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箬秦俞小说_宠妃之惊华白箬秦俞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303 ℃
白箬秦俞小说_宠妃之惊华白箬秦俞

宠妃之惊华

白箬秦俞 著

连载中免费

白箬秦俞小说全文免费,《宠妃之惊华》完整版,一部最近大热的古言类文主角是“白箬秦俞”,小说名字是《宠妃之惊华》,作者“缄口不语” 才思敏捷、博学多才,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白箬是秦俞的妃子,这个男人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杀予夺,这其中,就包括曾经痴恋他的白箬以及,他和白箬肚子里的孩子…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白箬秦俞小说全文免费,《宠妃之惊华》完整版,一部最近大热的古言类文主角是“白箬秦俞”,小说名字是《宠妃之惊华》,作者“缄口不语” 才思敏捷、博学多才,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白箬是秦俞的妃子,这个男人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杀予夺,这其中,就包括曾经痴恋他的白箬以及,他和白箬肚子里的孩子…

免费阅读

  秦俞思及此,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生母,也只是宫里的一名琴姬,身份低微,平日里常常受人白眼。

  于是他面色便有些不悦的打断了一干大臣的进谏,冷冷道:“朕后宫之事,就不劳各位爱卿操心了,看来今日也没别的要事了,那就退朝吧。”

  自始至终站在一旁默然不语的言丞相见状也无甚表情,下了朝便随着各位同僚一起走出了大殿。

  赵沉与岳丈白太傅辞别之后,恰巧碰到了舅父言丞相,便笑着与之寒暄道:“外甥见过舅父,舅父近来可好?”

  言丞相看见赵沉,朗声笑道:“原来是赵沉啊,舅父最近还不错,你父亲呢?近来可好?”

  赵沉道:“父亲一切安好,近日和母亲去颍州游玩去了。”

  言丞相看着子承父业的赵沉,一脸欣慰:“才几年功夫,你就已经成了年少有为的镇南大将军了,赵兄有子如此,真是令人艳羡不已啊。”

  赵沉谦虚道:“舅父您过誉了,对了,表妹在宫里可还安好?”

  言丞相捋了捋胡子,叹道:“哎~后宫之中静妃专宠,虽现在被禁足在祈云殿,但是仍令皇上割舍不下,常常探看。所以,纵使皇上待玉枝亦不算淡薄,但迟迟怀不上子嗣也是令人担忧啊。”

  赵沉想起前些日子,白箬轻托周公公给他的密信,心下不安,不由得问道:“静妃娘娘如此受宠,怎么还会被禁足呢?”

  言丞相也是知道一点白箬轻与赵沉之间的旧事,深深看了他一眼,方幽幽道:“据玉枝说,是静妃养的猫,抓伤了蓉妃的手。使得蓉妃那一双善于茶道的玉手,现在满布伤痕,令人不忍直视,尚书大人前些日子为此还上了奏折向皇上哭诉呢。”

  赵沉垂着眼眸,只微微扯了扯唇角,笑道:“原来如此。”

  谈话至此,两人均已行至轿前,也不再多聊,互相道了别,便分道扬镳,各自回府。

  赵沉回到府上,换下了朝服,便急匆匆的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小厮去白曛瑶那边回话,说他有要事要出门,叫她不必等他用午膳了。

  白曛瑶得了消息,心下有些黯然,但仍笑着对底下的小厮说:“我知道了,待会儿等将军回来了。你记得回他,说我有事告诉他。”

  小厮低着头,诺诺应了,便退了下去。

  白曛瑶垂着眉眼轻轻抚摸着小腹,微微浅笑,清丽若仙的面容满是欢喜。

  赵沉神色凝重,步履匆匆的来到京城里的一处医馆。

  医馆里正在整理药材的张大夫远远的看见他,便放下手中的事物,乐呵呵的迎了上去,笑着道:“将军如此匆忙做什么,是有什么顶要紧的事吗?”

  赵沉闻言,俊朗的面容也稍稍舒展了些:“没什么要事,红豆姑娘可好些了?”

  张大夫道:“红豆姑娘虽然受的伤比较重,受伤之处又是不易见人之处。但好在身体底子好,又治疗及时,没落下什么病根,现在只需细细调养些时日就可大好了。”

  赵沉点了点头:“那便好,有劳您费心了,她现在在哪?”

  张大夫笑着回道:“在后院和小女一同晒草药呢,我带将军去吧。”

  因为下雨下了好几日,好不容易逢着今日天气晴朗,所以院里晾晒着各种药材。

  两人行至后院,红豆正在药筐前蹲着,仔细的辨认着各种药草,刚出宫时的苍白脸色,现在也已经调养的和以往一样红润了。

  张大夫不想打扰他们谈事,便唤了女儿一起去药房收拾药材。

  红豆身子轻福,向赵沉行礼谢道:“将军救命之恩,红豆没齿难忘,将军以后要有用得着奴婢的地方,奴婢定结草衔环以报将军救命之情。”

  赵沉笑道:“不必了,箬轻既然把你托付给我,我就理应护你周全。前些日子你身子不好,不便探望,今日前来只是想问问你,她...她在宫中过的可好。”

