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席莫庭顾唯念小说_独家占有蜜汁娇妻宠不休若存

xiaoshiyi 4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9 ℃
席莫庭顾唯念小说_独家占有蜜汁娇妻宠不休若存

独家占有蜜汁娇妻宠不休

若存 著

连载中免费

《独家占有蜜汁娇妻宠不休》是若存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席莫庭顾唯念,主要讲述的是顾唯念的一番自我介绍,让席莫庭就此一见钟情,然而一场意外,她却成了别人的前妻,五年后再相逢,席莫庭将人堵在墙角:“这一次,你以为我还会放你离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独家占有蜜汁娇妻宠不休》是若存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席莫庭顾唯念,主要讲述的是顾唯念的一番自我介绍,让席莫庭就此一见钟情,然而一场意外,她却成了别人的前妻,五年后再相逢,席莫庭将人堵在墙角:“这一次,你以为我还会放你离开?”

免费阅读

  池源怔了一下,似乎有些复杂的情绪在眼底闪过,顿了顿,才说道:“念念,你知道的,我并不想听这个。”

  她当然知道他不想听,但是,她必须说。

  顾唯念颦眉,三年前,池源需要一个妻子,她需要一大治疗费用救病重的父亲,所以两个人才领证,甚至连婚礼都没有举行,即便如此,池源依旧很尊重她的一切,两个人从没有过任何逾矩。

  即便父亲最后还是撒手人寰,但池源依旧以女婿的身份将他风光大葬,给了父亲最后的体面,而在池家父母催生的时候也一直是池源挡在她的前面,她感激不已,却无以为报,只能拼命的帮江陵赚取更多的利益。

  沉默,蔓延。

  池源终究还是败下阵来,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道:“好了,你不要有任何负担,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晚上我接你回去。”

  “嗯。”淡淡的应声,顾唯念不知道怎么说,只得抱以一个莞尔,转身离开。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黑色的迈巴赫缓缓行驶在路上。

  池氏一直是安城的元老家族,地位卓然财力雄厚,池宅更是坐落在安城最好的繁华富人区,在如此寸土寸金的地方依旧保留了叠拼的别墅,因着池源说要过二人生活,所以两人早早的就搬离,只是节假日什么,依旧要来池宅见两位老人。

  顾唯念才跟池源进了家门,他便示意她先上楼,询了佣人以后便率先去了书房。

  顾唯念品着佣人送上的茶,静默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可这安静不过半晌,便有不速之客来临。

  “呦,我当是谁,原来是我的好嫂子来了。”池芮一袭G家限亮版连衣裙从楼上走下来,娇俏的小脸儿上是精致的妆容,一双凤眸却染了丝缕不屑和敌意,扬声道:“这次回来是因为缺钱了吗?”

  “多谢妹妹关心了,是爸妈让我们回来的。”顾唯念也不闹,只是恬静的品茶微笑,似乎她说的并不是自己。

  早在两人结婚的时候,池芮便对自己充满敌意,起因是池源青梅的白月光与她关系甚为密切,她认定是顾唯念做了小三勾 引了她哥哥,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丁点儿好脸,处处刁难。

  可偏偏顾唯念是块软棉花,捏不变揉不烂,任凭池芮各种挑衅折腾,她就是不与其怒,要么四两拨千斤的怼回去,要么就干脆无视。

  池芮屡战屡败,气急败坏之下便经常拿父母催生说事儿。

  “嫁进来三年了一次都没有怀孕,顾唯念,我哥在外面有那么多女人,保不齐哪天就有女人大着肚子上门,到时候看你还得意多久。”

  顾唯念闻言轻笑了一下,抬眸看向一脸怨念的池芮,满是云淡风轻:“那倒是好了,正好帮我分担一下生育的痛苦,我可要好好的感谢她一下。”

  “你……”池芮气得七窍生烟,这女人真是滚刀肉,油盐不进!“那是你的丈夫!你一点儿都不在意的吗?”

  在意?

  “我为什么要在意,这难道丢人的不是池家吗?”顾唯念说的一脸纯善,清淡一笑:“更何况比起生孩子,我更想要保持好我的身材。”

  “顾唯念,你简直脑子有病!”

  “谢谢,你要是有药我不介意笑纳。”

  池芮气得脸色铁青,怒中口不择言:“顾唯念,我就应该让我哥马上跟你离婚,你简直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婊、子!”

