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曲琉璃宇文城小说_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曲琉璃宇文城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80 ℃
曲琉璃宇文城小说_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曲琉璃宇文城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

曲琉璃宇文城 著

连载中免费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全文免费,主角是曲琉璃宇文城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小说内容《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添一字嫌繁,删一字嫌简,恰到好处的文笔让故事变得更加趣味,曲琉璃宇文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曲琉璃穿越成为尚书府的嫡女,人人说她放着日后必定登位的三皇子不要,反而选择了无心皇位的宇文城是个错误,殊不知,曲琉璃和宇文城成就了一段佳话。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全文免费,主角是曲琉璃宇文城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小说内容《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添一字嫌繁,删一字嫌简,恰到好处的文笔让故事变得更加趣味,曲琉璃宇文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曲琉璃穿越成为尚书府的嫡女,人人说她放着日后必定登位的三皇子不要,反而选择了无心皇位的宇文城是个错误,殊不知,曲琉璃和宇文城成就了一段佳话。

免费阅读

  “无妨无妨,大小姐的母亲早早就去了,没人替您料理这些事情,这些本就应该是妾身的分内之事,何谈什么劳累。”崔氏在曲向江面前表现的贤惠至极,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当家主母呢。曲琉璃在心里冷哼一声,白眼都想翻上天了,真没有见过如此恶心之人。

  “是啊,璃儿,这些就交给崔姨娘吧!你就安心待嫁吧。”曲向江这时候也发话了,其实他是不想曲琉璃太过劳累,影响了曲琉璃的身体,毕竟大病才刚刚痊愈。

  “父亲,我只是想离母亲更近一点不妥吗?再说,母亲的信中不是说了要我自己点清她的嫁妆吗?您不是也知道吗?那一一罗列的清单难道只是让我看看吗?”曲琉璃声情并茂的说着,瞬间眼框里又有泪水在打转,仿佛下一秒就要流下来一般。

  “好好好,璃儿莫哭,为父答应你便是。”曲向江立马听懂了曲琉璃的言外之意,少卿其实根本没有留下什么嫁妆清单,只不过是曲琉璃不想让崔姨娘私吞了少卿的嫁妆罢了。也可以理解曲琉璃的心情,姑且就随她去吧!本就应是她的。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答应她便是。

  “老爷,这有些不合规矩吧?”崔氏不甘心的想要回主动权,本想多替胭脂多从这韩少卿的嫁妆里拨一点,这曲琉璃应该不会发现,就算发现了以曲琉璃的性子也断然不会闹大,没想到这曲琉璃生了回病,倒是变聪明不少。

  “有何不合规矩的,你一个姨娘我不也把这后院交给你打理了吗?”曲向江甩开崔氏帮他顺气的手,怒气冲冲的看着崔氏。

  “是,妾身明日就将库房的钥匙送去如意阁。”崔氏低身下气的回答,好似被别人欺负了她一般。

  “琉璃不就站在这么,何必明日再多跑一趟呢,你说呢崔姨娘。”不是曲琉璃得寸进尺,而是今日必须拿到钥匙,以免夜长梦多。

  崔姨娘转身看了看曲向江,见他并无反对之意,只能示意身边的彩霞去拿钥匙。崔氏知道,韩少卿的嫁妆是拿不到了,只是委屈了她的胭脂,她本就不是大户人家,陪嫁进来的嫁妆还不及韩少卿的三分之一,怕是要让三皇子府看不起了。

  “你放心,胭脂也是我的女儿,我万不会让她受了委屈,再给胭脂的嫁妆里添五个铺子,八百亩农田,再加三处房产,五万两银子。”曲向江并不会偏袒哪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啊,只是琉璃早早没了娘亲,只是想给她更多的关爱。

  “那妾身就替胭脂先谢过老爷了。”崔氏眼睛都快放光了,曲向江果真是大方啊,之前的担心全都是多余,这下就算没有曲琉璃她娘留给曲琉璃的嫁妆的多,也不会差太多了,也不算让胭脂受了委屈。

  “当然也不能亏待了琉璃,也给琉璃的陪嫁里头添七个铺子,农田一万亩,五处好地段的房产,白银十万两。”曲向江其实内心还是想给曲琉璃更多的,她缺少的母爱他不能给她,他只想在其他方面努力给她更多。

  “老爷,这怕是不妥吧?要是这么做,咱们家的花销可能会…”如果再给曲琉璃这么多陪嫁,那不是又比胭脂的多了不少吗?那不还是让胭脂没有面子吗?

