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原拓童隽小说_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醉又何妨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51 ℃
原拓童隽小说_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醉又何妨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醉又何妨 著

连载中免费

《救赎偏执主角后》主角是原拓童隽,作者醉又何妨最新创作的穿书题材的小说。这里提供救赎偏执主角后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讲述了:童隽没想到自己一个拿着完美剧本的欧皇,竟然会穿越,还是穿成了万人嫌的炮灰非洲人。不过幸好,还有办法补救,转运方法,就是给原拓送温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救赎偏执主角后》主角是原拓童隽,作者醉又何妨最新创作的穿书题材的小说。这里提供救赎偏执主角后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小说讲述了:童隽没想到自己一个拿着完美剧本的欧皇,竟然会穿越,还是穿成了万人嫌的炮灰非洲人。不过幸好,还有办法补救,转运方法,就是给原拓送温暖。

免费阅读

  其实他们几个离的都不远,同样都是扔,侯方达完全可以直接和沈朗沟通,无非是两人都不敢冒险,就把最难的环节交给原主了。

  童隽冲着沈朗挑了下唇,然后在对方错愕的目光之中,他的神情瞬间变化,露出了满脸的惊慌之色。

  童隽手足无措地道:“你、你要作弊?不行啊,会被发现的!”

  这音量不大不小。

  童隽的方法很巧妙,碍于原主的人设不能OOC,他不可能直接向老师报告沈朗抄袭,但因为慌乱而不小心把事情搞砸,总是可以的吧?

  监考老师听见动静,果然向这边走了过来,严厉地道:“考试时间,你们几个在说什么?”

  作弊的小抄就摆在童隽桌上,沈朗都快吓疯了,拼命冲着童隽使眼色,示意他把东西收起来。

  童隽很为难:“沈朗,真不行。”

  沈朗:“……”

  沈朗和侯方达两个人都傻了。

  正好走到教室外面的教导主任脚步一顿。

  监考老师走过来:“这位同学,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

  童隽的表情有些迷惑,还带着点不知所措的慌张,似乎也没从刚才的意外状况中回过神来,害怕的不行。

  他小声说:“我刚才正在看卷子,侯方达就把这纸条扔过来了,沈朗让我传给他。我、我不敢啊……”

  沈朗:“……”

  他怎么会这么一脸无辜,好像自己要逼良为娼一样,不是考试之前说好的吗?

  看童隽这个样,他都快信了。

  考场上本来一片安静,他们这边一闹起来,几乎是整个教室里的同学都听见了。

  当弄明白怎么回事之后,大家都惊了。

  没听错吧,沈朗让童隽帮他考试作弊,结果被老师给发现了!

  谁都知道童隽是沈朗的舔狗加跟班,性格又很老实,没人怀疑他这番话的真实性,沈朗简直有苦说不出。

  监考老师半信半疑,将纸条拿起来展开,发现上面赫然写着两道大题的答案。

  侯方达也吓得要命,不等老师说话,立刻道:“童隽你放……咳,老师,我没扔纸条,童隽数学次次不及格,要抄也是他抄。您别听他瞎说!”

  侯方达都这么说了,沈朗连答案都没拿到手,当然更不可能认。

  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立刻断然道:“童隽你说什么呢,咱们位置又不挨着,我怎么可能让你帮我传纸条?”

  “刘老师,把纸条给我吧,别耽误其他同学做题。”

  这时,在门外站着看了一会的教导主任走了进来,严肃道:“沈朗,还有另外两名同学,一块来我的办公室。你们三个的卷子先交了。”

  监考老师也没想到竟然赶的这么巧,这位素来以严厉著称的教导主任就在外面,暗道几个倒霉孩子,这件事说不定要闹大。

  他看着三人被带走之后,冲着其他同学道:“都别看了,集中注意力,做你们的题!”

  由于他们都是高三(15)班的学生,他们的班主任熊文华也很快赶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她素来在意班级综合表现,得知发生了这么一件事,脸色很不好看,和教导主任一起,又听童隽把事情讲了一遍。

  教导主任一边听,一边拿着他们三个人的卷子跟小抄上的字迹比对。

  原书中的情节也是如此,侯方达作为写答案的人,字迹一对便知,关键就看想抄的人是谁了。

  沈朗悄悄给侯方达使了个眼色。

  教导主任将纸条递过去,说道:“熊老师,毕竟是你们班的学生,你自己看看吧。”

  熊文华一看字迹就知道,侯方达肯定是赖不过去了。

  他和沈朗都是班级里成绩不错的学生,熊文华本来还希望两人能在高考之前冲一把,考个好成绩出来,没想到竟然会闹出来这么一件事。

  这两人对比成绩不好的童隽,她也难免有些偏心,只是也不好明着表现出来。

  熊文华缓和了语气,冲着脸色发白的侯方达说道:“侯方达,你的成绩一直都很稳定,平时在班里也规规矩矩的,这回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师想听听你的解释。”

