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复仇总裁深深爱冰夏桓孤风小说_复仇总裁深深爱草荔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78 ℃
复仇总裁深深爱冰夏桓孤风小说_复仇总裁深深爱草荔

复仇总裁深深爱

草荔 著

连载中免费

以冰夏和桓孤风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复仇总裁深深爱》是由作家草荔倾心创作,小说讲的是孤傲的归国豪门之子桓孤风打开了尘封多年的心扉,遭人陷害以至家人惨死,自己落得毁容失忆下场,一年后桓孤风换了一张全新的脸回来报仇,而他又会和在复仇途中邂逅的的冰夏擦出怎样的火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冰夏和桓孤风为主角的总裁甜宠佳作《复仇总裁深深爱》是由作家草荔倾心创作,小说讲的是孤傲的归国豪门之子桓孤风打开了尘封多年的心扉,遭人陷害以至家人惨死,自己落得毁容失忆下场,一年后桓孤风换了一张全新的脸回来报仇,而他又会和在复仇途中邂逅的的冰夏擦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喝白兰地,你这样的女孩子不适合,还是喝香槟比较好。”

  冰夏抬头,还没有看到人,就听到了充满磁性的声音。

  一杯调好的香槟酒放在桌台上,白色的阿玛尼西装刺激着她的视觉,她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有一个头多身高的男人,棕色的寸发,高挺的鹰钩鼻,一股混血的气息迎面扑来。

  “试试这个吧,皇家钻石香槟,醇厚馥郁,这种香槟很适合女性。”

  “我从来不喝别人递过来的酒。”冰夏摇头。

  “那服务员递过来的酒,你不是照样喝。”

  他突然把她给噎住了,一时之间还不知道怎么去回绝他,只能想了片刻,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味道的确是不错的,只是这样的味道,她从来都没有喝过,无与伦比的口感,在舌尖中强劲深沉,真是闻所未闻。

  那种浓烈的葡萄香气在唇齿之间的回旋,的确很微妙。

  看着她的反应,他早就在意料之中,他笑着晃动着手里的酒杯,液体在酒杯当中乖巧的旋转着。

  “怎么样,你不用开口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

  好像,他就能够看清楚自己心里想的什么东西似的,冰夏深吸一口气,反正现在父亲也不在这边,这样的场合也没有意思,虽然自己不太喜欢被人搭讪,但是,好歹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论长相来说还是过的去的,那就聊聊。

  “那你说说,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服务员拿过来的白兰地,被她推到一边,倒是自己的手,开始放在调酒的杯子上,冰夏又品了几口,还是猜不出来,这样神奇的东西,是怎么调出来的。

  他一脸自信,胸有成竹的说着,“喝了这个酒的人,都有一种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的味道,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才能调试出来。”

  口气这么大,冰夏转动着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是吗,我不太相信,你怎么能证明呢?”

  “证明,我还需要证明吗?哈哈哈!”

  他礼貌性的举着酒杯,退出了冰夏的视线,她还想多问几句,没想到这个主动搭讪的人,就这样的退开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她只能作罢。

  对于一个不胜酒力的人来说,一杯香槟酒都会让她微醉,她想要找座位休息一下,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大厅里,找不到空位了,她四周看看到底父亲去哪里了?怎么也不见大妈和姐姐冰寒的人影。

  就在她惊讶的四处寻找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她的眼前掠过,她赶紧顺着这个身影追过去,但是实在是人太多了,加上头有些眩晕,很快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找不到踪迹了。

  冰夏深深叹口气,只好提着裙子,想去找个休息室透透气。

  走出大厅,在拐角处的时候,看到了一间休息室,她推门走进去,从里间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冰夏一惊,这个休息室还有谁,她顺着声音轻轻走过去。

  屋里的低吟声伴随着喘气声,让人听着有种面红耳赤的热度。

  “亲爱的,你就是这样让人欲罢不能。”一抹低沉的男人声音夹杂着喘气声再次响起。

  “讨厌,你就是这样会哄骗我,你认识今天的主角桓孤风吗?”女人娇媚的声音也让冰夏一愣。

  “他啊,哈哈哈,从小就认识,不过吧……”男人故意停顿了不说,然后听到就是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嗯嗯嗯,你不要这样,被人看到了怎么办?”女人声音透着不愉快。

  让人浮想联翩,这声音冰夏她太熟悉了,她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景象,不过很快她就证实了。