  “行了,就这么决定了。”曲向江粗暴的打断崔氏的声音,不耐烦的起身离开。

  而刚刚拿到钥匙的曲琉璃,目的已经达成,当然也不愿多呆在这扶柳园内,跟曲向江一前一后离开了扶柳园。

  宇文城派来的人一直都在,躲在屋顶的黑衣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轻轻退后,飞身回去禀告修齐这里的情况。

  曲琉璃你别得意的太早,等着瞧吧!从前你娘斗不过我,如今,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崔氏看着曲琉璃远去的背影,双手握拳发出“咯咯”的响声。眼神像毒蛇一般。

  经过嫁妆一事后,崔氏最近倒是安分了不少,曲琉璃也乐得清闲,把母亲留给她的嫁妆对照清单清点清楚之后,就重新换了锁,以免崔氏留着备用钥匙。趁她不注意又搞鬼。

  也许是崔氏没有想到曲琉璃竟会跟她来要嫁妆,也许是崔氏还来不及把曲琉璃母亲的嫁妆转移,嫁妆一点都没少,这还是比较让曲琉璃开心的事情,省了好多力气,才能有现在的清闲时间在如意阁的院里种些花草,打发打发时间。

  前几日是因为一直有事情要忙,所以每天也从未感觉到时间过的如此之慢,现在闲下来了,曲琉璃顿时感觉古人真是太无聊了,女子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真的是无聊死了,做什么女工,看什么绣图,无聊死了。曲琉璃突然有些想念现代的生活。

  在现代,曲琉璃是一名优秀的心理医生,可突然每次总被一个噩梦纠缠,里面总有一个一直叫她名字的背影,她想走上前看看他到底是谁,却始终无法看到他的脸,实在想不到什么办法解决,就让同事催眠她,帮她看看原因是什么,没想到这一催眠,竟然就穿越了。

  曲琉璃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这里有梦中之人?他是不是知道怎么回去的办法?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沉香,父亲现在可在府上?”曲琉璃边搬弄花草头也没抬的发问。

  “这几日老爷都在府上,一下早朝就马上赶回来了,可能是在为小姐的婚事操心吧。”沉香顺手帮曲琉璃剪好的盆栽放在阳光好的地方。

  “走,我们去找父亲去。”曲琉璃用力剪下最后一枝枯叶,大步朝曲向江的书房方向走去。

  沉香放下手头的活计,示意几个粗使丫头把这里收拾一下,匆匆跟上已经走出很远的曲琉璃。

  “事情查的如何?”宇文城从书房的窗户里看着外面忙前忙后的下人们,这个安静的王府也由于要娶王妃而变得热闹起来,整个王府都被挂上了红绸。这广阳王府,多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宇文城已经记不起来了。

  “时间有些久了,查起来会比较麻烦,四年前尚书府的许多老奴婢已经都被尚书府送回老家了,有些知道此事的人已经被灭口了,现在的奴婢大多是不知情的。”修齐恭敬的一一禀报。

  “此事暂且压下,如今还有十天就是迎娶广阳王妃的日子了,本王觉得这崔氏不会这么容易让曲琉璃出嫁的,指不定会打什么坏主意,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斗得过深碍后院争斗之事的崔氏,你且去暗中保护她吧。务必要她安全嫁进广阳王府。”

  “是。”修齐压下心头的疑惑,领命后便在宇文城的示意下退下了。

  宇文城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日总会想到那个只见过一面的曲琉璃,现在居然还让自己的贴身侍卫去保护她,不希望她受到崔氏的迫害,竟然有些希望曲琉璃能快些嫁进这广阳王府,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不懂情爱的宇文城只当是自己同情这个眼神清澈的女子。

