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何念骆雨歇小说_豆汁儿lucky积善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50 ℃
何念骆雨歇小说_豆汁儿lucky积善

豆汁儿

lucky积善 著

连载中免费

《豆汁儿》是lucky积善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骆雨歇何念,主要讲述的是武学少女何念从家中只身来到大城市奋斗,做的第一份工作便是酒店清洁女工,谁知一不小心惹上京市第一纨绔骆雨歇,二人你来我往整日争斗,直到骆雨歇某日发现,何念这女的看久了,居然有点儿好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豆汁儿》是lucky积善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骆雨歇何念,主要讲述的是武学少女何念从家中只身来到大城市奋斗,做的第一份工作便是酒店清洁女工,谁知一不小心惹上京市第一纨绔骆雨歇,二人你来我往整日争斗,直到骆雨歇某日发现,何念这女的看久了,居然有点儿好看?

免费阅读

  “陆少别来无恙,物是人非?有日子没见你改走文艺路线了?不过我看你也没非到哪里去,还是老样子,喜欢到别人地盘讨些没趣。既然招呼已经打过了,陆少还是哪凉快去哪,别耽误您的正经事。”

  陆昭亮这次似乎很耐得住性子,他往骆雨歇面前的真皮沙发上一屁股坐下,几大跟班铁罗汉围着释迦摩尼佛一样站在他身后。前来聚会的其余五大少自觉自愿地往旁边挪步,既兴奋又紧张地看戏。

  骆雨歇和陆昭亮的过节说起来有些港式古惑仔电影的狗血,陆、骆二少上同一所高中,父辈在商场也算有些交情,小辈们不在同一个班,属于那种风云际会、淡如水也的点头之交,关系发生实质转变是在高中二年级。在陆少一心一意追了小半年,鲜花名包砸了无数后,陆少的初恋——隔壁校校花,终于有所松动,答应给他一个试用期。

  陆少还在这边偷乐,校花后脚就果断投入了骆雨歇的怀抱。据说是对骆公子一见钟情的,还曾失魂落魄地感慨:遇见你之后,最好的时光才开始。

  那阵子骆雨歇从一个模范生迅疾堕 落,抽烟喝酒打架旷课多管齐下,顶着个洗剪吹造型四处闲晃。他本就有一副好皮囊,长身玉立,忧郁的凤眼微扬,在一众土不拉几的四眼儿书呆子里显得卓尔不群。校花一见这一时期的骆雨歇,立刻觉得这男生好率性好不做作,跟那些还在追求五讲四美三热爱的高中男生,或是追女孩死命送花送包的土鳖富二代一比,简直鹤立鸡群。

  要不怎么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呢,陆少输就输在当年太纯情。校花果断向骆雨歇示好,没多久二人就厮混在了一起,常在校园里抱着接吻,有一次还正好撞上陆昭亮。其实骆雨歇一开始也不知道校花是陆公子的初恋,夺人所好的事他不经常做,既然做了也就做了,并不觉得歉疚。

  人这一生能有几个初恋?陆少深以为侮,自此跟骆雨歇杠上,背地里没少整幺蛾子给骆雨歇添不痛快。规模最大的一次是在什刹海打群架,陆少下战书,附上参与群架的跟班们的血手印,骆雨歇正愁没有什么大事膈应老爹,痛快地应了战。

  不过架才打了一半,校花翩然现身,利落地给了陆少一个嘴巴子,说自己爱上别人了,你们没必要继续打了。

  因为这件事,两人差点被退学。骆雨歇在半年后被提前送出国读书,陆少被老爹掐了半年钱脉。两人积怨既深,不经意照面就必须互相膈应几句。哎,既生瑜何生亮。

  “骆少好清闲,家里火烧眉毛了还在这里寻开心,哦不对,是穷开心!康少,一会记得让骆少结清了账再走,免得……”陆昭亮突然看到骆雨歇二郎腿上的阿玛尼限量款,感觉心肝被扎了一刀,当年被横刀夺爱的痛楚又回来了,但他毕竟不是当年那个单纯boy了,何况现在有更值得他高兴的事。

