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姜芷昕牧七冉小说_奉纸成婚老公求包养姜芷昕牧七冉

xiaoshiyi 3周前 (11-02) 笔趣阁 10157 ℃
姜芷昕牧七冉小说_奉纸成婚老公求包养姜芷昕牧七冉

奉纸成婚老公求包养

姜芷昕牧七冉 著

连载中免费

姜芷昕牧七冉小说全文免费,《奉纸成婚老公求包养》在线阅读,《奉纸成婚老公求包养》是作者苏子降所著一部长篇总裁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儿时的爱恋能持续多久,姜芷昕七岁失踪,后再被家人寻回的时候,发现那个权势滔天的牧七冉一直在等她,足足十二年,这个男人从未变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姜芷昕牧七冉小说全文免费,《奉纸成婚老公求包 养》在线阅读,《奉纸成婚老公求包 养》是作者苏子降所著一部长篇总裁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儿时的爱恋能持续多久,姜芷昕七岁失踪,后再被家人寻回的时候,发现那个权势滔天的牧七冉一直在等她,足足十二年,这个男人从未变过。

免费阅读

  许旌阳见到在那喝茶的牧七冉,像幽灵一样飘到了牧七冉身边,就像古代的妓l女在招呼客人一样。

  “七哥哥~一会不见,你想死奴家了~来,七哥哥,来亲一个,唔~”

  “啪!”

  牧七冉一杯水泼在许旌阳花里花哨准备靠近他的脸上。

  “喂!牧七冉!老子我好心好意来找你搭话,有你这样对我的吗?我招谁惹谁了我!”

  许旌阳擦干脸上的茶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指着牧七冉怒吼。

  “白诺,把他给我扔出去!”牧七冉为自己沏了一杯,然后再沏一杯递给姜芷昕,道:“别理那只疯狗!”

  “是,先生。”

  白诺上前,准备把许旌阳扔出去。

  “哎等等!七少,七冉,七哥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快让你的人离我远点。”许旌阳很怕白诺。

  这不能怪他,要怪就怪牧七冉。要不是他每次去找牧七冉,白诺都要扔他一次,他能这样怕白诺吗?他心里真是伤不起啊!

  “扔出去!”牧七冉决然。

  “靠!牧七冉!有外人在你能不能给老子留点面子啊!”他看了眼姜芷昕,然后,“呀呀呀!牧七冉这妞儿是谁啊?你的新欢?啊!你都有新欢了!那我这个旧爱怎么办啊?啊!苍天啊!大地啊!七哥哥不要我了,啊!我的心……喂喂喂!白诺你干什么!”

  “嘭!”

  “啊!!!”

  许旌阳被白诺丢出去了。

  不过,不到半秒,许旌阳又回来了,继续叽喳个不停。

  “牧七冉,几次了?这是第几次?第……额……这个不是重点!你每次都这样,让人把我扔出去,这很好玩是吗?我告诉你,牧七冉,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被扔出去的滋味!”

  “阳哥,小弟知道错了,求阳哥放过小弟。小弟家里还有一百二十多岁的老母猪需要我照顾,经不起大哥这样折腾啊!”

  牧七冉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跪在许旌阳脚边,抱着他的大腿求饶。

  许旌阳看着抱着他大腿求饶的牧七冉,心里爽到了极点。

  “哈哈哈!牧七冉你也有今天!看我不把你打得连你老子都认不得!唔哈哈哈……”

  “不要,大哥,不要这样对小弟……”牧七冉害怕的瑟瑟发抖。

  “呜哈哈哈!小七乖乖,别怕,待会儿哥哥让你爽翻!”许旌阳搓着双手靠近他。

  “不要,不要过来……”牧七冉像个纯情的少女,用手护着自己。

  许旌阳摸着牧七冉人神共愤的脸蛋,调戏地道:“小七乖乖,不要害怕,哥哥会好好对你的,呜哈哈哈……”

  “哎,牧七冉,你说,他是不是这儿有病啊?”姜芷昕看着一个劲在那傻笑的许旌阳,指了指自己看脑袋。“一个人在那傻笑什么?”

  牧七冉懒得去看许旌阳,直接对着白诺道:“立即让他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白诺恭敬点头,叫上三个保镖,将许旌阳呈大字形抬离牧七冉的视线。

  “喂喂喂!干什么!干什么!老子我教训牧七冉教训得正爽呢!你们这是干什么!”

  许旌阳胡乱动着,想让他们放开他。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绑架!是犯法的行为!要坐牢的!你们放了我,我或许会去为你们求情,让他们对你们从轻发落!快点!快放开我!”他还要回去继续欺负牧七冉呢!

