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箬仙漫画原著小说_白箬仙严景陆清寒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85 ℃
白箬仙漫画原著小说_白箬仙严景陆清寒

白箬仙

严景陆清寒 著

连载中免费

白箬仙漫画全集免费阅读,白箬仙全集在线漫画,超精彩的仙侠题材漫画《白箬仙》正火爆更新中,主角是严景和陆清寒,小说讲的是隐世散仙严景有着倾国倾城容颜,可因男子身份不被世俗接受以至好几次错过深爱之人,内心自卑的他终日带着帷帽生活,直到一位自称是他爱慕者的陆清寒出现,陆清寒邀请严景参加绝世仙尊招募会,而内心倍受鼓舞的严景鼓足勇气迎接挑战,看严景为招魂尊严和挚爱会做出怎样的惊人决定......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白箬仙漫画全集免费阅读,白箬仙全集在线漫画,超精彩的仙侠题材漫画《白箬仙》正火爆更新中,主角是严景和陆清寒,小说讲的是隐世散仙严景有着倾国倾城容颜,可因男子身份不被世俗接受以至好几次错过深爱之人,内心自卑的他终日带着帷帽生活,直到一位自称是他爱慕者的陆清寒出现,陆清寒邀请严景参加绝世仙尊招募会,而内心倍受鼓舞的严景鼓足勇气迎接挑战,看严景为招魂尊严和挚爱会做出怎样的惊人决定......

免费阅读

  陆清寒对口腹之欲到没有什么执念,倒是江靖安饿了许久,于是问起了江靖安:“你有什么想吃的?”

  这一问,却见江靖安低着头落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无反应。

  “江靖安?”

  如此唤了两三声,江靖安方才回神:“清寒真君有什么吩咐?”

  他听见叫唤,猛地抬头,一脸懵懂地看着陆清寒。这却叫陆清寒无可奈何了,“唤了你许久都不见回应,可是再想什么呢?”

  都有心思想别的了,想来江靖安是饿到极致反而不觉得饿了,于是对灵膳堂的弟子道:“一盏灵茶便可。”

  江靖安听得清寒真君问自己在想什么,他脑海里瞬间闪过方才灵膳堂那位执事的容貌,又忆起昨日竹庄,入围初选比试弟子名单公布,那位执事从西南方向迎风而来,一袭青袍气度不凡。

  可脑海中所想的,此刻却无法对清寒真君所言,难以启齿,否则心中会有一种愧疚感,这感觉也是来的莫名其妙,叫江靖安百思不得其解。

  他只能朝清寒真君摇头,却又因撒谎羞愧地低下了头,声音细如蚊呐:“弟子没有在想什么。”

  “可有心事,与我讲无妨。”

  此时上了灵茶,陆清寒倒也不纠结于江靖安说不说他的心事,捻着广袖为人沏上一壶茶,动作行云流水。

  白玉瓷盏温养的松山云雾茶,灵气馥郁,沁入心脾。不时,陆清寒与江靖安之间便是水汽氤氲了。

  江靖安不想回答方才那个问题,只能一个劲地摇头。此时,他怔怔地看着清寒真君,透着雾气看不真切对方的面容,却让他能借着这朦胧,大胆凝神细看对方,可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此刻的心跳有些加快。

  心中默念了一句“真好看”,险些说出口,于是江靖安又因为此事羞愧地埋下了头,只觉得亵渎了清寒真君。

  “你不说也无妨,不用觉得为难,喝茶便是。”陆清寒单手反转间,便有水蓝色的光芒笼罩茶盏,只见茶盏托浮于空中,晃动两下,就开始往江靖安那边移动,“喝一口?此为灵茶,虽无味,但你腹中空空,喝一口便能果腹。”

  陆清寒轻抿一口,眼中多有一丝落寞。他到无别的什么情绪,只是有些感慨,今时不同往日。前世,师徒二人亲密无间,江靖安每每遇到难事,都会与他讲上一二,也不用他提点,江靖安每回说着都能自己豁然开朗,也让他这个做师尊的很是自豪。

  “不过,你若是信得过我这个长辈,日后倒是可以常去我的寝殿,就当放松心情也未尝不可。”

  陆清寒看着一脸木楞的江靖安,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这也算是向江靖安抛出橄榄枝了,他虽不主动收江靖安为徒,但若江靖安选择他,便是前世师徒缘分再续,而他自己自然也是十分愿意。

  他问:“你天资聪颖,可想过日后留在灵鸾派作何打算?”

