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云昔商侯尘小说_神医毒妃冷情君上的心尖宠美加净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28 ℃
顾云昔商侯尘小说_神医毒妃冷情君上的心尖宠美加净

神医毒妃冷情君上的心尖宠

美加净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神医的小说

以顾云昔和商侯尘为主角的重生古言佳作《神医毒妃冷情君上的心尖宠》是由作家美加净独家创作,小说讲的是前世顾云昔只想过安稳生活,可却落得被最亲之人挖去双眼家破人亡下场,如今重生后有系统加持的顾云昔开启逆天改命手刃仇人的道路, 而前世因执着将深爱自己的人推得更远,如今幡然悔悟的顾云昔发现仇要报,人她更得要......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顾云昔和商侯尘为主角的重生古言佳作《神医毒妃冷情君上的心尖宠》是由作家美加净独家创作,小说讲的是前世顾云昔只想过安稳生活,可却落得被最亲之人挖去双眼家破人亡下场,如今重生后有系统加持的顾云昔开启逆天改命手刃仇人的道路, 而前世因执着将深爱自己的人推得更远,如今幡然悔悟的顾云昔发现仇要报,人她更得要......

免费阅读

  “还不快滚?”顾云昔目露凶光,冷冽如芒的视线直直射向顾云馨。

  顾云馨不禁心头一跳,脊背发凉。

  “顾云昔,你给我等着!”说罢扭头就跑,而下人们也忍着痛,连滚带爬地跟了出去。

  顾云昔低头望着自己这双布满血痕的手,嘴角慢慢上扬。

  上天垂怜,竟真让她回到了十二年前!

  正德二十三年年底,她与顾云馨陪同镇北侯夫人去清露寺上香,半路上马车坏了,被迫下来行走,不料遇到几个地痞,逃跑时竟不慎摔下山崖。

  醒来后所发生的一切,就跟之前一模一样,但不同的是,上一回她选择了左边小径,结果遇到土匪打劫,保住了命,却毁了容。

  也因此次毁容,燕明瑛原本对她还算热络的情绪瞬间变了,之后对她总是若即若离。

  可以说,这一次毁容是她一生不幸的开端。

  现在,一切还来得及!

  “顾家大小姐原来还是个习武之人,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清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顾云昔回头看过去,似笑非笑道:“小侯爷武功盖世,居然被人逼到东躲西藏,狼狈至此,也令人意想不到啊!”

  商候尘冷嗤,若非遭人暗算,他岂能沦落至此?

  顾云昔心想,此人被燕明瑛视为劲敌,若能拉过来合作,要毁掉燕明瑛就容易多了。

  “你的伤很重,必须尽快止血才行,否则只怕是很难活着回到京城了,小女子略懂医术,倒是可以为你治上一治。”

  顾云昔说完,这才发现手上没有治伤的药,不由懊恼。

  这时,眼前突然闪过一个本不该有的画面——她花了数年时间精心打理的药房。

  天下间所有的名贵药材都收放其中,并有许多属于她亲手配制出来的药物,世上绝无仅有,其中最令她引以为傲的,是她独创的金疮药,药效极好。

  她尝试着伸手去拿,竟就轻松地取出了一只瓷瓶,正是此刻所需的金疮药。

  惊叹的同时,顾云昔又拿了一瓶特制毒药跟一捆银针,以作防身之用,最后又拿了一卷绷带。

  不过,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顾云昔惊愕,着实摸不着头脑,不过反正自己都能重生了,这也没什么古怪的。

  她向商候尘走去,然而还没动手呢,瘦弱的身子就被推了出去。

  “我的人很快就能找过来,不用你多管闲事!”

  狗咬吕洞宾的家伙……顾云昔真的很想取出毒针给这厮来一下,但为了自己的复仇大计着想,她还是忍了。

  “等你的人来,你的血都流得没多少了,还是让我来吧!”

  商候尘睨了她一眼:“想借此机会让我欠你人情?顾大小姐还真是心机深沉。”

  “救死扶伤乃是医者本分,别把人都想得这么龌龊不堪。”顾云昔迅速掏出数根银针,扎进他肩头和手臂的几处穴位。

  商候尘顿感手臂发麻,紧接着全身都动弹不得。

  “放肆!”商候尘大惊,眸光凌厉得渗人:“你敢趁我重伤取我性命?你不要命了!”