  “把他的嘴堵上!”牧七冉继续下命令。

  “牧七冉?”许旌阳疑惑的望着牧七冉:他不是在被他欺负吗?怎么还会在这里指挥人?

  看来许旌阳的白日梦还没醒。

  “你……唔唔唔……”

  就在许旌阳想再一次开口时,白诺将他的嘴堵上,抬了出去。

  “呼——终于安静了。”姜芷昕感叹。

  她想不到,牧七冉那种不冷不热的闷萝卜竟然有这么一个奇葩的朋友,还真是想象不到。

  在她看来,牧七冉的朋友就应该是和他一样,是个不冷不热的人,与眼前这个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的男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然,他的朋友,好像她见过的貌似只有眼前这个。

  “哎,牧七冉,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他那么吵,你不烦吗?”据她根据他的语言判断,牧七冉好像是个不耐烦的人吧?

  “嗯?”牧七冉挑眉面相她。

  “额,我什么也没说。”姜芷昕捂嘴。他和她只是契约,她的事她不该过问。

  “他是我的私人医生。”牧七冉看着手中握着的茶杯,像是回答。

  “哈?”他这是在跟她解释?

  姜芷昕发愣,牧七冉又接着道。

  “我十七岁那年,刚刚接管牧氏,因为年轻气盛,以为自己就是天,不顾老头子的阻拦,只和白道打交道,让黑道在经济方面堵塞,使得他们对我怀恨在心。”

  “于是有一天,一个黑道组织找上了我,十几个人单挑我一个。他们不敌我,便掏出枪,往我身上连射了五发子弹。我被送进医院,那些医生都觉得我会没命,但老头不信,倾尽全力为我寻来了医学世家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我救活。但身子受损,留下了病根,每年都会病发一次,所以,当时救我的那个医生,也就是被誉为少年神医的许旌阳,就这样留在了我身边。现在已经九年过去了,他和我似友非友,彼此已经成为了对方的知己,只是我们都不曾道破而已。”

  原来是这样。姜芷昕听着,心里一颤一颤的。

  牧七冉曾经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很痛吧?”姜芷昕望着他,眸子里暗藏着浓浓的关心。

  牧七冉闻言,一愣,继而又是一笑:“还好吧。”比起失去芩儿,那点痛根本不算什么。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牧七冉像是想起什么,匆匆离开。

  “喂!牧七冉!”姜芷昕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名其妙。

  “姜芷昕!”

  一个声音从姜芷昕身后响起,然后“啪!”的一声,姜芷昕被人泼了一脸的红酒。

  罗佳敏站在姜芷昕面前,指着她大吼:“贱人!”

  姜芷昕被吼得莫名其妙:她在那好好坐着,这女人干嘛拿红酒泼她?还骂她贱人,她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她和她又不认识,只是在出门前见过一面吧?

  “小姐,我们认识吗?你找错人了吧?”姜芷昕用纸巾擦干脸上的红酒渍,忍着怒问道。

  “贱人!你勾搭七冉,让他侮辱我,你不记得了吗?”

  罗佳敏怒目圆睁,姣好的面容因此有些狰狞。

  姜芷昕听着,一头雾水。她什么时候勾搭过牧七冉?还让他侮辱她?她和她这次也才第二次见面啊。

  “小姐,你说清楚点,什么叫我勾搭牧七冉让他侮辱你?要扣屎盆子就找别人,我和牧七冉不熟!”

  “还敢狡辩!”此时的罗佳敏就像个精神失常的疯子,没有了名媛该有的风范。“要不是你勾搭他,他怎么会和你结婚?我才应该是牧太太,牧家的女主人!你算个什么东西!”

  “小姐,请你嘴巴放干净点!想怎么做,就去找牧七冉!别在我这里胡闹!”

  姜芷昕头疼,这女的要嫁牧七冉来她这里闹什么,去找牧七冉说清楚才是。真是的,搞得她好像是抢了她老公的小三似的。

  这里,她们两人好像有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来参加宴会的其他人,见到二人藐视要打架,都个个围了该来,窃窃私语的讨论着。

  “看,那不是罗佳敏吗?听说她待在牧家已经十五年了,七少连她的面都记不住呢!”围观者一对着旁边的人说。

  “是啊是啊!我妈跟我说啊,她为了嫁给七少,连女孩子家最基本的本质都丢了,我妈还让我以后别像她那样,要我离她远点呢。”围观者二接话。

  “哎,你们都不知道吧?我爷爷昨前天跟我说,七少已经结婚了。”围观者三从另一边过来左看看,右瞧瞧,小心的说。

  “啊,不是吧!”围观者一、二异口同声,“我的七少!已经结婚了?!”