  “池芮!”愠怒一道呵斥,池源已然从书房走出来,一听到这话顿时勃然大怒,上前一把攥住池芮的手腕,怒喝:“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她是你的嫂子,你还有没有一点儿教养?”

  “哥,明明是她先说我的!”池芮措手不及有点慌乱,胡乱诬陷:“我这是向着你——”

  “闭嘴!要调一下家里的监控看一眼吗?”池源深谙顾唯念的性子,宁愿远离也不想纷争,而自己这个妹妹却一直被家里宠惯坏了,难免骄横,他亦是觉的羞恼:“作为池家的女人说话居然这么恶毒,道歉!”

  跟顾唯念?

  池芮愤怒的瞪了楼下的女人一眼,倔强的瞪眼:“不可能!”

  要她顾唯念道歉?除非她死了!

  “池芮!”一字一句的念出声,池源的愤怒已然到极点,拽着她的手腕便扯到了楼下,逼得她面对顾唯念:“你道不道歉?”

  “绝不!”池芮咬紧牙关,死都不肯!

  两厢对峙,战争一触即发!

  “池源池芮,你们在吵什么?”一道苍劲的嗓音打断了兄妹两人的剑拔弩张,池毅天从书房出来便呵斥道:“池芮,你哥哥难得带着嫂子回来一次,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没有想到父亲也斥责自己,池芮瞪了一眼慢条斯理饮茶的顾唯念就气不打一处来:“爸,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指责我,我还想说是顾唯念挑衅我呢!”

  “闭嘴!她是你嫂子!”池毅天努声呵斥,比起这个不成器又有点刁蛮的女儿,他更喜欢能力强有帮得上池氏的顾唯念,尤其是她来公司这几年,江陵的业绩更是直线飙升,所以即便是为了留住这么个人才,他都会更加维护她一些。

  池芮怒意更盛,自己的亲哥哥亲生父亲居然都向着一个外人?

  “你们是被她下了什么谜混药?她可是个小三!”

  “池芮!”池源怒诘出声:“还要我解释多少遍?不准你再这么说她,道歉!”

  “我不!”池芮甩开他的手,声音尖锐,“清如姐才是我的嫂子,我绝不会认这么一个心机女做家人!”

  林清如,池源的青梅,他心头的白月光。

  顾唯念不动声色的抿了一口茶,这种情况下,她开口只会让矛盾更加激化。

  “吵什么?源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不能消停一下?”一把子严厉的女音传来,只见秋雨兰从书房走出,保养得宜的脸上满是不快,她见女儿一脸委屈,顿时有些心疼:“池芮,你不是要出门吗?还不赶紧走?” 这话摆明了是为池芮开脱,可是池毅天却不高兴了,拉长了脸:“唯念和源儿回来一次,一家人不一起吃顿饭瞎跑什么?”

  “我可不想跟这种人一起吃饭!”池芮毫不客气的甩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

  池毅天气得不轻,怒喝出声也没能阻挡池芮离去的脚步,都是秋雨兰上前劝和:“好了好了,芮芮还是小孩子气,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都已经二十二了还是个孩子吗?”池毅天对于秋雨兰这种护犊子的行为十分痛恨:“你这么惯着她会把她宠坏!目无尊卑没有教养!”

  秋雨兰不敢顶嘴,却还是耐着性子安慰劝和,倒是顾唯念有点尴尬的扯唇,声音低低的对着池源道:“看起来我来的真不是时候。”

  “这件事本来就是池芮的不对。”池源说的义正言辞,握住了她的手:“让你受委屈了。”

  他柔声细语的亲密举动倒是让池毅天努气稍霁,好歹两个人还是好好的:“池源,今晚就住在家里。”

  这话一出口,秋雨兰却率先皱紧了眉头,可她却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

  倒是池源察言观色,沉声道:“我们还有工作要忙,所以今晚就——”

  “不管你们有什么工作,要孩子才是最主要的,一家人好久不见一起吃顿饭就不要有这么多的借口了!”池毅天斩钉截铁的将所有的后路堵上,铁了心要让两个人留下,话出口毋庸置疑:“就这么定了,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拒绝的话了!”