  在一间亮灯房中的男女,并不知道他们的一切被门外的一双眼睛看到了,惊愕之余更多的是满脸通红,加上心跳加速,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活生生的春宫图。

  她不敢相信床上的女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怎么也不会是冰寒,一个整天在高高在上的骄傲公主般的人,她的大姐,冰氏集团的继承人。

  屋里的翻云覆雨正在欢愉的两人,显然没有发现门外的目瞪口呆的冰夏,在最后一声尖叫之后,躺在男人身下的女人才瘫软下来,可是她一睁眼正好看到了屋子外一双熟悉的眼睛。

  冰夏赶紧转身准备离开,屋子的门却打开了,只围着浴巾的男人出现在她的身后,“怎么?看了就想走吗?”

  男子脸上带着奸笑,他一把将还在发愣的冰夏拖进了屋子,沙发上的女人已经坐起身,身上已经穿好了蕾丝裤坐起来点燃了一支烟,她看着冰夏被慢慢的拖进来,眼中却是高傲和鄙视。

  “冰夏,怎么想去告密吗?既然被你看见了,我也不想瞒你了。”冰寒呼出了一股烟直接喷在冰夏的脸上。

  “大……大姐我什么也没有看到,真的,我只是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的,我马上就走。”冰夏低着头说完,想转身离开,可是刚刚在大姐身上的男子的手却没有放开,一直钳住她的手臂。

  “哦,是吗?那你给我记住了,今天在这里你什么也没有看到,要是让我知道你说出了一星半点,你甭想在冰家待下去,滚!”冰寒冷着脸,一双凶狠的眼睛盯着冰夏,将还未抽完的烟掐灭扔到了冰夏的脚边,这是警告。

  冰夏一直低着头,她只看到了男人健硕的腹肌和古铜色的肤色,钳着她手的男人手背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刀疤。

  冰夏离开了屋子,飞也似的跑出了休息室。

  直接撞到了一个柔软的怀中,她抬头惊恐的看着来人的眼睛,棕色的寸发,高挺的鹰钩鼻,“我的天啊,是你。”

  “是你。”

  同样惊讶的还有桓孤风,他本来是想找卫生间的,可是却走错了路,正好被惊慌失措的冰夏撞了一个满怀,他正要发脾气,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她有些不敢相信,两人再次遇到了。

  桓孤风看着冰夏慌乱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清?”

  “没有……”

  冰夏双手拳头紧紧握住,指甲深深陷入肉中,现在她是彻底的得罪冰寒了,她需要赶紧回到父亲的身边,说不定自己回去又是一顿打骂了。

  “谢谢你。”她咬住嘴唇,缓缓的说着。

  桓孤风放开了手,指了指她来时的路,温和的问道,“你确定真的没事吗?你刚刚是不是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冰夏条件反射性退后几步,对眼前的男人还是不信任,“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我该走了,我爸爸肯定在到处找我。”

  桓孤风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想到了什么,背影,一个熟悉的背影,一个月前酒店的那个女孩子,难道是她吗?

  他微微一笑。

  冰夏刚刚回到大厅,看到冰峰一脸的阴沉,赶紧走过去。

  “死丫头,去哪里了?到处乱跑什么?”冰寒一脸凶狠的一把拉着正走向父亲的冰夏。

  “姐,你怎么……。”冰夏看着冰寒眼中的狠厉,笑容带着轻蔑。

  她没有想到这么快,冰寒就过来了。

  “老公,你看看,我就说过,一个野种就不该带来给我们家丢脸。”一旁的谷梅看到自己的女儿冰寒的妆有些不一样,心生疑惑,但是看到冰夏后,她直接移开了视线,向自己的老公抱怨了。

  “坐下吧。”冰峰看冰夏的样子有些胆怯,也就没有深究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

  坐下后,冰夏深深的呼口气,幸好她及时的回到父亲的身边了,否则她肯定死定了。

  大厅内的灯光突然变的昏暗,随着音乐的响起,冰夏的心情跌宕起伏,已经不再想去听清周围的声音。舞台上的灯光开始不断聚焦,主持人拿着话筒,满脸笑容的走在中央,

  “大家好,欢迎大家在百忙之中,光临桓氏集团总经理桓孤风的酒会。”

  台下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了主席台,都想看看这个神秘的海外归来的桓氏集团总经理桓孤风何方神圣。

  冰夏回头,看着身边的人穿着白色的阿玛尼西装站起身向大家点头致意,她愣住,“是他?”

