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甘歆梁秦小说章节_步步掠爱梁少的心尖宠甘歆梁秦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15 ℃
甘歆梁秦小说章节_步步掠爱梁少的心尖宠甘歆梁秦

步步掠爱梁少的心尖宠

甘歆梁秦 著

连载中免费

《步步掠爱梁少的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甘歆梁秦最新章节,《步步掠爱梁少的心尖宠》小说,是作者之子于归精心创作的一本甘歆梁秦之间情爱纠葛的小说,文章雅致、文风华丽,小说内容节选:甘歆在生日那天,被父亲当着外人的面打了一巴掌,正好被梁秦看在眼里,他们不经意的对视,在此后成为最美的风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步步掠爱梁少的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甘歆梁秦最新章节,《步步掠爱梁少的心尖宠》小说,是作者之子于归精心创作的一本甘歆梁秦之间情爱纠葛的小说,文章雅致、文风华丽,小说内容节选:甘歆在生日那天,被父亲当着外人的面打了一巴掌,正好被梁秦看在眼里,他们不经意的对视,在此后成为最美的风景。

免费阅读

  “晚上一起吃饭,下班我去接你。”

  收到梁秦的信息时,甘歆正对着桌上的企划案头疼,想到今天早就定好的日程安排,她想都没想就打算拒绝。刚拿起手机准备回消息,却又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确定关系的第一天就拒绝我的邀约,这可不太好。”

  梁秦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即将到来的拒绝,适时地又发来这样一条消息,甘歆看着界面上最新的消息,本来马上就要发出去的“抱歉,今晚有事。”还停在那里,片刻后她伸出纤长的手指把那几个字一个一个删掉,重新打了几个字发送出去。

  梁秦说的没有错,这确实是他们确定关系的第一天,虽然这关系似乎并非是因为情投意合才确定的,但甘歆是个很认真的人,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件事,就一定要做好它,所以她不会做第一天就拒绝邀约的事情

  “好的。”

  梁秦看着手机屏幕上刚刚收到的新消息,意料之中地笑了笑,这两个字是这样简单甚至带着些礼貌的冷冰冰,可是因为是来自那个人,所以也带上了足够让人欢喜的能力,只会让他想象到对面的那人是多么乖巧。梁秦甚至开始隐隐有些期待不久之后的见面。

  放下手机,甘歆看着眼前令人头疼的文件,再想一想刚才答应了的超出了日程安排的邀约,不禁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她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额角,想着应该怎么重新安排今天的日程。

  南裴是一定要去见的,南边那个案子的项目企划也是一定要去做的,不过好在这两件事并不冲突,反正她今天见南裴主要的事情也是为了谈一谈这个项目,听听他的意见,索性就把这两件事一起做了吧,也省得她做出来企划后又要修修改改。

  跟南裴说好把见面提前到了下午,甘歆把桌上的文件又看了一遍就整理好出门了。

  甘歆到了南城的时候,南裴正在开会,留下秘书小姐在办公室等甘歆。见到甘歆走过来,秘书小姐带上得体而职业的笑容迎过去问候道:“好久不见,甘小姐。”

  甘歆跟南裴的关系摆在那里,别说是秘书小姐这么会审时度势的人了,就是公司的普通职员也知道对甘歆客客气气的。更何况,秘书小姐因为总是跟在南裴身边,跟甘歆打交道的次数更不会少,两个人也算是很熟悉了。

  “是很有段时间没见了。”甘歆也笑了笑应道。

  “老板在开会,大概四十分钟后结束,甘小姐可能需要等一会了。”秘书小姐边说边给甘歆推开南裴办公室的门,侧身让甘歆进去。

  甘歆微笑着点点头,应了一声走进了这间她早就很熟悉的办公室。秘书小姐站在门口,也不跟进来,又说道:“有什么需要您随时喊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忙了。”说完得到甘歆的回应后就闭上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靠近敞亮的落地玻璃的地方,摆了一张合金材质玻璃桌面的小几。甘歆走过去坐在小几配套的沙发上,把文件在桌上一页一页地放好,开始认认真真地看起来,偶尔在一旁做几个标志,方便待会和南裴讨论。