  童隽也没说话,在原书中,要不是这位班主任行事偏颇,事情的结果也不会是原主受到那么严重的惩罚,而这两个人半点影响都没有。

  侯方达接收到了沈朗的眼神,心中也有片刻犹豫。

  当然是沈朗跟他要的小抄没错,但一来两人关系好,二来沈朗在同学间也很受欢迎,侯方达不想得罪他,容易被孤立。

  反正不管把谁供出来,他自己都跑不了了,那干嘛不找好欺负的那个呢?

  “熊老师……”

  侯方达下定决心,说道:“对不起,这张小抄是我写的。因为童隽一直在后面踢我凳子,特别影响我答题,我又不好意思跟监考老师说……”

  侯方达羞愧地低下头:“王主任,熊老师,这次是我不对。可是我那张卷子都是自己答的……我、我写检查行吗?希望两位老师能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

  童隽觉得他演技不错,感情真挚,台词流畅,可塑性很强,成功激起了自己喜欢和别人飙戏的职业病。

  侯方达这样说正中熊文华下怀,她便道:“童隽,你为什么要撒谎?知道你的话会给别人的名誉造成很大损害吗?”

  童隽垂着头,肩膀微微缩起,一声不吭,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王主任皱起眉头,几个学生当中他就认识沈朗,但也对熊文华明显偏颇的态度有些不满。

  他向着童隽道:“这位同学,你想说什么尽管说,老师们会做出公正判断的。”

  熊文华被这句意有所指的话说的脸上微微一热,童隽却并未趁机诉苦,而是小声说道:“让……沈朗先说吧。”

  他看一眼沈朗:“你觉得我是诬陷你吗?”

  沈朗怔了怔。

  童隽这幅窝窝囊囊的样子,他见过太多回了,简直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来。

  以往,沈朗会觉得可笑、轻蔑,以及厌烦。

  但不知为何,对方这时简简单单的两句话,轻描淡写的一个眼神,竟似带着种极强的感染力,让他瞬间体会到了童隽的情绪。

  绝望与自暴自弃中,又带着一丝小小的期待,似乎明知道自己将怎样对待他,心中却依旧期盼着有奇迹发生。

  期盼着他不会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被人厌弃和牺牲的那一个。

  “沈朗,那就你说吧。”王主任的话将沈朗惊醒。

  他惊觉自己刚才就像是魔怔了一样,连忙将自己的目光从童隽身上移开,带了几分不自在地说道:“老师,我没冲侯方达要过答案,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主任看童隽这孩子这么老实,说句话都怯生生的,怎么可能撒谎呢?先就对沈朗的话很怀疑。

  他问:“那你知道童隽为什么要指认你作弊吗?”

  “这……”

  沈朗脑子转的很快,立刻找到了合适的借口:“可能是考试之前有几位同学恶作剧,把水洒到童隽身上了,我也跟着一块闹来着。童隽生气了吧。”

  心里面有些愧疚不安,又被强行压下:“当时有不少同学都看见了,老师您可以去问问。”

  “是……有这么回事。”童隽似乎因为沈朗的话而感到手足无措,不等别人问,自己就先承认了:“可是我没生气啊,真的!”

  他还怕沈朗不信,又看着他,认真的解释:“我知道你是在跟我逗着玩的,咱们不是朋友吗?上回你在我的饭盒里洒了粉笔末,我也帮你打水了……可是作弊是违纪的,我、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就不小心喊出来了……对不起。”

  他的神情单纯无辜如同小白兔,两位老师听的目瞪口呆。

  沈朗上去掐死童隽的心情都有了,恨不得大叫一声你他妈的扯淡。

  什么不知道怎么办,明明是考试之前说好的!假惺惺的道什么歉啊!

  只是这话他又不能说出来:“你别瞎说,明明是你想要答案——”

  童隽眨了眨眼睛,又无辜地说:“而且卷子上的题,我都已经做出来了呀,怎么可能去抄别人的?”

  这句话,他早就可以提,偏不开口,就等沈朗诬陷完了,才慢悠悠地说出来。

  王主任之前只注意了字迹问题,经他提醒,又把三人卷子后面的大题一比对。

  表面上一看,都没空着,他又不是教数学的,因此没太注意,此时仔细一对照才发现,童隽和侯方达都已经答完了,答案一样,解题步骤并不一样。

  反倒是沈朗有两道没写完,在解题公式那里卡住了。

  沈朗也看见了,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或许只是简单的对事件不满、愤怒,而他却猛然感到一股凉气从心里涌了上来。

  童隽这是什么意思?他的水平数学及格都难,怎么会连这样的题都能做出来?