  说罢便转身拂袖而去,秋雨兰睨视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一脸淡静的顾唯念,眼底有明显的不悦,也跟着离开。

  池源很是抱歉的看着顾唯念,还未开口,她便率先道:“没关系,一点小事而已。”

  “谢谢你能理解。”

  顾唯念笑了笑没有应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的事情,一顿晚饭吃得她索然无味,早早推脱累了去休息。

  二楼早就备好了客房,顾唯念习惯性的抱着被子在沙发上躺下,池源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

  沉睡中的女人安然得仿佛睡美人一般,纯净轻媚的面容十分沉静,全然没有防备的放松,池源眉心微微颦起,大手伸出想要抚过她的眉心,却在距离一公分的地方生生停住。

  结婚三年,他们始终分床二居,生活更加泾渭分明。

  池源苦笑一下,手指动了动,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也许,爱就是想要触碰又收回的手吧。

  他始终都知道,她的心里一直装着另外一个男人,而有种隐隐的感觉告诉他,那个男人和席莫庭有脱不开的关系。

  池源就这么静静的凝着顾唯念的睡颜,许久,神思缱绻。

  一夜无梦,斗转星移。

  象征性的告别一下,顾唯念终于如蒙大赦的坐到了池源的车子上,电脑里依旧是堆成山的邮件和工作,她仔细的看着,池源瞄了她一眼,却发现了异样。

  “念念,你的项链呢?”昨天分明见她还戴在脖子上,三年间从未摘下。

  顾唯念心底一沉,娇容却舞动声色的安静:“链子坏了,索性就收起来了。”

  池源微微皱眉却没有出声,倒是顾唯念响起了什么似的,沉吟了才道:“我们……离婚的事情,你准备什么时候跟伯父讲?”

  父亲去世以后顾唯念便和池源商量了离婚,手续很快,但是却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尤其是池家的父母。

  池源握着方向盘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一下,却是沉声:“其实……我们可以不用说——念念,我们可以不离婚的。”

  不离婚?

  顾唯念怔了一下,侧首漾起的笑意似林间薄雾似的淡然:“可是,我们已经去过民政局了。”

  池源眉心一动,才想开口却被顾唯念打断:“池源,我们当初为什么结婚,你应该还记得吧。”

  当初……

  他欲到嘴边的话沉寂下去,盯着前方路况的目光愈加深沉起来,半晌,才道:“我知道了,父亲年纪大了,我会慢慢说的。”

  顾唯念轻轻“嗯”了一声,假装没有看到他眼底一闪而逝的受伤,捏着手机的手稍稍用力,才道:“你做的已经很多了。”

  池源没有应声,沉默一路,才到江陵,他便因为有事率先下了车。

  顾唯念把东西收拾好的时候池源已经上了电梯,她只好再等下一班,可好巧不巧,正在她准备摁电梯按钮的时候,一只染着鲜红蔻丹的手却率先挡到了按钮上。

  她抬眸,却看到一张艳丽的脸,张扬的大博狼一袭明艳长裙,高高在上的女人。

  “这位小姐,有事?”顾唯念脸色平静,忽略她气势汹汹的模样。

  “顾小姐,我怀孕了。”高傲的女人宛若一直骄傲的金孔雀一般开口,嘴角还有得意的笑。

  “哦,是找不到孩子的父亲了吗?”顾唯念揣着明白装糊涂,浅浅一笑:“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没有让女人怀孕的能力。”

  她说着便要离开,可那女人不依不饶:“你听不懂人话吗?我怀了池源的孩子!”

  顾唯念脚步一顿,微微颦眉,纯粹的茫然神色:“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女人似乎措手不及,不可思议的惊怒:“你是池源的妻子,难道不懂我什么意思么?你们结婚三年你一直没有孩子,现在要是识相的话,就应该早早让位!”

  这是小三赤果果的上门逼正妻让贤了?

  顾唯念有点哭笑不得,神色却依旧云淡风轻:“这位小姐,我猜是不是池源根本就不想理你,所以你才出此下策?”

  “你……你胡说!”女人一怔,又强行争辩道:“池少很爱我——”

  “他可能连你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吧?”顾唯念笑了,眉目漾开眼波清淡:“你戏演的太拙劣了,你的金主不会给你钱的。”

  她说着别开了女人的手,走向电梯,可电梯门却迎面打开来,高大人挺拔的身影居高临下的投下一片长长的影子,语气依旧是昨日的邪冷狂狷:“顾小姐,这么巧。”

  顾唯念嘴角的笑意僵冷住,恰好看到席莫庭讳莫如深的神色,薄唇嘴角沾染了几分势在必得。


标 签总裁 独家占有蜜汁娇妻宠不休 席莫庭 顾唯念 若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