  “这是真的!罗佳敏旁边那个女人好像就是七少的新婚太太,他们两人虽然没举行婚礼,但结婚证已经领了。听我爷爷说,她叫姜芷昕,是姜老爷子的孙女。”旁观者三继续爆料。

  “那他们也算门当户对了。”旁观者一看了看对持着的两人。

  “原来如此。那就是罗佳敏将被赶出牧家,她急了,才会找那个姜芷昕闹事。”旁观者二做着分析。

  “哎!那罗佳敏也真是的,人家七少都不要她,她还偏偏跑过去要贴着他,真是犯贱!依我看啊,七少不娶她,真是个明智之举。”旁观者三摸着下巴,说得头头是道。

  “嗯!说得没错!”旁观者一点头,然后看着旁观者三惊呼一声:“哎不对!你谁啊?”

  她们怎么会聊到一起?还这么津津有味聊了那么长。

  “我!你们又是谁?”她什么时候和她们一起搭话的?

  旁观者三问。

  “这话得我们问你才对。”旁观者二答。

  “我?问我干嘛!哼!”

  旁观者三冷哼一声,转过头走了。

  “切!神经病!”

  旁观者一、二啐了一口,然后继续看罗佳敏和姜芷昕对持。

  罗佳敏听着几人的对话,心里怨恨聚集,都爆发在姜芷昕身上。

  “贱人!”

  她一巴掌甩向姜芷昕,却被姜芷昕捉住了手臂。

  “这位小姐,要是有什么事请找牧七冉,我这里不是解决事情的地方!”姜芷昕松开她的手,微微有些发怒了。

  牧七冉这个混蛋!自己的烂桃花没有解决好,让她来解决!她没那个闲工夫好吗?

  “哼!姜芷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样爬上七冉的床的!一个下贱蹄子而已……”

  “啪!”

  罗佳敏还没说完的话,被白诺的一巴掌消殆了。

  “谁让你动她的!”牧七冉毁灭性的声音响起。

  “七冉……七少,我……”罗佳敏不敢去看牧七冉。

  “你说她是一个下贱蹄子,那我是什么?你又是什么!敢侮辱我?”

  牧七冉咄咄逼人。

  “不,七少,我,我没有这个意思。”

  这一刻,罗佳敏后悔了,后悔去动姜芷昕。她从牧七冉的话里听出,牧七冉这一次是真要将她毁了。

  “我告诉你,我牧七冉的人,只有我才能欺负!别人要想欺负,做梦!”

  “七少,我没有侮辱你。”罗佳敏慌了,急忙解释着,“我,我只是在和她聊天,对吧,芷昕。”

  “你……”变脸变得还真快!

  姜芷昕吐槽着,不过,牧七冉可不会这样。

  牧七冉拉过姜芷昕,见她没有什么伤,他才说:“谁会信你的鬼话!十七年前,你将五岁的芩儿推下水,我看在牧寒的面子上放了你。现在,你又在这里侮辱我,这次,看谁还救得了你!白诺!”

  “先生。”白诺恭敬上前。

  “将罗家所有产业收购,以盗取公款的罪名把罗伊(罗佳敏的父亲)告上法庭!她,哪里来的给我弄回哪里去!省得我看了烦心!”牧七冉指着罗佳敏下命令。

  “不,牧七冉,你不能这样做!不能!父亲,牧伯伯,对,找牧寒伯伯,找他帮忙。”

  罗佳敏崩溃了,整个人踉踉跄跄跑离了所有人的视线。

  “那个,你……”

  姜芷昕转头去看牧七冉,却见牧七冉正在看她,眼里泛着浓浓的深情。

  她不好意思,想躲,但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看着他。

  “走吧,回家吧。”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牧七冉落寞的收回眼睛,转身离开……

  刚才他看见罗佳敏对姜芷昕那样,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罗佳敏把芩儿弄下水,芩儿在水里扑腾着哭着喊他救她。被救上来时,芩儿紧抓着他的衣角,在他怀里不安的喊着他“七七”,使得他内心差点崩溃。

  现在,他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他的芩儿。可惜,她不是他的芩儿,她是姜芷昕,一个他被逼迫娶进来的女人。

  姜芷昕搞不懂他为什么态度转换如此之快,摇摇头跟了上去。

标 签总裁 奉纸成婚老公求包养 姜芷昕牧七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