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雷霆战兵宁镇顾嫣然小说_雷霆战兵一路登仙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97 ℃
雷霆战兵宁镇顾嫣然小说_雷霆战兵一路登仙

雷霆战兵

一路登仙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是兵王回归都市的小说

《雷霆战兵》是由作家一路登仙所写的热血男频文,主角是宁镇和顾嫣然,小说讲的是十年前宁镇因犯下大错而机缘巧合下投身军伍,十年戎马生涯让宁镇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盖世战神,看他带着雷霆之威回归都市后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宁镇又会如何在复仇之路上抱得美女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雷霆战兵》是由作家一路登仙所写的热血男频文,主角是宁镇和顾嫣然,小说讲的是十年前宁镇因犯下大错而机缘巧合下投身军伍,十年戎马生涯让宁镇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盖世战神,看他带着雷霆之威回归都市后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宁镇又会如何在复仇之路上抱得美女归.....

免费阅读

  “好久没有看到家乡的夜空了。”

  宁镇漫步在山间小路上,他一没乘车,二无目的,就那么随意的行走在人迹罕至的半山腰上。夜晚的冷风吹过宁镇下颚冷硬的线条,他伸着手,遥望月光。

  彻夜通明的市中心里,闪烁着只属于繁华都市的红灯酒绿,那股游子归乡的心境,让宁镇冷硬的气质都柔和不少。

  除夕夜,大团圆。

  可宁镇已经有十年未曾踏足东城的土地。

  十年前,宁镇年轻气盛,嫉恶如仇,因路见不平将一正在欺压良家妇女的恶少当场打死,却不知对方来头极大,动用无数关系要将宁镇杀之后快。

  宁家无力负担,还是在伍家的帮助下逃过一劫。

  宁镇也因为一次意外,入选了特殊序列,不得不以死刑犯的身份加入军伍之中,戴罪立功。

  但可惜,他所在边关的保密性,宁镇已经十年没有和父母联系过了。

  “宁帅!”

  白虎的闷声自身后传来。

  “如何?”

  宁镇也没回头,眼神带着一股追忆。

  “按照老大的吩咐,已经处理妥当,李追的人头已经在伍小姐的衣冠冢钱祭奠,今日之事绝不会有任何风声传递出去。”

  “霍家已经认怂,答应交还伍家的所有财产。”

  “只是宁帅,您跋涉万里,游子归乡,肯定瞒不过那些老狐狸,您的身份高贵,您看要不要我们……”白虎闷声闷气的说道。

  “不必,随他们去吧。”

  宁镇没理会,更没去伍翎羽的坟前祭拜。

  沙场纵横十余载,宁镇早已见惯了生死。

  更清楚哪怕刀在手,剑出鞘,逝者已逝,哪怕生者做的再多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只能心存缅怀。

  “是,宁帅自然心中有数,您的手段岂是小小的东城豪门能够想象的?属下到希望霍家能够不识趣一点,也不枉费宁帅亲自走一遭。”

  “还有一事。”

  白虎恭声说完,继续道。

  “讲!”

  “霍家认怂,已经开始为迁出东城做准备,想来不用半月时间整个东城便再无霍家立足之地,而他们也愿意归还伍家的所有产业,甚至备上不菲的厚礼。只是,这些产业该如何处理?”

  “容属下多嘴,如今李追已死,但伍家被人吃干抹净,昔日豪门一朝崩塌,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短短百日,伍家的日子……”

  “很难……”

  白虎一板一眼的请示道。

  “伍家……咳咳咳咳!”

  宁镇停下脚步,他低吟了一声,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白虎面色一变慌忙的掏出纸巾递给宁镇,后者摆手示意不必。

  宁镇的目光带着一抹追忆。

  昔日,伍家还未平步青云之时曾只是蜗居在东城的一家富户,和宁家比邻而居,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

  也因此,两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只可惜后来伍家忽然发迹,财富骤增,家族企业愈发顺风顺水,伍家才搬离了原来的老宅。

  但两家却也未曾因此断了联系,尽管不在像之前那么亲密,但依旧有情分在。当初宁镇险些铸下大错,正是借由伍家的手才将他亲手送向行伍,也由此有了今日的宁战神。

  “备车。”

  宁镇思考片刻,随后丢下一句,走入茫茫夜色。

  半个时辰后,几辆粗狂的悍马停在了一栋破败的小院前。

  房子很破旧,墙头也很低矮,青石铸就的墙壁早已在岁月的洗礼下斑斑驳驳,用手轻轻一敲就能掉下一堆石屑来。

  换做任何人也不会相信,就在三个月以前,这栋院落的主人家还是拥有一家市值超过一亿的集团公司的豪门。

  除夕夜,处处张灯结彩。

  只可惜,小院里一片愁云惨淡。

  “这日子还过个什么劲儿,谁能想象我们伍家竟然会落到今日的田地,偌大的产业啊,却因为引狼入室,全部都落在了李追那个小人手中,我恨呐。”

  “恨有什么用?我们伍家完了,谁又能知道李追那个八竿子打不出来一个闷屁的混蛋竟然包藏祸心,竟然将我们全部架空?”

