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权妃之帝医风华漫画原著小说_顾千城秦寂言小说阿彩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38 ℃
权妃之帝医风华漫画原著小说_顾千城秦寂言小说阿彩

顾千城秦寂言小说

阿彩 著

连载中免费

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免费,权妃之帝医风华漫画免费观看,权妃之帝医风华漫画免费阅读,顾千城秦寂言第一次无删减在哪看?超精彩的重生逆袭漫画新作《权妃之帝医风华》改编自阿彩的原创作品,主角是顾千城和秦寂言,小说讲的是出身名门的顾千城因救皇子而致左脚致残,她在大婚当天被未婚夫和妹妹双重背叛,而所有亲人竟全都冷眼旁观,顾千城是被家族遗弃的孤女,秦寂言是身负血海深仇的皇孙公子,两人本毫无交集,可一场七夕宴造就了他们之间的孽缘.......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免费,权妃之帝医风华漫画免费观看,权妃之帝医风华漫画免费阅读,顾千城秦寂言第一次无删减在哪看?超精彩的重生逆袭漫画新作《权妃之帝医风华》改编自阿彩的原创作品,主角是顾千城和秦寂言,小说讲的是出身名门的顾千城因救皇子而致左脚致残,她在大婚当天被未婚夫和妹妹双重背叛,而所有亲人竟全都冷眼旁观,顾千城是被家族遗弃的孤女,秦寂言是身负血海深仇的皇孙公子,两人本毫无交集,可一场七夕宴造就了他们之间的孽缘.......

免费阅读

  顾千城落地后,好半天才能正常迈步……

  她能说,她腿软吗?

  她又不是轻尘,一天到晚在枪林弹雨中穿梭,胆子和身手比男人还强。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政府工作人员,胆子很小的……

  秦寂言这次倒没有笑话千城,刚刚短暂的接触,让他想起两人在池塘里的拥吻和爱抚……

  说实话,他不讨厌,甚至还有一点点喜欢,刚刚轻轻一抱,闻到顾千城身上淡淡的香味,他感觉全身血液似乎热了起来。

  这种感觉不坏,甚至让人舍不得放手。

  接下来两人一路无言,哪怕是坐在马车上也没有人开口,倒不是因为尴尬,因为顾千城完全没有感,她只是在想案情。

  马车一路到六扇门,这一次顾千城警觉心很高,马车一停她就回过神,不等秦寂言来扶,自己就跳了下去。

  她承认,她接受过淑女教养,但那些和她的性子不符,所谓的仪态万方,也只能在陌生人面前端端架子。

  秦寂言对顾千城早就不报希望,一个连尸体都不怕的女人,她还会有怕什么?一个能当着男人的面,检查女人下体的女人,还有什么能让她尴尬?

  两人不言语,默契的朝六扇门里走去……

  为了不影响正常工作,六扇门的停尸房建在地底,也就意味着这地方阴气重,即使只放了一俱尸首,顾千城能闻到属于死尸特有的味道。

  “有没有苏合香丸?”顾千城在进去前问向秦寂言。

  之前她含片生姜,是因为她在内院,根本弄不到苏合香丸一类的东西,只能回去煮三神汤去死气。

  别说古代,就是在现代法医也是很讲究的,天天和死人打交道,不可避免就会沾上死气,为了驱除死去,大家各种办法都会想,而用古方是最常见的,顾千城知道的就有三神汤、辟秽丹和苏合香丸……苏合香丸什么的,秦寂言怎么可能知道,不过没有关系,他有万能的侍卫……

  一个眼神过去,侍卫立刻出去寻找了,而本着不知道就要问的原则,秦寂言就问了顾千城,要苏合香丸干什么用?

  得知顾千城用苏合香丸来辟除恶气的,秦寂言很是不爽地看向顾千城:“为什么上次不说?”

  为什么,之前那些仵作不说?他们有什么目的?

  秦寂言不自觉地就想多了,而事实上,这件事也容不得他不多想,因为顾千城听到秦寂言的问题后,问了一句:“你上次从停尸房回去,没喝三神汤什么的驱除尸臭吗?”

  秦寂言脸黑……

  他府中的下人,又不是仵作,哪里知道这些。

  “当我没说。”顾千城一看就知,这是有人欺秦王不懂,真要追查下来,那些人也有理由,一句:这是常识,我们以为秦王早就知道,就没事了。

  秦王殿下还能说自己没有常识吗?