  “我若想杀你还用动手?就你这样,过不了多久自然会死。”

  顾云昔暗叹,他对自己的成见还真是不小,要让他与自己联手,怕是并不容易。

  顾云昔扫了他一眼,他身上目测至少有七八处伤,其中胸前和腰腹左侧的伤口最深,出血最多,她小心翼翼将他的衣袍解开。

  他肌肉紧实,线条明显,皮肤呈麦色,是只有常年练武的人才能拥有如此匀称好看的身材。

  顾云昔忍不住多欣赏了一眼,但见他目光愈发冰冷,她便很快开始清理和上药,最后用绷带敷好伤口,再把衣裳给他穿回去。

  动作娴熟如行云流水,商候尘神色愈发复杂,这位传闻中一无是处的顾大小姐,看来只是表象……

  顾云昔拔出银针,收好药瓶,笑道:“血已经止住,你这条小命暂时无忧了。”

  商候尘轻抿薄唇,迟疑了须臾,问道:“你用的是什么药?”

  “独门金疮药!”顾云昔索性送了他一瓶。

  “顾大小姐还懂得制药?看来还真是不简单。”商候尘微眯着双眸,意有所指。

  “我不简单的事还多着呢,怎么,小侯爷对我有兴趣?”顾云昔勾唇一笑。

  “滚!”商候尘嫌恶道,真是从未见过如此臭不要脸的。

  “既是有人来寻你,接下来的事我就不操心了,先行一步!”

  为防他觉得自己目的性太强,顾云昔不再多言,起身离开,只是走了几步,又转回身:“对了,别忘了今天你欠我一个人情!”

  商候尘盯着手边立着的瓷瓶沉思半天,最后握入手中:“我倒想看看,这人情,你想让我如何还。”

  “属下来迟,请公子恕罪。”不多时众侍卫赶到。

  “务必将此事查清楚。”商候尘冷冷拂手,遂又看向了最前方那人,“煜锋,你让人暗中调查一下顾云昔,事无巨细,一一查清楚。这几日,你且跟在她身边,将她的所有事,一一禀报于我。”

  “是!”

  与此同时,顾云昔用了一个多时辰,夕阳西下之时,才爬到清露寺。

  刚到门口,一个身着绿色小袄的丫头疾步奔来,喜出望外道:“小姐,你没事吧?奴婢和青竹一路找寻,都没见你踪影,可是吓坏了!夫人那边传你说话呢!”找她说话?只怕没好话。

  顾云昔一番收拾,直奔主厢房,福身唤道:“云昔给母亲请安不知母亲叫云昔过来,所为何事?”

  “明知故问!”蒋氏怒拍桌案,姣好面容怒成一团,“看看你把馨儿好好的一张脸都毁成什么样了?”

  顾云昔摆出极其委屈的模样,说:“在山下时,二妹妹的几个刁奴欺辱于我,还对我动手,无奈之下,我只能还手以自保,至于二妹的脸,那纯属是误伤,我并非有意打她,您看我被几个奴才打得满身是伤,难道连还手的权力都没有吗?”

  蒋氏颇为吃惊,往日只要她一呵斥,这丫头立刻吓得面无人色,大气都不敢出,今日居然还敢跟她唱反调了?

  “胡说!”顾云馨大喊一声,气呼呼地道:“你的伤分明是在黑爪山那里滚下山坡摔的,哪有人打你?”

  “你怎么知道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还知道是在黑爪山?”顾云昔盯着她,眼神凌厉。

  顾云馨发觉失言,下意识地捂住嘴。

  “难怪你能这么快在山下找到我,原来今天的事根本就是你一手策划的!你让人在我的马车上动手脚,害我不得不下车步行,而后安排人追杀我,置我于死地,但你又不放心,所以亲自跟过去监督他们行事,是不是?”

  “没有的事!”顾云馨大声辩驳,“我是因为听说你的马车坏了,怕你步行上山太累,好心去接你,没想到你居然反过来咬我一口,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当时破庙里只有她们几个人,下人们肯定站在她这一边,真实情况如何,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顾云昔依然淡然处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二妹妹,你确定是这样吗?”

  “当然是这样!”顾云馨铿锵有力地说道。

  “好了,”蒋氏连忙插话,她有一种预感,顾云昔会有后招,所以要赶紧结束这场谈话,“既然事情已经清楚,责任在昔儿你这里,那……”

  “事情尚未清楚呢!”顾云昔当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母亲不妨先见见一个人?”

