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海王他不惧翻车by狩心_林朗韩沉小说狩心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46 ℃
海王他不惧翻车by狩心_林朗韩沉小说狩心

林朗韩沉小说

狩心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海王他不惧翻车》的主角叫林朗韩沉,是作者狩心精心所著的快穿题材的小说。这里提供海王他不惧翻车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朋友们都知道韩沉就是名副其实的海王,优越的长相让韩沉有资本成为万人追捧的对象。秉着不拒绝不承诺的原则,韩沉拥有一个养鱼场。当韩沉偶然意识觉醒,炮灰变海王,可还是没人放手,因为海王转头成了朱砂痣。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海王他不惧翻车》的主角叫林朗韩沉,是作者狩心精心所著的快穿题材的小说。这里提供海王他不惧翻车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朋友们都知道韩沉就是名副其实的海王,优越的长相让韩沉有资本成为万人追捧的对象。秉着不拒绝不承诺的原则,韩沉拥有一个养鱼场。当韩沉偶然意识觉醒,炮灰变海王,可还是没人放手,因为海王转头成了朱砂痣。

免费阅读

  迎宾朝韩沉那张任何角度都无死角的俊秀脸庞看去,当韩沉黑白分明又似燃着火光的眼睛转过来注视迎宾时,迎宾竟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随后在韩沉似笑非笑,但不让人反感的注视中,迎宾突然就羞红了脸。

  韩沉嘴角微微勾起,他不笑时那张脸就已经足够吸引人,笑起来更加春光明灿,可以说很快就将迎宾的一颗心都给俘获了。

  迎宾将韩沉给领到他朋友所在的房间,在看着韩沉走进屋里后,知道这人无论是身价还是气质,都不是自己能够高攀的,迎宾转身往楼下走,心底还是有一些小失落。

  她来这里工作的时间不久,就一两个月,这期间见过形形色色很多人,可没有一个像韩沉这样,让人只是和他对视几眼,心脏的悸动就不受控制,那样美好的人,像积雪划开天空照下来的第一缕阳光,给人温暖和希望。

  韩沉知道又有人被他的迷人光环给吸引了,不过对方具体会怎么想,那不是他所关心的,像迎宾这样角色的人,攻略起来完全没难度,可以说根本不需要韩沉去攻略,只要他轻轻挥手,对方就会扑到他怀里来,他的鱼塘里不需要这样没放饵就已经上勾的鱼。

  倒是另外那个男人,韩沉非常有兴趣,那将是在这个世界进入他鱼塘的第一条鱼,作为第一个人,韩沉得好好思考下什么诱饵,才能快准狠地把人给钩上来。

  韩沉没敲门,直接推开了朋友王宏所在的包厢门,屋里众人已经玩得兴起,韩沉进来,都快走到王宏面前了,王宏这才注意到韩沉来了。

  王宏拍了拍坐他腿上小情儿的屁.股,对方立马有眼力见地起身坐到了一边,王宏右手边的人自然也是认识韩沉的,见到韩沉出现,不需要有谁提醒,随即就往旁边挪动,给韩沉让出空位。

  韩沉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了过去。

  王宏盯着韩沉的视线带着端详,在和韩沉四目相对时,发现韩沉今天的状态和过去很有些不一样,那种被渣男欺骗伤害的失意和悲伤似乎荡然无存,要是非常确认眼前的人就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王宏都快要以这人是仿冒品。

  拿了个干净杯子王宏给韩沉倒了杯红酒,直接递到韩沉手里。

  “总算想通了?”王宏话里有话。

  韩沉嘴角微扬,接过盛着红酒的杯子先是低头喝了口,随后抬起头,他盯着杯子里微微晃动的深红色液体,轻笑着回复:“算吧。”

  “早给你说了,那种人渣根本不值得你为他伤心。”王宏当初得知韩沉前未婚夫出轨,还单方面提出退婚,要不是韩沉拦着,他能直接拿找人拿麻袋把渣男给套了,狠狠揍他个不能人道。

