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程惜惜和舫小说_少卿大人的黑莲花映在月光里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56 ℃
程惜惜和舫小说_少卿大人的黑莲花映在月光里

少卿大人的黑莲花

映在月光里 著

连载中免费

《少卿大人的黑莲花》是映在月光里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和舫程惜惜,主要讲述的是程惜惜这个人诡计多端又爱财如命,只要被她给盯上的钱财,就没有弄不到手的道理,于是和舫很不幸地被她给盯上了,第一次见面,程惜惜偷了和舫两块金子,第二次见到和舫,程惜惜又把他衣服给偷了,少卿大人怒了:女人,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少卿大人的黑莲花》是映在月光里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和舫程惜惜,主要讲述的是程惜惜这个人诡计多端又爱财如命,只要被她给盯上的钱财,就没有弄不到手的道理,于是和舫很不幸地被她给盯上了,第一次见面,程惜惜偷了和舫两块金子,第二次见到和舫,程惜惜又把他衣服给偷了,少卿大人怒了:女人,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免费阅读

  和舫手从脖子上拿到眼前一看,见到指尖的血迹,黑沉的眼底波涛汹涌,喷薄的怒气眼见要爆发开来,初一战战兢兢的上前,低头道:“郎君,圣上派了人来,正在驿站里等着你。”

  “回驿站。”和舫背着手定定的看了好一阵那狗洞,才沉声下令,程惜惜,就算你能上天入地,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程惜惜从狗洞里钻进去后,就灵活的在园子里钻来窜去,她嗖一下钻进浓密的花丛里,侧耳凝神听了一会,没有听到追赶的脚步声,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一口长气一出,程惜惜转瞬就怒气升腾,该死的,那片金片居然被和舫抢走了,没想到死人脸身手也这么好。

  程惜惜暗自生了一会气,待到心情平复了些,正待钻出花丛,突然听到有人向这边走了来,一个小娘子怒气冲冲的说道:“这些没脸没皮的东西,也敢肖想和郎,真是不要脸,气死我了。”

  话音刚落,鞭子带起凌厉的风声狠狠抽打在小径两旁的花丛上,卷起花瓣叶片落了满地。

  “二娘子,你千万别气,夫人说了要去京城给你寻一个好人家,这天下哪还有比和郎好的男子,夫人一直疼爱你,说不定你能如愿嫁入和家呢。”一个丫环模样的人在旁边不住的劝着暴躁不安的小娘子。

  “当真?”小娘子停下了手里的鞭子,半信半疑的看着丫环,“姐姐都还没有说亲,她一直惯会装,在阿娘面前扮温柔贤淑,有这样好的事阿娘肯给到我?”

  “我跟你说啊,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丫环四下看了看,才凑到二娘子耳边说道:“我无意间听到夫人与黄嬷嬷说,想将大娘子送进宫去,好为闻家在圣上那里多个说话的人。”

  “哈哈那可太好了,进宫后与圣上后宫的那些女人争宠,我看她还能装贤惠装到什么时候。”二娘子越想越开心,想到自己与和舫成亲后恩恩爱爱的生活,脸颊飞上了朵朵红云。

  丫环见到二娘子的神情,心中总算松了口气,当下人的从来都不易,遇到一个好主子那是难上加难,二娘子虽脾气暴躁,但是头脑单纯,只要顺着她说好话,倒不用担心她的鞭子会抽到自己的身上。

  程惜惜藏在花丛里,听到主仆俩的声音渐渐远去,才吐出了嘴里的花瓣,我呸,这个闻二娘子还真是名不虚传,她要是再抽几鞭子,自己可就藏不住了。

  不过,程惜惜眼珠子一转,转瞬之间计上心头,她从花丛里爬出来,理了理头发衣衫,飞快的窜到了闻二娘子前面,待到她们从假山后转过来时迎了上去。

  “敢问这位美丽的姐姐,这是什么地方?”程惜惜一脸的焦急,见到她们像是松了一口气般开口问道。

  丫环谨慎的挡在闻二娘子跟前,防备的看着她道:“你是谁?看起来像是哪个院子的粗使丫环,难道没人教你规矩,没有主子的允许,粗使丫环一律不许进主子的主院。”

  闻二娘子见程惜惜衣衫不整,皱起眉头不耐的说道:“不懂规矩拖下去打板子便是,跟她废话作甚,我们走。”

  “姐姐,我不是丫环。”程惜惜心里暗骂闻二娘子真的是粗暴简单,一言不合就要打人板子,这样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你不是丫环,真是天大的笑话,你瞧瞧你这幅模样,难道你还是主子不成?这是闻家,整个闻家哪里有你这样的主子?”丫环捂嘴咯咯笑了起来,嫌弃的撇了她一眼。

