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慕贞贞冉离安小说_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慕贞贞冉离安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204 ℃
慕贞贞冉离安小说_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慕贞贞冉离安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

慕贞贞冉离安 著

连载中免费

慕贞贞冉离安小说大结局,《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全文免费,男女主人公是慕贞贞冉离安的小说观念明确、寓意深刻,这部作品是作者“菠萝”的巨作,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主要故事节选:慕贞贞和冉离安的婚姻是一场噩梦,慕贞贞在这场婚姻失去自尊,失去孩子,最终也没赢得冉离安的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慕贞贞冉离安小说大结局,《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全文免费,男女主人公是慕贞贞冉离安的小说观念明确、寓意深刻,这部作品是作者“菠萝”的巨作,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主要故事节选:慕贞贞和冉离安的婚姻是一场噩梦,慕贞贞在这场婚姻失去自尊,失去孩子,最终也没赢得冉离安的心…

免费阅读

  头好痛。

  清晨醒来,慕贞贞就感觉头无比的疼痛,不知是不是昨晚受凉发烧了。

  摸索着打了电话给主管,请了假,慕贞贞又将头埋进被子。

  本想着睡一觉,忍忍就过去了,但疼痛的感觉却越来越剧烈。

  脑袋已经都开始晕乎乎的了,慕贞贞挣扎着起身,拿起手机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雨萱,我……我很不舒服……你能过来一趟吗……”

  听见慕贞贞虚弱的语气,池雨萱担忧起来。

  “贞贞,你等着,我马上就过来找你。”

  挂断电话,池雨萱立马向公司请了假,奔向了慕贞贞的家中。

  别墅大门虚掩着,池雨萱稍微一推便开了。

  客厅里没有人,池雨萱走到楼上主卧室,便看见慕贞贞已经躺在床上烧得不省人事。

  “怎么这么烫……”

  摸了摸慕贞贞的额头,池雨萱皱起了眉。

  “贞贞,你等着,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池雨萱的身材不似慕贞贞般瘦弱,她平时喜欢锻炼,所以力气也特别大。

  池雨萱将慕贞贞从床上拉起来,拿起了慕贞贞放在床边的手包,然后半拖半抱着她上了自己的车。

  刚想发动车子,慕贞贞包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慕贞贞已经烧的在后座上呓语了,池雨萱无奈地解开安全带,转身向后座,从慕贞贞的包里拿出了手机。

  是一个没有备注名字的号码。

  “喂?”

  池雨萱没好气的对电话那边道。

  她现在哪有心思接什么电话,她只想快点将慕贞贞送去医院。

  “贞贞?”

  一个好听的男声从电话那边传来,语气带着些许迟疑。

  “我不是贞贞,贞贞她今天生病了,我要赶紧送她去医院。你改天再给她打电话吧!”

  池雨萱说完,就要将电话挂断。

  “等等!你刚刚说贞贞她病了?”

  男人的声音开始变得焦灼起来。

  “是啊,烧得不轻,估计有个三十八九度吧,路都走不稳了。”

  “她现在人在哪里?”

  “我准备送她去市医院,你要是担心她就过来吧。”

  池雨萱挂断了电话,快速将车开到医院门口,扶着慕贞贞下了车。

  在医院门口,池雨萱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相貌出众的男人。

  他个子很高,至少有一米八五。相貌英俊,双眸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辉,气质温和儒雅。

  池雨萱感觉自己的内心有几只小鹿在乱撞,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刚刚打电话的那个。

  果然,男人也一眼就看见了慕贞贞和池雨萱,然后大步朝她们走了过来,然后从池雨萱的手中拉过慕贞贞,打横抱起她。

  慕贞贞原本紧闭的眼微微睁开了些,看见了许遥之阳光温暖的脸,慕贞贞觉得安心了些,便又闭上眼睡去。

  许遥之抱着慕贞贞走进了医院。

  “你们是病人家属吧?”

  病房里,医生问许遥之和池雨萱道。

  “嗯。”

  “嗯。”

  许遥之和池雨萱同时应了声。

  医生看了池雨萱一眼,又转头上下打量了许遥之一番。

  “病人已经怀孕四周了,你知道孕妇发烧会对胎儿产生影响吗?你就是这么照顾孕妇的?”

  医生用十分嫌弃的语气对许遥之道。

  怀孕?

  贞贞怀孕了?

  池雨萱觉得很震惊。

  而许遥之的脸上只一瞬间擦过一丝震惊之色,便立马转为平静。

  他用温和的语气对医生道:“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她。”

  “你跟我说对不起没用,你得对你老婆说。”

  原来医生以为慕贞贞是许遥之的妻子。

  医生出去之后,许遥之坐在了慕贞贞的病床边。

  即使在睡梦中,她也依然紧皱着眉头。

  她过得很不好吗?

  想到冉离安将慕贞贞娶回了家,却又这般对她。

  许遥之的拳头渐渐收紧……

  慕贞贞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怀孕了。

  然后她生下了孩子,冉离安遵守契约还了她自由。

  睁开眼之后,眼角有泪滴划过。

  这样的梦,她不是应该高兴的吗?