  如今看到韩沉总算走出来,王宏心底堵住的那块石头总算能往下落一点。

  韩沉没接王宏这句话,他心思跑到了其他地方,例如这家会所的主人,从各方面信息都能确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林朗是这家会所的老板,也就是说会所的装修是按林朗的个人喜好来的,这个猜测韩沉认为应该不会有太多出入,这样的话,作为有丰富钓鱼经验的海王,韩沉就差不多知道该怎么给林朗下诱饵了,在韩沉这里,只要对方不是ed患者,他都有方法把人给勾上手,成为他的迷恋者。

  韩沉这里想得正认真,身旁王宏则连喊了韩沉两声,韩沉更没听到一样,后来王宏还是撞了下韩沉胳膊,韩沉这才反应过来身边还有朋友。

  抬起眼,韩沉看向王宏,眼神询问对方什么事。

  “什么事?倒是我想问你,想什么这么认真,被告诉是在想那个渣男。”王宏目光微微凝起,盯着韩沉目不转睛。

  韩沉笑着摇头:“不是,扔掉的垃圾我不会再去碰,倒是我有新的目标了。”

  韩沉用饶有趣味的神色说着,这让王宏再次感觉到先前有的一点怪异,王宏手臂贴在韩沉的额头,咕哝了一句:“没病啊。”

  韩沉怎么会不知道王宏这话的意思,一把拉下王宏的手。

  “这些天我在家里仔细想过了,为那么个垃圾确实不值得,三条腿的□□.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韩沉眯起眼睛,想起不久前从他面前面无表情离开的男人,心头的征服慾立刻有点上涌。

  “道理肯定是在这个道理,不过你说这话,给我一种好像你不是你的感觉。”倒不是说王宏真的怀疑韩沉被人穿了身,而是眼前的韩沉和过去他认识的那个判若两人。

  韩沉没有解释太多,他又啜了口酒,这个酒吧提供的红酒似乎品质不错,不像其他地方,挂羊头卖狗肉,红酒的醇香在唇齿间逸开,韩沉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纤细的杯脚,他身体往后靠,以一个非常放松和慵懒的姿态靠在沙发上,韩沉笑了笑,笑容毫不掩饰地随性。

  “人总是会变得,不对吗?”他被渣男出轨还退婚,周围不少人看他笑话,有的人口头不说,可私下里没少议论他,所以变变性格,韩沉认为完全能说得过去。

  王宏一直盯着韩沉的脸,看他好像真的彻底把渣男给放下来,高兴当然是高兴的。

  “要不要来两个?这里的服务非常好。”至于哪种服务,两人就心知肚明了。

  韩沉没拒绝,浅笑着不说话在王宏看来就是一种默认了,他立刻让离门口进的一人,让对方出去叫人,这里坐着的人,除了韩沉和王宏之外,基本都算是来坐陪的,陪两个正主玩乐,当然不是白白陪笑一场,肯定是能获得一些自己想要的利益的,王宏这人想来出手对方,只要让他高兴了,能用钱出面的事就都不是事。

  出去的人回来的很快,他还带了两个人进来,一男一女,论相貌和身段,再稍微包装一下,大概都能当个网红主播什么的了。

  两人关键在外形上还有些相似。

  两人进屋之前就被告知这间屋里要小心点服务,客人身份尊贵,起码不是他们这样的小角色能够应付的,当门一推开,两人脸上的笑比往常还要艳丽数倍。

  两人随后来到韩沉面前,当目光看清韩沉的帅脸时,两人心底几乎有同样的想法,赚了。

  韩沉身边的位置都空了出来,包括王宏也移开点位置,让新来的两特殊服务人员坐。

  两人一左一右坐在了韩沉两边,波浪卷发的女生看到韩沉酒杯里没多少酒了,立马主动往杯子里倒了些,端着酒杯女生笑脸妩媚地递给韩沉。

  只是韩沉带着淡淡笑意的眼睛在女生和她手里的酒杯来回了一瞬,然后他转头看向了王宏。

  随后韩沉出口的话,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我说你给我找的这些人,是我玩他们还是他们玩我?”