  “我真不是丫环。”程惜惜委委屈屈的再次强调,她大眼里浮起了泪光,嘟囔着道:“我央求大哥带我来安城游玩,大哥答应是答应了,可是每天都将我丢在驿站里,自己成日只管自己去忙,来安城这么久,我都还没有见过安城长什么样子呢。”

  “大哥?你大哥是谁?”闻二娘子听到驿站两字,心下一动忙推开挡在身前的丫环,仔细瞧着程惜惜,可是看了半晌还是失望了,她长得还没有身边的丫环们美,哪里与冠绝天下的和郎有半分相似。

  “我大哥是和舫,我叫和碧,不知道姐姐听过没有?”程惜惜侧着头天真至极的看着闻二娘子,脆生生的答道。

  “你真是和郎的妹妹?怎么可能?你这么难看,他可是闻名天下的和郎。”闻二娘子听到程惜惜亲自说自己是和舫的妹妹,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失声尖叫起来。

  她着程惜惜不断的打转,见她身上的衣衫料子还没有闻家粗使丫环的好,全身上下更是首饰全无,哪里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样子?

  “我也不想长这样的,我像阿爹,大哥像阿娘。”

  程惜惜心里将闻二娘子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面上却是委屈至极,手指捏着衣衫低下头说道:“大哥不带我出来玩,我自己偷了驿站伺候丫环的衣服偷偷跑了出来,迷了路听到院子里有声音,又没有见到院门,便从墙脚狗洞里钻了进来问路。”

  闻二娘子听到程惜惜钻狗洞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想到也有小娘子与我是同好,我阿娘还时常念叨我说,哪里有小娘子这样子没规矩的?我以后可以回阿娘了,和家小娘子也钻狗洞的。”

  程惜惜心里暗笑,和家小娘子钻不钻狗洞我不知道,不过闻二娘子是草包这件事是坐实了,和舫是独子,哪里来的妹妹?

  “来来来,和妹妹,这边来坐,哦对了我是安城闻家的二娘子,闻家你听过吧?就是跟京城闻家是一家的。安翠去上茶,所有最好的茶点果子蜜饯都拿上来。”

  闻二娘子亲亲热热的挽着程惜惜向院子里的凉亭走去,不断的吩咐丫环拿这拿那,吩咐完了才问她:“和妹妹你喜欢吃什么茶?点心呢?冰雪凉水好不好?”

  程惜惜见闻二娘子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心里都快笑翻了,有美食可吃那她自是不会客气,眼睛眨了眨说道:“我听说闻家最是风雅,点心更是做得好,姐姐随便上些什么来肯定就是极好的。”

  闻二娘子听后愉快的抚掌大笑,“那是,闻家最是风雅,你大哥也风雅,两家简直最相配了。不过你到安城早就该来找我的,全安城都知道我最好客了。

  你大哥也是,怎么不来找我呢?找我的话我定会带你去玩的,哪里会让你无聊的呆在驿站里。你大哥呢?今天你大哥也没空陪你吗?等下我跟你一起回去声讨他,这也太不像话了是不是?”

  程惜惜低下头,强忍住狂笑的冲动,哎哟闻二娘子太有意思了,她简直不用你搭档,自己一个人自说自话就可以演一场大戏。

  “姐姐,你真好,我从来没有见到像姐姐你这么好的人,要是以后能天天跟姐姐在一起玩就好了。”程惜惜将桌上的点心都尝了个遍,又喝了几壶热茶,才摸着肚子真心实意的夸赞闻二娘子。

  闻二娘子的脸红了红,难得的羞涩了起来,她挥舞着手干笑了两声,不自在的说道:“真的吗?我真有那么好?”

  “嗯,比阿娘给大哥相看的小娘子都好,我虽跟姐姐初次相见,却投缘得像是认识了多年的姐妹,比亲姐妹还亲的那种。”程惜惜无比真诚的眨着大眼睛说道。

  “你阿娘有给你大哥相看小娘子?看了哪些家的?你大哥呢?你大哥也去相看了吗?他都同意了?”闻二娘子神色变得焦急万分,不住的追问。

  “大哥有些去看了,有些没有去看。不过现在还没有定下来,应该是大哥都不满意吧。我知道大哥这个人,平时不苟言笑,可是他心里却热得不得了,最最喜欢姐姐这种开朗的性子。”