  宇文城看向窗外头的眼神却越来越深邃且漫长…

  “父亲,你在里面吗?”曲琉璃在书房外轻轻敲门。

  “进来吧!”曲向江浑厚的嗓音传来。

  曲琉璃听到回话后,轻轻推开关着的门,探进一个脑袋看去。看到曲向江一脸慈爱的也同样看着她,便轻笑出声。一下跳进书房里,活脱脱的一个少女模样。

  “父亲这是在做何事呢?”曲琉璃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甜笑的走到曲向江书桌对面,手撑在书桌上直视着曲向江。

  “还不是在为你的婚事操心,为父正在看崔姨娘送上来的宾客名单。女大不中留啊!”曲向江感叹的摸摸自己的胡子,轻轻笑出声。

  “那琉璃就不嫁了,一直陪在父亲身边。”曲琉璃一把扑在曲向江的怀里撒娇。曲琉璃是真心喜欢这个对她好的父亲,不会利用她,为难她,这让曲琉璃感受到了很久感受不到的父爱。

  可能连曲琉璃都不知道,这时候的她才露出这个年龄该露出的表情,笑容,无忧无虑,现在曲琉璃脸上的笑才是发自内心真正的笑容吧。

  “说什么胡话呢?哈哈哈哈。”曲向江虽然知道不可能,但确实还是为曲琉璃能说出这番话而开心,自从曲琉璃的母亲去世后,这孩子就变得沉默寡言,也不爱笑,总是安静的坐着,曲向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如今能看到曲琉璃又重新活泼起来,曲向江甚是欣慰啊,不禁大笑出声。轻轻拍打着曲琉璃搭在他手腕上的手背。

  “父亲,我呆在府里闷的慌,想出府去看看。”曲琉璃这才说出来找曲向江的原因。

  “就知道你个小机灵鬼没事才不会来找我这个糟老头子。”曲向江还是喜欢有子女常承欢膝下的,看着曲琉璃好,他也开心啊。

  “哎呀,父亲。”曲琉璃真真是把这个女儿的角色演绎的活灵活现,顺势再轻轻摇晃曲向江几下,活脱脱一个小孩子再跟自己的父亲撒娇。

  “好好好好,别再摇了,为父允许就是了。”曲向江大笑着回答,这种撒娇对曲向江来说真的很受用。

  “谢谢父亲。”曲琉璃心里都要乐开花了,总算可没白来。

  也不枉她一个成年职业女性,竟生生装了半天天真烂漫的少女。

  “父亲,那我回如意阁换身衣服。”曲琉璃笑着从曲向江怀里起来,冲着曲向江依旧甜甜的笑着。

  “去吧!去吧!早些回来!”曲向江一脸宠溺的看着曲琉璃小跑着离开的身影。

  “知道了!”曲琉璃银铃般再次传来,一声一声都笑进了曲向江的心里。

  曲向江走到门口,看着曲琉璃的视线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视线中,曲向江的脸上的笑容很久很久都没有消失。

  “沉香,带点银子,我们出府。”刚换了一身衣服的曲琉璃一边整理衣摆一边吩咐沉香。

  曲琉璃是喜欢红色的,所以也让沉香今日给她找了一件红色的衣服,今日曲琉璃穿的这件红衣叫做烟云蝴蝶裙,裙摆上面的蝴蝶绣得栩栩如生,一边走裙摆跟着摆动,仿佛一群蝴蝶围绕在身边。

  饶是从小伺候在曲琉璃身边的沉香,看着不着妆的曲琉璃还是被惊艳到了,就算不施粉黛,没有梳着现在流行的发髻,小姐还是美得像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沉香就这样看呆了。

  曲琉璃发觉沉香一直没回她的话,这才抬头看向沉香。

  “发什么呆,小心我打你。”曲琉璃假装伸手准备敲沉香的脑袋,沉香这才回神过来。

  “小姐,你真的是太美了,以前你总是穿的太素了,不是白色就是白色。都掩盖住你的美貌了。”沉香说的是真心话,以前的曲琉璃总是喜欢低调,不争不抢。

  “就你会说话。”曲琉璃轻轻用手指点了下沉香的鼻头。曲琉璃对现在这副容貌也是很满意的,虽然现代的曲琉璃长得也很漂亮,但是比起古代的曲琉璃还是差一点的,就冲这皮肤状态也是古代的曲琉璃完胜啊。