  王宏被问愣愣住了,这样的话别说韩沉第一次说,对于王宏来说他也是第一次听。

  王宏打量这两个年轻貌美的男女,两人论颜值,就普通人而言都在八十分以上,在这个会所里,也算是颜值排前面的几个。

  但就是这样的俊男靓女,一旦和韩沉在一块,在同一个画框里,突然间两人的颜值就变得毫不起眼了一样,被韩沉那张俊美,同时透着张扬和一丝傲然的脸一对比,正如韩沉话里提到的意思,说是韩沉玩他们,到不如说是这两个人走了大运,能够玩韩沉。

  王宏是真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情况,他想想以前和韩沉来这些地方玩,对方那会不喜欢找这种地方的人,不喜欢吃太多别人吃了又嚼的对象,那时的理由反而正常些,现在的,似乎也有些道理,但王宏却只想笑。

  要是这样的话,那韩沉就真只适合一个人自己加餐,也别出来找人了,找谁都像是别人在玩他。

  王宏看着韩沉,摇头的同时拍了拍韩沉的肩膀,他非常无奈地道:“按你这说法,我看你以后只能回家对着镜子自己来了。”

  “这些是不行,但也不是就没人了。”韩沉眸光略微沉下去。

  王宏一听有点警惕:“别告诉我你要去吃回头草,那根破草已经馊了。”

  “不是他,别的人。”韩沉语气听起来非常笃定。

  王宏靠近一点,他打量起韩沉的眼睛,那分明就是已经有了人选的样子。

  “已经有了人了?”王宏惊奇不已,随后又追问,“我在这里替你担心得不得了,合着你还勾搭上人了?什么时候的事?”

  王宏有那么瞬间还真希望韩沉是在那个渣男出柜前先找的人,这样一来才算是精准报复。

  “就刚刚,进这个屋之前,不是以前。”韩沉一眼就看出来王宏在想什么。

  “那人是谁?”王宏燃气了八卦魂。

  韩沉暂时卖关子:“等到手了我再告诉你,免得到时候没上手,失败了不好看。”

  “我和你谁跟谁啊,看上谁了,你王哥帮你一把!”在王宏眼底,以前韩沉太自律了,出来玩晚上也不带个什么人回去,后来和渣男谢旸在一起后,一颗心全扑在那个男人身上,甚至很少出来玩了,要是渣男对韩沉忠诚,王宏也打算不去打扰两人的二人世界,偏偏谢旸这个人居然还能遇到所谓的真爱,目前谢旸和他的真爱在国外旅游,两人过的非常潇洒,王宏气得牙痒痒。

  要是韩沉能够在这段时间里勾上其他比谢旸更优秀的人,这种打脸方法,在王宏看来,也相当得劲。

  “名字你不肯说,也行,那我就在问一个事,比起你那个前任怎么样?”王宏十分关心这点。

  “比谢旸强。”韩沉指气势方面,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对方具体身份,但有这种强烈上位者气势的人,韩沉不认为会是一般人,何况手腕上那块腕表都价值八位数,更别提身上其他穿着了。

  “这次别把真心给投进去,现在的人,真爱什么的,不过是拿来忽悠人的。”这是王宏对爱情的看法。

  韩沉笑着点头,可他心头想的却是爱情是真的有,反而于他而言是唾手可得的东西。

  被叫来的两人坐在韩沉身边就跟被定了身一样,两人完全不敢乱动靠近韩沉了,只是他们以为韩沉马上就会让他们走出这个房间,出乎意料的事韩沉居然主动和他们说话,问包他们两个一周是多少钱。

  两人先是一愣,然后一口同声:“我们两个?”