  “哟,阿玛尼的限量款,我买都买不到,骆少好风度啊,上街要饭也要穿限量款,呵呵,我打心眼里佩服!”陆昭亮抱拳一拱,歪着嘴笑。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陆少无事不登三宝殿,一来就暗戳戳地说骆雨歇“家里火烧眉毛”“上街要饭”,再加上一脸得意洋洋的姿态,似乎意有所指,否则就是无品的咒骂了。

  陈星推门而入,急急火火冲进来,正撞在来送酒水的服务生身上,托盘一歪,冰镇酒水泼在陆昭亮脑袋上,陆少被冰得一机灵,突地跳起来。“MD,没长眼啊!刚入手的限量款。”赶忙掏纸巾擦拭被酒水溅湿的领口和肩膀处,显然衣服比脑袋重要得多。

  “抱歉抱歉!”陈星赶忙做小伏低地道歉,但他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报告给骆雨歇,来不及服侍陆大少补救失误。

  “老大,家里出事了,要你赶紧回去一趟!”陈星在骆雨歇耳边低声道,“老爷子……”再着急未来秘书的职业素养还是在,毕竟当着这么多人。

  其实陆昭亮刚才那副幸灾乐祸的架势和那几句妖妖调调的讽刺已经让骆雨歇起疑,莫非骆氏出了什么事?老爷子生意上的事情他从来不问,也没兴趣继承。这几年偶尔回国,更偶尔见到老爷子的时候隐约觉得他一脸疲惫,头发也白得很快,不像当年那么意气风发红光满面了。多少有些感慨人渣也会老,呵,老了也是老人渣。

  “说清楚,怎么了?”骆雨歇眉梢微皱,面部习惯性波澜不惊,甚至冷漠。

  “快去见老爷子最后一面吧!”这一句,陈星没顾上压低声音。估计很快,在座的公子哥们都能从新闻里看到这个消息。骆雨歇回到骆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他家住北五环外的一栋别墅,小区是江南园林主题设计,有人工溪流,绿化也不错,愣把一个燕北苦寒之地搞得修竹森森、曲径通幽。这夜出奇地安静,天上一轮毛月亮白惨惨的,风一吹,竹影婆娑,如鬼如魅。

  “轰——”许是被骆雨歇和陈星打扰,一只野鸟扑棱着翅膀飞起来,两人吓得同时跳脚。

  在回来的车上,骆雨歇开始迷茫。乍听那句“见老爷子最后一面”,他大脑空白了两秒,这些年变着法地作妖,追根溯源,一开始的目的似乎就是想让老爷子少活两年,最好是气死。十几岁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在夜深人静时暗暗祈祷骆氏早些破产,一想到老爷子一脸颓丧地流落街头他就高兴,就止不住发笑。这一天似乎真的来了,他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惆怅。

  路上,陈星把电话里老爹说的都告诉了骆雨歇,生怕漏掉一个字。陈秘书说,检察院的人来到公司,控制了董事长,骆氏怕有大难。为了表示事态的严重性,陈星还特意自我发挥,加了一句“见老爷子最后一面”。虽然颇有歧义,但效果良好。

  骆雨歇在别墅里见到他家老爷子的最后一面,可喜可贺,老爷子还活蹦乱跳。

  他口中的老爷子今年不过五十几岁年纪,因为保养良好看着挺年轻,像四十几岁。气色稍差些,眼睛里有红血丝,眼睛下方泛着青黑,显然睡眠不足。不过谁突然被警察叔叔上门约谈估计都不会太开心,而且是深夜约谈。十几个制服笔挺的大盖帽干脆利落地把别墅和公司搜查了一遭,此时正一脸冰冷地搬着装文件的箱子陆续往外走。

  骆建国左右两边是两个膀大腰圆的检察官,职业气场强大,身上带种冷飕飕的压迫感,宛如勾魂使者黑白无常。骆雨歇进门时,骆建国在前,检察官在后,三个人正往外走。几十年来,骆建国习惯性在众人的前面走,今次也一样,只不过他倒宁愿走后面,可以停住或随时撤退。

  骆雨歇特意注意了老爷子的手——没戴手铐。那是不是说情况还不算严重?骆雨歇意识到他似乎在为老爷子担忧,虽然不愿意承认。对垒了十年,关键时刻,那根无形的血缘之线立刻蹦出来,提线木偶的线一样操纵人。

  “警官,我……儿子,可以……让我们说几句话吗?”

