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程商吴静静小说_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程商吴静静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65 ℃
程商吴静静小说_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程商吴静静

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

程商吴静静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程商吴静静的小说《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父母欠债,一穷二白,吴静静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在打工还债中度过了,可是她遇见了那个叫程商的男人,他护着她一步一步从任人欺凌的大学生到演艺圈女王,始终未曾离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程商吴静静的小说《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父母欠债,一穷二白,吴静静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在打工还债中度过了,可是她遇见了那个叫程商的男人,他护着她一步一步从任人欺凌的大学生到演艺圈女王,始终未曾离开.....

免费阅读

  程谦听到吴静静不叫了,撇嘴笑了一下,继续问道:“乖。这样才像个女孩子的样子,我问你,你知道你父亲是做什么的吗?”

  吴静静摇摇头,回答着程谦:“不知道。”

  程谦几乎是不相信的,因为他认为吴静静一定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做什么的。不然她不会那么拼命的赚钱给她的父亲还债。

  程谦挑眉:“不知道?”

  吴静静还是摇摇头,回答道:“只知道他是放赌的,欠了好多的债。”

  “那他人现在在哪里?”程谦很迫切的想要知道吴静静的父亲在哪里,因为,程谦是并不知道程商要他做什么,他知道的是,程商只让他把这个女人绑回来,问清楚,这个女人的父亲在什么地方,再无他言。他所做的,只有跟着程商的计划来。

  其余的,程谦作为程商的外甥,是一概不知。

  “自从前年过年的时候回来过一次,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了。”吴静静的回答的确是属实的,因为,她确实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去了哪里。

  也跟自己的母亲一样,销声匿迹。

  程谦刚想说什么,便就听见了程仁的声音:“先生来了。”

  程谦犹豫了一下,他的眼神中似乎是很不屑的,但却是顺从的。他从椅子上起来,看向了门口。

  进来的人也的的确确就是程商,他还如昨天是一个样子。

  他怀中抱着毛团,很正式的西装,仿佛就像是刚从会议场上下来一般,似乎也不怕毛团的杂毛会沾在自己的衣服上。

  程商只是看了一眼吴静静,走到程谦面前,在他耳畔说了一句话:“既然她不知道,那就放了她吧。”

  程谦不敢相信,皱紧了眉头,质问着程商:“放了?就这么放了?”

  程商继续淡言:“把她送去酒店,我自有打算。”

  程商离开了程谦的身边,就要离开,忽然听得程谦的质问:“舅舅!你让我千辛万苦抓她回来?现在你又是一句话就放了?!”

  “按我说的做。”程谦离开之时,只是留下了很淡然的一句话,便就再也没见他出现过。

  程谦的确是气的跳脚,踢翻了椅子,没好气的吩咐道:“按照舅舅说的做!把她弄昏了带走!”

  “是!”

  那几个黑衣人办事很利索,没有一会吴静静又晕了过去。

  似乎对吴静静来说,这几天的状态不是昏过去了,就是晕过去了。她这几天受的罪也是挺多的了。

  吴静静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轻松了许多,没有阴暗的四周,也没有任何的捆绑,她一时之间是有些欣喜若狂的。

  可是,转眼之间,吴静静又不高兴了。

  因为,她所处的环境怎么说,都是不太对劲的啊。

  吴静静此刻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吴静静推开卧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奢华但却不失格调的空间,白色的沙发干净整洁,水晶吊灯几乎透亮。

  吴静静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地方,白色的沙发几乎是整洁的有些过分了,吴静静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沙发边上,情不自禁的想要摸一摸,因为实在是太干净,太整洁了,吴静静的意思,其实是想把这白色沙发给弄乱。

  就在吴静静想要下手的时候,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正好打乱了吴静静的机会。

  “咚咚!咚咚!”