  “走吧。”曲琉璃迈着轻快地小碎步走在前面,大摇大摆。沉香紧紧跟在后面。

  如今已是春天,天气也没有前几天冷,曲琉璃也就没有披披风,但是也感觉不到冷,看着外面的所有事物,对于现在的曲琉璃来说都是新鲜的。

  如今已是春天,天气也没有前几日冷,曲琉璃就没有披披风,但是也感觉不到冷。

  看着外面的所有事物,对于现在的曲琉璃来说都是新鲜的。

  一出府就这边看看,那边看看,一会问一下沉香,让她帮她解答。

  跟在暗处的修齐也顿觉好笑,这个未来广阳王妃有点可爱。但没忘了自己的职责,依然认真严肃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避免出任何的事情,没法向王爷交代。

  “哇,沉香,这个玉镯好看吗?我们买几个吧!”曲琉璃看到任何东西都想要买。

  沉香只能跟在曲琉璃的身后帮她结账。不一会儿,沉香双手就提满了东西。

  “我感觉有些乏了,沉香,找个茶馆先休息一下吧。”曲琉璃这个身子真的是很弱,虽然病已经痊愈了,但还是站一会就会觉得累,果真是弱女子啊,曲琉璃只能让沉香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了。

  “哦,好好好,前面的”等风来茶馆“的西湖龙井不错,我们就去那吧?”沉香艰难的用手指着不远处的等风来茶馆询问曲琉璃。

  “嗯,就那儿吧。”曲琉璃哪也不认识,只能听沉香的。身体也确实是有些吃不消。

  沉香自己带着所有买的东西先跑过去跟茶馆小二不知说了些什么,便把东西都交给小二,自己又跑回来接有些站不住的曲琉璃。

  曲琉璃的意识清醒的很,奈何这身子不受她的控制,曲琉璃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锻炼锻炼,让身体强壮些才好,走几步就累了这算什么呀。

  沉香小心翼翼的扶着曲琉璃慢慢的走进茶馆,坐在二楼一个靠窗户的位置。

  “小姐,喝茶。”沉香很是心疼这个身体一直不是很好的小姐,从前是因为大夫人离世时哭的肝肠寸断,泪都流干了,所以一直身体就落下了病根,身子一直不太好,一直也没有好通透。

  沉香只能看着小姐,软软的摊在一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着急在心里,痛在心里。

  “小姐,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沉香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声音都哽咽了。

  “哎呀,你别哭了,这和你没关系,我还没死呢。”曲琉璃打打呼了口气,强坐起来,也没感觉比刚才那么累了。

  “快把茶端给我。”曲琉璃只能转移沉香的注意力,曲琉璃最不喜欢看女生哭哭啼啼了,很烦的,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曲琉璃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她只能看出人的一些微表情,微动作,来看出他的真实情感。

  “哦。”沉香胡乱的抹掉眼泪,双手把茶递给曲琉璃。

  “嗯,还不错,这叫什么茶来着?”曲琉璃从来不是个爱茶之人,也不是个懂茶之人,但如今只能用这个来转移话题,希望沉香能不再流泪。

  “这个是西湖龙井,等风来茶馆的特色茶水。”沉香一说起这些就立马不流眼泪了,认真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曲琉璃。

  以前小姐虽然不经常出府,但是每次出府都会来,这个茶馆小坐片刻,就是像现在这样,安静地坐着。以前的小姐不爱说话,现在的小姐爱说话了,沉香也为她高兴。

  沉香看着曲琉璃看向窗外的美丽的侧脸,暗暗下决心,不管小姐忘了多少事情,她一定会努力帮小姐全部都想起来。

  “这个位置视野真的很好啊,能看到整条平安街。”曲琉璃依旧看着窗外,贪恋着这个在现代看不到的景象。

  “小姐以前每次来茶馆都会坐在这个位置,也是像现在这样看着窗外,一直看一直看。”沉香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日子,看着曲琉璃。

  曲琉璃突然可以理解为什么以前的曲琉璃不爱说话,总爱安静的坐着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安静下来的时候,会看到多少不一样的风景。