  会议室里。

  南裴听完员工详细的汇报,汇报中有几个问题,南裴心里已经有了基本的底稿要说,但想到甘歆正在办公室里等自己,他松了松领带,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些问题留到下次开会再说。

  南裴推开办公室的门,就见甘歆正坐在窗前的小沙发上,微低着头长发披在背后,身体曲线凹凸有致,两条长腿交叠搭在一起微微屈起来,一只手轻轻撑在下巴上,另一只手捏着桌上放着的纸页的角,正专心致志的看着那份文件,明明是一副职业女性的装扮,却又有几分不知名的慵懒,矛盾却又融洽。窗外阳光从玻璃照进来,又在桌面上微微折射开,呈现出一种未来科技感,落在甘歆身上又给她镀了一层柔和的光芒。

  南裴几乎不忍心开口破坏这一幕,倒是甘歆听到开门的声音却久久听不到后续,她有些困惑地抬起头来往门口看了一眼,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是南裴后,她一下就笑了出来,一时间眉眼弯弯笑意盈盈,她微微歪了歪头柔声喊他:“南裴。”

  南裴站在那里看清了她完全的面部情绪变化,从一开始小兔子一样懵懂的困惑的眼神,到后来笑开来,眉眼间都是春水一般的笑意,再到那声柔柔的呼唤,南裴几乎当场被击中了要害,只能在原地举手投降,这张脸他看了太多年,看着她从青涩的小姑娘逐渐褪去稚气成长为如今温婉的大姑娘的模样,从他少年岁月里清雅的白百合长成了如今鲜艳的红蔷薇。

  可无论是哪个甘歆,都挑着南裴那颗几乎不可见的真心,让他永远无法抵抗。

  “南裴!”甘歆看南裴站在原地,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是隐约感觉南裴的眼神似乎有些隐隐的奇怪,但她在男女之事上实在太无知,又十分不上心这些事,所以只能隐约看出来奇怪却无法更深层次地明白那是什么意思,那种眼神和甘歆最常见到的来自异性的垂涎或痴迷的目光不同,是一种更深沉更内敛也更小心翼翼维持平衡的情绪。

  只是那眼神却有那么一点熟悉,似乎在哪里也见过这样的眼神。

  南裴听到那声高了几个声调的名字,这才强装出表面的平静,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向甘歆走过去,他走到甘歆跟前习惯而自然地摸了摸她的头,探过身去问道:“在看什么?”

  “你看,这是过两天南边的那个案子,有点麻烦,不过要是做好了回报也是很让人心动的。”甘歆看不明白南裴的眼神,而手里还有更让她感兴趣的事情,干脆把它抛之脑后,着手解决眼前的事:“我目前还只是出了个大概的想法,细节部分都完全没想好呢。”

  “我记得这个项目的招标会过几天就要开了。”南裴接过她递过来的纸页,意有所指地说道。

  甘歆果然露出心虚的笑容笑眯眯地说道:“是呀,可是我还没有做好企划书,所以我这不是来请教南大总裁了嘛。”

  南裴听着她软软的声调,不禁笑了笑,他无奈地看了甘歆一眼,拿起一根笔开始专注的写写画画。

  两个人讨论研究了一下午,大概的企划已经有了,甘歆合了文件夹,转头就发现天色已不复明亮,夕阳远远的挂在天边,霞光从玻璃上透进来,照在他们身上,就好像一幅油画。她一时之间简直有些恍惚,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件什么事情,可在那样的环境里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想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享受这一刻。

  甘歆认真的看着外面,没有发现对面的南裴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一幕。甘歆微仰在沙发上,头转向外,霞光衬的她浑身都是红色的,但又不是浓烈的红,是那种很柔和的颜色,她神色安和,看着窗外的目光犹如凝视爱人整个场景美得不可思议。