  “少说两句,二哥他心情不好。”

  “不好?谁的心情能好?一亿家产,全被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吃干抹净,还不是全因为伍翎羽,我那个可爱的好侄女?”

  房间中,传来低低的细语声。

  大厅的座位上。

  伍家整整齐齐的围坐在饭桌上,饭菜很丰盛,鸡鸭鱼肉样样齐全,只是饭菜齐整整的放在那里,直至冰冷,依旧无人有心思下筷。

  大人们失魂落魄,孩童们失去了笑脸。

  昔日伍家,唐唐豪门,逢年过节哪一次不是门外车水马龙,而今日却沦落至此,何人能够心安理得?

  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人坐在角落里闷头抽着旱烟。

  他左臂上带着黑纱,四十来岁本该是男人意气风发的年纪,可是这中年人脸上却愁苦满面,白了头发。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争吵也越来越大。

  “够了!”

  中年人再也忍不住,他用力的拍打着饭桌,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他是伍承传,伍家的二爷,也是伍翎羽的父亲。

  “引狼入室,是这个当二哥的错。李追是我伍承传的女婿,我这个当岳父的自然会认。但翎羽死了,因为愧疚,我这个当父亲的却忍不了。”

  “我……我去找他拼了!”

  伍承传咬着牙,忍着怒,额头的青筋都要爆了出来。

  家产被夺,不是最要紧的。

  可女儿惨死,四十六岁的伍承传眼睁睁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这个当老子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偏偏那头饿狼现在正在却在原本属于伍家的别墅中举办订婚晚宴。

  伍承传暴怒着就要去拼。

  大不了舍了这条老命!

  却在这时。

  宁镇大步走了进来,险些和怒气冲冲想要出去的伍承传撞了个满怀。

  “你是谁?”

  “请离开,今日除夕,是我伍家的私宴,不见来宾,快点离开。”

  伍承传怔了一下,他只觉得身前的青年有点熟悉。

  “伍叔叔,晚辈来访,难道还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不成?”

  宁镇也不恼。

  他笑了笑,一如以往一般谦恭。

  “你是……”

  伍承传愣住了。

  伍家落到如今的地步,几乎人尽皆知。

  昔日巴结伍家的人不知凡几,可此刻如同商量好是的全然没了踪影。伍家完了,被一脚踩进了泥里,李追愿意留伍家老小的命,已经是手下留情,不想背那个恶名而已。

  可是,昔日车水马龙的伍家早已没人愿意露脸了。

  眼前这有点熟悉的青年竟然执晚辈礼,还找上门来,这让伍家人面面相视,有点摸不清青年的来路。

  “你是……宁哥?你是宁哥对不对?”

  一个伍家的小辈愣了一下,惊叫出来。

  “你是小虎?没想到,你还认得我。”

  宁镇对着青年笑了一下,这是伍虎,伍翎羽的表弟,从小没少跟在宁镇屁股后头鞍前马后。

  “真是宁哥,二伯,他是宁镇啊,宁家老二你忘了?宁哥,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二十多岁的伍虎见到宁镇,顿时咧了咧嘴。

  他欢快的跟伍承传介绍了一下,可刚开口,刚冒出了点喜悦的脸上顿时苦了下来。

  宁镇?

  伍承传想起来了。

  “宁镇啊,当兵回来了?除夕夜,怎么不在家里过,跑到我们这儿来干什么?这些年,你爸可没少念叨你,快回去吧。”

  “伍叔叔啊,现在没心情招待你,也许你不知道,翎羽她……”

  伍承传勉强笑了一下。

  他说着,泪水却流了出来。

  “伍家好大的气魄,马上都成了街边的乞丐,竟然还有心思过年?”

  却在这时.

  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小院的大门被踢开,一个光头带着一群泼皮挤了进来。

  “李强,你还敢来?!”

  见到来人嚣张,伍家人的脸色就变了,伍承传咬了咬牙,身体都颤动了一下。而站在宁镇身前的伍虎更是目瞪欲裂,顿时就要冲出去。

  “有什么不敢?”

  光头大大咧咧的走进门,一屁股就坐在了餐桌上。“伍二爷,你还当你们伍家是豪门不成?现在,你们伍家的产业,全都是我表哥的,你们这群丧家之犬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嚣张?”

  “我是来通知你们,这小院我哥赏给我了,你们立刻搬走,要不然就休怪我李强不顾往日情分了。”

  “你!”

  伍家人更怒一分。

  这光头名叫李强,是李追的表弟,本是一个泼皮。

  李追攀上了伍家的高枝,他没少巴结伍家。而现在,伍家的产业落在了李追的手中,一条狗也竟敢欺压上门,这让伍家人脸色更加铁青。

  “可恶,李强,我……跟你拼了!”

  伍虎顿时就要冲出去。

  可伍虎还没迈动脚步,却被宁镇一把拉住,伍虎刚想张口,却见宁镇已经走在了他的前头。

  “谁让你坐的?”

  宁镇表情平淡,古井无波。

  “妈的,你是什么东西?老子跟伍家人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地方?这小院,是我表哥赏给我的,我想坐就坐,想走就走,朋友,你可别不识抬举。”

  李强破口便骂,他好不容易找到了消遣伍家的机会,哪里肯善罢甘休?