  作何打算?江靖安昨日几经曲折,方才决定要留在灵鸾派,如今就有人问他“日后作何打算”了,他在心里反反复复地问自己,却没有半点结果,反倒是对昨日校场,西南方向那个迎风而来的身影的印象愈发深刻。

  他捏紧了茶杯,看着清寒真君,然后摇了摇头,“或许……”昨日之人就是方才灵膳堂的那位执事,或许自己是想留在灵膳堂?

  “或许什么?”

  “没有,我还没有想好。”

  江靖安低下头,无法直视清寒真君的视线,猛地将灵茶一口饮尽。

  “嗯,无事,还有时间,你慢慢考虑。”

  陆清寒亦是抿了一口茶。江靖安这神态,分明就写着——我有心事,但是我不能与你说!

  饮灵茶,入口即化,陆清寒只觉得索然无味。这和饮空气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已是晌午十分,楚修明那厢派了弟子来传话。

  传话的弟子,就是先前上灵茶的那弟子:“清寒真君稍等,楚执事说再等一刻,马上就好。”

  他见茶盏空了,便问:“清寒真君可是还需要上一盏茶?”

  陆清寒正要挥手作罢,却见江靖安握着茶杯发呆,“江靖安,你可是还要喝?”

  “不了,我已经不饿了。”江靖安频频走神,又频频被清寒真君叫回神。

  就在这时,另一个弟子突然急匆匆地跑进灵膳堂,架不住腿,直往里冲。

  传话的弟子立即将人拦住:“文彬,你什么事这么着急?见了清寒真君,还不行礼?”

  “弟子高文彬见过清寒真君。清寒真君我正是要找您,方才去夏岸夏师叔那儿汇报灵膳堂事宜,正得知他在找您。”

  乐正桓和高文彬都是去年选徒大会脱颖而出的弟子,又没有承师,自然得尊称嫡系弟子为师叔,而修真界约定俗成——只有元婴修为的修士才有道号,夏岸金丹修为,自然只能尊称一声“夏师叔”。

  只是陆清寒想不通的是,严谨刻板的夏岸找他所为何事?

  不等陆清寒细想,那厢夏岸已经找到了灵膳堂。

  “弟子拜见夏师叔。”乐正桓、高文彬、江靖安三人齐齐行礼。

  夏岸略过乐正桓和高文彬,直往陆清寒这边而来:“清寒师弟,原来你在这里,可叫我好找。”

  “可有事?”

  声音清冷孤傲,透着一种不容亲近的冷意,陆清寒也收敛起了表情,全然不复方才对江靖安的神情态度。

  “你身后之人是?”

  “竹庄弟子而已。”

  见夏岸的视线落在江靖安身上,陆清寒下意识地将人护在身后,颇有种不叫外人看去了意思,但他这只是警觉。夏岸出现并且还来找他,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陆清寒皱眉,尤恐此事干系到江靖安,遂对乐正桓道:“这竹庄弟子定然是饿狠了,你且先将他带下去。我与夏岸师兄有要事商谈。”

  此为逐客令,乐正桓和高文彬识趣地退下,而江靖安却不明所以地望着清寒真君。

  “你且先退下。”安抚了江靖安,陆清寒转而又对乐正桓道:“麻烦你将他带到楚师弟那儿了。”

  夏岸看着退下的三人若有所思,尤其是陆清寒特意护着的江靖安,他眼中一丝光芒闪过,转瞬即逝,再面对陆清寒时,依旧是那副严肃刻板一丝不苟的神情。

  “既然你都说起了竹庄弟子。正巧,我来也是要和你谈一谈昨日待选弟子测试一事。”

  昨日校场琉璃台上,陆清寒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却是大动作。这事迹灵鸾派上下皆知,夏岸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夏岸此次来的意图是?

