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迟来的深情by年深不见_姜辞周慕迟小说年深不见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57 ℃
迟来的深情by年深不见_姜辞周慕迟小说年深不见

姜辞周慕迟小说

年深不见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姜辞周慕迟的小说名是《迟来的深情》是由年深不见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姜辞和周慕迟曾是情侣,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分了手,再次见面是多年后在好友的婚礼上,周慕迟看着那风情万种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谈笑自若,心里顿时不甘……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姜辞周慕迟的小说名是《迟来的深情》是由年深不见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姜辞和周慕迟曾是情侣,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分了手,再次见面是多年后在好友的婚礼上,周慕迟看着那风情万种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谈笑自若,心里顿时不甘……

免费阅读

  七月底,正值盛夏。

  热气凝固在一起,潮湿而燥热,闷得人喘不过气,天空乌云笼罩,酝酿着一场大雨。

  北辰一品在望城的西区,是这两年新建的酒店,老同学姚磊的婚礼就安排在这里。

  来的路上碰见堵车,婚礼仪式开始之后,周慕迟才在服务生的引导下姗姗来迟。

  方一踏入宴会厅,缭绕的烟雾、嘈杂的人声扑面而来,里面宾客已经基本到齐,推杯换盏,谈笑甚欢。

  司仪在台上说着煽情的词调,新人十指紧扣,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幸福地踏上红毯。

  “哎!慕迟!这边!”

  靠近舞台边的一桌有人老远就看见他了,站起身朝他挥手。

  周慕迟在老同学的招呼下入座,那群人早就勾肩搭背地喝开了,手里夹着烟,吞云吐雾的,一见到他就叽叽喳喳追问:“怎么来得这么晚?”

  “就是,刚才人家新郎还问起你来着。”

  他解开西装袖口,薄唇微勾着,露出一个无奈的笑,“路上堵车,耽误了点时间。”

  离酒店就差几百米的路口出了小型车祸,几辆车横在路中间,生生害得车流拥堵了半个小时。

  “来来来,迟到的人要自罚三杯啊。”几个老同学嬉闹撺掇。

  “都别胡闹啊,没听见慕迟哥要开车吗?”周慕迟还没开口,就有人抢先一步替他拒绝。

  说话的人叫谢广志,面泛油光,身材略微发福,凸起的啤酒肚仿佛下一秒就能把衬衫撑破了。

  刚才他还翘着二郎腿得意地和身边人说着手上的生意,一见到周慕迟立刻换了副表情,脸上堆着讨好地笑,又是帮忙拉椅子又是殷勤递酒杯。

  桌上有人暗暗交换了眼神,都从彼此眼中读出了不屑。

  呵,狗腿还是一如既往的狗腿。

  老同学也没再强求,你一句我一句地熟稔谈笑,闹哄哄的一团。

  时隔多年再聚,大家回忆起当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当然也少不了阿谀奉承和世故攀比。

  周慕迟听得心不在焉,微微侧脸,握着酒杯若有所思。

  谢广志坐到他身旁,给他续了杯饮料,又递了支烟,“什么时候回国的?也不和兄弟几个说一声。”

  周慕迟微敛心神,接过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手搭在桌沿,没点。

  他说:“有段时间了,一直在忙工作,没回望城。”

  “听说现在在帝都建筑设计研究院?那敢情好,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兄弟俩也合作一次?”

  “合作?”周慕迟不知道他这话从何说起。

  对面赖彪挑着眉凑过来,阴阳怪气道:“慕迟哥还不知道吧?谢广志如今跟着他岳父在做房地产呢,城西这好几块地皮都是他们家的,赚可多了。”

  谢广志摆手,不以为意地摇头笑,“就是几个小项目,不值一提。我就觉得吧,我们家楼盘的房型不够洋气。正好慕迟回来了,让他帮忙设计设计。”

  设计院合作的都是国家级项目,设计居民住宅实在有些牛鼎烹鸡,周慕迟冷淡敷衍:“再说吧。”