  那一瞬间就那样直接而猛烈地击打在了他的心上,即使以后他们再无可能他也始终难以忘记那天下午的甘歆,往后多少年异乡深夜里那张照片成为他最好的思念。

  天色渐渐暗下去,甘歆回过头来笑着缓过神来。她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夹,笑盈盈地跟南裴聊天。苏宁又跑去找她的小男朋友了,苏博珲气的不行,正好那天是她的生日,她又给苏博珲找了一个不痛快,苏博珲估计要气坏了,还有前几天那场他没去的宴会上遇到了个不太喜欢的人,以及今天不太顺利的签约……这些她不可能说给别人听的事情却总会让南裴知道。多年习惯,她总是让南裴知道她最近做了什么。

  一件一件的说完,说到最后今天的签约,甘歆正跟南裴抱怨今天本来应该是个多完美的签约仪式却偏偏被打断,说到这里她突然惊醒,想起了一直被自己遗忘的事惊呼道:"啊!完了!"

  她就说有件什么事她忘记了来着,梁秦的约阿!本来以为在下班前能把企划做完还来得及回苏城等梁秦,结果没想到太投入了完全忘记了这件事,不知道现在想起来还有没有挽救的机会。

  可是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她又没有提前打过招呼,也不知道梁秦会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爽约。天呐,手机静音扔在一旁,甘歆简直不敢打开来看,踌躇了几回还是拿起来了,手机的屏幕上却没有想象中密密麻麻的追问和斥责,只有一句话:"不要着急,我等你。"

  温和从容,大气体贴,甘歆甚至已经在脑子里浮现出了那个人说这话时那一贯的大局在手运筹帷幄的样子,现在还带着几分难得的暖意。

  想到这里,甘歆不禁咬着嘴唇笑了一下,她打开消息界面发了句:"抱歉,忘记时间了,我马上就好。"发完消息便赶紧开始收拾东西,少见的着急慌乱让南裴也不禁好奇起来问道:"怎么了吗?"

  "没什么事,只是今天本来约了人的,差点忘记了,要快一点了。"甘歆接过南裴递给她的文件整在一起,匆忙间抬头答道。

  南裴听到她的话还当她又约了什么人谈生意,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过想到这个人对工作一向的上心,又觉得正常,却还是不禁有些心疼地说:"也不用这么拼命,还是身体要紧,有我呢!"

  甘歆收好东西站起来,听到他的话笑着应了下,本来想说什么却最后还是把话咽了下去,南裴看着她欲言又止,问她:“有什么事情不好说出口的吗?”

  甘歆抱着文件夹往外走,边走边说:“也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停顿一下又继续说:“而且我自己都没有想好呢。”

  "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说好了。"甘歆最后想了想以这样一句话结束话题,她笑了笑,有几分小女孩的娇憨,挥挥手和他告别,南裴拿起衣服说我送你,甘歆摆摆手示意不用:“有人接我的,回头见啦。”

  南裴便站在原地,笑着也跟她挥手让她路上小心。等甘歆走进电梯身影消失在了他眼里,南裴的眼神才逐渐冷下来,他拿起电话拨给跟在他身边好几年的助理:"去查查小歆最近在做什么,尤其是她的私人行程。还有,那个叫李显的,不需要我教你吧,让他知道一下有的人不是他能觊觎的。"

  不对劲,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的小歆身边已经出现了什么不一样的人。刚才看到消息时的那个笑容,或许甘歆自己都未察觉那其中有多少的真心喜悦,可南裴发现了,这样的笑容在从前几乎是他的专属,可即便是他,能得到这种笑容的时候都少之又少,而正因为太少,每一次都在他心里描刻的太深,所以当它一出现时他便能敏锐地发现了它。

  这或许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可是刚才甘歆还拒绝了他送她,这就很值得深思了。今晚的约只怕是他想错了,这绝不是去见什么商业伙伴,他现在完全可以确定了。不管甘歆在外面多么干练,可其实说到底她还只是个小姑娘,而她的生长环境也注定了甘歆甚于常人的不安全感,所以她对亲近之人的依赖也会更强烈。因此,从前不管她参加过多少宴会自己独立完成过多少生意,可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她是绝对要南裴一起的。