  夏岸落座,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父亲……掌门不在,灵鸾派俗务都得我来处理。”

  陆清寒见夏岸都搬出了功一道君,挑了挑眉,只听得人又道:“清寒师弟,你本是一心向道,不大关心灵鸾派的俗务;而西言师弟孤傲直爽,亦是不想管这些。嫡系弟子里,能协助我管偌大个灵鸾派的弟子不多,我也是日理万机,被门派内大大小小的事缠身。”

  “但我也有许多事情顾不上来,就比如选徒大会的事情。你昨日那般,既是有心帮我打理,我自然是欢喜的。”

  夏岸欣慰得看着陆清寒,但峰回路转,先扬后抑,“但是师弟,你太意气用事了!”

  陆清寒就看着夏岸突然脸色一变,言语间都带着指控的怒气:“我灵鸾派本就无人,你却因为一件服用增灵丹的小事,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将大半的待选弟子都驱逐出灵鸾派,这又是何做派?”

  夏岸处处质问陆清寒,却见人自始至终都在把玩着手中的茶盏。他说得口干舌燥,末了,却听陆清寒却来一句:“这茶盏玉质剔透,是件好物。”

  “你简直是冥顽不灵。”夏岸撇去那副严谨刻板的表情,怒震桌案:“陆清寒,你不要仗着自己的修为,就不听管教。这灵鸾派不是你师尊长阳道君的,更不是你的!”

  “师尊长阳道君”六字入耳,陆清寒猛地握紧了手中的茶盏。是了,这灵鸾派不是师尊的,更不是他的!

  夏岸见陆清寒的情绪变化,怒气缓和了一下,“昨日之事,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想要入我灵鸾派,就得守我灵鸾派的规矩。难不成在师兄眼里,这规矩做不得数?”

  “纵使再不守规矩,他们也不是灵鸾派正式弟子!”

  陆清寒的声音冷淡。夏岸却是怒气高涨,声音激昂,他又道:“罢了,罢了,错失已经铸成。但那群待选弟子,多半都是修真世家的子弟,你准备怎么给那些世家一个交代?”

  “你想要我如何交代?”

  “你虽一心向道,但也不是三岁稚儿,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处理好,不要连累灵鸾派。”

  听到这里,陆清寒冷笑了一声,手中茶盏再度握紧:“自然,我昨日所作所为皆是个人情绪所致,和灵鸾派毫无干系!”

  陆清寒服软了,夏岸嘴角勾起得意的笑,眼中的算计更是一闪而过,“你明白事理就好。我此次来,还有另一件事情与你说。”

  “说。”

  夏岸站起身来了,居高临下。陆清寒却是眼皮也不抬一下,目光也不曾给。

  如此,夏岸也不在意,只在心中幸灾乐祸陆清寒遭大难了,面上却是关切道:“百宴门的华煜真君下了请帖,不日就要拜访我们灵鸾派。这次可是打着辉平道君的名义来的,我看着多半是冲着你来,你还是做好准备。”

  “那我还得多谢师兄提醒了。”

  “你是我的师弟,我自然是关系你。你行事总是太鲁莽,上次刚和真君的事,和昨日待选弟子之事,都是如此。而这次我希望你行事之前请三思,顾全大局,切莫意气用事,以免到时候害了自己。”

  门派和子弟本是荣辱与共。如今夏岸却是将他和灵鸾派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前世今生,陆清寒时常会反问自己,若没有江靖安,他还会不会待在这灵鸾派?

  百宴门华煜来灵鸾派,必定是为了陈刚和。思及此,陆清寒又想到了夏岸和陈刚和之间的蝇营狗苟,夏岸也知道他一心向道,并无心门派弟子权利争宠,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坑害他。

  这又有什么意思?