  吴静静也没有多想,根本也没有顾忌自己是否穿了鞋,就急匆匆的跑去开门了。

  当吴静静打开门的时候,她怔住了,她还从未看见过如此好看的人,的确是好看,好看。吴静静的下巴都快要掉了……

  程商并不是一个清秀型的美男子,他脸型的轮廓有些偏欧美,很清晰,或许,是他的小时候在英国长大,所以,他的样子也是跟随水土有些变化,说起来也是有些奇怪。他的眼神之中永远都是有所隐瞒。

  是程商,这个他跟以往不同,脸上多了一些笑容,只不过是笑里藏刀罢了,他歪了歪头,有些俏皮之意的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好啊!好啊!请进啊!”吴静静一定是色迷心窍了,居然会放一个陌生的男人进来。

  程商微微笑了一下,很礼貌。

  程商挑眉环视了一眼四周,似乎是有所顾虑什么,但他还是依旧笑着看向了吴静静,柔声问道:“在这里住的怎么样?”

  吴静静点点头,一丝不拉的回答着程商:“挺好的!”

  可怕,从程商进来到现在,吴静静都没有想过要去问程商到底是谁,在此刻,吴静静的智商几乎是为零。

  程商笑了一下,问道:“那就好,晚饭吃过了吗?”

  吴静静揉了揉头发,摇了摇头,回答着程商:“还没有。”

  程商走近了吴静静,又是笑了一下,他似乎在想不出来其他的面部表情了,因为笑,似乎对程商来说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他说道:“衣柜里有衣服,你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吃饭吧。”

  吴静静这才反应了过来,她吓得大叫了一下,即刻退了好几步,质问道:“你是谁?!你是不是跟绑架我的人是一伙的?!”

  程商的脸一下子就阴了一下,可那也只是转瞬之间,程商的脸又恢复了笑容,不缓不慢的回答着吴静静:“不是。”

  吴静静此刻的大脑飞速旋转,忽然一个念头就蹦了出来,她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那你肯定是救我的人了!”

  “呃……是。”

  程商的回答也是随机应变,因为,他此刻脑袋里面生出了一个念头。他本来是想着这几日利用吴静静来让她的父亲现行的,可是吴静静的误会正好使程商有了很多的机会。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救了我!”吴静静说着,眼泪哗哗的就落了下来,呜呜呀呀的“我以为,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呜呜呜……”

  吴静静哭的梨花带雨,可是对于程商来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安稳一个人。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程商欲言又止,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安慰吴静静,只好轻轻将她抱住,轻声道:“不哭了,不哭了。”

  程商也没有多余的话,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

  吴静静是想都没有想到程商居然会来抱自己,她靠在程商的肩头哭了一会,才停止了哭泣。程商轻轻擦了擦吴静静眼角的泪水,笑了一下,说道:“快去换衣服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只要你吃了好吃的,就不会不开心了。”

  吴静静使劲点了点头,回答着:“恩恩!”

  程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会对吴静静这般好,他的这个样子也是自己从来不知道的。

  要知道,吴静静是程臻的私生女。

  吴静静去换衣服,程商的脸色即刻变成了冷漠。对于程商而言,吴静静是程臻的私生女,而程商认为吴静静一定是和程臻有着什么联系。程商讨厌还来不及,可他还要装作是一副讨好的模样,程商最怕的就是对别人低三下四,如今为了能够查出真相,他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而就在吴静静换衣服的间隙,程商接了一个电话:“喂?”

  “先生,还是没有找到那份文件。”电话那边的声音似乎是很愧疚,很抱歉。

  程商还是一如既往的冷然:“没有影踪?”

  “是。”

  程商犹豫了一下,本来是想挂掉电话的,但就在此刻他听见了一个声音,低沉道:“让程谦接电话。”

  “是,先生。”

  电话那头嘈杂了一阵子,恢复了平静:“舅舅。”

  “父亲生前最珍视的那份文件去了哪里?再过几天就是父亲的葬礼了,没有那份文件内携带的遗嘱,怎么宣布?”程商的话里似乎是有一些斥责的意思,但又能够听出来依然冷冰冰的。

  程商对于程谦这个侄子的映像不怎么差,就算他知道程谦和自己不对立,但从来没有怪罪过程谦什么。

  因为对于有些事情,程商都看的太过于淡然了一些。

  “线索是中断了,我也知道再过几天就是爷爷的葬礼,可是,现在无论派出什么人都找不到那份文件,我也知道事关紧要,可是,没有办法……”程谦的话里似乎是有一些愧疚的,毕竟,他从小就是在程家长大的,而程之又对程谦很关护,程谦愧疚也是理所当然。