  说到底,甘歆其实并不是个内心强大性格独立的人,她看起来的职业干练其实不过都是不得已的成长而已。如果有人能给她自由生长的空间,甘歆其实应该是娇俏黏人的小女孩才对,这也是她在南裴面前和在别人面前不同的原因,在她人生的这前二十几年,除了早已逝去的甘妈妈,只有南裴给了她这样一片天空。

  所以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从前简直从未有过,今晚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他凭什么得到小歆这样的笑容,而他又想做什么,这样的笑容他会珍惜守护吗?

  南裴不知道,但有一件事他知道,甚至可以说是清楚而坚定:不管他想做什么,不管他是什么人,如果是会伤害到小歆的事他就绝不允许。

  甘歆在电梯里的时候还在犹豫她是回苏城再联系梁秦呢,还是下了楼就打电话给他呢,不过梁秦显然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

  因为甘歆出了南石的办公楼,向左一瞥就看见梁秦坐在车里,见到她转过头来便看着她展露出一个笑。

  甘歆回了一个笑,其实她本来是要向右走的,却不知为何忽然心里一动就看向了左面,然后就看到了梁秦坐在车里,半降着车窗,隔着来往的人一直看着她。四目相对,眼神交汇,平白让她生出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甘歆往那边走去,因为心里感到愧疚不自觉地快走了两步,却不知道梁秦看到她这样急切地向自己走来,心里却很是开心了一下。

  “抱歉,我忘记时间了,一抬头就这个点了,手机也因为静音没有看到消息,我并非有意误了时间,但还是实在抱歉。”甘歆走近后第一件事就是道歉。

  梁秦在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下了车,听到甘歆歉意满满的话语,他不着痕迹的温柔地笑了一下,心里竟然想到的是甘歆这样认真道歉的样子也还是很可爱呢。

  其实就算她不道歉也没有关系的阿,毕竟是她阿,不管她做什么事梁秦都能为她找到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可他面上还做出一副镇定克制的样子,礼貌地回应道:“没关系,认真工作是好事,我反而很欣赏甘小姐这样的态度,而且沉浸在工作里的时候也确实感觉不到时间,这点我也深有体会,所以很能理解,甘小姐不必因此抱愧。”

  梁秦说着绕到她那边打算绅士地替她开了门,一手扶在车框上,一手搭在车门上,正好把甘歆整个人圈在其中。甘歆不习惯这么亲近的距离,下意识地想退开,却发现自己无处可退。

  甘歆抬起头来正想请他让开一点距离,却正好撞上梁秦垂下来注视她的视线。他略微低下头很认真地看着甘歆,目光凿凿间一字一句地对她说:“何况,如果是甘小姐的话,不论时间过去了多久,不论有没有回应和约定,我都愿意一直心甘情愿地等下去,只要最后等到的是你。”

  或许是他的神情太认真而这样一张脸的杀伤力又太大,又或许是这句话说出来本身就足够动人,也或许只是因为当时的夜色太过迷人,总之在这眼神对视里听到这句话,甘歆竟然有片刻的失神和心动,那颗从来被束缚压抑的心,竟然难得的柔和起来,似乎是那少女心事在缺席数年后要从这一刻开始了。

  甘歆被困在梁秦的胳膊和车身之间的圈里有些怔然,她不自觉地把双手交互放在了胸口,似乎想用双手来按住那颗过分跳动的心。

  这样的状况和情绪对她而言太过陌生,在甘歆二十几年的人生里从未有过如此先例,女孩子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年纪时她刚被认回苏家,她需要适应陌生的环境,尝试接受从前从未见过的父亲、继母、被宠大的异母妹妹,以及努力让他们接纳自己进入他们的生活,她没有资格也没有心情去拨弄那颗少女心。