  “天色已晚……”蒋氏本想拒绝,不料小梅和青竹二人已然把人领了进来。

  此人就是平日跟在顾云馨身边作威作福,今天在破庙与顾云昔交手时最为积极的张嬷嬷。

  “张嬷嬷,你来跟母亲说说,今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张嬷嬷战战兢兢地看了盛怒的顾云馨一眼,低头答道:“今晨出发之前,二小姐吩咐车夫在大小姐的马车上做了些手脚,确保她半路无法前行,然后又让老奴找几个人埋伏在途中取她性命,不料大小姐命大,竟滚下山坡逃脱了,于是二小姐又带着我等前去劫杀……”

  “含血喷人!”顾云馨气得青筋暴起,不顾形象冲张嬷嬷扑了过去。

  “够了!是你做错了事,还不知悔改?来人,将二小姐拉开!”蒋氏厉声斥责,同时用余光瞟了一眼旁边静立着的李嬷嬷。

  李嬷嬷原来是老夫人院里的,后来老夫人搬到别院养病,说是用不了这么多人,就把她拨给蒋氏,实际上是充当眼线作用。

  “还不快向你姐姐认错?”

  顾云馨一时怔愣,接着惊怒交加,大吼道:“我不要!”

  蒋氏也是急了,强行将她拉到顾云昔跟前,大声呵斥:“认错!”

  “凭什么要我跪?我死也不跪一个废物!”

  “你……”蒋氏抬起了手想打醒这个没眼力的女儿,可又下不了手。

  旁观了许久的李嬷嬷终于开口道:“二小姐谋害亲姐,犯下弥天大错,竟犹自执迷不悟,不思悔改,老夫人知道必定大怒,只怕要将你送去家庙反省思过了。”

  顾云馨不想去家庙,只得一狠心一跺脚,咬牙道:“姐姐,我不该对你心生歹意,我知错了,对不起!”

  顾云昔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墨色的剪瞳泛着寒意。

  “妹妹既已知错,我也不好再揪着此事不放,不过,有错必罚乃是咱们家族几十年传下来的准则,不知母亲准备如何处置二妹啊?”

  蒋氏暗暗磨牙,“便罚她禁足三个月,抄写三十遍家规,大小姐以为如何?”

  虽说今日得了理,但蒋氏在顾家根深势大,还不能跟她硬来,她遂笑道:“尚可。”

  此事到此也就算告一段落,顾云昔就在顾云馨如芒刺一般的眼神中离去了。

  翌日,上香完毕,回到城中顾府时,已是近黄昏。

  下得马车来,顾云昔径自要回自己的院子休息,不料顾云馨却突然冲将过来横在她面前,气鼓鼓地道:“顾云昔,不要以为你这就赢了,一切才刚刚开始呢!五皇子是我的,你别想抢走!”

  顾云昔清冷一笑:“二妹说完了吗?我要回去了。”

  “你站住!我的话你听见了没有?”顾云馨习惯性去扯她,却反遭一推,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跌倒。

  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出什么事了,你们俩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闹,成何体统?”

  镇北侯顾震海出现了。

  而与他一同现身的,还有身着暗紫色纹金锦服的五皇子燕明瑛——顾云昔此时此刻最痛恨的人。

  无穷尽的恨渗透进骨髓,她握紧拳头告诉自己,现在必须要忍!

  燕明瑛面带微笑,手执折扇,端的是一派方正,翩翩如玉。

  他只冲顾云昔微点了点头,便移开视线。

  顾云馨突然哭着跪在顾震海面前,嘤嘤道:“父亲,姐姐欺负女儿,您要为女儿做主啊!”

  “五皇子面前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快把眼泪擦了!”顾震海绷着脸道,看似是在斥责她,实际语气略显柔和,毫无责备之意。

  燕明瑛笑道:“我看应当是有什么误解吧?云昔小姐温婉贤德,人尽皆知,不可能欺负自家妹妹。”

  “呵呵,姐妹之间玩闹罢了。”顾震海圆场道。

  “侯爷,这俩孩子闹脾气,让五皇子见笑了,妾身这就带她们下去好好劝和。”

  蒋氏善解人意,心知顾震海不想在五皇子面前丢脸,急忙摆出当家主母的大家风范,拉着姐妹两个与燕明瑛赔了个礼,便匆匆离开。

  顾云昔多看燕明瑛一眼都嫌眼脏,因而也十分乖顺地跟着走了。

  靖武侯府。

  “此话当真?”男人声音浑厚,看向脚边的下属。


标 签古言 神医毒妃冷情君上的心尖宠 美加净 顾云昔商侯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