  台上仪式进入收尾,司仪邀请现场宾客参与到抢捧花的环节中,许多未婚男女坐不住了,抱着玩玩的心态涌上台,新娘身后很快站满了人。

  司仪刚要喊开始,有个年轻男人走到新娘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新郎新娘相视一笑,点了点头,到了真正要扔捧花的时刻新娘却没把捧花抛出去,而是直接转身,把花递给了刚才的男人。

  台上参与者一阵唏嘘,这样的结果没劲极了。

  那男人拿到捧花,又问司仪拿了话筒,解释自己是借花献佛,想和现场一位女士做个朋友。

  大家又起哄了,纷纷伸直了脖子张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女让人要个号码也费这么大劲儿。

  男人手握花束下台,穿过大半个宴会厅,停在了末端某桌。

  周慕迟目光也跟了过去,仅一眼,浓眉轻蹙,眼神逼人。

  半个小时前,路口相撞的那辆出租车上下来一道身影,还没等他摇下车窗看仔细,她就已经踩着高跟鞋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他几度以为自己看错了,她怎么可能再回望城?

  可眼前那个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起身、眼神带着些茫然的女人,不是姜辞又是谁呢?

  灯光师应景地打了束追光过去。

  暖黄光晕的笼罩下,女人眼尾微微上翘,眼下一颗浅浅的泪痣,娇艳明媚。

  质感垂顺的烟粉色一字领连衣裙,衬得她身材比例十分优越。短裙摆下双腿笔直修长,骨肉匀称,身材样貌无可挑剔。

  难怪有男人大费周章和她搭讪。

  也对,她这个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一直都是这样。

  年轻男人对美女有着天生灵敏的嗅觉,自她起身,在场男士不由地精神一振,眼睛发亮。

  隔壁桌有人懊恼道:“woc,真是个美女!我怎么没看到,早知道我先下手了。”

  “哎,你们谁认识她啊?”

  “好像是新娘的朋友吧?”

  谢广志赖彪几个面面相觑,气氛凝滞,最后看向周慕迟,“那个……不是姜辞吗?”

  台下没有话筒,听不见远处的人说了什么,只看见女人莞尔一笑,抵不住年轻男人的热烈,在周围暧m的目光中收下了他的花。

  周慕迟不屑地哂了一声,收回视线,端起高脚杯抿了一口,橙汁酸得发涩。

  他侧过脸看向谢广志,忽的对刚才他说起的合作起了兴趣,问:“刚才你说的项目是什么计划?”

  桌上几人都回过神来,说笑如常,谢广志也反应很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顺着他的话往下聊。

  周慕迟握着酒杯,侧耳淡笑,好似聚精会神地倾听着谢广志的滔滔不绝,心思却全然在十几米开外。

  旁边的人识趣地让了位置,那男人在她身边坐下了,两人越聊越欢,看样子很合拍。

  也不知道那男人说了什么,逗得姜辞笑语嫣然,眼角的媚意又深了几分,随意撩一下头发的动作也是风情万种的。

  周慕迟脸色越来越沉,眼底结了冰,面对谢广志的声情并茂半天没有回应出一个字。紧握酒杯的指节因为用力而泛白,让人担心下一刻玻璃杯就要碎在他手里。

  七年了,看到眼前这幕他还是克制不住自己。

  谢广志看着他铁青的脸色有些说不下去,试探地问:“慕迟,你还好吧?”

  周慕迟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抱歉,我去趟洗手间。”

  然后,在一桌子人犹疑的目光中朝门口走去。

  -

  突然冒出一个拿着捧花来搭讪的男人让一直低头摆弄手机的姜辞有几分意外。

  换在平时,她或许不会搭理,三言两语就将狂蜂浪蝶给打发了。

  但刚才那么多人都在看着,当即拒绝多少有些不给面子,加上她在这席上没有认识的人,连个说话的对象也没有,不觉有几分无聊,索性耐着性子和他聊了几句。

  那男人长相不赖,说话也风趣,很会讨女人欢心。

  正聊着,一声男音从背后传来。

  “抱歉,借过。”低低的男音,没什么情绪。

  姜辞轻挑了一下眉毛,没动。

  她的位子靠近过道,椅背与墙之间距离不算宽敞,但足够一个成年男人侧着身子经过。

  那人却偏不,站在她椅子后面不走,执意等她挪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想引起谁的注意。