  可事实上,这个常识知晓的人真不多,仵作地位低下,别说秦王就是那些七品小官,也不会去管仵作验尸前,要做什么准备。

  顾千城看了看秦王的脸色,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你在六扇门地底建了个停尸房,那你准备了辟秽丹吗?”

  “一次性说完。”秦寂言的脸色越发不好看。

  顾千城的本意,并不是激怒秦寂言,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

  六扇门地底的停尸房,在秦王还要用她前,她肯定要经常来,为了安全着想,顾千城把三神汤、辟秽丹和苏合香丸的配方和制作方法,全部说了出来。

  三神汤和辟秽丹还算冷门,苏合香丸就没有什么,这东西药店就有卖,有解郁醒脑的功效。

  “现在只有一具新尸,停尸房内尸气不会太重,我们含着苏合香丸就行了,辟秽丹日后再做。”顾千城好言安慰了一句,秦寂言的脸色这才好转。

  “殿下,苏合香丸。”正好,侍卫把药丸买到了。

  “哪来的?”不怪秦寂言多问一句,而是知晓这些乱七八糟的药丸后,秦寂言明白暗中有人在看他笑话,既然如此,他就给对方一个机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半夜三更,他能从哪里弄药丸呀!

  侍卫苦着脸,低头说道:“属下从药店偷的。”侍卫怕被责怪,飞快地解释了一句:“属下有留下银子,同时拿了许多不同的药丸。”

  “做得好。”秦寂言赞了一句,将苏合香丸递给顾千城。

  顾千城也不客气,一人倒了一颗后,把剩下的放兜里了。

  苏合香丸不是什么精贵的东西,秦寂言要的话,随时都能弄到一大把,可她不行……

  连门都出不了,她怎么买东西?

  将药丸含在嘴里,顾千城和之前一样,把口罩手套带上,这才朝停尸房走去。

  秦寂言和顾千城的装备一样,手套是白天从顾千城那里拿去的,至于口罩?

  秦王府的绣娘,手工活会比千城差吗?

  两人进入停尸房后,顾千城双手合十,朝尸首默念了一遍《往生咒》。然后问向秦王:“现在开始吗?”

  “嗯。”秦寂言指了指一旁的刀具。

  顾千城打开工具箱,挑出自己需要的工具……

  虽然不太满意,但总比只给她一把小刀的好,胃里、脑部……可不是用匕首胡乱切开的。

  “我需要一个人帮我记录。”顾千城拿起刀,对秦寂言道。

  秦寂言早有准备,眼神一瞥就有文书上前,只等顾千城开口。

  顾千城朝对方比了一个开始的手势,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懂,对着尸首,把白天检验的结果再报了一遍……

  这也是为了核对尸首,以防被人调包。

  “死亡时间……”顾千城顿了一下,不是她弄不清,而是需要把小时换成时辰:“超过八个时辰,应是寅时到卯时之间(凌辰三点到七点)。手臂处有尸斑,尸体僵硬,眼球翻白,唇开齿露,牙齿咬紧,嘴巴两边角、鼻孔中有涎沫流出,手脚拳曲。初步推断为脑出血死亡……”

  顾千城细节一一描述检验完毕,甚至连脚指甲都没有放过,然后才开始准备解剖。

  “需要出去吗?”顾千城问向秦寂言。

  解剖比杀人血腥多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

  “不必。”他不至于连个女人都不如。

  顾千城尽到了提醒的义务,秦寂言不领情,那就不是她的事了。顾千城拿刀,从胸部切开,尽量不伤及肺腑,至于刀口、方位什么的……

  对不起,她是法医,不是外科医生。不需要精确到画线的地步,她只要不伤及器官,保持尸首完整就好了。

  刀子切在皮肉上,吱吱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顾千城却完全无感,刀子有点钝,她用得力气也比较大,下手也就更加小心,就怕自己手歪,把内脏给切碎了……

  开胸不切断血管,并不会见血,秦寂言只看到刀尖沾着血,并没有刑部官员所说,血流一地,尸体烂成一团。

  “准备容器。”顾千城开胸后,便开始检验腹腔里的器官,而这个时候,她需要可以装东西的容器,比如:“干净的盆碗都可以。”