  再长大一点,因为对父亲的复杂情感,甘歆绷着一口气要向他证明自己,她拼命地工作成为苏城的骨干精英,几乎用一己之力把苏城的基业努力扩大,她希望有一天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那个人他引以为傲的产业是她甘歆建起来的,也想像妈妈证明,你看,当初能够让那个人选择放弃我们的东西,也不过如此。

  甘歆有些发愣的站在原地,对于这陌生的心潮她完全不知所措,只好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人,她被梁秦圈在他的怀里,恍然间有种往后余生都会被这个人套牢的错觉。

  倒是梁秦先有了动作,他看着面前瞪大了眼睛微张开嘴一脸无措的甘歆,不禁会心地笑了笑,笑容里是可见的温柔宠溺,只可惜甘歆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并未察觉。

  其实就算她现在是清醒的状态,以她的不解风情毫无阅历也很难从中解读出这具体是什么情绪,她只是会感觉这眼神笑意和大多数人向她表达的不同,这样的眼神笑意更和善让她不抗拒,而不像多数人一样带着浓重的算计、狡诈和觊觎,让她由衷反感。

  梁秦在心里再一次感叹了好几遍"真可爱"后,才又故作镇定地开始动作,他一手打开车门,另一手扶在甘歆脑后的车沿上,语气温柔道:“小心,别碰到头。”

  甘歆这才反应过来,她掩饰一样地微微笑了一下,礼貌而客气地道了声谢,然后几乎是有些仓皇地坐了进去,她坐在座椅上看着梁秦绕过车头走向驾驶座那边。甘歆闭住眼睛深呼吸了两下,试图让自己的情绪可以平静下来。

  她这边还在努力平静,一睁眼却发现梁秦已经凑了过来就在眼前,甘歆被吓了一跳简直是条件反射一样几乎是跳了一下的往后缩了一下,却又被身后的座椅截住,身体和椅背狠狠地撞了一下,疼的她当即发出一声惊呼,又立马咬住了嘴唇把声音咽了下去。

  她这个样子却是把梁秦也吓了一跳,他往后退了一下,给甘歆留出一点空间,然后关切地问道:“没事吧?磕到哪里了,我看看。”

  "没事没事。"甘歆急忙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可梁秦却一点也不相信,甘歆的性格可不会在人前示弱,尤其是他们还没有亲密到那个地步,让她忍不住喊出来足以说明有多痛,他正要追问就听甘歆又说道:"对了,刚才你凑过来...... 有什么事吗?"

  这明显是为了转移话题而起的问话,梁秦心知肚明却还是一点坚持也没有地顺着她的意思走了,回答道:"没什么,只是想为你系安全带,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害你磕到了。"

  甘歆愕然了一下,梁秦便在这个时候探过身子替她系上了安全带。狭窄的车内空间让他们几乎重叠在一起,这么近的距离对于甘歆这种很少跟人亲近的人而言简直是太难得了,她手足无措地把自己尽可能缩在座椅上方便梁秦动作,梁秦几乎能感受到她的僵硬,简直像一只被捏住脖颈的小猫咪。

  其实梁秦也很少跟人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但因为那个人是甘歆,所以他才能这么轻松地接受和适应,甚至可以说乐在其中。但他生怕吓到甘歆,怕给她带来不好的心里感受,如同每一个动了真心的人一样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在意中人心里的印象,所以他在系完安全带就迅速地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而在短短几分钟里就经受了好几次陌生而强烈的情绪的甘歆,陷入了一种强烈的自我动摇,所以只是木木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全程在副驾坐直了目视前方,乖巧的简直不像她。

  梁秦看了她一眼,简直忍不住地想笑,甘歆总是能给他呈现出很多和他所知道的甘歆所不一样的样子,每次都能给他不同的相处感受,让他感觉自己好像面对着宝藏。梁秦一脚踩下油门,启动了车子,这个人还会有多少惊喜给他呢,他真是十分期待呢。

标 签总裁 步步掠爱梁少的心尖宠 甘歆梁秦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