  所有的解释只剩下最不可能的那种,从一开始他答应自己要帮忙传小抄,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自己沾沾自喜,以为把对方支使的团团转,其实才是那个最大的蠢货!

  沈朗猛地向童隽看去,却发现对微微侧头,眉梢扬起,冲自己小弧度地挑了下唇角。

  这笑容,与印象中那个老实自卑的同学截然不同。

  【任务“化解作弊风波,教沈朗学做人”已完成。

  奖励积分:10点,新手大礼包已到账~】

  【恭喜宿主成功解锁“眼镜”,还您blingbling大眼睛!】

  似乎是生怕言语上的形容太过匮乏,任务面板上还出现了一张动图,图片上照出来的正是童隽目前的形象,眼镜的镜片上印着一个红色的“锁”字。

  随即鼠标箭头双击,红锁解开,动图上的童隽将眼镜摘下来,对着镜头微微一笑。

  他的双眼中绽放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果然十分bling。

  童隽想去摘眼镜的手僵住,问:“我的眼睛变成这样了?”

  系统解释:【只是用来调动您工作积极性的动画效果。】

  童隽跟原主的相貌是一模一样的,但气质打扮大相径庭。

  动图上那个笑容,曾经在现实生活中谋杀无数菲林,被粉丝们评为“娱乐圈男星的十大笑容杀”之首,此刻由原主顶着这几乎长到眉心的锅盖头发型做出来,竟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锅盖头上,也有一个“锁”字。

  童隽默默地想,要不这眼镜,还是等他的发型也解锁了再一起摘吧……

  不过怎样,作弊这件事总算真相大白,王主任勃然大怒:

  “真是太不像话了,考试之前三令五申地强调,一定要严肃考风考纪,你们可倒好,考试作弊不说,还拉帮结派,欺压污蔑无辜同学!必须记过处分!”

  他想起刚才童隽的话,语气愈发严厉:“沈朗,还有你,叫侯方达是吧?这次考试的成绩作废,回去一人写一份检查,周一升旗的时候在全校面前念出来,以儆效尤!”

  熊文华连忙道:“王主任,这个处分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他们两个成绩都不错……”

  “熊老师,你不用说了,人品比分数重要,这种风气绝对不能助长。”

  王主任看了她一眼,语气也没好到哪里去:“看看你们班,临近高考了,两个作弊的,一个旷考的,学生们都是怎么回事?身为班主任,孩子们交到你的手里,不光是要抓成绩,还得注意学生的心理状态。否则拿什么评优?”

  要是没有童隽和沈朗后来那几句话,光一个考试作弊未遂的事,看在沈朗是班干部,学习成绩又好的份上,或许熊文华还能求求情。

  但现在已经上升到欺压同学层面,还是沈朗自己先提起来的,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被放过去?

  一听这事还扯上了自己评优,熊文华一惊,心里顿时一阵来气。

  这都叫什么事啊!这帮学生真是没一个省心的,主任也这么矫情。

  她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考试结束的铃声在外面叮铃铃响起,王主任让熊文华将沈朗和侯方达带走,又安抚童隽两句,把考卷还给了他。

  童隽没有作弊,那么他的考试也就不应该被耽误,王主任让童隽在办公室把正常考试时间补足,这才重新交卷。

  童隽正要离开,又被对方给叫住了:“哎,那谁……童隽是吧?等一下,老师问你个事。”

  童隽转身:“是,您说。”

  王主任推了推眼镜,看着面前的名单:“原拓,这是这次缺考的考生,我看他也是你们班的,你知道他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没来参加考试吗?”

  童隽听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没多想:“不好意思老师,我也不是很清楚。”

  王主任道:“那你去吧,要是看见了原拓,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

  童隽微笑着答应了,告别后离开办公室,这段路上,根据“恶毒男配倒霉定律”,他踩到了地上的一滩水,在楼道里摔了一跤。

  他爬起来,无语地揉了揉膝盖,一瘸一拐地从安全出口下楼。

  腿很疼,但不敢坐电梯,坠梯了咋办?

  【请宿主放心,本系统会保障您的生命安全,摔下去也死不了,顶多断条腿。】

  童隽:“……我可太谢谢您了。”

  说来也巧,下到二楼的时候,他便见到一个男生撑着头在楼梯上坐着,仿佛不太舒服的样子。

  童隽下楼的时候从这人身边路过,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同学,你没事吧?”

  对方抬起头,原主的记忆也冒了出来,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噢,这是旷考那个原拓。


标 签穿越 救赎偏执主角后 醉又何妨 原拓童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