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左上尧殷落留小说_三月鬼妻小说左上尧殷落留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69 ℃
左上尧殷落留小说_三月鬼妻小说左上尧殷落留

三月鬼妻小说

左上尧殷落留 著

连载中免费

火爆全网络的悬疑言情新书《三月鬼妻》在本站可以直接阅读全文,故事递为您提供左上尧殷落留小说大结局阅读,这部小说是由作者山谷俗人独家创作的悬疑类型言情小说,《三月鬼妻》全文精彩内容概述:当年落魄的左上尧他被冻紫的手只能截肢,否则肌肉坏死就无法保住性命,殷落留当时一个只是正在医学院学医的女生,因为殷落留的艺术精湛,他才没有变残疾。这两个人会发生什么爱恨情仇的故事?更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火爆全网络的悬疑言情新书《三月鬼妻》在本站可以直接阅读全文,故事递为您提供左上尧殷落留小说大结局阅读,这部小说是由作者山谷俗人独家创作的悬疑类型言情小说,《三月鬼妻》全文精彩内容概述:当年落魄的左上尧他被冻紫的手只能截肢,否则肌肉坏死就无法保住性命,殷落留当时一个只是正在医学院学医的女生,因为殷落留的艺术精湛,他才没有变残疾。这两个人会发生什么爱恨情仇的故事?更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空号?竟然是空号?

  他怒不可遏把手机摔到大理石地板上,手机顿时七零八碎。

  这个只与他签了离婚协议,连正式手续都没办完的女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三个月。

  初时打电话,还只是关机;

  后来再打,变成了停机;

  今天再打,竟然成了空号?

  他早知道这个女人,刁钻任性,不讲道理,不负责任,此时不知在哪个国家逍遥自在的旅游,甚至,有可能已经把他们要离婚的事情抛诸在九霄云外。

  所以当时签离婚协议时,就该一气呵成把离婚手续也办了,便不会有现在这些烦心的事情。

  他的怒火不是没有原因,他最近很忙,左猎党里出了几个叛徒需要他去处理,左氏集团好几个并购案也需要他处理,他根本没有那么多耐心等她回来办正式手续。

  三个月前,他很清楚的委托律师全权负责,并且,律师也很尽责的转告给她,签完协议,立即把她在这房内的所有私人物品搬到西郊外的,他赠送给她的别墅里,他会保证她一生衣食无忧,但唯一条件是从此不要再见。

  可现在呢?

  门口的巨大鞋柜上,摆满了她的鞋子,一堆几十万的限量名鞋与她网购的几十元的鞋子胡乱的塞满了一鞋柜;

  更衣室里,四面墙上的衣柜上,春夏秋冬,各种品类,各种布料,各种价格的衣服也塞的满满当当的;

  浴室里,她的洗漱用品,化妆品放的到处都是;

  甚至…她买的好几盒她习惯他用的避//套还放在床头柜子里;

  满室里,都是她的痕迹,都是她的味道…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才导致了他刚才的噩梦,她满脸是血的追着他跑,弱弱的一直喊他

  “上尧..救命”

  “上尧,救我…”

  他什么样的腥风血雨没见过?他砍人时,对方鲜红而温热的血液溅了他满脸,他也只是伸出舌头舔一舔,用手一抹就过去;

  但梦里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却害他从梦中惊醒,然后到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甚至庆幸,还好,只是梦。

  他站了起来,站在窗前,因在顶层,屋顶是当初按照殷落留的要求,设计成圆弧形的透明玻璃,此刻能看到满天繁星,仿佛是站在宇宙苍穹之上。

  月光洒在他身上,因长年锻炼的缘故,每一寸的肌肉都张弛有度,充满了性感的力量,深夜有些许的凉意,他随意把浴巾裹在了腰间,有些慑人心魄的致命诱惑力,倒了一杯红酒,慢慢晃动着喝着。

  他想,再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届时,她还跟他玩消失,别怪他不客气,直接把她的物品全部打包扔了,他向来说到做到。他没有意识到,落地窗上显示他的脸异常的狠戾无情,空气都冰冻三尺般的冷凝。

  有些烦闷的独自喝酒,直喝至深夜,觉得无聊透顶,更加不愿意呆在这样一个地方,所以换了一件休闲服出门

  整个顶层都是他的,外边安装了国际上最先进的监控设备,但凡有陌生人靠近,监控设备会马上发警报,即便这样,这整栋大厦也日夜守有保镖暗中保护着他。

  此刻看到他深夜一人出门,他的贴身保镖,宁飞 如隐形人般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恭敬的问:

  “左上,有什么事吗?”

