她这样厉害,郎婿未必能欺负了她,倒要担心你们父子以后是否要日日去亲家那里赔罪!”

  程始皱眉,倘若孩子资质平庸,这样安排也就罢了,可小女儿身上的聪敏神采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他道:“你我自己从来都是力争上游。如今却叫嫋嫋耽于平凡,她能肯?”

  “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为何不肯?”萧夫人道。

  程始沉默良久,才道:“你太自负了,将来不要后悔才好。”

  萧夫人傲然道:“落子无悔!我这辈子宁肯死了,也绝不后悔所做之事。更何况……”

  她白了丈夫一眼:“你以为外面的女君们都是瞎子聋子。是没听见嫋嫋跋扈的名声,还是看不出她桀骜的行止?舜华告诉我,她第一眼看见嫋嫋就知道她断然不是寻常淑女!”

  “你胡说!”程始道,“适才三弟还告诉我,娣妇说她极是喜爱嫋嫋。”

  眼看二人又要争执上了,一直等在门外等着验收夫妻和好成果的青苁夫人忍不住摇头:就不兴人家桑氏就喜欢嫋嫋那一款吗。

  事实上,程止对妻子的这种偏向也十分兴味。

  因为短短这几日功夫,桑氏已经寻摸着送了少商一个玉钏两支金凤以及三卷珍藏的书卷,要不是他死命拦着,桑氏差点将原先要织给他的一条锦带都改了给少商。

  现下她正摩挲着一枚新得的衣带玉钩,叨叨着如何衬少商。

  “姎姎柔善,怎么不见你像喜爱少商一般喜爱她?”并非挑拨,程止只是好奇。

  桑氏抚摸衣带钩那温润的玉质,歪头想着——其实她也喜欢姎姎,但她不否认自己更喜欢嫋嫋。

  寻常十余岁的女孩,不论多刚强也多少盼望得到父母的慈爱与认同,可嫋嫋截然不同,她似乎从不介意萧夫人是否理解她,怜惜她,甚至疼爱她。

  她想要什么,就会想办法自己去获得。而这次,她想要的全得到了。

  桑氏冷眼旁观:萧夫人手把手教姎姎处置庶务,少商却被困在家中不得动弹,眼馋的什么似的。可萧夫人性情果决,寻常难改主意,求之无用。谁知天降一场风波,给女孩送了个大好机会,一石二鸟。

  其一,少商将生母的偏心挑破了。之前萧夫人的偏心都落在细微处,真吵闹起来,大家只会说少商嫉妒堂姊,斤斤计较。可这次以后,萧夫人可不能如以前那样依心随意了。相反,动辄得咎,丈夫儿子都会怀疑她是否又‘偏心’了。

  其二,少商想见识外面的世道,想自由行事,可萧夫人却要她在内宅休养性情,两人都有自己的道理,又都是心志坚定之人。如今,萧夫人嘴上不说,但桑氏知她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的。这两日几兄弟驾车载少商满城乱逛,萧夫人未曾说过半句,想来算是默许了。

  回想那日九骓堂的情形,萧夫人雷霆大怒,青苁夫人好声劝说,三个兄长都极力制止少商继续说下去,可女孩依旧不肯低头。

  为何喜爱她?细想想,也许是因为她也曾像少商一样,孤身对抗过全世界。

  “元漪阿姊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执拗。”程止摇头叹气。萧夫人嫁来之时他还小,自小叫习惯了有时还会冒出来,“不过少商也不对,哪有这么算计的。

  桑氏将玉钩装入锦盒,笑眯眯的回头道:“那我来问你。我们娓娓,你希望她将来是像姎姎呢,还是像嫋嫋呢。”

  程止想了想,叹道:“那还是像嫋嫋吧。我宁肯她算计我们,也不愿她像姎姎一样吃了亏都束手无策。这世上可未必处处有人护着你呀。”程姎是走了大运,可是谁也不能保证运气会永远跟随呀。

  “我喜爱嫋嫋,正因她从不怨天尤人,有了难处就去想办法,哪怕是个馊主意呢。”女孩身上有一种鲜活的魅力,哪怕又傲慢又桀骜,也是生机勃勃的。

  说着说着,桑氏又忧愁起来,“不过吧,像姎姎一样天生好命,到哪儿都有人疼她爱她替她着想,自己只需要本分守拙,根本用不着筹谋计算,也许才是福气。”

  ——就这样,两对夫妻得出截然不同的两个结论。长辈议论纷纷,作为话题人物的少商巍然不动,面对阿苎的欲言又止,程咏的欲语还休,甚至萧夫人的复杂神情,她全当没看见,不论是每日问安还是同室用膳,哪怕装也要装出来。

  说句嚣张的,她从亲爹妈离婚那天算起,小太妹预备役—浪子回头刻苦读书—重点高中—名牌大学,直接吓傻镇上的八婆们,这一路下来她一直都是话题女王好吗。

  庸人才没人议论呢!像她寝室的短信妹,据说是她村里建国以来头一名大学生,简直震惊方圆百里内五个村支书好吗,当年是敲锣打鼓彩旗飘扬扎着红绸大花送出村门口的!相比之下,她出镇那天的排场简直弱爆了,完全不匹配俞镇的暴发户名头!