  程惜惜热切的盯着闻二娘子,颇为惋惜的说道:“要是姐姐能做我嫂子就好了。唉,可是姐姐在安城,大哥回去后阿娘肯定会安排他去相看别的小娘子,到时候被阿娘逼急了,说不准就随意挑一个成亲。”

  “那怎么行!”闻二娘子心痛得不能呼吸,尖声急切的叫了起来。

  “不行也得行啊,唉,姐姐也不能回驿站跟我去见大哥,这不合规矩。”

  程惜惜脸上的惋惜浓得都怪挂不住了,看着比她更为惋惜失望的闻二娘子,突然眼睛一亮,拍着手掌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怎么这么傻,你不能去驿站,可是我可以回去啊,到时候你给我一件信物,我回去带给大哥,跟他仔细说说姐姐的好,让大哥心里也有个底才好跟阿娘提。”

  闻二娘子激动得脸都红了,站在那里不断的转圈,手在头上身上不住的摸来摸去,将簪子首饰全部取了下来,仔细一看还是觉得不够贵重,忙扬声叫道:“安翠,把我藏在箱底的那个雕梨花紫檀木盒子拿来。”

  安翠站在一旁,听着程惜惜与闻二娘子的对话,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不对劲。

  这个和郎的妹妹出现得太过奇怪,而且句句话都讲在了二娘子心上,将她骗得团团转,连男女之间私下互赠信物的出格之事都一口应承下来。

  “二娘子,这些都是夫人给你的压箱底,要是你拿出去了,夫人到时候得晓定会生气的。”安翠看了淡定吃喝的程惜惜一眼,想了想还是笑着旁敲侧击劝着闻二娘子。

  “阿娘给我了就是我的,她会生什么气?你不是说阿娘最为疼爱我么?让你去就去。”闻二娘子瞪着丫环,手抚上桌旁的鞭子,只要她再敢出口相劝,自己就会拿起鞭子让她好看。

  安翠见到闻二娘子的动作,身子瑟缩了一下,罢了罢了,不过是一些首饰而已,闻家最不缺的就是这些。

  再说夫人也拿她没办法,自己不过是下人,没得招来一顿打,当即回房去抱了盒子来放到桌上。

  闻二娘子打开首饰盒,里面的金银珠宝差点晃瞎程惜惜的眼,她暗暗吞了吞口水,心道整个盒子的珠宝拿去给和舫做信物,才配得上闻二娘子对他的一片深情。

  “这个簪子吧,你看这个翠鸟做得栩栩如生,鸟的眼珠子是猫眼石,嘴上衔着的南珠更是难得的圆润,这个簪子是阿娘的嫁妆,听说是前朝宫里流出来的首饰,我讨了好久阿娘才肯给我。”

  闻二娘子拿出个翠鸟簪子递给程惜惜,羞涩的说道:“也取个好寓意,在天愿作比翼鸟。”

  “好。”程惜惜虽然惋惜没能拿到整盒首饰,可是得到这么一件大宝贝,也送了和舫一个大礼,她简直乐得眉开眼笑,当即就告辞要回驿站去找大哥。

  “我派车送你回去。”闻二娘子见程惜惜又要去钻狗洞,忙拉住她笑着说道。

  “不用,你家的车太过显眼,要是我大哥怪我偷跑出来,一时怒气上头,迁怒于你怎么办?你们的事比天大,容不得一丁点的闪失。”

  程惜惜义正言辞的拒绝了闻二娘子,直说得她满脸通红心潮澎湃,为了自己的如意郎君,亲自送程惜惜到了狗洞边,看着她钻出去后,才满怀期待的回屋去等消息。程惜惜一出狗洞,先是谨慎的四处张望打探,见巷子周围没有可疑之人出没,才沿着墙脚根溜了出去。

  这次她没有去当铺,而是溜到城西三教九流聚集之地,找到城里处理见不得光赃物的许大,以一成的价钱卖了那根簪子,得到了二百多两银子。

  她拿出些碎银去买了头老驴车与旧衣赏,扮成收夜香的老汉,在车上待到天光将明时才驾车回了清水巷。

  巷子里除了早起出摊的人,其他人家都还静悄悄的,程惜惜脸颊手都涂得黝黑,蜷缩在车前佝偻着身子,像极了走街窜巷收夜香的老汉。

  车子吱吱呀呀的向前,最后停在了小院子的后角门处,她灵活的跳下车,借着车子的掩护打开角门进了屋。

  空荡荡的屋子里东西一件未少,可是她只眼神一扫过去,便知道屋里有人来过,东西也有被翻动过的痕迹。

  程惜惜不敢再多呆,收拾了一些衣衫细软,踢了踢四脚朝天睡得香甜无比的程怜怜,低喝道:“走了。”