  “贞贞,你醒了?”

  慕贞贞睁开眼,看见了许遥之稍露欣喜之色的脸。

  “许哥哥?”

  慕贞贞已经忘记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了,她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许遥之会在这里。

  “还有我呢。贞贞,你就只看得见帅哥吗?”

  池雨萱的声音就像她的人一样,俏皮可爱。

  慕贞贞笑了笑,头疼的感觉似乎减轻了不少,现在只有一些昏沉。

  “贞贞,为了你,我这个月的全勤又没有了。”

  池雨萱说完,吐了吐舌头。

  “不好意思啊,萱萱,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慕贞贞笑着看池雨萱道。

  慕贞贞和池雨萱是大学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

  毕业之后她们本来合租在一起,后来慕贞贞嫁给了冉离安,她们才分开了。

  “贞贞,冉离安那个混蛋又对你干了些什么?”

  池雨萱收起了俏皮的语气,带了一丝怒气问慕贞贞道。

  “没有啦,你别担心我了,我很好。”

  慕贞贞想用微笑掩饰自己的辛酸。

  但这一切都被许遥之看在眼里。

  “贞贞……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扛着……”

  许遥之已经认识慕贞贞二十几年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管处境如何,她在人前永远都是一副开心的模样。

  将痛苦都藏着掖着,待到夜深人静时,再一个人偷偷抹眼泪。

  正是因为了解她,许遥之才会无比心痛。

  这些年,她究竟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许哥哥,我真的很好。”

  慕贞贞依旧微笑着。

  池雨萱是她最好的朋友,许遥之是最疼爱她的大哥哥。

  对于他们,慕贞贞不是不想诉说。

  她只是觉得,她和冉离安之间的牵绊纠葛,无人能懂。

  手机铃声响起,是慕贞贞的手机。

  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慕贞贞不想去接。

  但她还是接通了。

  “慕贞贞,你跑哪儿去了?”

  冉离安暴躁的声音传了过来,刺得慕贞贞耳朵有些疼。

  “我好像没有必要跟你时时报备我的行程吧。”

  慕贞贞语气冷淡地道。

  “慕贞贞!你是不是又在外面勾搭男人?!”男人的声音从未有过的暴躁。

  勾搭男人?又?

  慕贞贞觉得冉离安的话十分可笑。

  “冉离安,我说过了,不是谁都和你一样精力旺盛,成天在外面拈花惹草。”

  冉离安的声音很大,带着丝丝怒火。

  即使没有开免提,安静的病房内池雨萱和许遥之依旧能听到。

  慕贞贞能忍受冉离安,但池雨萱可忍受不了好友被这样欺负。

  池雨萱走到慕贞贞的身前,一把抢过手机。

  “冉离安,我不管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你这样欺负贞贞,真的已经够了!”

  “你又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贞贞现在都已经生病了,你能不能放过她?”

  “生病?!”

  池雨萱只听见冉离安最后说出这两个字,电话便突然被挂断了。

  “贞贞……”

  许遥之看向慕贞贞,欲言又止。

  “嗯?”

  慕贞贞回以许遥之一个问号。

  “贞贞,你怀孕了。”

  池雨萱代许遥之开口了,她猜他应该是想告诉慕贞贞,但是他难以启齿。

  慕贞贞不可置信地看向许遥之,许遥之也点了点头。

  得到确认,慕贞贞的双手不自觉地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真的怀孕了吗?

  这正是慕贞贞梦寐以求的,怀上孩子,生下孩子,然后离开冉离安。

  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却不知该是喜还是悲?

  她在担心些什么?

  难道,她不想离开冉离安吗?

  “贞贞,你终于怀孕了。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冉离安,但是现在,你终于可以脱离他了。”

  池雨萱当年不是没有劝过慕贞贞,劝她不要嫁给一个才见过一次面、对他不甚了解的男人。

  慕贞贞当然没有听池雨萱的。

  所以池雨萱每每看见她现在的处境,为她心痛的同时也感到气愤。

  如果她当初不嫁给冉离安,就不会沦落到现在这般境地了。

  “脱离他?什么意思?”

  许遥之皱眉问道。

  慕贞贞没有开口,池雨萱代她回答了许遥之的问题。

  “三年来,贞贞没有过过一天快乐的日子。自从嫁给冉离安,贞贞就再也开心不起来。”

  许遥之的眉皱得越发的紧了。

  “贞贞不肯和我说她和冉离安之间的事情,但是她告诉我,只要生下孩子,她就能逃离这样的生活。”

  “贞贞……”

  许遥之看向慕贞贞,她眼中当年的纯真早已不复存在,现在充盈她眼眶的,只有无尽的伤悲。

  这一刻,许遥之明白了,慕贞贞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跟在他身后,一口一声‘遥之哥哥’喊他的天真小姑娘了。

  她经历了很多。

  至于经历的是些什么,许遥之不会知道,慕贞贞也大概永远都不会告诉他。

  “贞贞,以后,我会照顾你。”

  许遥之看向慕贞贞的脸,坚定地道。

  “不用了,许哥哥,我很好,真的。”

  她故作坚强的脸,看在许遥之的眼里,让他越发的心疼。

  “——慕贞贞!”