  ——“苜蓿,这几日堂姊夜里还哭吗?”

  少商揉着发酸的手腕,自打得了程咏的书案后,阿苎督促她练字的热情简直一发不可收。

  那名叫苜蓿的女孩正帮着巧菓将少商的食案摆好,秀丽的瓜子脸笑容可掬:“她们好歹陪了我们女公子十几年,若女公子对她们离去毫不动容,那人们还不说她太凉薄了?再说了,都哭三夜了,也该好了……哟,今日还有炙烤鹌鹑呀,真香。对了,莲房姐姐的伤可好了,昨日我们女公子得了一罐药膏,叫我顺手带来给莲房阿姊呢。”

  少商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有那么句名言,退潮时谁在裸泳一清二楚,菖蒲和那傅母被赶走了,这原本不显山露水的苜蓿就显出来了。

  书案风波的次日苜蓿就上门了,又是赔礼物又是替程姎辩白,之后日日都来坐一阵,顶着婢女们和阿苎的冷脸白眼,始终摆着笑脸。有时帮着干点活,有时陪着说说话,讲点程姎在葛家的过往,讲点老家趣事,诉说诉说程姎的不易,再时不时的恭维少商和众婢几句。

  言语得体不说,还勤快爽直,没几日连阿苎都板不住脸了——到底伸手不打笑脸人。

  少商却想,看来葛家送来的不全是蠢货。

  “四娘子莫要跟我们女公子生气了,您不知道,我们那位傅母呐,仗着养育女公子十几年,常在乡里自称是女公子的半母,架子可大了。葛家女君本不愿她跟着女公子来咱家的,可我们将军这些年一直打胜仗受封赏,乡里谁人不知,她哪里肯舍下这富贵!哭着喊着都要来,葛家仁厚,只得答应了。菖蒲差不多也是这样……”

  程姎当初刚被送过去时,葛家都以为过个三五年葛氏就会派人来接,所以仓促间找了傅母和几个小婢后也没想着换。谁知一年年过去了,葛家这才发现葛氏狠心如斯,根本没有接回女儿的打算,葛舅母就决心把程姎当自己女儿养了,悉心教养之外,并细细挑选陪伴之人,苜蓿就是这个时候被选出来的。

  “那时女公子都九岁了,菖蒲比我们多陪了女公子许多年,情谊自然不一样。”

  程姎在葛家的处境十分微妙。照理说她不是葛家本家女公子,属于生母不疼寄人篱下,但随着程始日渐发达,乡里时时传来喜报,葛家上下无不对程姎越来越恭敬。

  水涨船高,那傅母和菖蒲她们早习惯了在葛家趾高气扬的日子,什么好吃好喝好用的定要先给程姎享用,便是葛舅母正牌的孙辈出生后,吃穿也不及程姎精细。

  尤其葛舅母知道自己渐渐年老体衰,生怕自己难以照管周全,让几个儿媳侄媳轻怠了程姎,是以有意无意纵容那傅母和婢子一贯的霸道行径。

  后来萧夫人给葛家去信讨要程姎,道‘吾姪劳烦亲家多年,愚夫妇近日将返’,葛家这才忍痛送还女孩。谁知回程府后,葛氏却不给她们脸面,她们略受挫了数月,好在程始夫妇回来后,萧夫人对程姎百般呵护千般看重,于是她们故态复萌了。

  说到底,那傅母和菖蒲也非什么大奸大恶,否则葛舅母也不会放任她们留在程姎身边,不过是十几年来习惯了C位登场而已。

  “我对我们女公子说呀,您不但不该生气悲伤,还要谢谢大人和女君帮您除了这两只蠹虫,他们这是为了您好。不然叫您自己处置吗,还是继续跟着您,接着给您闯祸生事?我们女公子都听进去了,十分懊悔纵容仆下。不过她生性腼腆,这些话只能由奴婢代说了,还盼着您不要跟她生了嫌隙才好。”

  苜蓿说的十分坦诚,在她看来,菖蒲她们真是愚不可及,依萧夫人对程姎的疼爱,程姎将来必然嫁入公侯之家,她们做婢女的自然会更上一层楼,针头线脑有甚好争的。

  “我还说,就是我也得谢谢大人和女君,不然我这后头来的婢子,哪天能顶替菖蒲的位子呀!哎哟,真谢天谢地。女公子听了,追着要打我呢!”苜蓿眉飞色舞,笑着捂住肩头,“……我被打了好几下,不过没打疼。早知我们女公子这么没力气,我就不逃了,白费了我逃的脚劲。”

 

标 签穿越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关心则乱 俞采玲程少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