  程怜怜呜咽一声,不情不愿的跟在了程惜惜身后,待到出了院子,见她手向驴车一指,它立即极有眼力的跳了进去。

  车子经过陈婆婆院子时,她手用力一扬,一锭十两的纹银砸到了院中。

  程惜惜未再停留,驾着车打算从西门直接出城,见到平时运送牲畜等的西门口排了长队,心里暗叫不好。

  待要掉头从其他门出城,拉着缰绳的手刚一动又停了下来。

  城门口不起眼角落里,和舫身着一袭靛蓝长衫背着手站在那里,在熙熙攘攘吵闹不堪的猪羊之中,像是在公堂上审案那般肃立。

  程惜惜暗叹,能在这样脏乱的地方,仍如谪仙般遗世人独立,真不负他冠绝天下之名。

  除了他,还有上次墓地见到的那个白衣男人,也摇着扇子陪在一旁,碧绿的扇坠摇来晃去,荡起的绿漪差点让程惜惜流口水。

  “阿舫,这个破地方又脏又臭,你说一个小娘子怎么会从这种腌臜之地出城?”周泰不耐烦的拿着扇子一会捂鼻子,一会挥舞着赶飞到眼前来的绿头蝇。

  “她肯定会乔装打扮出城,这里来往的人复杂,是混出城去的最好方法。”和舫神色淡淡的看了一眼周泰,“是你自己硬要跟着来看热闹的。”

  周泰收起扇子嘿嘿一笑,“我就是想看看程惜惜与你究竟谁更神通广大。”

  和舫移开眼不理会他,眼神如鹰般锐利的盯着过往的车辆行人,突然他见到人群中有道白影一闪而过,他顿了一下,招来初一吩咐了几句。

  “郎君,那条狗跑得不见踪影了。”初一去后很快就回来了,低头禀报道。

  “那条狗跟它主子一样狡猾,它主子要逃必定要带上它,你们切莫掉以轻心,狗在附近主子也肯定在附近。”和舫冰冷的眼神扫过城门口,轻哼道:“除非她有本事从城墙下刨个狗洞钻出去。”

  “我们的人一直守着巷子口,除了每天来送柴火收夜香的人,没有见到别的人进来。陈婆婆那里也仔细审问过,她一直哭诉自己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说程惜惜是好人,就算是做了什么错事,也是好心,更是一时糊涂。求我们千万别跟个小娘子计较。”初一认真的禀报昨晚的审问结果。

  和舫神色更冷,想到那老婆子骗他从没有见过程惜惜,心里淤积的闷气越来越重,没曾想自己办案无数,居然连续几次看走眼,而且还被这样目不识丁的老婆子骗。

  “老婆子是老骗子,程惜惜是小骗子,再加一个狗腿子,两人一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能在清水巷露出马脚让你们察觉,那早就抓住她了。”

  和舫声音冰冷,初一站在一旁都不自觉的摸了摸手臂上起的鸡皮疙瘩,从没有见过郎君如此生气,陈婆婆虽然没事,但是程惜惜被抓住了肯定会很惨。

  车子一点点前移,程惜惜的车也终于到了城门口,守城的官兵手里拿着张画像,对着她喝道:“抬起头来。”

  程惜惜见到那副画像,心里将和舫骂了十万八千遍。

  王八蛋,我有这么丑么?

  那副画像上她瘦瘦小小干干瘪瘪的,那双眼睛倒挺大,可是看起来油滑得像是地痞无赖。

  骂归骂程惜惜还是听话的抬起头,官兵见她一脸麻点,嘴角还有个大大的痦子,眼睛更是红肿成了一条细线,只略微看了她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指着后面的驴车说道:“里面运的什么,打开来看看。”

  “夜香。”程惜惜点头哈腰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声音嘶哑,说了两个字就捂嘴咳了起来。

  官兵见她咳得惊天动地,嫌弃的离远了些,去掀开驴车木桶盖子,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他忙捂住鼻子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快走快走。”

  程惜惜又点头哈腰的上了车,驾着车一刻不停的往城外驶去,眼见即将出得城门,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爆喝:“拦住那辆驴车。”

  和舫一直盯着官兵检查,待到夜香的臭味钻进他鼻尖,突地想到初一说巷子里只有倒夜香与送柴火的车辆来往,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即出声阻拦,身形微动也追了上去。