  一声嘶吼声响彻病房。

  推开病房门的人,正是冉离安。

  他飞快地走到慕贞贞的病床前,用带有敌意的眼神看向许遥之。

  “贞贞生病了,我要照顾她。”

  许遥之平静地道。

  “她是我的女人,轮得到你来照顾?”

  听见许遥之的话,冉离安的怒气似乎更浓了。他掀开了盖在慕贞贞身上的被子,想要将她从床上抱起来。

  “你做什么?”

  许遥之白皙的手搭在了冉离安的手臂上,用力制止着他进一步的动作。

  “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

  冉离安用力甩开了许遥之的手,打横抱起慕贞贞就往病房外走。

  许遥之顿住了。

  是啊,他有什么立场来保护她呢?

  如果七年前他未曾离开,现在一切也不会变成这样。

  她嫁为人.妻,他对她的感情,从此只能埋在心底。

  “冉离安,贞贞她需要休息,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池雨萱看向冉离安,咬牙切齿地道。

  冉离安斜倪了她一眼,一句话没说,抱着慕贞贞就离开了病房。

  “你胆子很大。”

  冉离安开着车,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道。

  “我哪里敢。”

  慕贞贞苦笑着道。

  “生病了不先通知你老公,反而喊一个外人送你去医院?”冉离安的语气加重了些。

  慕贞贞不服气的反驳:“遥之哥哥他不是外人。”

  “是吗?遥之哥哥,哼,叫得挺亲热的嘛。”冉离安冷哼了一声,语气冰冷。

  慕贞贞将头看向窗外,她不想与驾驶座上的男人多争论些什么。

  “怎么样了?”冉离安语气不自然的问。

  慕贞贞没有回答。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依旧没听到回答,冉离安似乎有些怒了,“慕贞贞,你最好乖一点。”

  慕贞贞觉得,冉离安这个人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她只是嫁给了他,又不是卖给了他,他凭什么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慕贞贞轻轻抚着小腹。

  很快……很快,她就能逃离这种生活了。

  几天以后,病好了之后,慕贞贞依旧要上班。

  她暂时并不打算告诉冉离安,她已经怀孕的事情。

  却在公司门口,看见宁羽婷挽着冉离安的手,走向他的专用电梯。

  办公室里,一群同事正在兴奋地聊着天。

  “诶,你们听说了吗,冉总居然招了个私人秘书。”

  “早听说了,刚刚还看见他们一起乘电梯呢。”

  “是啊是啊,那个秘书还挽着冉总的手,看起来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啊?那可不得了。”

  “那秘书长得好漂亮,怪不得能做冉总的私人秘书。”

  “你懂什么啊,我跟你说,她好像就是上次冉总带到办公室去的那个女孩子。”

  “你才不懂呢,我听我做总裁助理的表哥说,她是冉总的初恋女友,现在回来和冉总再续前缘了!”

  ……

  慕贞贞向来不参与到办公室的八卦会里,她上班时间只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慕贞贞?”主管的声音响起,他走到慕贞贞的办公桌前。

  “贞贞啊,总裁有事找你,让你过去一趟。”

  “找我?”

  慕贞贞有些疑惑,在公司里,冉离安从来不会主动找她。一般都是她送些文件上去给他签字,他们才会见上一面。

  所以他现在要找她干嘛?慕贞贞确定,自己最近好像没有招惹过冉离安。

  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慕贞贞心情忐忑。

  她终于还是推开了门。

  坐在办公室里的不是冉离安,竟然是宁羽婷。

  “还站着干什么?进来啊。”

  宁羽婷的笑容带着丝丝阴冷的气息。

  进来就进来,她个正室难道还会怕你个小三不成?

  慕贞贞走进了办公室里。

  “坐呀,贞贞姐。”宁羽婷用甜美的语气道,她坐在冉离安的位置上,俨然就像是这里的主人。

  慕贞贞皱了皱眉,冷声说:“别这么叫我,我和你没那么熟。”

  “贞贞姐,别这么凶嘛。”宁羽婷语气依旧甜甜的,听在慕贞贞耳朵里却是让她十分不舒服。

  “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还要回去工作。”慕贞贞有些不耐烦了,她一秒钟都不想和这个女人待在一起。

  “贞贞姐,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宁羽婷的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快点说,我赶时间。”慕贞贞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她想现在就立马走人。

  “贞贞姐,你知道吗?我马上就要成为冉夫人了。而你,也快要收拾收拾东西滚蛋了呢,嘻嘻。”

  宁羽婷这番话,无论是话语还是语气,都是满满的挑衅。

  “呵,你哪里来的自信说出这番话?”慕贞贞嗤笑一声,没有半分动容,即使冉离安爱的是你又如何?现在,她慕贞贞才是他的妻子。

标 签总裁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 慕贞贞冉离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