  华煜来了又如何?即便是他陆清寒被华煜伤了又如何?他依旧是元婴修为,而夏岸心术不正,可能金丹后期修为就此止步了!

  陆清寒转身回自己寝殿,百宴门之事顺其自然,他亦无所畏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今年是江靖安拜入修真之门的第一年,而三年后,宗门大选,天道之子江靖安自然是要展翅高飞的,小可怜的时期也就一去不复返了。

  待江靖安的身世信息伪造完成,陆清寒就再无其他顾虑,他自然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这灵鸾派也无再待的必要,便好好在这下界游历一番。

  还有五名天道之子需要他,不知身份姓名人在何方,日后陆清寒游历之时,随缘就行,天道也总会有所提示的。

  如此一想,回到寝殿之后,陆清寒心情畅快了许多,他终究是受不得这灵鸾派的束缚。

  就在这时,他欲入定,却察觉到寝殿之外的禁制被人触动了,出门一看却是蓝西言。

  灵鸾派嫡系三弟子蓝西言,出身优越,来自修真世家最富有的蓝家。他初结婴丹,如今不过和陆清寒一样大,也算得上是天之骄子,日后定当是灵鸾派的中流砥柱,所以脾气性格有些乖戾,也无伤大雅。

  若蓝西言不作妖,陆清寒是能忍上一忍的,前世他都是尽量避开蓝西言,做到看到不理会。但如今看起来,这个法子不太行。

  不论前世今生,蓝西言似乎特别热衷于和他作对。昨日校场关于江靖安的事情,蓝西言就是如此,险些害陆清寒护不住江靖安。

  但愿蓝西言早已忘了昨日江靖安测试时的异样。

  又思及蓝西言和夏岸的关系,陆清寒却是为蓝西言唏嘘了一把。元婴初期,婴丹不稳,容易为外物左右,尤其是和蓝西言走得太近的夏岸!

  如今夏岸容不下他陆清寒,那么日后也就容不下蓝西言。若日蓝西言成长得更加强大,那倒没什么可以担忧的,就怕有朝一日,蓝西言有了杂念,修为也就此止步了!

  偌大的寝殿,被一层水蓝色的光晕笼罩,陆清寒飞上屋檐,就看着光晕之外的蓝西言对这禁制很是执着。

  明知破不开,却还是在不断地凝聚真气攻击,面上的表情由最开始的蹙眉不解,到最后恼羞成怒,总之表情变换不定、丰富多彩,唯一不变的是那双桃花眼,眼里尽是对这禁制的专注执着。

  蓝西言所修法术为雷电属性,故而招式呈紫芒。紫芒击打在水蓝色的光晕之上,如石沉大海,很快就消散了,偏偏蓝西言还锲而不舍。

  很快,一炷香过去了,水蓝色的光晕无一丝变化,陆清寒就见蓝西言突然停了下来,转而是神情颇为严肃地研究该怎么破开这禁制。

  灵鸾派上下千余名弟子应当都知道,这禁制是当年陆清寒晋升元婴时,长阳道君亲手教其布下的,就是为了保护陆清寒。此禁制为法阵,巧妙而高明,就连问道境界的掌门功一道君都无法破开,何况初结婴丹的蓝西言?

  陆清寒:“……”他好想说——你似不似傻啊!

  这时候,蓝西言似是有所感应,一抬头,就见陆清寒就站在屋檐之上俯视着他。他顿时就炸了,面色如火烧,“你……”

  但他转瞬就平静了下来,换回了平常高傲的态度:“我有事与你谈,你还不快解开禁制,让我进去。”

  陆清寒挑眉,决心要搓一搓蓝西言的锐气,若有可能,揍人一顿也是不碍事的。“有什么事,就这样谈也是一样的。”

  隔着结界禁制,蓝西言仰头看着屋檐上的陆清寒,情绪异常暴躁:“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陆清寒的语气颇为无辜,就喜欢看蓝西言有怒气只能憋着的样子。年轻的修士嘛,气大伤身,于道途不利。

 

标 签奇幻 白箬仙 严景陆清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