  程惜惜听到和舫的喊声心里就打了一个突,要不要这么惨啊,闻二娘子估计还没有找上门,要是她再找上门去,自己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千万不能被和舫抓住,她咬了咬唇,抱着孤注一掷的决心,回身双手猛地一推,夜香桶哐当滚下车。

  顿时,粪水四下飞溅,黄黄绿绿的流淌了一地,臭不可闻的气味飘散在空中,饶是赶着猪羊的人也忍不住捂鼻躲避。

  和舫见到粪水流到脚下,下意识的抬脚躲避,他抬眼望去,只见程惜惜嘴角那颗大痦子掉下来挂在了嘴皮上,忍不住眼睛闪了闪,大声道:“程惜惜,拒不归案,罪加一等,你要想好了。”

  程惜惜突然冲着他一笑,和舫被她那丑得惊天动地的笑容瘆得心都抖了几抖。

  突然,她的手抬了起来,和舫暗叫了一声不好。

  “噼里啪啦。”突然间,四下里响起了爆竹声,牲畜被惊得扯着嗓子上窜下跳,马匹也仰天长嘶,带着马车都快翻倒在地。

  “和大人,要是你再追,我就不客气了哦。”程惜惜对和舫眨眨眼,得意的扬了扬手里那颗大大的爆竹。

  和舫顿住,程惜惜明目张胆的在威胁他,只要她手上那颗大爆竹扔出来,城门口立即会陷入大乱,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百姓受伤。

  “程惜惜,你真是不知悔改,你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我终有天将会亲手将你缉拿归案。”和舫的太阳穴青筋凸起,眼神与声音都像是淬满了千年寒冰。

  只见程惜惜装作很是害怕的样子,抱着双臂夸张抖得像是打摆子,她仰头哈哈大笑,轻快的道:“和大人,我知道我美貌如花人见人爱,可是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冰块,你就算再追着我不放,我也不会喜欢你呀。”

  和舫紧抿着唇,死死盯着嚣张无比的程惜惜,恨不得立即将她抓住碎尸万段,咬着牙言简意赅的道:“呸!”

  “呐,你的意中人来找你了,我就不奉陪啦,和大人,山高水长就此别过,愿你们有情 人终成眷属哦。”

  程惜惜根本不把和舫的态度放在心上,抬手指着向城门而来的马车,马车上的闻家徽记招摇醒目。

  她对他摆了摆手,跃到车辕前坐好,鞭子轻轻抽在老驴屁股上,老驴撒开蹄子轻快的跑了起来。

  和舫听到程惜惜的话,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他转过头一看,闻家的马车上,走下来一个小娘子,正垫着脚羞涩的往自己这边瞧。

  “初一,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和舫退到干净处,招来初一吩咐道。

  “郎君,来的小娘子是闻二娘子。”初一回来时低头禀告的声音都在颤抖,他结结巴巴的说完了闻二娘子来意,站在那里腿都发软,根本不敢抬头看和舫的脸色。

  程惜惜这是要将郎君往死里得罪,就钻狗洞逃掉的这么一瞬间,居然冒充了郎君根本不存在的妹妹,骗了人钱财不说,还替他说了一门亲。

  和舫愤怒到了极点,最后反而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这几天与程惜惜多次交锋,她做出的事再荒唐,他都不会再觉得离奇。

  “你去打发她回去,告诉她我没有妹妹。”和舫平静的说道。

  “郎君,要不要备份礼送到闻家?”初一抬头飞快的瞄了和舫一眼,见到他神色如常,心里的不安更甚。

  郎君脸上盛怒不是最可怕,最可怕的是他遇事后反而神色淡淡,让你猜不出他心中所想,可是每次这样之后,总有人会倒大霉。

  “不用,和家与闻家一直极少来往,别节外生枝让有心人抓住做文章。”

  和舫背着手斜了一眼周泰,他与闻二娘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笑得惊天动地趴在马车上直不起腰。

  他淡淡的说道:“齐王爷太闲了,圣上既然有令,这次去临安城将他也带上吧,让他先出发去打探消息。”

  初一瞪大眼,心道周泰终是将郎君得罪狠了。

  去临安城必须路过碧峰山,那里有条狭长的峡谷,传言常年有土匪出没打劫过往之人,官府派兵清剿了很多次,可是那山易守难攻,土匪一直没有被清剿干净。

  “还有,将追程惜惜的人手撤回来,她狡诈多变,她这一出城如鱼儿跃入水里,你们是抓不住她的。”和舫看着车水马龙的城门,狭长深邃的眼眸微眯。

  程惜惜,你最好祈祷自己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最终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标 签古言 少卿大人的黑莲花 程惜惜 和舫 映在月光里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