  谁能想到,唐唐身家过亿的伍家人竟然会成为落水狗。

  李强早就存了报仇雪恨的心思。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

  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离开了凳子,一双如同钢铁一般的大手拎着他的脖子直接将李强甩到了院子里。

  白虎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客厅中。

  如同铁塔一般的汉子,窒息一般的压迫力扑面而来,顿时让众人吃了一惊。

  “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表哥是谁?李追,现在也是霍家的女婿。你敢惹我,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把你们沉了江!”

  也许是顾忌白虎的身体,李强滚了一圈,张口便威胁道。

  “李追?!看来你的消息落后了一点。既然你们关系这么好,那么白虎,送他的表弟去陪他,也好黄泉路上不寂寞!”

  宁镇淡淡道。

  身后的白虎会意,抬脚就走了出去。待到门口的时候,白虎还扭身将大门关上,紧接着门外便传来一阵惊恐的叫声。

  目瞪口呆。

  “宁镇,你……”

  伍家人全愣了,直到门外的叫声停止,伍承传才惊愣道。

  “无妨,顺手的小事而已。”

  宁镇摆摆手,他看着身前已经被搅乱的除夕宴,伸手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伍叔叔,这道菜一定是婶子做的,这个味道就算十年还是没变。小时候,我可没少品尝婶子的手艺,翎羽那丫头可没少拿着个来笑话我。”

  宁镇话说的亲切,可是伍家人面露悲色,没人想笑。

  宁镇摇头,也没打算得到回应,宁镇放下筷子,目光扫过伍家人最终落在了伍承传的身上,伸出两根手指。

  “今日我来,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翎羽的仇!”

  “血债要有血来偿!”

  “血债血偿?宁镇你可不要意气用事,叔叔知道你和翎羽关系好,可是杀人可是犯法,你可不能把自己陪进去,我……”

  子仇父报,天经地义。

  就算伍承传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但他却不想让宁镇冒险。

  “伍叔叔不必担心,这件事,我来这儿之前已经顺手已经做了。现在,我来说第二件事,青龙!”

  宁镇说了一句,大门快速打开又闭合,青龙吊耳廊道的晃荡了进来,他随手将手中的皮箱放在餐桌上,打开,然后又退了出去。

  宁镇随手拿起其中的一份文件,放在了餐桌上。

  “宁镇,不可,你是晚辈,伍家现在这个样子,你又这份儿心就足够了。我们两家是世交,如果你真的想要帮我们,就去看看翎羽,那丫头,苦啊……”

  伍承传说着就要拒绝。

  “伍叔别忙,你先看看是什么?”

  宁镇淡淡道。

  闻声,伍承传愣了一下,身旁的伍虎探头瞅了一眼,可目光刚落在文件上,却怎么也移不开了。

  “伍虎,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还给宁镇!”

  伍家另一位长辈,也是伍虎的父亲张口呵斥道。

  拿小辈的东西,这岂不是贻笑大方。

  “可是爸,这……这……这是咱们伍家的地契!”伍虎的手都在颤抖,一句话他足足呼吸了三次才堪堪说完。

  地契?!

  所有人都蒙了,片刻的慌乱过后,伍家人一窝蜂一样的围了上来。

  “真是的地契,咱们伍家的地契,怎么可能?”

  “宁镇,你怎么得到的?其他那些是什么?天啊,我看到了什么。这是咱们集团的股份,这是咱们的产业。”

  “地契,房产,股权,这……这怎么可能。”

  语无伦次,目瞪口呆。

  没有人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些东西原本都属于伍家,却落在了那个吃里扒外,狼心狗肺的李追手里,但此刻却偏偏出现在了眼前。

  怎么可能出现,又凭什么落在宁镇的手里。

  “宁镇,这些……你是怎么得来的?李追怎么肯放手,霍家怎么肯放手。”

  “你……怎么可能有这些?”

  伍承传深吸了一口气。

  他目光看着宁镇。

  这个几乎是从小在宁伍两家里乱窜,吃着两家饭长大的青年,竟然无法从对方淡定从容的眉眼中找到和记忆相符的形象。

  这份气度,这份从容,这份挥手间漠视生死。

  宛若神灵。

  “顺手取来的而已,伍叔叔不必担心,已经处理妥当。”

  “今日除夕,是团员的日子。我十年未归,总要回家看看。这两件事,就是我要说的全部,等到过些日子,我在登门拜访。”

  宁镇笑了笑,随即也不理陷入狂喜中的伍家人,抬脚就出了门。

  “那李追……”

  耳后传来伍承传的追问。

  “死了!”

  宁镇脚步顿了顿,随口答道。

  话音缓缓传出,伍承传愣了愣,他颤抖着想要掏出一根烟来镇定一下情绪,只可惜,他点了几次火,颤抖的手依旧无法将香烟点燃。

  噗通。

  伍承传跌坐在原地,崩溃般嚎啕大哭。


标 签都市 雷霆战兵 一路登仙 宁镇顾嫣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