  其实,找文件内的遗嘱是个幌子。那份文件里的内容,才是最主要的。

  称之死前曾发过一封邮件给程商,里面就包括了遗嘱。而现在程商找的那份文件,是关于整个程氏集团的安危。

  “我知道了。”程商挂掉了电话,面对吴静静,程商觉得吴静静是知道的。

  可诚然,吴静静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疑心很重,他认为就是吴静静一定是在隐瞒着什么。

  程商做事一贯不喜粗鲁,现在也是,可能,程商要在吴静静身上花些时间了。

  程商刚挂掉电话没多久,就听见吴静静猛然一声:“我换好了!”

  程商反应性的转过身去看着吴静静,似乎都没有正眼去看,也没有过多的停留,但程商还是一如既往的笑了一下,回答着吴静静:“很美,走吧。”

  程商明显说的就是口不对心,吴静静此刻听见程商夸奖自己,高兴的都要飞起来一样,脸颊一红,点头回答着程商:“恩恩!”

  可殊不知,吴静静身上穿的衣服是唐纳.卡兰,吴静静自己是全然都不知道的,她哪里知道,她身上所穿全部都是地摊货,不是地摊货,也是淘宝淘来的便宜货。

  程商似乎已经为吴静静安排好了一切,很明显,程商就是故意的。为了能够从吴静静嘴里套出来话,程商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程商淡淡说:“走吧。”

  “嗯。”

  程商,在为吴静静下着一盘很大的棋。

  出了酒店的房门,程商自然而然的带着吴静静来了电梯旁,吴静静一路上也没有怎么说话,她觉得气氛有些尴尬,问道:“那个……恩人,你叫什么啊?”

  “程,陈寒。你呢?”程商也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自己的名字,幸好及时改了过来。

  吴静静即刻做出了一个要和程商握手的姿势,笑盈盈:“你好,恩人陈寒,我叫吴静静!”

  程商是有一些小小洁癖的,和别人握手也是程商不可能会去做的事情,他只是笑了一下。这样显得吴静静是有些尴尬,她便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收回了自己的手,尴尬笑了笑。

  等了一会,电梯才上来,程商和吴静静进了电梯以后,气氛是越来越尴尬了,几乎是无比尴尬的。

  程商也没有和吴静静怎么说话,倒是吴静静一心想要同程商答言。程商,可能就是话题费了吧,但是,吴静静却很喜欢说话。

  一想到刚才,吴静静就觉得自己很尴尬,此刻,吴静静也没有要和程商说话的兴趣了,或许也是吴静静不敢。

  电梯停在了十七楼,并不是程商要去的地方。只见进来了一男一女,那个女人身上的烟味很重,但却不是怎么刺鼻,反而是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那女人瞄了一眼吴静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看向了程商,冷笑了一声。

  这个女人的冷笑似乎是发自内心的冷笑,像是嘲讽,又像是轻蔑。

  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而这个女人进来的时候,程商略微也是有所一惊,但他的眼神之中几乎没有过多的讶异,波澜不惊。

  电梯内的气氛,又一下子古怪了起来。

  终于,电梯停在了一楼。这尴尬又沉压的气氛终于是摆脱了,若不是仔细去看程商,肯定是不会发现他的脸上此刻是有所惆怅的。

  出了酒店,程商打了一辆出租车,带着吴静静去了一家餐馆。

  要知道,现在是在B市。程商也是不熟悉路,吴静静更就不知道了,吴静静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跟着程商来到了一家餐馆。

  似乎,这家餐馆很对吴静静的胃口。

  也正是因为程商看过关乎吴静静所有的资料,所以对他而言,讨好吴静静是必要的,接下来的套话,也是不经意之间的。

  程商不喜欢太过油腻的东西,他本人虽然很喜欢吃中餐,但也是偶尔。他不吃辣,不吃冷,不吃酸,不吃苦,不吃盐。忌冰,忌热,最主要的是,他从来都不吃外面的东西。可程商却是喜欢吃香菜。现如今,为了能够早日查出吴卫的下落,程商也必须这样。

  虽然,他本人是极其讨厌的。


标 签总裁 沉沦豪门总裁大人求轻虐 程商 吴静静 程商吴静静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