  他烦躁的大手一挥,

  宁飞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站到一米处远,不再靠近。

  左上尧刚到门口,司机已经替他把跑车开来停在他的面前,他上了车,一踩油门,呼啸着消失在夜色里,留下宁飞一行人想跟也跟不上。

  左上尧在车内,拨打了童尔的电话。

  此时童尔正在睡梦中,但长期训练保持下来的警惕性,让她有任何轻微的声响也能马上警觉,何况是电话铃声,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声音柔媚

  “左上?”

  左上尧只说了一句

  “我马上到。”随即挂了电话。

  童尔一跃而起,身手灵敏的快速冲进了浴室,盘起了大波浪卷的头发,躺进滴了精油的浴缸之中。

  整个浴室四面都是镜子,她看着自己姣美的身材,在氤氲的雾气中带着慑人的诱惑。

  她在左氏集团是左上尧的得力秘书,世界顶级大学毕业高材生,在商场上无往不利;

  在左猎堂是黑暗界闻之色变的蛇蝎女,拥有高超的听力与敏捷的身手,狠起来六亲不认;

  而在左上尧的生活里,她是他随叫随到,死心塌地爱他的童尔。

  她泡了一会,香气渗进皮肤里之后,正准备起来时,浴室的门已经被左上尧一脚踹开。

  她笑着看他, 而左上尧不言不语,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只是倾身把她从水里捞了起来…..

  他们这样的关系,根本无需多言,你情我愿,意图明确,此时,只需调动全部的感官即可享受一场盛宴。

  左上尧开了淋浴,在花洒底下闭眼淋着水。童尔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哪怕刚才最失控的时候,她也不敢看他的眼,怕那里除了欲/望之外再无其它。

  她近乎痴迷的看着水下的左上尧,不顾自己刚才精心护着的长发是否淋湿,整个人紧贴在他的后背上,手不安分的在他湿漉漉的身上游离…. …

  左上尧毫不留情的把她甩开,随手抽了一条浴巾裹着,甚至没看她一眼,自顾走到那个大床上躺下。

  刚才发泄完他最原始的冲动后,心里竟然是空洞洞的。

  童尔没再说任何话,亦不再有任何动作,只躺在他的身侧,不敢靠的太近。

  这个男人,根本不需要说任何话,只是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心生畏惧,心生胆怯。

  童尔感到他得气息逐渐平稳了似乎已进入梦乡,她才贪婪的打量着他雕刻般的五官,双手也不受控制的慢慢靠近了他,近在咫尺时,

  忽然,他一手伸过来掐住她脖子,掐的她险些喘不了气…

  “左上…”她勉强出声,声音暗哑,嗓子灼痛。

  “别想逾越,安份点…”他丢下这句话,又转身睡去。

  很难想象,此刻如此冷绝的他是刚才与她共赴云雨的男人。

  左上尧一觉睡到天亮。童尔住的独栋别墅,是她第一次跟他时,他送的礼物。因着他的关系,这栋别墅的安保也做的非常到位。

  他起身时,童尔还在睡梦中,露在外面的半个身体都留下他昨晚的战绩。

  他未再多看一眼,穿戴整齐出门。

  来无影去无踪的宁飞早已经守在门口等候着。一身黑衣黑发,面无表情,但眼里有微寒的光。

  他昨夜跟着左上的跑车,一路到这,亦是守在车上睡了一夜。关于左上与童尔的关系,他向来缺根弦,似懂非懂,或者是他刻意不想懂,否则如何面对殷落留?

  他原本只是街头乞讨的流浪儿,那一年的严冬,足有零下三十度,他捡来的大衣被别的乞丐抢走,寒风刺骨的疼。他躲进商场,被保安给赶了出来,想到饭店门口吹点暖风,却被老板娘毫不留情的驱赶。他的手已经冻的跟馒头似的那么大,整个手背已经变得青紫而没有任何感觉,他瑟缩在寒风之中,以为自己即将要被冻死时,左上捡了他。

  当年,医生下了诊断,他被冻紫的手只能截肢,否则肌肉坏死,气血不通,不及时处理的话,整条胳膊都要截了。

  好在,当时,左上身边的女孩,殷落留,一个只是正在医学院学医的女生信誓旦旦的说让她试试。

  她的要求,左上向来不会拒绝,任她治疗。

  天哪

  当时,他就像是她的试验品,她足足观察了他的手掌一个多小时,不时用针扎,用拇指按,指甲掐,疼的他呲牙咧嘴又不敢叫半句。

  最后,殷落留长嘘一口气

  “不错,知道疼,说明还有救!”