  万能的侍卫再次行动,很快就拿了一大碟碗过来,按顾千城的要求,一一摆在尸台上。

  顾千城开始提取呼吸道、肠胃里的秽物。

  这些东西,处在半消化状态,着实是恶心,秦寂言自认能吃苦,可看到这些东西被顾千城一一挑出来,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一阵恶心……

  难怪仵作的活没有肯做,现在也只有犯了事的人,找不到生路,才会跟老仵作学验尸……顾千城虽然心无旁骛,埋头工作,可秦寂言的不自在,她还是发现了……

  顾千城能够理解,养尊处优的孩子,哪里受得了这些,一如她当年。

  带她的前辈,那个时候各种冷嘲热讽,说她太娇气根本就不是当法医的料。每次看到她吐得脸色发白,就让她滚蛋,他们法医部不招千金大小姐……

  那个时候,她还真是憋了口气。死活撑了下来,后面见多了也就习惯了,而且与法医带来的成就感相比,这点恶心脏污真得孙算什么。

  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她不能什么事都奢望别人会去做……

  顾千城也就分神了那么一下下,很快就继续自己的工作,把胃里未曾消化的物质,提取出来后,分别装在两个小碗里。

  顾千城抬头对秦寂言道:“抓只小老鼠,抓不着的话,小鸡或者小狗都行,把这些东西混在吃食里,喂它吃下。”

  没有检验仪器,她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至于鼻腔里的粉末状物质,顾千城也一一刮了下来,必要的话也可以做实验。

  “去办。”秦寂言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侍卫上前,完全不需要秦寂言动手。

  顾千城清理完毕,又检查了一下心脏等部位,然后默默地对秦寂言说了一句:“死者生前应该服用了助兴的药物,身体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但不是死于泄阳过度。”也就是说,周王没法让秦云楚背上,玩死女人的罪名。

  虽然可惜了一点,但她是法医,她只说自己看到的实情。

  秦寂言愣了一下,才问道:“这和案情有关吗?”

  “没有,但能卖个好不是吗?”顾千城意有所指……

  秦寂言半夜把她带来停尸房,偷偷摸摸地验尸,肯定是周王派系的人暗中施压,不肯让秦寂言查下去。

  周王这么做,有三分是针对秦寂言,另外七分则是针对赵王府,想借机打压赵王,而案子会落到秦寂言手里,恐怕也是赵王暗中使的力。

  总之,这一件小案子,牵扯真得很大,顾千城这个旁观者,只能看出这些。

  秦寂言看了她一眼,默默地别开头……

  有时候他真想知道,顾千城到底是怎么长大,明明是个女人,怎么政治敏锐度这么高?

  顾千城也不再多言,这种事点到即止就好,她提这些并不是显摆自己聪明,她只是想让秦寂言看到她的价值,希望秦寂言日后即使不管六扇门,也给她一条生路,别用过就丢……

  顾千城见好就收,继续自己的工作。

  至于死者的那处?

  白天已经检查过,估计赵王也派人来核对了,顾千城没有再验证的打算,那和案情关系不大……

  下一步,就是最重要的开颅了。

  开颅前,顾千城先把死者的头发剃掉,尤其是头顶伤口处,顾千城更是小心谨慎,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刮出一道口子,破坏原有的伤口。

  这项工作非常费时,而且很枯燥,顾千城从头到尾都做得一丝苟,丝毫没有不耐烦,让旁人也生不出怠慢之心。

  很快,头发剃光,露出光溜溜的脑袋,头顶上那道血口子也异常明显。

  “百汇穴有伤,伤口处有凝血剂一类的药物。”顾千城这是凭经验判断,准确性高达百分之八十。

  接下来,就是开颅了。

  没有电锯、没有电钻,没有锋利的手术刀,顾千城很头痛,但又庆幸。因为面前这个是死人,这要是活人,打死她也不敢开颅。

  用刀子将头皮划开,脑膜掀起,然后……

  “帮我一个忙。”顾千城本想叫一个侍卫,可是秦寂言上前了,顾千城也不好拒绝,只能告诉秦寂言,如何配合她将颅骨打开……

  秦寂言很想说,要这么复杂吗?直接切开不就行了?。


标 签古言 权妃之帝医风华 阿彩 顾千城秦寂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