  韩沉本来觉得对两人没什么兴致,看两人表情都差不多,来了点兴趣。

  “是啊,怎么不行?”韩沉歪着头笑。

  他笑起来缱绻又迷人,一双星火明亮的眼,盯着人看的时候,载满了深情,给人一种好像自己是他所爱的感觉。

  两人心跳都跳得有些快。

  “可以,当然可以。”回复的是女生,她抬眸飞速看了韩沉一眼,见韩沉盯着她不眨眼,女生只觉自己脸颊滚烫。

  “那就行了,从明天开始往后一周七天,你们就跟着我。”跟着他做什么韩沉没详细说,他也不怕两人会多想,多想也没关系。

  两人可以说刚掉到悬崖下,又立刻爬到了顶峰,眼底的兴奋可以说压都压不住。

  王宏看韩沉前一刻对两人没兴致,忽然间又改了态度,今晚的韩沉着实让他看不透了。

  不过想想韩沉现在这个状态总比一直窝在家里,继续为渣男伤心要好得多。

  在会所带到快十二点的时候韩沉直接带着两人离开回他的住处,至于王宏搂着他的小情儿去酒店滚床单了。

  韩沉的住房是一套上下三层的小别墅,到了家里后指了两间房让两人这一周内就住那里后,他转身往楼上走,走到一半的时候楼下有人叫住了他。

  “韩哥,我们、今天晚上我们……”这里的我们指的男生和他身旁的另外一名同事。

  韩沉侧身往楼下看,他眸光很淡,淡得那些眼底的热度也在一点点消失一样。

  “我之前说的话你们是不是忘了?”韩沉丢下这句话后没理会两人什么表情,快步走上了楼。

  两人被扔在楼下,你看我我看你站在大厅里,好一会后他们身体才动起来,朝着韩沉指给他们的房间走去。

  在这后面的几天时间里,韩沉也没让两人中任何一个上楼陪.睡,两人住在他家里,每天好吃好喝招待着,两人都一度怀疑,韩沉到底是为什么把他们给找来,然后到了第四天,韩沉早晨出去,下午的时候回来,他把两人给叫到面前,让两人一会陪他出去泡个温泉。

  泡温泉?两人心底仍旧困惑着,他们每天都拿着钱,却什么事都没做,突然能够和韩沉一起去泡澡,打心底竟从未有过的开心,都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表现。

  韩沉开车带两人去了家位于半山上的温泉山庄,这个山庄的整体装修也和那天去了会所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有种古色古香在里面,山庄周围没有其他建筑物,只有这一个山庄,所以环境可以说相当的幽静,是休闲放松身心的好地方。

  韩沉提前就预约了温泉池,特意选了一个特别好的,能看到后面绵延起伏的群山。

  换了衣服韩沉往池子里走,两个带来的人站在他后面,目光都隐隐发亮地盯着韩沉倮露出来的漂亮的身体,这样的身体,每个地方都散发着极致的美丽,简直就是上天最得意的作品,两人本来还觉得自己容貌算是好的,见到韩沉之后,和对方这么一比较,是根本就不能做比较,就相形见绌了。

  韩沉靠坐在温泉的一个角落边,他朝岸上看,两个人在他目光注视下还没泡澡,脸颊就都有些红了,这两人还来服务他,就这样的姿态还服务他,只能说服务技能还有待提高。

  泡了有一会澡,韩沉听到放在岸边的手机铃声响了一会,他特别设置了铃声,所以铃声一响,他就知道司机到了。

  该是时候下诱饵了。

  韩沉一把将在他左边的男生给抓到了怀里,捏着人下巴就吻了上去,男生突然被吻住,眼睛几乎瞪圆了,韩沉舌尖抵开男生的嘴唇,探到男生嘴里,用他高超的吻技,两三下就把人给親得浑身无力,軟在自己怀里。

  把人放开,韩沉看着男生迷离起来的眼神,嘴角的笑却显然别有深意,他回头朝女生那里看过去,女生眼眸晶亮,盯着韩沉,虽然没说话,可表情里分明就有一种渴望,渴望韩沉能够亲一亲她。

  韩沉朝女生招手,女生心里小鹿乱撞,韩沉扣着女生的腰把人摁怀里,可当他快亲上女生嘴唇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然后韩沉故意左右动了动脖子,给人感觉以为他在亲女生,其实两人根本没亲到。

  几分钟后韩沉放开女生,女生脸颊通红一片,她无法去问为什么韩沉不吻她,因为两人靠近时,女生突然从韩沉眼里看到了一种冷漠,没有任何热度的冷漠,这人哪怕看着她,搂着她,可眼里完全没有她。

  韩沉这人不喜欢别人主动,随便到手的,他觉得没意思,反而看到女生从高兴到失落和难过,觉得才有点意思,他出钱不是让他们来享受的,不服务他就算了,让他服务他们,那不可能。


标 签穿越 海王他不惧翻车 狩心 林朗韩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