  她拿刀在他手背上轻轻划了一个刀痕,然后竟然附身开始用嘴把他手背上所有污血给吸了出来,吸一口,吐一口。直到他的手慢慢的由青紫边暗红,再到红色。

  至此,他才没有变残疾。

  童尔,他只知道她也是孤儿,与他的命运无异,具体如何遇上左上的,她从不提,他也不问。

  是左上给了他们重生的机会,找顶级大师因材施教的训练他们,所以他才有如此敏捷的动作,童尔才有如此灵敏的听力。甚至供他们读世界顶级大学,给他们世界最奢华的物质生活。

  所以,他能感恩的方式,只有替左上卖命。

  此时,守了一夜的他,见左上出来,立即过去

  “左上,出事了!”

  左上尧看着他,眉头挑了一下

  宁飞轻声说

  “税务的黄局,昨夜想逃,这会儿被几个兄弟困着,等您发落!”

  “走!”

  宁飞马上一挥手,十几辆黑色的车鱼贯的停在街上。

  宁飞选择了最后的一辆车,拉开车门请左上尧上车。

  见他上车了,前面十几辆才开始朝荒郊的旷野开去。

  左上尧在后座上闭着眼,车内的气氛很冷凝,宁飞只敢开着车,不敢说一句话。

  等到了目的地,前面十几辆车呼啦啦出来二十多人,个个穿着剪裁完美的黑色西服,身材挺拔,训练有数的罗列成一条路。

  路的一头跪着税务的黄局;

  路的另一头,是车内的左上尧。他并不下车,只是戴着墨镜,摇下了车窗,手搭在车窗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跪在那头的黄局看到这个阵仗,已经吓的脸色铁青,哀嚎着

  “我错了,我不该查左氏集团的账,求您放过我…”

  一个黑衣男子把他的头按在地上,往左上尧的方向磕了一个响头。

  后来那黑衣男子放手了,黄局还在不停的磕头,磕的头破血流,面目全非。

  “我不该带着那些资料想逃走,但是求您放过我,我绝对没有做伤害左氏集团的事情。”

  左上尧点燃了一支烟,打火机在手上一按一松,咔..咔..作响,火也跟着一明一灭。

  宁飞会意,逐走过去,蹲在黄局的面前,抬起他的脸….

  黄局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宁飞,深怕他下一个动作就会直接掐断他的咽喉。

  宁飞却只是温和的,笑着替他擦了他脸上的血渍,轻声说

  “黄局,你这样的就没意思了。查左氏集团的账?呵呵,你尽管查,你要能查出问题,我宁飞二字倒着写。”

  左氏集团的财务部都是精英,账做的滴水不漏,审计换了一拨又一拨,从来查不出任何问题。

  就在他温和的语气中,忽然神色一变,眼神变狠,厉声问

  “说,谁指使你干的?”

  被他一吼,黄局差点吓尿了,只能瑟缩的如实回答

  “右北集团…”

  果然是年右北,左上尧不屑的扔了手里的烟头,摇上了车窗。

  宁飞也放下黄局

  “你回去好好想想,是谁让你坐上了税务局局长的位置?能让你坐上,当然,让你下来也是易如反掌。但,今天,先让你尝尝,背叛左氏集团的下场。”

  他丢下了这句话,走到驾驶座上时,身后传来黄局凄厉渗人的呼喊声。

  断一根指头,是最轻的代价。

  只看到黄局抱着手,发福的身体在满地打滚。

  宁飞开着车,左上尧并未说话。

  宁飞自动在脑子里搜寻了一下,右北集团的资料,过滤了一遍,才汇报到

  “年右北近几个月几乎没有任何踪影,右北集团的董事重要会议,他也至少缺席三个月之久,除了外界在揣测他是否有大动作之外,连集团内部,甚至他的亲信,都猜测他在某个地方,酝酿某个大事件。但这次黄局对我们的背叛,显然是早几个月前布局好的,也或者,黄局在说谎。”

  宁飞说完,从后视镜看左上尧的表情,但看不出任何思绪。只听他讲

  “尽快查清楚!”