  红豆闻言,心头微颤,笑得有些悲凉,低声回道:“宫里那种地方,本就不是能安生过日子的,又谈何好与不好呢。娘娘表面上虽是宠冠六宫,但是每日亦是如履薄冰。皇上对娘娘的盛宠,也不知招了多少人忌恨,可不管娘娘如何被人刁难陷害,却从来只忍着,受着,也不想着反击。奴婢想不明白她为何如此,也劝过娘娘去和皇上将这些事说出来,皇上那么宠爱她,一定会重重惩治那些人。但是娘娘每每只淡淡的笑笑,也不说什么,仿佛也不在意,奴婢看着心里也很难受。”

  赵沉听着红豆含蓄的述说,心里明白,她的处境肯定不止如此。

  因为赵沉早已知道秦俞不是真心爱她的,毕竟在他还是宁王的时候就已经对自己的表妹言玉枝赞不绝口,青睐有加,两人互相来往间隐隐约约也有些思慕之情。

  所以当时他娶箬轻为正妃时,赵沉便觉得有些不妥。

  果然,后来他登基为帝选择立后时,因身为正妃的箬轻生母出身不好,群臣便众口一词的反对她成为齐国国母,秦俞对此竟也没说什么,毫不犹豫的下了旨,立了言玉枝为后,择日成婚。

  当时他有些奇怪,平日里只知道秦俞宠爱箬轻的程度,都到了非她不可的地步,就算不是真心爱她的,可那种时候也不该如此不顾及她的感受,从而干脆果断的立另一个女人为后。

  经那一事后,赵沉也隐隐知道他之前对箬轻的百般好,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但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在一旁看着她一步步踏进那诡谲多变,深不可测的陷阱之中。

  赵沉背对着红豆,望着远处飘着几丝云烟的清碧天空,涩然道:“你所言之意,我都知道了。”

  而后他叹了口气,才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红豆,温和的说道:“她说让我给你找个好去处,安度余生,你可有想去的地方?”

  红豆思索了一会儿,略带湿润的眸子弯弯,她笑着说道:“娘娘曾说过,若是有机遇,便想去扬州看看,听说那是个景致动人,民风淳朴的好地方。所以奴婢此行也想去扬州那边,看看娘娘心心念念的扬州是个什么模样。”

  赵沉闻言,苦涩的笑了笑,心里有些闷痛。他记得,他们十几岁的时候,还说过以后一定要在春天的时候,一起去扬州看烟柳,赏琼花,原来她还没忘,还一直好好的记在心上。

  “行,那我明日派人将盘缠和行李为你收拾好,送你去扬州。”

  红豆感激的向赵沉道谢:“真是太感谢将军了,奴婢力小势微,无以为报,只能日日为您祈福,望您今后顺遂如愿。”

  然后顿了顿,姣好的面容泪水轻落,哽咽着说道:“娘娘能有您在外帮衬着,奴婢也放心了,真是为娘娘高兴,能得将军您如此真心对待她。”

  赵沉看了一眼红豆这番形容,垂着头,苦涩的笑了笑:“我也帮不了她什么,只能尽力让她不必担心后顾之忧罢了。

  赵沉酩酊大醉的回到府中时,已是傍晚时分。

  几个小厮合力把他搀到白曛瑶院里时,他已经神志不清,昏昏欲睡了。

  白曛瑶连忙让人把他扶至床榻上,然后吩咐丫鬟去厨房里煮些醒酒汤送来。

  她微微蹙着眉头,看着赵沉的目光里带着心疼,她轻轻用帕子为床榻上的男人搽着脸颊,轻声问立在下首的小厮道:“将军酒量一向是很好的,今日去哪了,怎么能醉成这样?”

  小厮顿了顿,目光转了几转,垂着头诺诺道:“小的也不知道,将军只身出的门,还吩咐说不让小的们跟着。”

  白曛瑶看着赵沉清俊的面容,无奈道:“算了,你先下去吧。”

  小厮闻言行了个礼,便默默退了出去。

  白曛瑶的贴身丫鬟冬羽,轻声道:“夫人不必担心,将军常年驻守边疆,无拘无束惯了,今日此举许是因为在朝中待的憋闷,喝酒宣泄一下罢了。”

  白曛瑶满面忧虑的点了点头,低声叹息。

  醉酒的赵沉,只觉头脑晕乎乎的,眼前也是一片云雾缭绕,耳边隐隐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远远望去,便看见一个身穿丹红轻衣的女子亭亭袅袅的在云雾里走着,身影甚是熟悉,。

  他急忙追上前去,细瞅容貌,赫然便是他心中挚爱的箬轻妹妹,他惊喜的牵起她的手,急切的唤道:“箬轻...箬轻...别离开我...别...”

  冬羽看着忽然拉着白曛瑶的手,却唤着二小姐名字的赵沉,有些疑惑。

  白曛瑶闻言一时也有些疑惑,她望着自己心爱的夫君,细细想想,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手里的帕子悄然滑落:“将军,你...你在唤谁?”