  冰夏不敢相信,没有想到刚才给自己一杯酒的混血样貌男子,就是今天宴会的主角。

  桓孤风缓缓朝主席台走去,眼睛落在一脸惊诧的冰夏身上,停顿了有数秒。

  走上主席台的桓孤风英气逼人,高大的身材引起了台下不少女人的惊呼,都没有想到原来桓孤风这么年轻帅气。

  冰寒看着台上帅气的面孔,也忍不住的芳心暗动。

  十分钟的简单讲话后,就是酒会重头戏,桓孤风跳开场舞,只见他迈着轻盈的步子缓缓走向了台下的坐着的冰夏,伸出了白皙细长的手,“愿意陪我跳第一支舞吗?”

  冰夏起身,“我……”她不敢相信,桓孤风会邀请她跳舞。

  看来,就算她不同意,也不行了,全场的女人都用嫉妒恨的眼光盯着她,当然也包括身边坐着她的姐姐冰寒在内。

  “可是我跳的不好,要不你邀请我姐姐跳吧,她舞跳的很好。”冰夏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教你。”说着不顾已经站起身的冰寒,直接将冰夏的手托着走向了大厅中央的舞池,随着优美的旋律,舞池中的两人配合默契,旋转弯腰,转圈回身,一气呵成,堪称完美。

  一曲舞终,大厅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都纷纷猜测这是谁的千金,这么美丽,还这么幸运被桓孤风看上了。

  被羞辱的冰寒冷着脸坐着看着舞池的两人,身旁的谷梅轻轻拍了拍了她的肩膀,眼神示意这种场合要克制,回去就给冰夏好看。

  谷梅的心中何尝不是很气愤,一个野种居然今天出尽了风头,还被桓氏集团未来的总裁桓孤风看中了,没有看中她的宝贝女儿冰寒。

  桓孤风大声的说道:“现在大家尽情的起舞吧。”

  说完,一件外套披在了冰夏的身上,他将目光全都停留在她的身上,“大厅太闷了,想不想出去走走兜兜风?”

  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冰夏被他拉着走出宴会厅大门。

  确实宴会厅太多人了,也太沉闷了,大家都在说着虚伪的话,确实不想待下去了。

  两人走到大酒店前停车场,带着白色手套的服务员已经将车开出来了,恭敬的将钥匙递给了桓孤风,一辆限量般的蓝色兰博基尼,炫彩的颜色,让冰夏不敢上去。

  她头也不回的转身欲离开,却被那桓孤风帅气的扯住,“怎么利用完了就想走啊?”

  冰夏气急败坏,“我没有利用你啊,是你邀请我跳舞,拉我出来的,我没有说过要你帮我的话吧?”

  “我看的出来,你和你姐姐不是一个母亲吧,好像那位夫人也不是你的亲身母亲吧,恩?”

  “这个应该属于我的隐私吧,我要回家了。”冰夏将身上的白色西服脱下,递到了桓孤风的手上,转身准备离开。

  “那你今天来这个酒会,不是来专门看我的吗?”桓孤风一脸得意的说道。

  冰夏冷笑,“我本身也不是我想来的,是我父亲要我来的。”

  “那你是谁家的千金,和我父亲的公司有生意往来是吗?”

  一个只是见过一面的男人,就和自己讲了这么多,冰夏看着他,这样的男子,是个女人都无法抗拒的,可惜她知道自己没有这个命。。

  “怎么?不想告诉我吗?你父亲也是想高攀我们桓家,想依靠我们桓家赚钱的吧,敢说不是。”他笑着说,对于这种看似美丽清纯的女孩子,不知道内心是不是非常虚伪,想欲擒故纵的来接近他的。

  冰夏只是冷笑了一声,不过只是见了两次面,以为这个长相帅气的男人会不一样,可惜她看错了,有钱男人都一样,再待下去只会满心脏的疼痛还有屈辱。

  “对不起,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孩,谢谢你今天请我喝酒,我也很荣幸和你跳第一支舞。”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桓孤风靠着车身旁,嘴角上扬邪魅的笑着,这是第一次一个女孩子拒绝了他,有点意思,他一定要得到她,看着娇小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后。


标 签总裁 复仇总裁深深爱 草荔 冰夏桓孤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