  右北集团虽然产业上还不能跟左氏集团相提并论。但左上尧从不看这些物质,他更多地是看人。

  人的能力达到,物质的积累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年右北他接触过几次,虽然外表看起来与世无争的洒脱,但办起事来的认真劲与狠劲让他在商场也逐渐的无往不利。

  这个人,不得不防。

  左上尧深夜才回到家里。

  一走进家门,感应灯全一一点亮。

  有一瞬间有些恍惚,以为殷落留就在家里的某个地方,会忽然蹿出来,带着她随时在路上捡的流浪猫或者流浪狗说

  “上尧你看,刚给它剖膛,心脏搭桥完,立刻就生龙活虎了。”

  那时,左上尧会恨不得一脚踹死那只狗,但也不忍驳了她的心情,一般只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避开。

  他也有些别的恍惚,以为殷落留会忽然从厨房窜出来,系着围裙,满头满脸白色面粉,惊呼着

  “上尧,你稍等一下,我做的蛋糕马上就好了!”

  可此时,一屋子的亮堂,清冷空静的。这个女人,即使离婚也拖泥带水的,不让他好过。

  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左令君,他有些厌烦的接通了电话,并不做声。但丝毫不影响电话那头的左令君。

  左令君此时正在一个法检中心,对着一具尸体发愁,听电话接通了,虽然他哥没说话,但他知道他哥在听着。

  “哥..你把电话给殷落留接”

  左上尧答:

  “你该叫嫂子。”

  左令君说:

  “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左上尧恼怒:

  “她不在,她要是联系你的话,让她快回来把离婚手续办了。”

  左令君忽然问:

  “哥,她也没联系你吗?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左上尧口出狠话的说:

  “全世界的人都死了,她也死不了。”

  她能出什么事?真要有世界末日,她也会是最后一个死亡的。一个女孩子,曾经孤身一人去非洲,深入瘟疫重灾区去救治当地的病人,险些传染丧命;一个人在喜马拉雅山脉,收集名贵草药,差点跌落悬崖命丧黄泉。不管哪一次都是有惊无险的回来。他对她生存能力从来不怀疑,虽然这次稍微久了一点。

  “但是,哥,这次太久了,我跟她失去了三个月的联系,连手机都成了空号。上次联系,她说她要把她亲手动刀的脑死亡逆转手术的视频发给我,可至今都联系不上他。”

  左令君一面替她担心,一面又看着冰面上的尸体发愁,不知该如何下手,本来想请教她,如何从尸体中看出人的思维的。

  左上尧不想再听左令君的话,没待他说完,不耐烦的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年右北?年右北也消失了三个月?殷落留与年右北的关系,他是清楚的,甚至不亚于与他的关系。

  他拨通的宁飞的电话,宁飞很快就接通

  “左上..”

  “马上查一下年右北这三个月的行踪!”

  “是,左上!”

  宁飞挂了电话,立刻联系了他在国家安全局的同学帮忙查。即便是在深夜,同学的办事效率也奇快,不一会就告知了他消息。

  “宁飞,近两个半月没有他的任何通讯记录”

  “那有他最后一次的通讯记录吗?”

  “嗯,最后一次是他拨打到利比亚的,时长两分钟。”

  “好,谢谢!”

  “宁飞,我查到此人,最后一次出现也是去利比亚。因为他更换了身份,所以他人根本查不到!”

  “这个消息太重要了,老同学,改天请你吃饭!”

  挂了电话,宁飞兴奋的快速打了左上尧的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左上,原来年右北上非洲了。那个地方,大概只有石油生意可做…”

  “马上把他的行踪查清清楚楚了告诉我!”

  “是!”

  宁飞挂了电话,有些纳闷,这么重要的消息,按往常,左上肯定会如猎鹰般敏感,立刻布局去做这单生意,但这次却有些反常。

  左上尧确实是有些反常,他只知道三个月前殷落留去了非洲,但具体位置他不知道,也不关心。从宁飞汇报看,显然,年右北是在她去之后的半个月才去汇合的。

  这个女人刚与他签了离婚协议,连正式手续都没办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跟别的男人远走天涯?

  想到这里,他脸色铁青,掌心的红酒杯不自觉的竟然破裂,划了他一手鲜血与红酒混合在一起,滴落在地毯上,地毯上一滩触目惊心的血渍泛起涟漪散开。


标 签悬疑 三月鬼妻 左上尧殷落留小说 左上尧殷落留全文 左上尧殷落留大结局 左上尧殷落留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