  曲琉璃看着平安街上人来人往,摊主在尽心尽力的吆喝,就是希望自己能多卖一点钱,回去养家糊口,贴补家用。

  “曲小姐,好巧啊,竟没想到能在这儿碰见你。”宇文鑫尽量让自己显得绅士些,仿佛真的是碰巧一般。

  曲琉璃这才收回看向窗外的眼神,施舍般的看着站在眼前的这个装作风度翩翩的皇子,曲琉璃总是对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子生不出好感。总觉得和他做不了朋友。

  “也不巧吧?”曲琉璃讪笑的回答宇文鑫。

  “曲小姐,相逢即是缘,介意同座吗?”宇文鑫还是想娶曲琉璃,所以派人跟踪曲琉璃,希望能挽回一下,一方面他其实对曲琉璃还是有好感的,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是想把曲向江拉到他的阵营当中。

  “这不太好吧。”曲琉璃对宇文鑫说不上多讨厌,反正以她多年来做心理医生的直觉,他的心思其实一点都不单纯,所以曲琉璃不喜欢他。但又没有理由拒绝,也不知道怎么拒绝。

  “有何不妥?”宇文鑫上前一步就要坐下。

  “三皇兄,好巧啊。”宇文城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身穿银色云纹长衫,腰间配戴碧色玉佩,头戴紫金冠,手持纸质折扇的男子翩翩而来。

  “广阳王为何会来此?”宇文鑫并不知道宇文城也会来此。

  “当然是来赴我未来王妃的约。”宇文城潇洒的打开折扇,俨然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

  曲琉璃当然看出了这是宇文城在帮她解围,所以并没有反驳宇文城的话,任他说下去。心下却是在偷笑,果然还是这个广阳王靠谱一点。

  “广阳王,我觉得你话不要说得太满,毕竟曲小姐还没有嫁进你广阳王府。”宇文鑫有些着急了,着急的反驳着宇文城,着急的都忘了说本皇子,说成了我。而他却不自知。

  “我知道她还没有嫁入王府,所以本王说的是未来王妃,本王觉得并无不妥。”宇文城轻松的应对。

  宇文城不慌不忙的样子更让曲琉璃对宇文城的好感倍增。就算要嫁也要嫁像他这样的人吧。不知不觉中曲琉璃已经把自己带入到广阳王妃这个角色当中。

  “曲小姐,可如广阳王所说?”宇文鑫在宇文城这里得不到便宜只能转头来问曲琉璃。

  “正是如此。”曲琉璃笑着回答,不慌不忙。

  “男未婚,女未嫁,怎可轻易见面,更别说还有还有五日你就要嫁进广阳王府了,就这么急不可耐吗?”宇文鑫着急了,口不择言,胡说一通。

  “三皇子怕是误会了。琉璃今日前来便是与广阳王商议嫁衣一事。”曲琉璃脑袋轻轻一转,轻松应对。

  “这种事情为何不是曲尚书亲自前来?”宇文鑫还不死心。

  “父亲这两日为宾客的名单奔波,着实劳累,所以只能让我前来,而且父亲也说过我自己成亲的嫁衣,想让我自己决定,这才派人去告诉广阳王在此见面。”曲琉璃随便扯一个谎,想要瞒过宇文鑫,曲琉璃实在不喜欢这种刨根问底,不依不饶的男生,面上明显有些不高兴。

  “三皇兄,可还有何问题?”宇文城观察到了曲琉璃轻微的皱眉头,知道她有些不高兴了,不由自主的就帮着她送客了。

  宇文鑫在这里碰到一鼻子灰,再呆下去恐怕估计也是自取其辱,便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转身走人。

  宇文城看着宇文鑫灰溜溜的跑走,便自觉的坐在曲琉璃的对面,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自顾自喝了起来。

  “广阳王,我好像也没有请你坐下来喝茶。”宇文鑫一走人,曲琉璃便不用再演戏,又恢复了刚才的面无表情。

  “曲小姐别先急着赶人,你不是说要与本王商议你的嫁衣一事吗?本王这就与你商议商议。”宇文城顺着曲琉璃刚才的话继续说,像个无赖一般,也没有因为曲琉璃赶人就恼羞成怒,反而一直笑着摇着扇子看着曲琉璃。

标 签古言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 曲琉璃宇文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