  骆雨歇觉得老爷子是真老了,说这话的时候面部表情透出很自然的悲情和乞怜,额头和鼻子上的油光,以及松弛多皱的眼部皮肤加剧了这种悲情。这和他印象中的那个人很不一样。

  其中一个检察官点头,表情威严。“就在这说吧,快一点。”

  “嗳,”老爷子答应着,看着大半年没见面的儿子,喉头发哽,万种情绪奔涌到心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爸。”骆雨歇叫了一声,这称呼他觉得很陌生,但真正叫出来也没那么费力。“没事吧?”

  老爷子瞧不够似的上下打量儿子,快一年没见,似乎感觉骆雨歇又长个儿了,蹿得跟白杨树似的,又挺拔又好看。骆建国个儿不高,中年发福后,就更敦实了。他办公室挂了副拿破仑骑马的油画,隐隐有自比之意。独子骆雨歇其他方面虽然不长进,这个儿倒是如了他的意,他很满意地略抬头仰视儿子,“又长高了啊?你放心,没事儿,别怕啊!有什么事找你陈叔,啊?”

  骆雨歇点点头,心里突然豁亮了。不是说我人民警察不会轻易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一个坏人。以骆氏的律师团队,老爷子估计吃不了亏,真要有什么为富不仁的事给抓进去,那也是得其所。而且细算起来,惩罚来得太迟。

  灵魂的虚弱只这么一瞬,很快,骆雨歇恢复了那种酷酷的、漫不经心的表情。骆建国看到他这副表情反而略觉放心了。

  “走吧!”检察官催促。

  老爷子最后回眸给了他一个慈爱的微笑,坚定地迈开步子推门而出。阿姨不在,一千多平的房子空落落的。陈星在背后拍了拍他肩膀,小声安慰道:“老大……你别难过,董事长一定会没事的……”

  骆雨歇转过身,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表情跟难过没半毛钱关系。“你还愣着干嘛,去老爷子书房,找点贵的东西搬出去!”

  “老大……”

  陈星觉得良禽择木而栖,骆雨歇这种临危不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就是他这辈子的梧桐木了。

  何念起了个大早,先盘腿打坐练了练气息。做好早餐后,师伯也起了。老太将头发梳笼得一丝不乱,穿一身干干净净的白色练功服。

  “念念,一会找个地方切磋一下?”师伯嘬了口米粥,缺齿的嘴巴发出一种特有的“嘘嘘”声。“这粥煮得好,烂乎。往常都是跟着老姊妹跳广场舞,手脚摆弄得跟傻子一样,她们也不好咱们这个,现在的年轻人也没兴趣学武,没劲透了。”

  听说师伯下岗后开过一阵子武馆,有几个愣头小子跟着练过一阵子,但师伯要求高又严厉,轻易不假辞色。加上练武容易受伤,身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愣头小子多来自独生子女家庭,从小宝贝疙瘩似的疼着,哪受得了这个苦,很快就都放弃了。

  师伯伤了心,从此收了武馆,干点零零散散的小生意,已经很多年不提收徒的事了,看到别人的徒弟难免眼馋。

  “师伯,我哪敢跟您切磋?”何念心虚地笑,又给师伯盛了一碗米粥。“听我师傅说您当年是师兄弟姐妹里最勤奋、修为最高的。我这两下子可不敢在您老人家面前献丑。”打不过师伯倒在其次,老人家快八十的人了,胳膊腿估计都不太结实,万一她使大了劲……可不是玩儿的。

  “勤奋我认,修为最高就不见得啦!”老太张嘴一笑,露出缺了一颗门牙的红色牙床。“学武这件事吧还是看天分,你师祖当年评价我‘天分一般,勤能补拙’!师兄弟姐妹里天赋最高的还是你师傅,我这个小师妹啊,人鬼着呢,从来不显山露水,师门切磋都是卯着劲藏着几分力,如果不是后来结了佛缘,到深山老林里一住二十几年,放到现在、武学宗师不敢说,但肯定比我有出息。万幸还收了你这么个小徒弟,看你根骨不错,要是能把咱们师门的绝学传下去,也算师门有幸……”

  何念憨憨一笑,想不到师傅这么牛,小徒弟与有荣焉。“听说师祖他老人家是一代大宗师,还因材施教,单独教了每个徒弟一门绝学。有机会我倒真想见识见识师伯的绝学!”

