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国色娇妃许云暖穆尘霄小说_国色娇妃烟雨芳汀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12 ℃
国色娇妃许云暖穆尘霄小说_国色娇妃烟雨芳汀

国色娇妃

烟雨芳汀 著

连载中免费

以许云暖和穆尘霄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佳作《国色娇妃》作者是烟雨芳汀,小说讲的是许云暖本只想安稳过一生,可却亲手被沈家人送进地狱最后含恨而死,如今重活一世的她发誓定要报血海深仇,穆尘霄是立下无数战功的将军,可也是被世人声称克死家人的瘫子,看穆尘霄如何步步为营实力旺妻?两颗千疮百孔的灵魂又能否互相慰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许云暖和穆尘霄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佳作《国色娇妃》作者是烟雨芳汀,小说讲的是许云暖本只想安稳过一生,可却亲手被沈家人送进地狱最后含恨而死,如今重活一世的她发誓定要报血海深仇,穆尘霄是立下无数战功的将军,可也是被世人声称克死家人的瘫子,看穆尘霄如何步步为营实力旺妻?两颗千疮百孔的灵魂又能否互相慰藉.....

免费阅读

  许云暖跟过去,坐到了穆尘霄旁边的小凳子上,小凳子很矮,她坐下之后,双手自然的放在膝头,越发显得娇弱、乖巧了。

  火堆升了起来,护卫们开始准备膳食。

  许云暖轻轻地托着腮,似乎有些不解:“中毒的话,那怎么不解毒?”

  “无解。”穆尘霄反应冷淡。

  许云暖眨了眨眼睛,觉得怎么都是自家孙儿,要好好开导一下:“孙儿,对于你来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旁边听着的周管家眼皮一跳,这可真是姑奶奶,怎么总是往自家公子痛脚上踩?

  穆尘霄抬起头,眉眼间闪过一抹冷峻之色:“剧毒难解、身有残疾?”

  “不,最痛苦的事情是剧毒可解,但你的腿却已经生机枯萎、毫无用处,”许云暖唇角的笑依旧甜甜的,酒窝格外的暖心,“我三爷爷说过,世间一切皆有万般可能,这毒既然能造出来,自然也会有办法解开,孙儿可万万不要灰心,平时多注意按摩保养。”

  正想着这次该如何补救的周管家一愣,为刚才私下揣度羞愧不已,老太爷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大夫帮忙解毒,可公子遭逢大变谁也不敢硬劝,还是姑奶奶好啊,既是长辈,年龄和公子相差也不多,说的话公子一定能听进去!

  嗯,等等,好像姑奶奶比公子小,没事,相差不到十岁都算差不多年纪。

  穆尘霄心湖之中再次不可抑制的泛起波澜,目光落在许云暖脸颊酒窝处,她的肤色很白,宛若冬日边境飞扬而至的冰雪,在阳光下翻飞着熠熠光辉,似要引人沉迷陶醉。

  恰在这时,二黑叼着一只兔子跑了过来,径直放到许云暖脚边。

  护卫连忙上前表示可以帮忙收拾:小姑奶奶那么娇美柔弱,再被死兔子给吓到,那可就是罪过了。

  许云暖连忙抬头,对着开口的护卫甜甜一笑:“多谢你。”

  “不必客气,不必客气。”那护卫黑脸一红,转身快步跑开。

  二黑低声呜了一下,似乎很是不满。

  许云暖伸手揉上二黑的耳朵,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二黑,这一路要委屈你了,穆家人受到的惊吓已经不少了,这会儿就不要表演徒手剥兔子了。

  穆家老太爷身体不好,现在独自一人留在府中,穆尘霄等人都颇为担忧,道路好走之后,便开始加速向京城而去。

  半月之后,一座巍峨的城池出现于眼前。

  许云暖掀开车壁上的小窗,眼神中暗芒如星辰陨落般快速流转,渐渐地又有异常凌厉的光芒闪耀:京城,终于到了呀!

  那些被大爷爷记在黑账本上的人,现在都活的无比滋润,不过她来了,那些人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京城主街旁的酒楼内,一道娇蛮的女声响起:“哥哥,你确定穆尘霄今日会回京城?”

  “放心,他们已经开始入城了,再过不久,你就能看上这出好戏。”桌边,青年周彬含笑回答。

  “若是好端端的,我也不想……可谁知道,他竟然变成了一个残废!”周玉妍恨恨的说道。

  “妹妹放心,哥哥怎么都不能看着你跳入火坑,那个残废可配不上我们周家的金枝玉叶。你就等着瞧好戏吧。”

  许云暖透过车壁小窗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唇角的笑痕越发的深刻,她双眸亮晶晶的看着街边各色摊贩,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泥人都能引得她欢喜连连。

  周管家跟在马车旁,看到这一幕,心中感慨,据说这位姑奶奶自小生活在清岳山谷之中,也不知道如此娇弱的一个女娃,如何忍受山中的清苦寂寥。

  前一世,许云暖被害的眼盲过,体会过一片冰冷黑暗才知光芒色彩的可贵,更何况,既然决心要像三位爷爷期盼的那样好生生活,那就要不断的发现世间美好,然后尽情去享受这一切。

  “嗷呜……”趴在许云暖膝边的二黑突然抬起头,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

  许云暖骤然落下车帘,抓紧身边扶手,黑色的眼眸中冷意泛起:“二黑,有些人真的是蠢得无可救药!”“轰隆!”