  几秒后,姜辞还是没动,周慕迟又说了一次,“借过。”

  淡漠的声音里,没有一丝不耐,让人有种她若不动,他就能在这儿一直站到婚礼结束的错觉。

  一桌子人看过来,搭讪的男人也回过头来看,用那种“这么宽的地儿还不够你走”的眼神盯着他。

  女人终于有了反应,只挪了挪椅子,头也懒得回,继续和身边的人谈笑自若。

  -

  周慕迟在洗手间接连抽了两支烟才把心里那股子燥意压下去一些,再回厅里,宴会已接近尾声,新人敬完了一轮酒,来祝贺宾客走了大半,只剩一些年轻人还松松垮垮地坐在桌上吆五喝六。

  而刚才那个位置,服务生开始清理桌面,姜辞和那个勾搭她的男人都没影了。

  一起走了?

  眼前闪过两人刚才聊得火热的画面,周慕迟不敢往下深想,回到自己的座位拎起椅背的外套,对谢广志说:“我有点事,先走了,替我对姚磊说声新婚快乐。”

  谢广志一头雾水,对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高声喊:“你干嘛去啊?兄弟们还要接着搞下半场呢!你来不来啊?”

  没人回答。

  夏季的雨总是让人猝不及防,明明下午出门前还是艳阳高照,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天全黑了,城市被暴雨颠倒,狂风呼啸。

  天气预报说台风登陆了。

  姜辞站在酒店门口摆弄打车软件,司机开到离这不远的新公路,死活找不到路口拐弯,急得打了两个电话过来问她能不能走出去换个位置。

  她没带伞,也不想动,就这么干耗着。

  风一吹,雨水飘到身上,凉飕飕的,微醺的脸颊得到了降温。

  肩膀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明明刚才已经拒绝了那男人要送她回去的好意,没想到他又追了上来。

  她回头,“谢谢,我真的已经打到车了……”

  嘴角的笑容在撞上一双漆黑的眉眼后僵住,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

  “是你啊……”

  她施施然地转过身去,要说的话被咽回肚子。

  周慕迟收回了手,插进口袋,另一只手臂上搭着西装外套,对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视而不见,站到她身边。

  男人很高,即便她穿了高跟鞋,他也高出她一大截,站在身边像一堵厚实的墙,挡住了冷风。

  周慕迟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那正好,我也要走,一起吧。”

  “什么?”姜辞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慕迟面不改色,“我没开车。”

  “不好意思,不顺路。” 姜辞侧眸看他,拒绝之意明显。

  “没关系,这个天气不好打车,司机可以先送你回去,路费我全付,反正望城就这么大,耽误不了多久。”

  姜辞看了眼手机,司机成功掉头,离这儿越来越近,可她突然就想取消订单了。

  想了想,还是算了,她说:“你的那几个兄弟呢?他们怎不送你回去?”

  他反问:“你新认识的男伴呢?他不也没送你回去?”

  “哦,他啊~”她睫毛上泛着细小雨珠,说话时特意勾长了尾音,“本来是要送的,但他喝酒了,不能开车。”

  周慕迟挑唇轻哂了声。

  两人再无交流,并肩站在屋檐下,微微仰头看着这场大雨,心思各异。

  陆续有更多的宾客从里面出来,打电话叫车、站在廊下等雨停,吵吵嚷嚷的,打断人的思绪。

  一伙醉汉东倒西歪站在门口聊天,满身酒气,用方言开着低俗的玩笑,推搡间差点撞到姜辞,周慕迟眼疾手快握住她的手腕,朝自己怀里一拉,用手臂将她护住。

  醉汉撞在他的手肘,刚要开骂,他冰凉的眼眸觑过去。

  那伙人脊背一阵战栗,看眼前人的穿着样貌也知道不是好惹的,揉揉腰,识相地走开了。

  姜辞将手从他掌中抽出来,淡淡退后几步拉开距离,“谢谢。”


标 签都市 迟来的深情 姜辞 周慕迟 年深不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