  赵沉把她的手贴在胸口,眼角略有水色:“箬轻...箬轻...对不起...是我负了你。”

  白曛瑶看着赵沉闭着眼睛,一副愧疚又痴情的模样,心里霎时悲痛欲绝。

  之前的种种事情也能解释的通了,怪不得当初他们俩才刚刚成婚没多久,他就去殿前请旨说北燕不宁,恐生事端,故自请南下,镇守边疆。

  人都道她的夫君年少有为,忧国忧民,必是前途无量之人。

  她那时也以为他是在沙场驰骋惯了,而世道纷繁,群雄角逐?,天下已如此混乱。他作为男儿,志在千里,就该这般保家卫国,而无心顾念儿女情长也是情理之中。

  可现在看来,他对自己的冷淡疏离,只是因为他早已心有所属。

  只是那个人不是她,却原来是她的庶妹,他们两人原来早已有了情谊,而因为她的缘故,所以才不得不分开。

  白曛瑶彻底明白了,为何自己孝敬公婆,尊敬夫君,还是换不来他对自己哪怕一丁点的爱意与怜惜。

  思及此,两行清泪不由得顺着脸颊滑落,她转过身,背对着冬羽吩咐道:“冬羽,你去厨房看看醒酒汤可煮好了?”

  冬羽望着她的背影,愤愤不平道:“夫人,可是,将军与二小姐......”

  白曛瑶拭去脸上的泪水,强笑着打断她的话语,温声道:“将军喝醉了,方才不过是一些胡言乱语罢了,你既然听到了,那就快点忘记吧,这种酒后胡言,切不可让第三个人知道,明白了吗?”

  冬羽不情不愿的看着目光沉痛的盯着自己的夫人,虽然不忿,但也心知此事牵连甚大,只得低声道:“夫人放心,奴婢知道事情轻重,这就下去催醒酒汤。”

  白曛瑶抚了抚赵沉的额发,眼中水波荡漾,喃喃道:“为什么是箬轻呢?为什么偏偏是箬轻?我此生最不愿意她受到半点伤害,可如今我才知道,原来竟是我伤她最深。”

  夕月渐升,京城中也已灯火阑珊,除了那些花红绿柳之地还喧哗不止外,许多人大都已经陷入黑甜梦乡。

  红豆从药房里出来,正准备回屋睡觉,忽然一道黑影袭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红豆见状不免被吓了一跳,但毕竟在宫里待了这么久,这种事情也不足以让她乱了手脚。

  她心底仍强自镇定的望着来人朗声问道:“请问您是何人,深夜造访又是何缘故?”

  “是我找你。”

  只见黑衣人缓缓退下,一名面容清丽出尘的淡雅女子身着暗色斗篷,缓缓从那人身后走了出来。

  红豆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家大小姐,现镇南将军夫人白曛瑶,于是忙行礼道:“奴婢见过大小姐。”

  白曛瑶仔细端详着她,轻声道:“起来吧,我今天来是要问你一些旧事。”

  红豆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脑中转了几转,大概明白了些其中关节,不由得低着头,喏喏道:“大小姐想知道什么?”

  白曛瑶悠悠笑道:“不过一些旧事罢了。”

  红豆嗫嚅道:“还请大小姐明示。”

  白曛瑶唇角微勾,一脸平静的说道:“我想知道妹妹她,是不是在我之前便已经和赵将军两心相悦,情投意合了。”

  红豆惊讶的看了看白曛瑶,复又垂下了头,低声道:“也算是吧,小姐当时年纪尚小,还不知情为何物,与赵将军的一番情意,也不过是年少时对兄长的仰慕而已。”

  白曛瑶笑了笑,颊边笑纹清浅:“你不必瞒我,我知道此事应该不止如此,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做什么伤害箬轻的事。对了,妹妹最近在宫中可好,你怎么被赶出宫了?”

  红豆闻言,悲切的望着最宠爱自家小姐的白曛瑶,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了,她哽咽道:“大小姐不知道,二小姐明面上虽然是皇上宠妃,风光无限,但是在宫里的生活却与面上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白曛瑶疑惑:“怎么会,皇上不是最爱妹妹了?据说,妹妹爱喝茉莉花茶,所以纵使齐国早已与北燕势不两立,但是每年此茶到季时皇上仍悄悄派人去北燕采买。如此盛宠,让朝臣颇为不满,但碍于父亲面上他们也不敢明着说三道四。皇上既然这般作为,妹妹在宫中怎么还会受欺负?”

  红豆道:“大小姐有所不知,小姐在宫里虽然得皇上宠幸,但是却并不得皇上爱怜。后宫争斗,小姐并不热衷,只求一时无忧,得过且过,可宫里眼红小姐得宠之人何其多啊。尤其是那尚书大人的嫡女尹蓉儿,就是蓉妃娘娘,她自在闺中便对小姐怀有敌意。再就是面慈心恶的皇后娘娘了,表面姐妹情深,但是每次背后落井下石的必定有她。”

  白曛瑶愠怒:“那此次纵猫伤人也是她们在背后设计?”

标 签古言 宠妃之惊华 白箬秦俞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