  “啊,快跑!”

  “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两匹惊马快速奔来,对着穆尘霄和许云暖所在的马车横冲直撞。

  马匹受惊,马车顿时颠簸不止。

  许云暖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拍了拍二黑的脑袋:“我这里没事,你去教教它们该如何做匹好马!”

  主街之上一片混乱,两匹惊马来回冲撞,许多摊位都被掀翻,许多百姓奔跑躲避、推搡成片。

  有人摔倒在地,眼看着就要落于马蹄之下。

  周管家脸色煞白,让护卫相救已经来不及。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色的身影宛若闪电,刷的一声从马车内飞跃之处落于惊马一侧,对着马腿狠狠地扑了过去:“汪!”

  惊马被扑的错开了一些,马蹄贴着摔倒之人的手臂落下。

  “二黑!”周管家惊喜的瞪大眼睛。

  二黑伏低身子吼声震天,獠牙寒光闪烁,模样竟然比狼还好威风。

  惊马猛地后退,受惊一般来回踱着步子,防备的看着二黑,竟是不敢再上前去。

  周管家和护卫已经反应过来,连忙将马匹都安抚下来。

  “扶我下马车。”穆尘霄清冷的声音响起。

  “公子,幸亏有二黑,惊马都被制住了,没有人受伤,公子不必……”周管家有心阻拦,穆尘霄已经掀开了车帘。

  百姓们惊魂未定,看到穆尘霄顿时露出气愤之色,刚刚可是差点出了人命!

  “怎可当街纵马?”

  “这若是伤了人该如何是好?”

  人群之中有人愤然指责出声。

  “那不是穆家的少将军吗?听说残疾之后性情大变,经常以虐待下人为乐,他若是让马踩死两个人,还真不出奇……”

  酒楼中,看好戏的青年周彬颇有些失望:“我还以为马匹受惊,会让那穆尘霄如滚地葫芦一般从马车内滚落在地,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畜生,一只狗也能吓住惊马?”

  周玉妍蹙了蹙眉:“哥哥,那些喊话的人是你找的?怎么没提我婚约的事情?”

  “贸然提起恐怕会连累了妹妹的名声,让人多想。只要穆尘霄名声毁了,丑事连连,他还有什么脸面要你嫁过去?”青年一笑,成竹在胸。

  “哼,他若是知趣,就应该早早解除婚约,否则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这一次若不成,我就主动去退婚,反正我是不会嫁给一个残废的!”

  周围百姓似乎被煽动,纷纷露出对穆尘霄不满的声色,议论之声渐渐升起。

  周管家忧心如焚,他们分明也是被惊马所害,怎么眨眼就背上了黑锅?

  “周管家,快来人啊!”忽然,一道柔弱无助的声音响了起来。

  周管家连忙跑到许云暖的马车前面,急切道:“姑奶奶,您没事吧?”

  一脸苍白的许云暖慢慢的下了马车,只见她面色微白,满面气愤,一侧的衣袖上还带着血迹:“这刚入京,怎么就遇到这么不懂事的马?”

  二黑一下蹿到许云暖面前,嗅到她身上的血腥气,对着那两匹惊马愤怒的嘶吼一声。

  许云暖看了看惊马,眼神微微一动,随即身形一晃摇摇欲坠,大爷爷说,女孩子哪怕平时胸口碎大石,吃了亏的时候也一定要柔弱惹人心疼。

  周围不少百姓看着都止不住心头一颤,生怕她下一刻就摔倒在地。

  周管家急的嗓子冒烟,可偏偏又不能上前去扶人。

  最终还是一名性情爽利的妇人看不过去了,丢下手中的菜篮走过去:“大小姐,出门在外怎么也不带个侍女?”

  许云暖含着眼泪,对着妇人感激一笑:“多谢这位姐姐,我刚刚被孙儿接到京都,哪成想就遇到如此不懂事的马?早先听说京都之中皆是权贵,还以为是夸张,如今瞧着,就连马都这般张扬跋扈!”

  妇人看着许云暖温温软软的模样,连忙拿着手帕帮她擦眼泪,等听完她的话,不由得笑了一声:这位小姐说话倒是有趣!

  周围的百姓跟着笑出声来,紧绷的气氛渐渐缓解。

  周管家连忙开口解释:“姑奶奶,这马哪里通人事,只不过是受惊了,乱跑惊扰了众人。”

  许云暖眨了眨眼睛:“马不通人事,那马的主人呢?”

  百姓们也回过神来,这两匹马似乎是乱跑出来的,瞧着也不像是穆家的,他们差点骂错了人。

  二黑绕着云暖的腿转圈,不断的呜呜出声,跟在马车最后的大牛也跟了上来,顶着尖锐的牛角刨蹄子,似乎要和惊马兵戎相见。


标 签古言 国色娇妃 烟雨芳汀 许云暖穆尘霄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