  师伯神秘一笑,“打架是用不上咯,用来逃跑还差不多。不过你也知道师伯我的脾气,从来都是把别人打跑……呵呵、呵呵……”

  吃过早饭,何念拿着写有师叔地址的纸条上路,电话打不通,只好按地址直接找上门。这么厚着脸皮上门求助的小辈也是少有吧,何念自嘲,但人在江湖漂,填饱肚子是首要,姑且不说她那个大志向。

  打听了好几个路人又倒了三四趟公交地铁才到地方。

  何念呆站在楼前,怀疑地址不对,或者说师叔早换了住址。地址上的那栋楼看上去断壁残垣,残墙上用墨水画着几个大大的“拆”字,里面的住户已经搬得七七八八,伶仃的几家钉子户蜗在残楼里,从脏兮兮的窗户里透露些许人气,像玩高难度跷跷板的仓鼠。

  何念拈着纸条小心翼翼上楼,很担心一个不小心这栋老筒子楼会在她脚下坍塌。门敲了大概十多分钟,没人来开。但敲到隔壁邻居不耐烦地探出头来问:“你找谁?”

  何念忙报了师叔的大名,期待邻居能知道他老人家的去向。听说城里人活得很疏离,做对门邻居十年都有可能不认识。

  “他不在!”邻居没好气地道,“敲那么半天,还让不让人睡觉!”太阳正大,十一点钟的大日头明媚鲜妍。城里人的作息真是……

  “对不起,打扰了!”何念赶忙鞠躬道歉,邻居虽然不耐烦但好歹透露师叔还住在这,她稍稍松了一口气,打算下午再过来瞧瞧。邻居不满地收回睡眼惺忪头发凌乱的仓鼠脑袋。何念转身打算下楼,仓鼠脑袋又伸出来。

  “你去怀柔影视城看看吧,他多数时间都去那旮旯猫着。”

  何念到怀柔影视城的时候,日头已经开始偏西。从西三环到怀柔几乎跨越大半个北京,地铁加公交换了五六趟。中午来不及吃饭,加上有点晕车,折腾得她直想吐,首都是大啊!

  听师伯说,师叔现在做演员,来往的都是当红影视明星。何念问了影视城的工作人员,有两个剧组正在拍摄。她逐一找过去,还真就见着了师伯家照片上的人。只是……

  师叔穿着一身古代女装,戴假发套,正吊着钢丝绳在空中飞舞旋转。得亏何念眼尖,才认出半空中的师叔。不过,这、跟想象中的似乎不太一样啊……

  “闲杂人等后退、后退,不是说不让把游客放进来嘛,你——走开!”有个拿着手持喇叭的人冲何念喊道。何念赶忙后退,遥遥看着半空中的师叔“飞来飞去”,看得出虽然上了年纪,师叔的身手还是很灵活,动作做得漂亮。但是感觉如果不借助钢丝绳和连着钢丝绳的奇怪器械,再好的轻功也做不出那些高难度动作。不过——作为一个学渣也能看出:他们飞的有点太反力学原理了吧。影视剧真是玄妙。

  何念正回忆中学物理课上老师讲过的力学定律,前方“哎吆——”一声痛楚的叫喊传来,紧接着是一堆人围拢上去。

  师叔不见了。糟糕,何念心一沉,脑子“嗡”地一下,直觉得认为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她推开众人挤进去,果然看到师叔蜷缩在地上死死咬着牙关,两只手痛苦地抱住左腿。

  影视城常年在门口预备一辆救护车,不大一会,救护车开进来,师叔被众人七手八脚地抬上担架。何念注意到师叔一张脸蜡黄,额上已经疼出了黄豆大小的冷汗。

  “替身受伤,换一个,来,各部门继续。”举喇叭的那个人对着小喇叭喊,何念跟着担架上车的时候听到。


标 签言情 豆汁儿 何念 骆雨歇 lucky积善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